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从没让我失望
    李玉成这碗面吃得难以下咽,倒不是因为他妈妈手艺不好,也不是因为里面有让他过敏的鸡蛋,实在是因为魏旭玫看着李玉成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捉摸不透,最后干脆筷子一搁道:“妈,你要说什么就说吧,我受得住。”

    魏旭玫脸一沉道:“什么受得住受不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出什么大事了。”

    李玉成:“???”您这样子难道不是吗?

    魏旭玫斟酌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其实吧,我和你爸之前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单着就单着嘛,有什么好丢人的?你也不用觉得没面子,毕竟对你大家都心知肚明得很,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很难接受的事情。”

    “???您在说什么?”

    李玉成满脸不解的看着他妈妈,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什么丢不丢人的没面子的,还有什么叫对他心知肚明得很?他怎么听着不像是什么好话呢?

    魏旭玫继续往下说:“其实你也不用觉得有压力,就算同学都谈了恋爱也没关系,犯不着这么大义灭亲的。”

    李玉成越听越不对劲,怎么连大义灭亲这种话都出来了?他赶紧打住话头道:“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能不能不这么弯来绕去的?”

    魏旭玫叹了一口气道:“那我就说了,以后我和你爸也不催你了,你也……别去祸害人小梨了。”

    尽管李玉成还是没弄明白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立刻反驳道:“妈您这话说的,怎么就是祸害了呢?”

    “难不成是幸运吗?”

    “当然是!必须是啊!”李玉成肯定了自己的价值后,说道:“不过您到底在说什么?和小梨怎么又扯上关系了?”

    “你们昨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魏旭玫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是我的错,没想到我和你爸一个劲的催你谈女朋友,竟然促使你把手伸向了小梨,我和你爸对不起小梨啊!”

    “……”

    李玉成总算是明白了,昨天那饭店是他爸请人吃饭的“据点”,而他昨天又拿的是他爸的vip卡去结的账,经理肯定是把这事告诉他爸妈了,说不定还顺便拍了一张他和“女朋友”的照片,才会让他爸妈误以为他和唐梨月在一起了。

    魏旭玫还在说:“我们知道你也不容易,以后我和你爸也不催你了,你放过小梨这孩子吧,小梨她是个好孩子,我们……”

    李玉成心累的打断她的话道:“妈你们误会了,我和小梨就是…嗯,过去陪我室友吃个饭而已,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魏旭玫半信半疑:“真的?”

    李玉成斩钉截铁:“真的!”

    “那我就放心了。”

    看着魏旭玫长舒一口气的样子,李玉成忍不住道:“妈,在你们眼里,我就真的那么不堪?你们真觉得羡嫉和我在一起是倒了霉了?”

    “呵。”

    这是来自亲妈的嘲讽。

    后来唐梨月有问过李玉成那天有没有被看出破绽来,他室友有没有发现不对劲,李玉成诚恳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他确实是不知道,从那天过后他和林枫就没有再联系过,以往都是他主动找话说的,以前总有人说他和林枫关系好得就差黏在一起了,还有不少人打听他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才征服了林枫这种能发短信绝不打电话的“社交厌烦症”患者的。

    李玉成对这些问题总是一笑了之,他们哪里知道,他和林枫的好关系只是单方面的,像这样,一旦他闭口不言,他们之间甚至可以连个标点符号的交流都没有。

    李玉成正这么想着,那边唐梨月说道:“那你赶紧问问啊。”

    李玉成抽了抽嘴角道:“你让我怎么问?问他们有没有看出来我女朋友是假扮的?”

    唐梨月这才恍然大悟道:“对哦,不能这么问。”然后有些沮丧道,“唉,我还准备确认一下我的演技怎么样呢。”

    “你确认这玩意儿干什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唐梨月得意洋洋道,“有剧组要到b市来拍戏了,就在华信路那边,我在想要不要去当个群演就此出道走上星光大道呢!”

    “想多了你。”毫不留情的打击过后,李玉成嘀咕道,“华信路?”

    唐梨月忽略了他对自己梦想的打击,说道:“对啊,就是华信路。”

    “那边不是都快到郊区了吗?”

    “那有什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人家华信路虽然偏远,但架不住人家有旅游景点啊。”

    李玉成怀疑道:“就那荒郊野外的,哪有什么可值得看的?”

    “时光咖啡店啊!”

    李玉成起了个大早去了华信路,华信路就是一条路,一条长长的荒无人烟的路,是b市市区和高速路口的必经之路。在这荒凉的地方,杂草丛生的路边一栋浅蓝色的二层建筑格外醒目,那就是时光咖啡店。

    李玉成第一次知道这家店还是高中时有一次顾唯离家出走的时候,那时候顾唯处在叛逆期,和她妈妈两句话不对付立刻就夺门而出,拉着唐梨月和李玉成来了这家咖啡店。

    那时候李玉成对这家店是非常嗤之以鼻的,首先,地段不好,是,咖啡店是要环境清幽没错,但这是不是也太幽静了一些?幽静得简直是荒凉!

    其次,服务态度不好。试想,路边奶茶店五块钱一杯的东西,你凭什么卖好几十?不就图你环境好服务好吗?结果这家店环境让人不满意,服务也是让人诟病多多。两层楼的店面,居然只有老板一个人,自己投钱自己找零,还得自己做!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味道着实不怎么样。刚刚已经说了,这家店的风格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墙上贴了大大的海报,每一份上面都印了它的做法和所需材料,顾客自行动手,那味道,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总的来说,这家店由内到外从人到物没有一点让李玉成觉得满意的,但他偏偏又是来得最多的那一个,连一向眯着眼躺收银台后面那张躺椅上哼歌的老板都忍不住睁开眼道:“要不我给你张金卡?”

    李玉成拒绝了:“金卡就不用了,下次你给我做一杯咖啡就行了。”

    老板重新眯缝着眼道:“想得美!”

    李玉成来的时候还太早,咖啡店里并没有人,他径直上了二楼,果然在固定的地方找到了固定的人,老板梁佑还是躺在躺椅上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李玉成敲了敲吧台,梁佑睁眼看到是他,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句:“怎么又是你?”

    老板不怕顾客拂袖而去,顾客也并没有如他所愿的拂袖而去,而是嘻嘻一笑道:“梁老板,好久不见。”

    梁佑哼一声道:“李总的好久还真是久呢。”

    李玉成点头道:“那是,毕竟也是快十多年没见了。”

    梁佑嘴角抽搐:“您这是度日如年?”

    李玉成一拍桌道:“懂我!”

    梁佑默默地又眯上了眼,但很快又睁开眼道:“喂!我新研发了一款咖啡,你要不要试试?”

    李玉成满脸写着拒绝二字,李玉成那次开玩笑说让梁佑给他做一杯咖啡之后,梁佑虽然嘴上说着想得美,但大概自己也知道自己这店不招人待见,还是能拉拢老客户就尽量拉拢,于是李玉成下一次去的时候,梁佑慢慢腾腾的起身给他做了一杯咖啡。

    娴熟的手法,对各种咖啡的熟知,甚至李玉成说出一种咖啡豆他就能说出它的产地生长周期。这一切都让李玉成对他的好感度飙升,连带着对这杯咖啡的期待值也达到了顶点,和大四那年对毕业季的期待值不相上下。

    然而,那杯看起来就与众不同的咖啡一入口,他才明白自己想多了,梁佑哪是怕挽留不住老顾客自己生意会黄啊,他这分明就是致力于把顾客往外推!

    以往李玉成回b市都会来一次,有时候心血来潮甚至会特地从a市飞回来,但那杯咖啡过后,李玉成半年都没来过,甚至到了“谈咖啡色变”的程度。

    还是在偶尔一次顾唯的谈话中知道了梁佑自从他不去之后心情都变好了许多,李玉成本着我不快乐你也别想快乐的处事原则,决定不能这么便宜对方,于是很快又卷土杀了回来。

    到现在李玉成都记得梁佑看到他时那因为震惊而扭曲的脸色,他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玉成和梁佑是相似的,都是不愿意让对方好过的人,于是一个拼了命的研究黑暗饮料,一个豁出胃的一一喝下肚,还要夸口称赞一声“味道真好”。

    两人就这么致力于气死对方好几年,终于坦诚相见了,一个毫不掩饰对对方频频上门的嫌恶之情,一个不遗余力的打击对方的业务能力。

    偏偏李玉成离不得梁佑的黑暗饮料,梁佑也会因为李玉成一段时间不去报道而冷嘲热讽。

    李玉成此时一听梁佑说又研究出了新的品种,胃里那刚刚吃下肚的早餐开始了隐隐的搅动。梁佑已经兴致勃勃的起身他那光荣而伟大的事业了。

    “我跟你说,我这次用的材料特别少,而且都是你喜欢的,保证不坑你!”

    “呵呵。”

    李玉成只回了这两个字,觉得自己在气势上不能输,又补充了一句:“你的业务能力从没让我失望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