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晚了
    李玉成倒是不知道她心里那么多弯弯绕绕,还在想着该怎么开口呢,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开门见山。

    一抬头却看见对方脸色白得有些吓人,他忍不住想:这得擦多少粉底啊?

    不过人家小姑娘爱美无可厚非,况且前台代表的又是公司的脸面,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一摆手道:“我问你点事儿,你先坐下。”

    哪知他这话一出口,对方的脸色更是不能看了,几乎是哭丧着脸说:“不不不,我站着就好,副总,您想问什么,就问吧!”

    李玉成也不勉强她坐下,从顾唯那儿他得知,现在很多小姑娘都是能站着就不坐着的,说是有助于塑型。只不过李蕊最后那几个字带着一股大义凛然豁出去的慷慨之情,让他觉得有些郁闷。难道自己的魅力已经消减到和他说话都是一种折磨的地步了?不应该啊!

    “我问你啊,那个……嗯,就是那个康小姐,她……”

    李蕊还在想着自己该怎么应付他,听他停下来,还以为他说完了,想也没想,开口就是:“副总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请您原谅我!”

    李玉成:“……姑娘你说什么呢?”

    “啊?”

    李蕊表现得比他还迷茫,李玉成颇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李蕊似乎被吓到了,头瞬间低下做鸵鸟状,说道:“我以后再也不以讹传讹了,这些都是公司里其他同事说的,我不该轻信乱信,我错了。”

    这什么跟什么?李玉成问道:“公司其他同事说什么?”

    “说,说您和林总他……”剩下的话让她怎么出口,说他和林总闹掰了?找死呢!

    李蕊话说了半截,李玉成却像是明白她没出口的话似的,打断了她道:“行了,你去工作吧。”

    说完不等对方再说什么,直接起身朝着电梯快步走去,好似被逼问好不容易得到赦免的是他一样。

    李玉成像被人追杀一般奔回了自己办公室,期间见到助理小张也是躲着走,弄得小张莫名其妙的,回来的时候还在嘀嘀咕咕。

    吉娜听他嘟囔得头大,说道:“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没,”小张把资料放在她桌上,没忍住还是说道,“刚刚我看见李总了。”

    “那又怎么样?李总是外星人吗?看到他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看到他是没什么,但他躲着我你知道吗?以前他看见我不说喜出望外,但好歹也是高兴的,还会拉着我问老板的事情。可是刚刚,他不仅装作没看见我,我跟他打招呼他也是爱答不理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小张絮絮叨叨的说完,然后摸着自己的下巴,做出沉思状道:“难不成有鬼?”

    吉娜一目十行的看着资料,不以为然道:“什么有鬼?”

    小张严肃道:“也许刚刚我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李总,真正的李总已经被掉了包,此刻不知道被关在哪个角落等着老板去救他呢,那他们又为什么要掉包李总呢,目的是什么?怎么做到的?还有……”

    吉娜面无表情的打断他无线拓展的想象力,朝会客室一扬下巴:“就这,你还指望他对你笑脸相迎?没把你剁了吃肉已经算法外开恩了。”

    小张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瞬间了然,拍胸脯道:“好悬捡回这条命!”

    然后再不肯多说一句话,埋头做自己的工作,努力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而李玉成急匆匆的奔回自己办公室,喝了口凉水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还是忍不住懊恼,他早就知道公司里有些流言蜚语,但他一直没在意,结果没想到已经发展到连刚来不到一个月的前台小妹都已经知道了的地步,难道他表现得真的有这么明显?

    本来还打算借着工作之名去找一下林枫,顺便看看那康小姐是何方神圣,但是被欲言又止的李蕊,还有见他开口就是林枫的小张给吓得龟缩在自己办公室里老老实实的看文件,连自己办公室都不肯出去。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李玉成的办公室就在林枫的隔壁,但更多的时候,李玉成是抱着东西去林枫办公室一起工作的。美其名曰两个人合作效率比较高,而且还能腾出一间办公室来做会客室,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一抬头就能看见林枫的私心。

    后来艾黎他们过来参观的时候,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俩跟个连体婴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搞同性恋呢!”

    李玉成当场脸色发白不敢去看林枫,还是林枫轻描淡写的一句“胡说八道些什么”才把这事揭了过去。

    但从那以后李玉成也不敢整天泡在林枫办公室里了,怕自己意图太明显让林枫看出端倪来。再后来,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李玉成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碍手碍脚了,于是在一次公司装修时把办公室搬到了林枫的下一层,而他原本的那间办公室,也就变成真的会客室了。

    尽管两人不在一个楼层办公了,但李玉成还是会隔三差五的过去刷个脸,光明正大的偷个懒,再借机偷看林枫,缓解一下自己那深入骨髓的思念。

    直到把难缠的康小姐送走,林枫才颇为烦躁的脱下了外套扔在沙发上,又解开了两颗衬衫扣子让自己透透气,坐在沙发上皱了皱眉,刚想叫人,吉娜就推门进来了。

    林枫看见来人是她,惊讶了一下道:“怎么是你?”

    吉娜一边收拾着桌上的杯子一边说:“康小姐说今天不用我送,所以我把她送上电梯就回来了。小张正在外面写计划书呢。”

    林枫更是惊讶:“今天这么主动?”

    吉娜抿嘴笑了一下道:“他说得多为自己准备两张免死金牌。”

    林枫一哂,也不问为什么要准备免死金牌,抬脚往自己办公室走,会客室和他办公室连着一道小门,还是当初李玉成提议弄的。

    他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还没开口吉娜就说:“马上开窗通风。”

    “嗯,”林枫补充了一句,“多喷点空气清新剂,柠檬味的。”

    “是,老板。”

    林枫一走,吉娜立刻手脚麻利的打开了窗户,又从储物柜里拿出一瓶清新剂,再把林枫扔在沙发上的外套以及刚换下来的衬衫拿出去送去干洗。

    林枫有洁癖,这是公司人人知道的事情,但是外人不知道,所以每次有女客户过来和他谈事情的时候,总会喷着十里飘香的香水,会客室变成香坊来展示她们的魅力。

    殊不知,林枫每次都是在心底计算着这个月还给员工发的工资,以及公司各种大小事务的支出才忍下了拂袖而走的念头。等客户一走,不管是寒风阵阵还是炎炎夏日,林枫一定要开一个小时的窗户透气,再把被香水熏过的衣服拿去干洗,如非必要,这套衣服多半是会封入柜底了。

    今天许是康小姐家的香坊又上了一个层次,林枫不仅要求开窗,还用上了空气清新剂。吉娜一边收拾一边感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同情一下那位康小姐。不过,听说李副总最喜欢的就是柠檬味的东西?

    按照以往的惯例,自己给他派了那么多的任务,李玉成早就上来一哭二闹好几回,强烈谴责他虐待员工的恶毒行为了。如果昨天是因为懵懵懂懂又在生气中,那今天怎么也该气消恢复战斗力了吧?但是没有。

    林枫看了两眼修改过后的计划书,到底还是把小张叫了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李总来过没有?”

    小张嗫嚅着道:“没…没有吧?”

    林枫反问了一句:“没有吧?”

    小张立刻挺直了背道:“报告老板,李总没有来过!”

    林枫不由气结,说那么大声干什么,这是什么很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小张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老板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于是立刻嗫嚅着问道:“老板,有,有事吗?需不需要我去叫李总过来?”

    林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小张得令立刻往外走,走到一半又转身问道:“如果李总问我什么事,我应该怎么说?”

    林枫不答反问:“你说呢?”

    小张顿时了然,因为什么叫他来不是重点,重点是把人叫来就行了。

    小张出门就指使着吉娜去叫李玉成,吉娜刚收拾完会客室好不容易坐下来,万分不愿道:“怎么了?”

    小张催她:“别问那么多了,反正去把李总叫来就行了。”

    吉娜:“那李总要是问我为什么找他,我怎么说?”

    小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说呢?”

    吉娜也瞬间了然,刚刚进去拿衣服她就注意到林枫脸色不好了,一直看着表像是9在等人一样。吉娜一开始还以为是林枫约了别的客户,出来一翻日程表才发现今天没有人预约,这时候经小张一提醒才想起来,李玉成今天似乎还没来报道过。

    虽然每次李玉成来的时候林枫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偶尔还会不耐烦的赶他走,而李玉成脸皮厚自然不会听他的。

    外表看起来似乎林枫不怎么愿意李玉成来打扰他工作,但事实上,每次李玉成来过之后林枫的心情都会格外好,连带着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现在林枫心情不佳,自然是要去找李玉成的了,什么原因不重要,只要人来了就好,哪怕只是过来露个脸呢?

    但吉娜还是不想动,说道:“干嘛要我去?”

    小张哼了一声:“为什么?刚刚叫我把人带上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为什么呢?”

    吉娜立刻讪讪一笑,自知理亏,还是拖着万分不愿的步子下了楼。

    吉娜很快就回来了,小张正翻箱倒柜的找着不知被塞到哪个角落的一次性手套,本来以为李玉成回来了就用不上了,昨天刚放好,今天又得把它找出来。

    小张满怀希望的看向吉娜,却在看到她空荡荡的身后时一愣,问道:“人呢?”

    吉娜生无可恋的回道:“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