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气死她
    “诶,你帮我看看这洗干净没有?”

    “应该……干净了吧。”

    小张看着洁白如雪的手帕,不确定的说道。吉娜自己拿过来又用力擦拭了一遍杯子,上面还是一尘不染,她这才满意的拿着杯子走了。

    走到林枫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她脚步顿住了,然后默默地转身,小声道:“我还是再洗一遍吧。”

    “干什么呢你们?”

    一道男声打断了她的步伐,她惊喜的看过去,果然看到楼梯口那儿站着一个人。紧跟降温的步伐,已经穿上了厚厚的大衣,还怕冷似的戴了一条围巾,捂得严严实实的。虽然最近温度接近零度,但还是让人担心他在暖气充足的室内会不会热晕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玉成。他本来想自己一个人溜溜达达回去,但最后还是放心不下,今天公司漫天飞扬的“腥风血雨”,他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知晓了,何况这些处于中心的人?

    吉娜没有那个闲心管李玉成穿得厚不厚,会不会热,她只是在看到李玉成的那一瞬间激动得差点涕泗横流,要不是小张及时赶到并且拉住了她,她此时已经泪流满面的扑进了李玉成的怀里。

    李玉成冲小张点了点头,感谢他的仗义相救,往旁边挪了几步,然后看着一个拿杯子一个拿抹布的两人皱了皱眉,说道:“都六点了,你们还不下班干嘛呢?”

    小张和吉娜看着他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处说起,李玉成强调:“说重点。”

    “哦,”小张领略到了精髓,“林总想喝水。”

    李玉成:“……他想喝水关你们什么事?没你们他喝不下去啊!”

    吉娜吸了吸鼻子,哪里来的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小张没闻见酸味,说道:“他嫌水杯脏。”

    李玉成顿时了然,林枫这臭毛病又犯了。林枫轻易不在外面吃饭,迫不得已,那也一定会把餐具消毒消毒再消毒,恨不能用消毒水泡上个三五年再用。你说他要是嫌饭店的餐具脏也就算了,偏偏他有时候连自己的都嫌,比如现在。

    李玉成眉角跳了跳,没忍住问道:“你们洗多久了?”

    吉娜哭丧着脸道:“二十分钟了,已经被打回来十次了。”

    李玉成伸手拿过他手中的杯子,随口安慰道:“没事,我当年还洗过一个小时呢。”

    吉娜伸手抱拳表示佩服,李玉成毫不客气的收下了,一摆手道:“行了,快回去吧,天都黑了。”

    小张有些犹豫:“那林总……”

    “有我呢。”

    吉娜早在李玉成接过水杯的时候就开始收拾东西了,这会儿把背包一挎,顺手拉了一把小张:“走吧,有了李总哪还记得我们是谁?李总,我先走啦,我儿子还在家里嗷嗷待哺呢!”

    话音一落,人已经跑没影了,小张紧随其后,边走边道:“拜托李总了,我先走了。”

    李玉成等他们俩走之后,才走到茶水间,把那个杯子放下,另外拿了个杯子出来,慢条斯理的洗了洗,然后接了杯凉水走向林枫的办公室。

    李玉成抬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明显压抑着情绪的声音:“进来。”

    李玉成推门进去,林枫本想冷笑一声,问问他们都在干嘛,洗个杯子要花十分钟?不过他只来得及勾出冷笑的弧度,后面的话在看到站在门口的李玉成时卡在了喉咙里,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表情。

    李玉成端着水杯慢悠悠的踱步进来,也不说话,林枫把刚刚的话绕了几个圈,变成了“你来干什么”吐出来。

    李玉成把水杯往桌上一放,说道:“听说某人要渴死了,我来送杯水。”说完又把水杯往林枫面前推了推,说道,“凉水,降降火气。”

    林枫:“……”

    他看着那杯水没动弹,李玉成看到他嘴唇干得都有些发白了,也不知道多久没喝水了,就算嫌杯子不干净,难道没有矿泉水吗?仰头喝不和瓶身接触不就完了?真他妈是跟自己过不去!也不知道这么个臭毛病,怎么就那么讨人喜欢,一个唐婉还没解决,又来一个脑残康乃馨,真他妈气人,操!

    李玉成越想越气,看林枫半天不动弹,一伸手拿过了杯子,自己咕嘟咕嘟一饮而尽,被冰得打了个哆嗦,把水杯在桌上重重一磕,“操!冰死我了!”

    林枫还是坐着一动不动,脊背挺直得有些僵硬,不像是坐在柔软的真皮办公椅上,倒像是坐在刑讯逼供的老虎凳上似的。

    大约真的是渴极了,他轻轻舔了舔嘴唇,然后嘴唇紧紧抿成一线,目光定在桌上的材料上一动不动。

    李玉成内心升起一股无力的挫败感,每次都是这样,林枫只要一生气,那就对整个世界都抱有极大的敌意,仿佛每个人都是一颗会行走的病毒似的,而这个症状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不吃不喝,宁可自己受罪也不肯碰别人碰过的东西。

    自己找罪受就算了,偏偏要拉着别人一起受罪,李玉成就是那个别人。

    此时林枫老毛病犯了,他也没有办法,跑去外边重新接了杯热水进来,见林枫还是不肯动,忍不住小声抱怨是哪个不开眼的又惹他生气了,他非得把那人揪出来左勾拳右勾拳再一记扫堂腿揍得他妈都不敢认!

    刚抱怨完就听林枫突然来了一句:“不行。”

    李玉成一愣,什么不行?但随即就反应过来,是说他对“肇事者”的凶残报复不可行。李玉成被他这句话差点气成了河豚,这人是得多有能耐啊,把林枫气成这样还舍不得自己说她一点不好,他妈的,今天林枫就没见过别人,除了那康乃馨还能有谁!

    李玉成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一大早被磕了脚,然后又被康乃馨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淋头,都还忍辱负重的加着班为他创造利润,现在还空着肚子来伺候他。结果他倒好,被气成这样了还不忘维护对方,真是好一对郎有情妾有意的野鸳鸯!

    李玉成愤愤不平的转身就走,林枫也没有挽留,只是刚刚好不容易有了些许亮光的眼眸又暗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只是这弧度刚刚勾起,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人推开,林枫抬头看去,李玉成臭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像是气不过一般一把扯下脖子上的围巾,骂道:“妈的破围巾!热死爸爸了。”

    林枫突然就笑了,李玉成瞪他一眼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看到他面前仍旧没有动过的那杯水,他几步上前,看着林枫一脸诚恳道:“大哥,我错了。”

    林枫讶然,这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我再也不说她坏话了,再说就让我嘴巴烂掉!我求你喝点水吧,你要是渴死了,这上上下下几百号员工找我要工资怎么办?我没钱啊!”

    说着还真把自己的口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力证自己是穷人这一事实。

    林枫:“……”这都什么跟什么?

    李玉成证明自己之后,见林枫还是没有动作,急了,端着水就要往林枫嘴里灌。林枫终于忍无可忍的一偏头道:“烫。”

    李玉成这才想起自己倒的是杯100度的开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道:“那我再去给你倒一杯温的。”

    林枫“嗯”了一声,等伺候完林枫喝水之后,李玉成这个免费保姆不乐意了,说道:“员工合同里没有给老板端茶送水这一条吧?是不是得加工资啊?”

    林枫瞥他一眼:“加。”

    李玉成还没来得及高兴,林枫又说道:“给老板倒水加五百,差点烫死老板扣一千,明天自己去找财务交罚金吧。”

    李玉成看着林枫扬长而去的身影,咬牙切齿道:“老奸巨猾!”

    林枫的声音远远传来:“我比你年轻一天,谢谢。”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李玉成突然说道:“我订了周六回b市的机票。”

    林枫握着杯子的手一僵,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把杯子不轻不重的往桌上一放,在静谧的空间里发出沉重的响声,意味不明道:“嗯?”

    李玉成往嘴里塞了口面包,不忘夸奖自己道:“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烤面包的手艺又提高了不少?要是失业了,回家开个烘焙店应该不错吧?自己当老板,想几点上班就几点上班,不用……”

    意识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老板本人,他硬生生的把接下来那几句吐槽万恶的资本主义衍生出的压榨员工的老板的话给咽了回去,回到正题上说:“昨天你未婚妻’来找过我了。”

    他特地加重了“未婚妻”几个字,林枫皱了皱眉头,显然是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李玉成不管不顾的继续往下说:“她说我和你关系太好了让她有点不高兴,让我离你远一点,我仔细想了想她的话,觉得有些在理,”

    说到这儿他停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林枫,林枫也回视着他,面上是一派波澜不惊,说道:“所以呢?”

    “所以?”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的李玉成压下心中淡淡的失落,拿起一个鸡蛋在桌角重重一磕,“我回b市把整个家都搬过来,气死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