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我以为你会懂
    林枫的手一顿,刚想把李玉成那句“不至于吧”还回去,李玉成就放下筷子轻声道:“我说的,是那件事。”

    林枫听明白了,也把筷子放下来,说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对不起’三个字。”

    李玉成一点头道:“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说。”说到这儿,他用力抹了一把脸,不小心碰到了嘴角的伤,脸顿时扭曲成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倒像是林枫害得他这样似的。

    “这件事过去这么久了,我逃也逃了,现在回也回了,可是我始终都记得,我欠你一句对不起。今天在机场看到郑瑞的时候,我就想,要不我就跟他同归于尽吧,省得这句对不起每天压在我心口,难受得吃不下睡不着。”

    李玉成一只手捂着脸看不清什么表情,只是有些颤抖的指尖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林枫没有安慰他,而是说道:“我记得最初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最讨厌的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

    李玉成咬了咬唇没说话,林枫继续说道:“中国人很奇怪,一旦犯了错就对人说这三个字,好像这三个字是无所不能的金创药一样,无论多大的过错,给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他们都希冀用这三个字去抚平。”

    “可是那是做不到的,没有人应该对别人的错误毫无保留的原谅,我也一样。所以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我说这三个字,因为我没法坦荡的说出没关系’。阿成,我以为你会懂我。”

    李玉成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把那些歉疚犹豫不安全都抹去,只剩下一脸的平静,无波无澜道:“曾经我也以为,我很懂你。”

    林枫自嘲的一笑,说道:“你既然不懂,那我就告诉你。我知道你那天心情不好,我也知道你酒量差,几杯酒下去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也分不清孰疏孰亲了,所以你一时说漏嘴我也能理解。但是理解归理解,理解了不代表就要原谅,所以……”

    林枫说到这儿停了下来,一双眼睛就那么看着李玉成,李玉成在他眼里看到了压抑的波涛汹涌。他的心往下一沉再沉,直到沉入谷底,再被千万吨石头重重压住,再也挣脱不出。

    有什么关系呢?李玉成想,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林枫把他这个吃里扒外还脸皮堪比城墙的人给赶出公司,赶离身边,从此他们隔着千山万水,没有渡水的舟,没有登山的靴,只有他那一颗永远跳动却不为人所知的心。

    这,不是早已注定的结局吗?在那年那个夏天,在他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心跳的那一刻,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现在,不过是把它提前了而已,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可是,他还想要多陪他一下,想要多看他一眼,想要再以后的漫长人生中支撑他的力量再大一点。所以,李玉成用近乎贪婪的眼神看着林枫,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遗漏了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从此生命中的遗憾再添一层。

    林枫被他看得鸡皮疙瘩起了又起,要说的话也顿了又顿,不想动口只想动手。

    好在他还存有最后一丝理智,硬是把抬起来的手又放了下去,这才接上刚刚的话头道:“你就好好给我赚钱赔偿损失吧。”

    李玉成现在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或者听见了也没有多余的脑子来处理这一信息只知道看着林枫,要一次性看个够本。

    林枫见他没反应,又说道:“以后不许迟到不许早退加班没有加班费,在公司不许和其他男的女的闲聊,和客户只能聊工作以外的事情,下班之后的饭局带上我否则不予报销。等你什么时候赚够了赔偿金我们再说接下来的事情。有问题吗?”

    李玉成跟随本能摇了摇头,林枫惊讶他今天居然这么好说话,但是他的目的也只在于把人套牢而已,现在人已经在手上了,那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

    他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哄孩子的语气说了一声:“乖。”

    李玉成要是稍微脑子在线一点点,应该就能感觉到林枫说这话时翘起的嘴角和以往都不一样,语气也是足以让人心跳脸红的亲昵缠绵。

    林枫重新拿起筷子,瞥了一眼李玉成面前的碗,说道:“还有,我看你味口挺好的。”

    等林枫吃到一半了,李玉成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当机的脑子也重新恢复运转,耳朵立刻把刚刚脑子拒绝接受的信息再次传递。李玉成大叫一声:“你说什么?”

    安安静静吃饭的林枫皱眉看他,李玉成又道:“你不赶我走?”

    林枫眉毛皱得更厉害,说道:“债没还清走什么走!”

    李玉成总算是把刚刚的一切消化掉了,连同那句“乖”也进到他的脑子里,然后变成养料源源不断的输入心脏。他那颗跌到谷底层层镇压的心,在开了挂的养料补给之下,竟歪歪扭扭的探出了头。

    李玉成刚刚那下半辈子做苦行僧的想法顿时被抛到撒哈拉沙漠,世界这么美好,林枫这么美好,谁要孤苦伶仃的离开他过一辈子?他偏要跟着他缠着他赖着他,就算林枫真的有了女朋友又怎么样?他可是“欠债人”,债不还清怎么走?

    李玉成心中感慨万千,语文被吐槽了无数次的他,最后将千言万语化成了一句话:“老大,我爱死你了!”

    林枫没有像第一次听到那样脸色铁青难看得仿佛吃了千百只苍蝇,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打死他”,最后生生忍住退避三舍发誓与此人老死不相往来。

    也没有像后来听多了听腻了绝望又从善如流的说出那个字:“滚。”

    他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嗯。”

    李玉成军训第一天就迟到了,一起的还有呼噜打得震天响的张英牧,以及饱受魔音折磨而磨了一夜牙凌晨时分才疲惫的睡去的艾黎。

    李玉成睁开眼看到满室阳光的时候稍微愣了几秒,就这几秒时间,一个枕头已经凌空向他飞来,紧随着的是艾黎的咆哮:“还不快起,迟到了!”

    三人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随便洗了把脸就往操场跑去,还好艾黎昨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们院每年的训练场地,带着他们就直奔过去。

    他们赶到的时候大家正在站军姿,林枫站在最后一排第一个,格外的显眼,显眼得张英牧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咬牙切齿的重复他路上说了无数遍的话:“我一定要把林枫这个叛徒打得满地找牙!”

    李玉成和艾黎都不做声,他们虽然没有张英牧那么愤懑,但多少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一个宿舍四个人,其中一个人早起了却没叫醒另外三个人,这不是叛徒是什么?

    教官个子不高,正在一个个的纠正站姿,听到三人的报告声头也不回,继续自己的事情,三人被全班同学以及旁边几个班的同学围观,一时间都十分尴尬。

    等教官纠正完了,这才走到他们面前,他们也才看清居然是个女教官,而且这个女教官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长得还十分水灵好看。这让他们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女教官长得水灵,说话声音也好听,就是脾气不太好,冷着一张脸问:“为什么迟到?”

    “报告教官,睡过头了。”

    “开学第一天就睡过头,你们是猪吗?”

    “报告教官,我们不是!”

    人群里传来吃吃的笑声,教官回头瞪了一眼,立刻又鸦雀无声了。她看向说话的张英牧,冷笑一声道:“顶嘴?去给我跑十圈再回来!”

    “是!”

    张英牧干脆利落的转身上了跑道,教官瞪了原地站着的李玉成和艾黎一眼,厉声道:“你们站着干嘛?要我把你们抬过去吗?”

    李玉成和艾黎不敢多言,跟着张英牧的脚步走了,转身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报告”。

    教官看着喊报告的林枫道:“说!”

    “报告教官,我申请和他们一起跑。”

    队列里顿时一片哗然,教官先是警告性的扫视了一圈,说道:“干什么!是不是想再站一个小时?把嘴都给我闭严实了!”

    等警告完广大吃瓜好事群众,她这才冲林枫一抬下巴道:“出列!”

    林枫踏着正步走了出来,教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双眼漠然的平视着前方,既不看教官,也不看跑道上的李玉成他们。他的眼里没有任何人,仿佛刚刚“逞兄弟”的不是他一样。

    教官觉得有几分有趣,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是!”林枫还是没有看她,说道,“他们迟到也有我的责任。”

    “什么责任?难不成你给他们下了miyao?”

    有女生没忍住刚要笑,眼角瞥到教官,立刻紧紧的抿住了嘴。

    林枫回道:“因为我走的时候没叫他们。”

    “你们是室友?”

    “是!”

    “那为什么不叫他们?”

    这下林枫没再回答,脸上已出现了几分不耐烦,教官看得真切,不知怎的,她这次没有如往常一样发火,而是一点头道:“那你去吧。”

    林枫这才赏脸似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上了跑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