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没有妈妈
    未清大学的军训分为两周,前一周在学校进行一些简单的军事训练,后一周则到a市郊外一处专门的军事化基地进行与世隔绝严格规范的军事训练。

    听得自家孩子要去荒郊野外进行训练,家长们都坐不住了,隔着千山万水给自家孩子打电话,嘱咐他们带这个,藏那个,别把什么什么给落下了。事无巨细,谆谆叮嘱,就差订张机票飞过来替他们收拾了。

    艾黎是那种花美男的类型,自然是被父母呵护着长大的,艾黎曾经骄傲的宣城,从小到大,他爸妈就没动过他一根手指头,甚至连骂都舍不得骂他一句。

    李玉成的爸爸李润雨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只读到初中就辍学出来打工养家糊口了。在外面摸爬滚打三十多年,什么脏活累活力气活都干过,虽然现在当了个工头,带着几千人的农民工队伍,但身上那股狠劲和手上的力道还是在的。

    魏旭玫虽然是名大学教授,但一向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这并不是因为她教育理念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纯粹是因为她觉得压力太大,动动手比较能够减压,出出汗还能排毒养颜,实在是一举多得。

    在这样的理念支配下,李玉成从小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地里一颗可怜的小白菜,而他的叛逆期来得早且长,反家暴法推行得又太迟,导致他经受的男女混合双打实在是一个日记本里写不下。所以听到艾黎的话立刻从头到脚的表示了自己的羡慕和嫉妒。

    张英牧冷笑一声:“你小子敢不敢把你的检讨书拿出来他们看看?”

    艾黎噎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道:“老大你看什么书呢?经济法?我们不是学金融的吗,你看这个干什么?该不会是看上了法律系的哪个美女吧?说出来兄弟们帮你把把关?”

    这话自然是遭到了林枫的无视,他又转向李玉成:“老幺我跟你说……”

    李玉成打断他的话:“我对你的检讨书比较感兴趣。”

    艾黎:“……”

    张英牧嘿嘿乐,掏出手机翻照片,说道:“还好来之前我特地照了一张,早就想给你们看看了。”

    李玉成凑过去看,照片上是一个20寸的行李箱,里面放了一摞摞的信纸,李玉成惊讶:“这些都是?”

    张英牧点头道:“都是!”

    “……”

    李玉成突然有点可怜艾黎,照这样,还不如挨顿揍呢,反正皮糙肉厚的又打不坏,打坏了还能借机不上学。这么一想,好像挨打确实是一举多得的事情哈。

    张英牧虽然长得五大三粗性格也比较糙,典型的北方爷们儿,但在父母眼里,不管多高不管多壮不管多大,你始终都是当初那个抱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的宝贝。

    两人的父母知道要出去军训后,立刻打来了电话遥控指挥着他们收拾行李,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来帮他们收拾。

    两个人一边听着父母的唠叨一边抱怨,李玉成和林枫一个坐着看书一个坐着打游戏。

    未清大学的宿舍设计的很人性化,两张上下床既不是挨着的也不是对着的,而是一边一张错落着分开,而书桌也在床的对面。也就是说,林枫和李玉成的书桌是挨着的,艾黎和张英牧的书桌是挨着的,而错落分开的床铺让张英牧的呼噜声最大限度的远离了李玉成和林枫。

    林枫这个人很怪,虽说每次他们被罚他都会一起承担,出门也会给他们带东西,会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他们,前提是把他们的和自己的分开来。但他还是不愿意跟他们说话,除了必要的时候,他是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并且无论宿舍里多吵多闹,他都能不受影响的做自己的事情,看书或者看电脑,连个眉头都不皱一下,仿佛听不见这些动静一样。

    但是今天他有些坐不住了,艾黎和张英牧一边抱怨着父母的唠叨一边听他们的指示收拾着东西,吵吵闹闹得不像话。

    而身边的李玉成手指在键盘上噼啪飞舞着,显然是正和对方有一场激战,一点要收拾的准备都没有,放在手边的手机也十分安静。

    艾黎他们的吵闹声没有打扰到林枫,但旁边敲击键盘的声音却让他有些心神不宁。好不容易李玉成打完了一局游戏发出了一声胜利的呼喊,他想了想,还是伸手敲了敲他的桌子。

    李玉成想起自己刚刚那声没控制住的呐喊,赶紧摘下耳机道:“我是不是吵到你了?抱歉啊,我一打游戏就比较……”

    林枫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这下李玉成有点不明所以了,既然没吵到你,那你敲我桌子干嘛?偏偏林枫摇头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弄得李玉成十分不解,同学又在敲他进入下一局了,他疑惑的看了林枫一眼,示意他有话快说。

    但林枫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话,收回了手道:“没什么,你继续吧。”

    李玉成十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很快进入游戏忘了这回事了。

    快要睡觉的时候,他才想起来明天一早就出发可他还没收拾东西,忙随便拿了洗漱用品肥皂之类的东西塞进书包里。

    艾黎健谈人缘比较好,快熄灯的时候出去了一趟,一个多小时以后才回来,张英牧已经鼾声如雷了,李玉成刚打完游戏准备睡觉,林枫则抱着电脑不知道在做什么。

    艾黎给李玉成发了条消息道:“我有个小道消息你要不要听?”

    李玉成看着这条消息十分无语,这句话就跟影视剧里那些人说的“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是一样的,我说不当讲你就不讲了,我说不听你就不说了吗?

    李玉成没回他,反正不管他想不想听,艾黎都会说的。果然,艾黎下一条消息很快就发来了,前面那条消息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就跟你国旗下演讲前一定要加一句“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大家好”一样,大家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开始讲话了。

    “我刚刚出去碰着了隔壁班一哥们儿,听他说,只是听说啊,他说老大跟他家里关系不好,他好像……没有妈妈。”

    李玉成瞪着手机,飞快的回过去:“好像?这种事情能说好像吗?”

    艾黎无辜:“可那人就这么说的啊,他说老大从初中起就住校,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回家,家长会也没人来,这么一想,说的也很有道理啊。”

    李玉成:“家长会没人来,那他怎么不说他没有爸爸呢?”

    艾黎偷看了一眼林枫,见他没注意到他们的动作,又回道:“因为有一次他爸爸去了,可是被林枫给赶回去了,他们当时在学校还议论了好一阵子呢。”

    李玉成辩解:“那可能只是他那次没考好不想被爸妈知道而已,反正我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都恨不得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艾黎忍不住笑了一下,林枫瞥了他一眼,他立刻钻进被窝里当乌龟,偷偷摸摸回复:“你不知道吧,老大的高考成绩可是全年级第一,还有,听说他从小就没下过前三名。”

    李玉成沉默了半晌,给艾黎回了一句:“滚!”

    艾黎偷着乐,李玉成又回道:“每天这么八卦,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

    艾黎不服气:“好像你有似的。”

    李玉成磨着牙关了手机,翻了个身准备睡觉。然而往常一侧身很快就能睡着的他,今天却睡不着了,脑子里总浮现那句“他好像没有妈妈”的话。

    上了这么多年的学,再加上有顾唯这个八卦小能手,李玉成以前在学校也听过很多身边同学的事情,他知道这些事都不是空穴来风的,也许有的事情听起来比较荒唐,但它一定是有一个立足点的,只是这个立足点被无限放大了而已。

    开学以来,林枫从没有和家里人通过电话,即使是像李玉成这样被放养长大的,离家这么远他爸妈也会时常打电话问问他,虽然关心不过三句话就得损他一通,但好歹是表达了关心。

    可是林枫一次都没有,他们不说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但一起训练又住一个宿舍,除了睡觉和上厕所,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一起的,但他从没见林枫叫过一声“爸”或“妈”,就算林枫是本地人,家长也不会这么漠不关心吧?而林枫甚至都没有打电话跟家里人说一声他们要去正规的军事化基地了,李玉成还打电话说了一声,魏旭玫就嘱咐了他一句:“笑着活下去。”

    不和家里人打电话,初中就开始住校,没人参加家长会,把爸爸撵走……李玉成想着想着有些迷糊了,半梦半醒间突然一个激灵,他想起刚刚林枫反常的敲了自己的桌子又不说话,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那个时候,艾黎和张英牧刚好正在抱怨着父母的唠叨。

    他……是想家了吧?

    李玉成一瞬间清醒了,从床边探出头去看林枫,要是艾黎的话,早就吓得大惊小怪的哇哇乱叫了,但林枫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面上没什么情绪,没有对他大半夜不睡觉的疑惑,也没有问他干什么的**。

    李玉成看着林枫被电脑屏幕映得有些幽幽的脸,轻声问道:“老大,你拿牙膏牙刷了吗?”

    林枫点了点头。

    “那香皂和毛巾呢?”

    “嗯。”

    “袜子和内裤呢?”

    林枫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玉成嘿嘿一笑,说道:“关心关心你嘛,顺便帮自己回忆一下,看有什么东西落下没有。”

    林枫犹疑了一下道:“你……”

    李玉成知道他要问什么,也知道他其实刚刚就想问了,于是打断他的话飞快的说道:“我爸妈根本不管我的,他们都不知道我要去外面军训。”然后自嘲的说,“我一直觉得我是他们捡的。”

    林枫沉默了下来,李玉成小半个身子探出去和他对视着,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但什么都没有,他沉默了一会儿,仍旧没什么表情地说道:“快睡吧。”

    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李玉成分明看见,他的目光柔软了一瞬。他“嗯”了一声,说了句“你也早点睡”,然后翻身很快睡着了。

    李玉成睡下之后,林枫把床边的书包拿起来,按着李玉成刚刚说的话又检查了一遍,然后笑了一下。

    这是他第一次检查自己的行李,也是第一次有人关心他,以他不讨厌的方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