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你俩能一样吗
    李玉成周六一早就上了飞机,说是回去处理些因为匆忙离开没来得及处理的事情。也不知道他在a市呆了七年,不过逢年过节回一趟的b市,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值得他特地跑回去一趟。

    林枫想起了那次跟他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女孩儿,叫做唐梨月的。虽然李玉成解释了那不过是因为他怕丢面儿特意找来的托,但林枫还是直觉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于是,在风和日丽上班族们忙着补觉或是聚会的周六,林枫捧了个电脑开始视奸李玉成的个人空间。

    李玉成初高中的时候大概是想走文艺青年这条路线,想想也是,理科和文科一样,都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在僧多肉少的情况下,长相清秀干净并且时常发一些诸如“风在摇它的叶子,树在结它的种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的美文,是要比那些半年发一条动态枯燥无聊到爆炸的宅男要受青春期少女的青睐。

    说这么多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李玉成那些在林枫看来无病呻吟的句子严重阻碍了林枫查找重要资料的步伐。

    看着李玉成三天一抒情,五天一感慨的青春纪念册,林枫到底没忍住脱口而出两个字:“傻逼!”

    千米高空之上的李玉成打了个喷嚏,朝空姐要了条毯子,把自己过得严严实实,心想:我就不信这样也能感冒!

    林枫花了两个小时把李玉成那些毫无营养的鸡汤摘除掉,剩下的便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不外乎是吐槽硬逼着学生学不喜欢的东西的教育机制不合理,或者是一群二愣子出去鬼混的合影留念。

    这其中有三个人出镜率最高,都是女人,分别是魏旭玫,顾唯,还有唐梨月。

    林枫托着电脑思考了良久,才模糊记起大一的时候李玉成似乎提过这两个女孩子,貌似是在一次撸串的时候,他喝得醉醺醺的说以后要是没人要她们,他就委屈一点勉强收她们做大房二房。

    一旁因为放暑假过来玩的两个女孩儿动作熟稔的一边一个爆栗,然后把他推到一边不管了。

    这么一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李玉成就不爱在他们面前提起这两人了,那样的玩笑也没再开过,不过是从什么时候起呢?

    林枫再见到李玉成的时候,是两天以后,在a市红阳区的派出所里。

    和林枫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生,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中规中矩的正装穿在她身上却丝毫不显老气,反而多了几分禁欲的诱惑。她脸上是和林枫如出一辙的面无表情,下车直接跟着值班的民警去办了手续,然后就在值班室里和林枫一道等着李玉成。

    李玉成身上的伤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嘴角贴了张创可贴。见到林枫他们时扯出一个牵强附会的笑容,结果牵动了嘴角的伤口,疼得一抽一抽的吸着凉气。

    女生看不下去了,说道:“行了别笑了,跟个大马猴似的。”

    李玉成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龇牙咧嘴道:“你见过这么帅气的大马猴吗?”

    对方很诚实:“今天见到了。”

    李玉成:“……”不知道是该因为承认他帅高兴,还是自己承认自己是大马猴而恼怒。

    林枫打断了他的纠结,抬脚出了门:“走吧。”

    两人赶紧跟上,那女生说道:“我的咨询费一个小时三百,又走了这一趟,五百块记得转我支付宝。”

    李玉成嗤之以鼻:“赵大律师,您能不那么精打细算吗?注意,您学的法律不是会计,ok?”

    女生名叫赵云妧,是未清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比李玉成他们小一届。

    赵云妧听了他这话,怒道:“学法律的怎么了?律师的时间不是时间吗?律师的时间不要钱吗?”

    李玉成赶紧顺毛:“我们什么关系还谈得上钱?”

    赵云妧还没开口,前面的林枫倒是回了头,“什么关系?”

    “合作关系啊,”李玉成走到他身边,“老大,你看看这明顺律师所的律师都是什么德行?咱们每年付那么多钱给他们,就这点小钱还找我要,真的,要不是看在赵大律师的面子上,我早就提议解除跟他们的合作关系了。所以你得感谢我知不知道?”

    林枫和赵云妧听着他的胡说八道没接口,几人走到派出所门口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匆匆赶来的唐婉,李玉成叫住她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唐婉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他们,看着李玉成满脸的伤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骚扰良家妇女被抓了?”

    李玉成翻了个白眼道:“刚刚碰到个傻逼打了一架,你来这儿干什么,不用上班吗?”

    “郑瑞出了点事,我过来……”说到这儿,她停住,打量了李玉成一番道,“他说他跟别人打了一架,不会就是你吧?”

    李玉成一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唐婉无语了片刻,这两人从大学打到现在,还有完没完了?

    李玉成说道:“你该不会是来保释他的吧?”

    唐婉“嗯”了一声,李玉成二话不说拽着她就要走,边走边说,“不是我说你唐婉,一个女孩子,没事往派出所跑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坏姑娘呢!听哥哥的话,现在该干嘛干嘛去,别掺和这些事,听话啊,乖!”

    唐婉努力把自己的胳膊挣脱出来,“郑瑞还在里边呢,我先把他保释出来再说。”

    李玉成拦住她,语重心长道,“就是个小小的打架事件,人家不会拿他怎么样的,你随便给他什么朋友打个电话让他们来不就好了?干嘛非得自己亲自跑一趟呢?里面真不是你们小姑娘呆的地方,你还是乖乖回公司吧,好吗?”

    赵云妧看不过去了,说道:“不就走几步办个手续,又不是让她进看守所待一天,至于这么金贵吗?我也刚刚走了一趟,怎么没见你那么关心我呢?”

    李玉成随口答道:“你俩能一样吗?”赵云妧见过更残酷暴力的,这些对她都是小意思,不过李玉成忙着阻拦唐婉,争取让郑瑞在里面多呆一会儿,没空解释那么多。

    赵云妧对他这明显的区别对待狠狠啐了一口,唐婉却觉得一股灼热的视线让人有些压抑。偷眼瞄去,林枫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玉成拽着她胳膊的那只手,目光阴沉,偏偏李玉成还一无所觉的跟她抬着杠。

    唐婉心里叫着冤枉,心想李玉成自己作死也别带上她啊,林枫看了不依不饶的两人一眼,开口道:“我去。”

    说罢一转身又进了派出所,赵云妧赶紧又跟了上去,剩下李玉成和唐婉面面相觑了片刻,唐婉忍无可忍的甩开了他的手,瞪着他道:“你满意了吧!活该!”

    李玉成没去细想她这句“活该”是从何而来,只讪讪一笑,然后盯着林枫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跟上去,唐婉没他那么纠结,已经抬脚走了,他也只好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几人办完手续,民警把郑瑞带出来的时候,他先是看到门口的唐婉欣喜了一下,但没高兴多久,就看到唐婉身后的李玉成正冲他翻着白眼鼻孔朝天一脸不屑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的想要再给他来个几拳。

    旁边民警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道:“干什么呢,给我老实点!都这样了还想着打架!”

    李玉成呲牙一乐,郑瑞挂彩比他严重多了,他是在机场看见对方突然起意要揍他的,郑瑞躲闪不及,挨了好几拳才反应过来要还手,李玉成下手又重,所以他此时脸已经肿了大半,被衣服遮住的腿上胳膊上肚子上都是李玉成踹出来的淤青,脖子上还有一道红痕,是李玉成勒出来的。

    郑瑞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这副样子确实有些见不得人,偏头避开了唐婉担忧的视线和李玉成嘲弄的眼神,然而却在猝不及防看到一直没出声的林枫时呆愣住了。

    林枫才不管他是什么表情,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见人已经出来了,一扬下巴道:“走吧。”

    说罢就要走,和郑瑞擦肩而过的时候,郑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开口。赵云妧二话不说再次跟上了林枫,李玉成嘟囔了一句:“狗腿子。”

    唐婉在旁边再次凉凉开口:“活该!”

    李玉成奇怪的看了唐婉一眼,唐婉已经去和值班民警交涉去了,只有郑瑞还站在那儿。他指着郑瑞恶狠狠道:“你小子给我小心点,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什么呢!我看你是还想待几天是吧?”

    正写记录的民警把笔一放呵斥道,李玉成赶紧嘻嘻一笑说着“警官辛苦警官再见”然后落荒而逃。

    林枫已经把车开了过来,赵云妧刚要上车,李玉成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拦住了她,开了后座的门,冲她做了个“请”的姿势。

    赵云妧瞪了他一眼,看看双眼平视前方的林枫,心有不甘的上了后座,把车门关得震天响。

    李玉成边往车里钻边说:“赵大律师你轻点,我们家可就这一辆车,摔坏了让你赔啊。”

    然后动作轻柔的关上了车门,赵云妧嗤笑:“你们家?你和谁的家?”

    “我和林枫啊,是吧,林哥哥?”

    李玉成低头系安全带,开玩笑的说出这一句略显暧昧的话,林枫“嗯”了一声道,“门没关好。”

    “……噗哈哈哈!”

    “……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