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回来了
    梁佑懒懒的应道:“放心吧,我都给你放好了。”

    “不,”李玉成摇了摇头道,“你给我吧。”

    “现在还没到期限,这是我们店的规矩,期限没到谁也不能拿走。”

    李玉成回身看向他,梁佑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说道:“你看我干什么?当初我就跟你说好了,你现在看我也……”

    “我不放心。”

    只这四字就止住了梁佑的话,他不敢置信般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放心。”

    李玉成毫不犹豫的又重复了一遍,梁佑脸色铁青的坐起身来,目光狠厉的看着他,李玉成也回视着他。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半晌,到底还是梁佑先败下阵来,冷笑一声道:“不放心又能怎样?我说了现在给不了你就是给不了你,你再说什么也没用。”

    李玉成也是冷笑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爱他妈信不信!你给我滚!滚出去,以后再也别来了,你那堆破东西老子还不稀罕!早他妈一把火给烧了!你想要?自己到楼下那堆灰中找去吧!”

    梁佑突然暴怒,站起身把躺椅踹在一边,不解气般把李玉成刚刚洗干净放好的那个杯子一扬手砸了,然后发疯般打开柜台把李玉成用过的杯子都砸了个稀巴烂,不顾当事人在场,边砸边骂:“操他妈的!老子这些年守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都是为了什么!他妈的天天看你为了个大老爷们儿死去活来我说你一句半句了吗?不放心,不放心你个头!老子还不放心你呢!都给我滚!全都滚!”

    李玉成也感觉到自己刚刚那句话似乎有些过火,看着梁佑状若疯癫的模样,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越过一地狼藉往外走去。

    楼下传来汽车呼啸而去的声音,梁佑平静下来,走到窗边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狠狠一拳砸在墙上,骂道:“王八蛋!”

    骂完看着地上的一堆碎片,还是拿了扫帚把它们全部扫起来,再一点一点的把它们分类捡出来,又打电话问又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它们再粘上。

    李玉成开了车走,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只好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然后就接到了林枫的电话。

    林枫似乎很累,声音里透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疲倦,嗓音低沉的叫了一声“阿成”。李玉成却是心头突的一跳,一个急刹把车停在了路边,稳了稳心神才开口道:“嗯。”

    那边却没再说话了,李玉成也不知道他打电话来却又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也谨慎的选择了闭嘴。

    双方各自沉默着,最后李玉成先憋不住道:“干嘛!”

    语气里带着小小的不满,也不知道是不满对方打来电话不开口,还是不满对方隔了这么久才想起来给自己打电话。

    林枫轻笑一声道:“两分四十六秒。”

    李玉成:“???什么意思?”

    “没什么,”林枫像是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李玉成很明显听到他的尾音微微上扬,这是他心情不错的标志之一,“在干什么?”

    “工作。”

    干巴巴的两个字,说完像是觉得不妥,又说道,“你还有事没有?没有我可要工作了。”

    林枫很爽快的应道:“那你先工作吧,我也去找赵律师问点事情。”

    李玉成心里顿感失落,加上赵律师刚好是位非常优秀的和林枫渊源不浅的律师,他气得当场就要摔电话。好容易忍住了,却没忍住问了一句:“问她什么?”

    林枫很认真的回答:“问问如果公司领导在外面找了别的工作算不算违法,应该判几年。”

    李玉成听得一知半解的,还要开口询问谁在外面找工作了,刚要开口才想起来,还能有谁,除了林枫就是唐婉了,不由得心里叹息一声,真是个生意人,对自己女朋友也这么狠。叹息完却又有小小的喜悦。

    “阿成。”

    “嗯?”

    李玉成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早已不似之前的冷硬。林枫却听出来了,刚刚的烦闷一扫而空,说道:“你的东西,该回来收拾一下了吧?”

    “我知道了。”

    林枫不懂李玉成为何突然又不高兴了,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挂了电话,他还想再打过去,偏偏又有客户的电话进来阻碍了他。

    李玉成却是挂了电话就气冲冲的开车回家,翻箱倒柜的收拾出一堆东西,又风风火火的奔向机场,面色阴冷的把身份证往柜台上一拍道:“给我一张最快去a市的机票!”

    工作人员正闲得没事和同事聊天,被他吓了一跳,抬头见是个长相清秀的小帅哥,便想笑着调侃几句。只是李玉成周身散发着“我很不高兴不要惹我不然我一定骂得你妈都不认识”的气息,工作人员十分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一路低气压的到了a市,李玉成本想一直这样持续到第二天去见林枫,不过一下飞机a市的冷空气便率先征服了他,他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自己身上略显单薄的风衣,心中骂了一句:“真他妈是城如其人,一样的冷漠!”

    为了显示自己的气场,李玉成去了a市最好的一家酒店,一晚上花去一千多块,李玉成的心都在滴血,但他咬咬牙告诉自己:不能心疼,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虽然不明白这和气势到底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李玉成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到公司去和林枫摊牌,不过被a市的早高峰给磨去了一半的气势。等到了目的地,李玉成站在三木公司门口一动不动,就看着“三木”两个字,足足看了二十分钟,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深呼吸一口气,抬脚……转身往后走去。

    这不是因为他优柔寡断,而是实在是a市的天气太恶劣了,他走得匆忙忘记带厚衣服了,他得先去买件衣服抵抵寒的,摊牌什么的,过后再说吧。

    况且,他也还没有想好该以什么身份进公司找他,是大学四年的室友,还是曾经的合伙投资人,亦或是,出卖他的人,更甚者,是对他心怀不轨七年的人?

    李玉成嘴角边那抹自嘲的笑还没来得及展开,迎面就传来了一声惊喜的“阿成哥”,他抬头看去,是网络技术部的张扬,比他小一岁,他在公司时,张扬总是跟在他身后东奔西跑,还高喊着跟着阿成哥有肉吃,他那时也总是揽着他肩膀豪气地说:“有我李玉成一口肉吃,就少不了你那一口汤。”

    可是现在,他自己都没有喝汤的资格了。

    他开口应了一声,张扬已经跑上来,揽住了他的肩膀,还捶了他一拳说道:“阿成哥,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到火星出差去了呢。”

    出差?李玉成不解的看向张扬,他不是应该被解雇了吗?张扬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疑惑,而是一脸兴奋的问他:“阿成哥,你回b市有没有带特产回来?你不是说阿姨的辣子鸡做的特别好吗,有没有给我带?”

    李玉成没答话,因为公司门口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大家和往常一样,见到他还是问“副总好”,然后又走进公司,几个关系好的也像张扬一样,上来就问他有没有带特产。

    他正云里雾里的回答着他们的问话,准备找个恰当的理由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又都看着同一个方向禁声了,他顺着看过去,目光的终点是林枫。

    林枫不疾不徐的走到他们面前,又不疾不徐的开口道:“不用上班吗?”

    然而目光却一直看着张扬搭在李玉成肩上的那只手,开口向张扬道:“昨天那个网站的功能我不太满意,重新做。”

    张扬忍不住想要哀嚎出声,昨天林总明明说了非常满意的,怎么一觉睡起来全都变了?奈何眼前这人是决定他生存的人,,他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却听到林枫又开口道:“还不去,想加班吗?”林枫话一落地,张扬就被身边几个人拖着一步三回头的走了,他差点声泪俱下的喊道:他不要走,他的辣子鸡,还没有到手呢!

    等到人都走光了,李玉成看着林枫问:“怎么回事?”林枫没回答他,而是抬脚往公司走去,李玉成又叫了他一声,他才回头道:“你确定要在这儿说?”

    李玉成看看过往的行人,又看看时不时从公司里飘出来的视线,挠挠头,跟着林枫往公司里走去。

    一进办公室,他就迫不及待的拽着林枫的胳膊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还叫我副总?还有,为什么他们说我是去出差了?”

    林枫没有回答他这一连串问题,而是越过他看向门口的助理小张,问道:“什么事?”

    “我…我给李总送杯水。”林枫点点头,示意他放到桌上。

    小张端着水走到沙发边,放在茶几上,又迈步出门,还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眼睛却没离开过李玉成拽着林枫胳膊的那只手。关上门后,他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激动了,李总这是,要用强的了?太好了,李总不急,可急死他们这些吃瓜群众了。

    等到小张出去,林枫才看着拽住自己的那只手说道:“就这么说?”

    李玉成闻言,淡定的放开他的手,又淡定的走到茶几边拿起那杯水,他才不紧张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