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舍不得你
    林枫当天晚上加了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李玉成收拾了两个大箱子放在客厅,正坐在沙发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狂沙文学网

    见林枫回来,他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林枫先打了招呼,问道:“东西收拾好了?”

    李玉成“嗯”了一声道:“差不多了,其他的你看哪天有空叫人来收走吧。”

    “好。”

    “我买了明天一早的票,赶飞机,走的时候就不跟你打招呼了。”

    “我送你?”

    “不用,明天周末,你多休息会儿。”

    “好。”

    两人又一时无话,最后李玉成站起(身shen)道:“那我先睡了?”

    “好。”

    李玉成刷完牙洗完脸,林枫还穿着上班那(套tao)衣服,坐在刚刚他坐的地方没动,李玉成看了他一眼往自己房间走去,待要关门的时候,心底到底还是不甘,回(身shen)问道:“我要外放几年?”

    林枫说道:“b市(挺ting)好的,就待在那儿吧。”

    李玉成沉默了许久,才吐出一个字:“……好。”

    第二天李玉成走得很早,林枫还没起(床chuang),两人昨天已经说了再见,李玉成也不去打扰他,轻手轻脚的洗漱完,把林枫的卧室门打开小小一条缝,从缝隙里盯着林枫熟睡的样子贪婪的看了许久,直到再不出发就要赶不上飞机了,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关上门走了。

    尽管李玉成的动作很轻,但当防盗门传来“咔哒”一声的时候,刚刚还在熟睡中的林枫却倏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刚刚还伫立着李玉成的门口许久,被子下紧握成拳的手才慢慢松开。因为太用力,手心全是自己指甲留下的掐痕,要换了李玉成,早就嚷嚷着喊疼了,林枫却似毫无所觉。

    比起李玉成刚刚那几不可闻的轻叹,这点疼又算什么?天知道,他刚刚要花多少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一跃而起把李玉成拽进自己怀里,告诉他别走,留下来的冲动?

    林枫舍不得李玉成,真的舍不得,七年了,这七年当中,即使是在两人吵架冷战的时候,至少他也能看到李玉成在自己眼前转悠。唯一李玉成不在他(身shen)边的时候,就是之前李玉成误以为他和唐婉在一起,一声不吭就回家的时候,那段时间,林枫真的觉得自己快忍不下去了,忍不下去所以主动给李玉成打了电话让他回来。因为他觉得,李玉成要再不出现,他大概会冲到b市,把李玉成敲碎了揉烂了然后刻进自己(身shen)体里。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林枫舍不得李玉成离开自己,但更忍不了看着李玉成喜欢别的人。他没法让李玉成不要喜欢唐婉,所以他只能卑鄙一点,让李玉成离开。见不到,摸不着,应该就会一点点变得不喜欢吧?然后他就会发现,这么多年来,互相陪伴的,只有他们两人而已。

    林枫以前不明白李玉成为什么会赖(床chuang),对他来说,(床chuang)只是用来休息的工具而已,休息的时候躺上去,休息够了,自然也就该离开了。

    但今天他不想动,他既不想晨练,也不想工作,他就想这么躺着,任由自己的思绪飘飞,千回百转,最后通通缠在一个叫李玉成的人(身shen)上。

    林枫不知道这样躺了多久,久到他觉得浑(身shen)难受,刚要撑着手臂坐起来时,房门被一股大力几乎是撞开了,一个人带着屋外的寒风席卷而来,猛地扑在了他(身shen)上。

    林枫被压得(胸xiong)口肋骨一阵咔啦响,怀疑自己是不是肋骨要断了。那人却一点没意识到自己的重量,仍旧整个人扑在林枫(身shen)上,隔着被子把他抱得死死的,嘟囔道;“我不走,你赶我走我也不走,这里这么好,傻((逼))才会走呢,我不走!”

    林枫暂且不管他为什么去而复返,而是拍拍他的背道:“阿成,你先放开我。”

    不仅没有放开他,反而抱得更紧了,在他耳边喊:“我不放,我不放!打死也不走!就不走,不走!”

    林枫“嘶”了一声,觉得自己耳膜要被炸开了,生理上的钳制和心灵上的摧残,让林枫没法再懒散下去了,他猛地使力想把人从自己(身shen)上掀下去。但对方早有防备,他这一招仅仅是把自己和对方的位置调换了一下,人家那双手还牢牢地圈在他背上,一双眼睛倔强地看着他,说道:“我不走!”

    林枫无奈道:“那你先放开我。”

    李玉成豁出去了,反正都到这份上了,也无所谓惹不惹林枫生气了,反正他再生气,也不可能有比赶自己走更严重的结果了。所以他一抬脚双腿圈在了林枫腰上,四肢并用地缠绕住林枫,倔强而又绝望地大喊:“我不走!不管你怎么说,我不走就是不走!打死也不走!”

    林枫额上青筋暴起,这人最近胆子越发大了,自己生气不仅唬不住他了,甚至还会反抗了,并且居然战术升级,连腿都用上了!

    林枫心里愤愤不平,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但也只能是出声恐吓,说些再不放开就把他从(床chuang)上扔下去或是罚他早起一个月之类的废话,李玉成早就免疫了。你要真让他动用自己多年打拳练就的力量和手段,把李玉成轻轻松松地扯开,那是小事一桩,但他偏偏又不敢,生怕自己用蛮力弄疼或是弄伤了李玉成。无奈,只得恐吓完后又低声地劝,柔声地哄,试图让李玉成乖乖松开自己。不知道林枫怎么想的,但他的拳击老师,那个曾打败过世界冠军的男人,大概要悔不当初收下这个弟子了:简直太丢脸了!

    三十六计都用光了,还是没能松开李玉成是手和腿,林枫麻木地和李玉成对视片刻,李玉成虽然有些发怵,但到底是不想离开的念头占了上风,坚定不移地用眼神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林枫带着些绝望、崩溃和咬牙切齿的意味,一字一句道:“放、开!”

    李玉成刚要再次拒绝,就听林枫继续道:“我、要、上、厕、所!”

    李玉成:“……哦,好,你,你去。”

    手忙脚乱地把腿从林枫腰上拿下来,又松开揪着林枫衣服的手,小心翼翼地赔笑:“老大,你去,呵呵,你去,我不拦着你,呵呵,不拦着你。”

    林枫面无表(情qing)地翻(身shen)起来,整了整凌乱的睡衣,带着不甘、不忿,还有些微的遗憾去了卫生间。等他从卫生间出来,李玉成已经恢复正常了,还赎罪般把刚刚两人打闹时皱成一团的被子整理得板板正正,坐在(床chuang)尾的一个小角落里,见林枫进来,局促而又讨好地冲林枫一笑。

    林枫假装看不见,不能惯他这个毛病,不然以后不得上天了?他冷着脸走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看也不看李玉成,问道:“怎么回来了?”

    李玉成想也不想就答道:“航班取消了。”被林枫斜斜地瞟了一眼,他小声嗫嚅着为自己辩解,“是,是真的。”

    林枫冷笑一声:“取消了?是航空公司取消的,还是你手动取消的?”

    “手,手动的。”说着嘿嘿一笑道,“老大,你怎么知道是我自己取消的?你真了解我!”

    “呵。”林枫一个字回复李玉成的(套tao)近乎,问道,“为什么?”

    “不想走了。”

    林枫还是那三个字:“为什么?”

    之前不都说好了?昨天应下的时候,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早上走的时候,不都很决绝的样子吗?怎么突然又不想走了?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挽留的话吗?还是单纯的,他就是舍不得谁?

    林枫问这话的时候,没看李玉成,他的眼神四处乱转,不知道到底应该落在哪里。李玉成却直直地看着他,反问道:“你问我为什么?我也想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必须走?”

    林枫带着固有的平静和淡然道:“我说了,是因为公司决定在b市拓展业务,需要有人过去督阵。”

    “小张不可以吗?成立子公司的事(情qing),不一直都是你和小张在负责吗?我不觉得我过去会比他过去效果要好。”

    林枫解释道:“小张是我的助理,他要……”

    “我也可以当你的助理!”李玉成打断他的话道,“以我们两个的默契,配合得会比小张好得多吧?还是你不相信我?”

    “没有,但你是副总,不应该做我的助理。”

    “可我早就该不是了。”李玉成说道,“当初让我当副总,不就因为我投资了十万块吗?可现在我们早都两清了,这个副总的位置,也早就不该属于我了。”

    “不是那样的,阿成。”

    李玉成问:“那是怎样的,林枫?”

    林枫一时答不出,要怎么回答呢?告诉他当年给他股份让他做公司二把手,不是因为他的投资,事实上,他那点钱,对公司来说不过只是一滴水?自己让他做副总,只是因为想借着工作把他留在自己(身shen)边?

    见林枫沉默,李玉成突然说道:“我不喜欢b市,我想去s市。”

    见李玉成松口,林枫立刻接口道:“好,就去s市。”

    语音刚落,两相沉默,李玉成笑了笑,说道:“我去哪儿,公司就在哪儿发展,对吧?”

    林枫难得感到一丝尴尬,没有吭声,李玉成问:“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一定要走,为什么我不能留在a市?”

    林枫在心里回答:因为这里,有唐婉啊。

    他在心里说,李玉成却开口说,难过道:“那些地方都没有你啊,老大,我舍不得你。”

    说着垮了肩膀,整个人沮丧地缩在(床chuang)角,却被人一股大力抱住,那人在他耳边道:“那就别走了。”

    李玉成愣了一下,愣神的功夫,没有听到几不可闻的喃喃声:“我也舍不得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