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禁止抽烟
    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军训基地,光是检查学生们带的违禁物品就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而艾黎也终于明白了上车时教官看见他拿着一个大箱子时为什么冷笑了。

    艾黎箱子里一半是零食,一半是电子产品,看到教官列出来的违禁物品清单时,他把箱子一扔,哀嚎道:“我这箱子都不用带进去了!”

    等检查完安排他们回宿舍的时候,艾黎还在心疼他那些被收走的东西,张英牧听不下去了,说道:“你有完没完了?早就跟你说过那些东西不能带不能带,你非要带,活该!”

    艾黎听了这话没好气道:“昨天我放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说这些放马后炮有个屁用!”

    张英牧怒道:“我没说?从我们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就说了这些都不能带,你耳朵是拿来出气用的?非得趴在你耳边吼你才能听见是吧?”

    艾黎:“我耳背不行啊!自己说话细声细气跟个姑娘似的,还能怪我了?”

    张英牧:“你说谁是姑娘?”

    艾黎:“谁跟我搭话我说谁!”

    张英牧:“你敢再说一遍?”

    艾黎:“说就说!大姑娘大姑娘大姑娘!”

    “……”

    两人从门口闹到宿舍楼,旁边李玉成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和林枫快走几步要躲开他们,谁料两人阴魂不散很快又跟了上来。这下眼看两人要打起来了,李玉成赶忙一手拉一个说道:“好了别闹了,马上到宿舍了。”

    艾黎嬉皮笑脸道:“老幺都发话了,也不能不给他面子,这样吧老幺,你叫一声三哥来听听。”

    张英牧紧随其后:“叫声二哥,什么都听你的。”

    艾黎怒:“干嘛总学我?”

    张英牧不服气:“谁学你了?”

    李玉成:“……”爱咋咋地去吧他俩!

    几人打闹着到了宿舍门口,军训基地统一安排的八人寝,两个宿舍混在一起住,此时里面已经有了四个人正在吞云吐雾,李玉成猝不及防被呛了一嗓子立刻转身剧烈咳嗽了起来,林枫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了,瞥了不为所动仍旧在抽烟的几人一眼,什么也没说。

    李玉成可能天生对烟雾过敏,在魏旭玫养生理念的熏陶下,李润雨从不抽烟,带回家的朋友也基本不会在他们家吞云吐雾。

    从小没有一个“良好”的抽烟环境,导致李玉成初高中时期身边男同学三五成群去厕所抽烟的时候,他因为一闻到烟味就呛得直咳嗽而被迫留在教室和一帮女生干瞪眼,并由此寄出了加固了“b市三杰”的友谊。

    此时李玉成被刺激得差点把肺咳出来,偏偏里面的人还没有要掐灭烟头的意思,他只好在外面等着。

    见到李玉成这样,里面为首的一人嗤笑了一声,然后掏出烟来又发了一圈,还递给李玉成一支,说道:“团支书,来一支?”

    李玉成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你们抽吧,我在外面看会儿风景。”

    那人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张英牧把他给的烟随手一放,见几人没有停下的意思,说道:“阿成他烟雾过敏,大家都少抽一点吧。”

    那几人爽快的应下了,然而一支抽完又接着一支,可怜李玉成在走廊上跟来来去去的同学打着招呼,然后看着除了水泥地就是大树的风景做出心旷神怡的表情,对他们的调侃来一句“我看风景呢”。

    林枫在李玉成脸快笑僵的时候说道:“别再抽了。”

    他近乎命令的语气让人不爽,为首那人冷笑一声道:“班长,抽烟不在你的职务管辖范围内吧?”

    说话的人就郑瑞,就是那个在竞选班长时以一票之差输给林枫的人。大概他一个毛遂自荐的没拼过林枫这个被推荐的人有些丢脸,从那之后就对林枫记恨在心,连同推荐林枫的李玉成一并记上了,总是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横眉冷眼的抬杠。

    郑瑞的室友顾宇开口了,说道:“算了老郑,人家是班长,好歹给人家和电子个面子。”

    话是这么说,手上的烟却没灭,郑瑞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道:“班长怎么了?管天管地还能管我拉屎放屁?”

    “噗嗤……哈哈哈……额。”

    有些突兀的笑声很快又戛然而止,艾黎面对着众人扫过来的目光,干笑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这个形容挺奇特的,你明明在抽烟,干嘛非说自己是在拉屎放屁呢?”

    张英牧解答了他的疑问:“人家这是特殊的比喻,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艾黎不服气:“我不懂?我好歹是写了一行李箱检讨的人,你有我懂吗?”

    两人一问一答的,郑瑞他们脸都绿了,沉声道:“你们什么意思?”

    艾黎他们还没说,林枫先开口了:“宿舍禁止吸烟,不想被教官知道的话,趁早把烟灭了。”

    “你他妈敢!”

    郑瑞嚯的站起身来,顾宇他们也站起来,一个个恶狠狠的瞪着三人,还有外面的李玉成。张英牧和艾黎也噌的站起身来,面色阴沉的回视着几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这时外面传来几个男生嬉笑打闹的声音,其中一个叫陆侯的男生,见到李玉成站在走廊上笑道:“李团,怎么站外边,视察工作呢?”

    李玉成还没回答,他又说道:“不用视察了,教官马上来了。”

    这话一出,剑拔弩张的双方都是一僵,然后开始手忙脚乱的藏烟头,开窗透气,把弄乱的被褥重新叠好,只有林枫走到门口对还在和陆侯闲聊的李玉成道:“进来吧。”

    李玉成“嗯”了一声,和陆侯点了个头进来了,说道:“对了,刚刚陆侯说教官……额,你们都知道了?”

    艾黎应了一声道:“老幺你赶紧整理吧,魔鬼训练马上就开始了。”

    话音刚落,踢踏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所有的教官一起来视察,赵云妧吸了一下鼻子,脸色沉了下来,说道:“有人抽烟?”

    没人回答,赵云妧喝道:“说!”

    郑瑞壮着胆子回了一句:“报告教官,没人抽烟!”

    “没有?”

    赵云妧冷笑一声,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蹲下身子把郑瑞藏在床底下的垃圾桶拽了出来,里面十几个烟头散着,赵云妧脸都涨红了。跟着领导来视察,结果第一个有问题的就是自己带的班级,她一向要强,此刻被扫了面子,怒不可遏的吼道:“这叫没有?去操场给我跑二十圈再回来!”

    中午大家都在休整的时候,八个人顶着炎炎烈日绕着操场一软圈圈的跑着,还没进食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抗议。

    张英牧衣服湿了一半,旁边顾宇他们明里暗里的嘲讽让他心烦气躁,没忍住骂了一句:“傻逼!”

    顾宇敏锐的捕捉到了这句话,没好气道:“骂谁呢你?”

    张英牧答得干脆:“骂你呢。”

    “你!”

    顾宇叫嚣着就要冲上来揍他,被郑瑞他们拦住了,张英牧反倒停了脚步,站定道:“怎么,想打架?”

    语气如此挑衅,郑瑞好险才把暴躁的顾宇按住了,对张英牧道:“你什么意思?”

    张英牧一扬眉道:“字面上的意思听不懂吗?”

    郑瑞对旁边的林枫道:“班长,你也不管管?”

    林枫面无表情道:“不在我的职务管辖范围内。”

    艾黎哈哈笑:“就是啊,班长管天管地也管不了也管不了有些人非要找打啊。”

    郑瑞面沉如水再也忍不了了,战争一触即发,旁边一直没吭声的李玉成总算想起出发前班主任叮嘱他要维护班级和谐的责任了,赶紧拦住了郑瑞,结果没控制住力气猛的一推,没防备的郑瑞被推了个踉跄,后面的几人也被带着退了几步,差点人踩人摔个屁股墩儿。

    李玉成讪讪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力气稍微大了点,好了大家别吵了,还有十圈呢,赶紧跑完还能去小卖店买点吃的。”

    说着一手拽一个再喊着林枫率先走了。

    好不容易跑完二十圈,离集合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李玉成拖着沉重的步子道:“我刚刚看见小卖店了,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都要什么?”

    艾黎有气无力道:“听以往的学生说,小卖店不让往出带东西,还是一起去吧。”

    几人步履蹒跚的走着,李玉成回头看了一眼没动的林枫,说道:“老大?”

    “你们去吧,我不饿。”

    说着走到旁边的石凳边,看了一眼也没坐下,而是站着闭目养起神来,只是眉头却微微皱着。

    李玉成很快回来了,艾黎和张英牧两人还在小卖店。李玉成走到林枫所在的地方,林枫还是刚刚那个姿势站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站着睡着了,要不是他那越拧越紧的眉头和有些下移的手。

    李玉成走过去叫了他一声,林枫睁开眼有片刻的茫然,但很快回神,说道:“集合了?”

    然后就准备走,李玉成一把拽住他,也不管他的洁癖,一把将他按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对上林枫凌厉的眼神,他不躲不闪,嘻嘻一笑道:“你不动我就放开你。”

    林枫想要甩掉他的手,但他从早上就没吃饭,而李玉成刚囫囵吞下了两个面包和一桶泡面,能量上稍微弱了一点,一时没挣开,只好隐忍着勉强点了点头。

    李玉成这才放开了他,说道:“别动哦,你动我就抱你。”

    林枫在坐石凳和被人抱之间权衡了一秒,选择了前者。

    李玉成也体会到了林枫对自己的嫌弃,翻了个白眼,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

    林枫没接,李玉成说道:“你是要我喂你?”

    说着就作势要剥开,林枫看他样子不像作假,立刻接了过来自己塞进了嘴里,李玉成这才满意道:“这就对了,干什么跟自己过不去?”

    林枫吞下了半颗巧克力,感觉有些痉挛的胃稍微缓和了一下,才开口道:“你怎么……”

    李玉成在他旁边坐下,接过话道:“我怎么知道你不舒服?废话!一个早餐都没吃的人,跑了二十圈还能没事那才有鬼呢!另外,”他瞥了林枫一眼,“嘴唇发白,手按腹部还冒冷汗,典型的胃痛加低血糖好不好?”

    林枫沉默着把剩下的半颗巧克力我吞入腹中,低血糖是因为长时间没进食的缘故,胃痛则是多年累积下来的。他的洁癖越长大越严重,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连食物都是脏的,一连几顿不吃饭是常有的事,长此以往,胃没有毛病才有鬼。

    见他吃完了巧克力,李玉成又拿出了两包小饼干,递给他道:“你赶紧吃,吃完了集合。”

    林枫把两包饼干吃完以后,脸色缓和了很多,得到投喂的胃也不再折磨他,去消化那点微不足道的食物去了。

    林枫这才想起来问:“不是说小卖店不让往外带东西吗?你怎么带出来的?”

    “哦,这个啊,”李玉成拍拍屁股往集合的地方走,漫不经心道,“我放胳肢窝底下夹带出来的。”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