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小气鬼
    李玉成瘫在床上大睁着眼,又来了,他又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他对谁都冷冷淡淡,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好像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但偏偏,偏偏每次在他要放弃要放手要彻底放过自己的时候,他又这样语气亲昵的来上这么一句,让他又看见了光亮,以为前方还有路。可等他跌跌撞撞的往下跑的时候,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撞得头破血流。

    李玉成静默了好久,突然一跃而起就往外面冲去,刚熟睡的李父李母被巨大的关门声再次惊醒,忍了许久,李母魏旭玫还是骂了一句:“这小兔崽子!”

    李父李润雨赶紧安慰道:“好了好了,阿成也不容易,我们多体谅体谅他。”

    被冷风一吹李玉成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他居然跑到林枫他们住的酒店来了!

    刚刚李玉成憋着一口气想要来问问林枫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要把这些年来他的心神震荡,他的痛苦挣扎,他的小心翼翼一股脑的全告诉他。但真正到了这里,他那口气却一泻千里早已无影无踪。

    因为他看到,在不远处有两个身影。女孩子时而跳跃时而侧身摆出不同的姿势,脸上笑容明媚,即使隔着老远李玉成都能感受到她的欢欣雀跃。

    男孩子蹲在地上手里拿着相机给她拍照,即便女孩子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这样一副美满的画面,加上他,又算什么呢?

    李玉成深吸了几口气,即使一直以来都给自己打着预防针,即使从来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个画面总是会出现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办法笑着离开。

    这边李玉成丧着脸让司机师傅往回开,不远处的林枫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冷漠道:“可以了。”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说罢就把手里的相机往前一扔,也不管对方有没有接住,直接转身走了。

    唐婉反应敏捷的把相机捞到怀里,对着离开的背影做了个鬼脸道:“略略略~不就拍个照嘛,小气鬼!”

    说完又打开相机看起成果来,一边看一边赞不绝口道:“这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哈,比那些路人拍得好多了,还好我刚刚留了个心眼!”

    林枫和唐婉回酒店的路上,唐婉总算找到机会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她会突然成了他的女朋友,为什么林枫刚刚说到了股份,为什么她明天要跟他一起回a市?

    一连串的问题砸向林枫,他只言简意赅的回道:“阿成以为他的股份现在在你手里,还以为现在你是我女朋友,你别拆穿就是了。”

    “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啊,这些年她夹在这两个男人中间已经够难受了,现在好不容易走了一个李玉成,她凭什么还要因为他蒙受这些“不白之冤”?凭什么她要为李玉成的“自以为”买单?

    林枫还是一句话:“过两天我会回家一趟。”

    唐婉沉默了一会儿道:“成交。”

    两人回到酒店后,唐婉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林枫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了声“晚安”,唐婉耸了耸肩回了声“晚安”关了门,管他呢,她乐得看这两人再兜兜转转个几圈。

    但没一会儿林枫又来敲了她的房间门,问她:“阿成有没有联系你?”

    刚问完她手机就“叮”的一声,正是李玉成问他们有没有到酒店,唐婉登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枫可没感觉到自己所带来的困扰,说道:“你让他找我。”

    唐婉拿起手机就要回复这几个字,林枫拦住她道:“别让他知道。”

    “……”

    唐婉这下是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面前这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两幅面孔的?在她面前不要脸至极,偏偏还要维持着李玉成面前的矜持形象。

    但唐婉很快想到了对策,只是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林枫,所以点头爽快应道:“没问题!”

    林枫点了点头,也没说声“谢谢”就要走,唐婉赶紧拉住了他的袖子,但也只有一瞬而已,很快就放开了,林枫微微蹙眉看着袖口,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唐婉也自觉自己有些失礼,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说道:“我出来旅游还没拍照片呢。”

    林枫一阵讶然,如果没记错的话,群里面都快被她刷屏了。唐婉也想起来这事,脸稍微红了一下,但也只有一下,又理直气壮道:“那些都是风景照,我说的是我自己的。”

    “也有。”

    林枫反驳,唐婉驳回:“那能叫照片吗?都没拍出我十分之一的美来!正好今天月色不错,周围景色也不错,你待会儿去给我拍几张夜景照。”

    林枫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很想问问她是怎么看出月色不错的,但唐婉威胁道:“不然我可管不住自己的嘴。”

    于是林枫毫不意外的答应了下来,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等待无果主动出击的给李玉成发了通电话后,这才跟着唐婉来到了街上。

    唐婉喜滋滋的看着这组照片,她唐婉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拍照,自拍十张里有九张都是糊的,剩下一张根本看不出来是她本人。可林枫就不一样了,他好歹也是经过系统的学习的,拍的照片当个头像那是绰绰有余的。

    李玉成看着唐婉在朋友圈po出的那组照片一夜无眠,曾经他是坐在林枫旁边的那个人,但现在他坐在了他的对面;曾经他是陪他一起拍照的那个人,但现在他成了路过的那个人。曾经他的位置,现在有了另一个人,她还会一点一点的占据更多的位置,直到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李玉成越想越觉得烦躁,翻来覆去好久都没有睡意,直到天亮他爸妈都出门上班之后,他才拥着被子打算睡一觉。

    睡意铺天盖地涌来的时候,手机“呜呜”的震动起来,李玉成动了动手指想去拿,但很快就放弃了。管他呢,爱谁谁,反正不会是林枫打来的就是了。

    但下午醒来的李玉成瞪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发神,还真是林枫打来的!并且还罕见的接连打了五次,另外还有一条短信:我到机场了,你呢?

    李玉成:“???”他当然是在家里了!

    李玉成纠结了半天还是没打电话过去,只是回了一个“嗯”字,对方没有再回复,这段对话还未开始便已宣告结束。

    李玉成洗了把脸准备出去找点吃的,一进客厅才发现他妈妈已经回来了,正跟着电视上的老师做瑜伽,见他出来,哼了一声道:“起来了?”

    李玉成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个,有点不舒服,所以多睡了会儿,妈,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学校没课了?”

    魏旭玫是大学教授,平时课也少,只不过她这人一向是闲不住,即使没课了也要在学校晃悠几圈再回家,所以李玉成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个点在家里碰上她。

    魏旭玫“嗯”了一声道:“外面天气不太好,就先回来了。”

    李玉成看看外面的艳阳高照,附和道:“确实是。”

    魏旭玫做完了最后一个动作,拍拍手站起身来,李玉成赶紧帮着她把瑜伽垫子给收起来。废话,李玉成现在可是备遭嫌弃的大龄无业好吃懒做剩男,还不表现得殷勤一点,等着挨骂吗?

    魏旭玫难得没有骂他,反而关心道:“饿了没有?”

    李玉成犹豫着自己该说饿还是不饿,说不饿那肯定是自欺欺人也欺他妈,说饿那得到的肯定是一堆冷嘲热讽外加一句:“我也饿了,你去做点什么吃的来。”

    多年来深谙老妈套路的李玉成还没犹豫好,他的肚子先泄露了秘密,“咕咕”的叫了两声。魏旭玫立刻一脸鄙夷,李玉成尴尬道:“是有一点饿,妈你想吃什么,我去……”

    “行了,坐那儿等着吧,想吃什么,蛋炒饭?”

    魏旭玫边说边往厨房走,李玉成愣了一会儿才道:“火腿炒面可不可以?”

    魏旭玫隔着玻璃门飞来一个凌厉的眼神,警告他:有的吃还挑!

    但到底还是拿出了两根火腿切了起来,李玉成还是觉得震惊给他爸打电话问他们家是不是中奖了,怎么他妈妈今天心情那么好,居然还亲自下厨给他做吃的。

    李润雨在工地上吵得很,大声嚷道:“你说什么?中奖?中什么奖?李玉成我告诉你啊,再苦再难咱都得过下去,但你要是碰那东西,那可就是更苦更难了啊!我跟你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白吃的馅饼,这些都是……”

    李玉成赶紧挂电话把他爸爸的唠叨隔绝在电话那头,他一直很好奇,他妈妈是教授,他爸爸是包工头,按理来说他们组合起来应该是严父慈母的形象,但为什么从小言传的是他爸,身教的是他妈?

    这时魏旭玫已经炒好了面并且端了出来,李玉成越发觉得今天的魏旭玫有点反常,对他过分的宽容了,甚至还在面里卧了两个荷包蛋。

    李玉成感动的看着那两个荷包蛋,说道:“妈,我对鸡蛋过敏。”

    “……忘了。”

    “……”

    魏旭玫脸上有一丝尴尬,但很快又说道:“没事,你吃一个试试,说不定这些年过去早就好了,要实在是过敏,你给你爸留着。”

    “……”

    李玉成觉得自己刚刚真是想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