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我知道
    平白被人污蔑,李玉成拼命念叨着“我是班干部不能跟他一般见识”这才忍住了没翻白眼,说道:“我都不知道你有手机,怎么去告发你?”

    郑瑞一指林枫:“那就是他!”

    李玉成说道:“林枫他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郑瑞冷笑一声,“你都看见了还说不知道?”

    李玉成:“???我看见什么了?”

    林枫解释:“昨天他在厕所打电话。”

    李玉成恍然,原来是在打电话啊,他还以为郑瑞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呢。昨天被他们发现了自己偷偷带了手机进来,恰好今天教官就带人来搜查,一般人都会想到是他或者林枫,要么干脆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告发的。

    无端受了怀疑,李玉成哭笑不得,早知道自己昨天就不喝那么多水了,那半夜也不会起来上厕所,又哪来这些事?

    李玉成诚恳道:“我们昨天并不知道你在打电话,也没有去跟教官说这件事,真的!”

    郑瑞紧紧的盯着林枫,说道:“你没有,那他呢?”

    “他也没有。”

    李玉成说得斩钉截铁,郑瑞道:“你怎么知道?你们又没有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你怎么知道就……”

    “我就是知道。”李玉成很平静地打断了他的话,看着郑瑞说道,“那你呢?你又凭什么说是我们告发的,有证据吗?如果没有的话,请你道歉。”

    屋子里陷入了沉寂,郑瑞黑了脸道:“你们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你们要的证据!”

    说罢直接走了,顾宇他们面面相觑片刻,也跟着出了宿舍。

    他们走后,李玉成见林枫还在愣神,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老大?林枫?”

    林枫回神看了他一眼,李玉成问道:“你没事吧?郑瑞他们……”

    “没,我没事。”林枫摇了摇头,然后也站起身走了。

    宿舍里就剩下他们三个,李玉成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艾黎问道:“老幺,你怎么知道不是老大啊?”

    张英牧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说道:“说什么呢你!老大是那种人吗!”

    艾黎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巴掌,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种人,我只是好奇嘛,老幺想都没想就否认了,这要换了我肯定得犹豫一下,毕竟昨天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看见郑瑞拿手机了。”

    说完他又对李玉成道:“你怎么这么相信他啊?我对张英牧都没那么信任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认识好多年了。”

    张英牧黑了脸:“你还好意思说?”

    李玉成笑了笑,说道:“这和时间长短没关系,我知道他不是那种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

    还有一句“因为他根本懒得管别人怎么样”他没说,而刚走到门口的林枫听到这话又愣住了。记忆在时间的长廊里穿梭,他仿佛又看见那个小男孩倔强的不肯低头认错,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他曾以为是自己年纪太小的原因,现在才知道,和时间没关系,和年龄也没关系,只是当年那个人不愿意信任他而已。

    林枫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李玉成正拿着他刚刚脱下来的衣服准备帮他放好,一转头看见林枫站在身边吓了一跳,忙把他衣服放下道:“那什么,我就是准备帮你放一下而已,你回来了就自己弄吧。”

    林枫“嗯”了一声,低头去拿那件衣服,低声道:“谢谢。”

    李玉成连忙摆手:“顺手的事,不客气。”

    说罢爬上了自己的床,林枫抿了抿嘴,想告诉他不只是这件事,但他最后还是没说。

    谢谢你,帮我收衣服。谢谢你,愿意相信我。谢谢你,对我没有万种恶意千般猜忌。

    下午的时候他们知道了教官突击检查的原因,今天早晨一个教官到小树林里晨练的时候,在那里遇见了一个女生在打电话。教官当时没说话,事后告诉了总教官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

    因为郑瑞二愣子似的直接跑去找教官问是不是林枫和李玉成告发了他,教官便在集合时当众说了这件事,同时罚连同郑瑞在内的三个瞒天过海带手机进来的同学每天跑二十圈,也算是还了李玉成和林枫的清白。

    郑瑞是个地道的北方爷们儿,虽说心胸有些狭窄,仅仅因为一个班长的职务就和李玉成他们过不去,但好歹知错就改,得知自己误会了林枫和李玉成,梗着脖子说了声“对不起”,道完歉又补充道,“但这并不代表我和你们就此化干戈为玉帛了,我还是非常看不惯你们。”

    李玉成表示很无语,他找谁惹谁了?艾黎当场就拍桌子怒了,张英牧拉住了他,然后扛起了角落里的扫帚,说不服就来单挑,别叽叽歪歪的。李玉成好不容易分开了剑拔弩张的双方,而林枫从头到尾都没瞧过郑瑞一眼。

    军训快结束的时候教官们组织了一场篝火晚会,让同学们表演节目。

    李玉成发现有一个女孩唱《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时候一直深情款款的看着他,看得他小鹿乱撞忍不住猜想这该不会是自己哪个同学,为了自己特意报考的未清大学吧?

    可是不应该啊,他同学里要有这么好看的女生他还整天和顾唯她们混在一起?胡思乱想了一阵,李玉成觉得心动不如行动,解散后就去找女生要了联系方式,女生给的十分爽快,还说回去以后两个寝室可以联谊,这样也能认识更多的朋友。

    李玉成越发觉得那女生对自己芳心暗许了,嘚嘚瑟瑟的吹着口哨回去,碰到林枫还跟人家炫耀了半天,林枫只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

    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很快结束了,分别的时候,有女孩子抱着教官红了眼眶,也有不怕死的男同学嬉笑着找赵云妧要电话号码,然后在军训的最后一天被罚了二十个俯卧撑,幽怨的看着赵云妧道:“教官,您这样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赵云妧冷笑一声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吧。”

    说着目光在明显男女比例不均的人群中转了一圈,男生立刻会意,哀嚎着说这一句实在是太扎心。

    李玉成他们站在最后一排没有上前,主要是这是最后一天了,他们不想给赵云妧添堵,也不想赵云妧给他们添堵。

    眼看着赵云妧要去集合跟他们说再见了,艾黎说道:“老二,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其他三人都是疑惑的表情,艾黎提醒道:“征服。”

    几人立刻想起来,那天张英牧大言不惭的说要赵云妧给他唱征服来着。李玉成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啊,教官马上就走了,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艾黎火上浇油:“是不是男人?男人说话算话,上啊!”

    说着把张英牧往前一推,催促道:“快啊!”

    同学们都知道张英牧和赵云妧不和,现在看张英牧出列了,本着看好戏的心态给他让了道,张英牧畅通无阻的走到了赵云妧面前,敬了个军礼道:“教官。”

    赵云妧冷着脸回了个军礼,看张英牧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皮都没抬的问道:“有事?”

    “有事,”张英牧清了清嗓子,“报告教官,你能不能给我唱首征服?”

    后面艾黎大声道:“还有个条件是不是忘说了?”

    张英牧回头瞪他一眼,然后看着赵云妧期期艾艾的说道:“可以吗?”

    同学们早就把两人围在圈中,一个外号叫猴子的男生带头起哄道:“教官,你就答应他吧,大不了回家罚他做俯卧撑好了。”

    “答应他,答应他!”

    “答应他,答应他!”

    喊得激情澎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英牧求婚了呢。

    赵云妧扫了众人一眼,挥挥手示意大家靠后,大家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的退后了几步。赵云妧冲张英牧勾了勾手指,张英牧刚一低头就被赵云妧抓着肩膀来了个过肩摔,赵云妧拧着他胳膊踩着他的背,冷声道:“你刚刚说什么?”

    张英牧本着好男不跟女斗,主要是斗不过专业人士的心态,十分能屈能伸的认了怂,“我说我要给您唱首征服,又怕污了您的耳朵。”

    “唱吧,我听着。”

    “这……”

    赵云妧加大了力气,“嗯?”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李玉成他们配合的打起了拍子,生生把这变成了演唱会现场,如果张英牧不是以这样一种不堪的姿势的话。

    等张英牧吊着嗓子唱完了,赵云妧才放过了他,一把将他拉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意盎然道:“唱得不错。”

    张英牧定定的看着她,忽而一笑道:“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总算在你离开的时候让你开心一下了。”

    说完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去了,留给众人一个遐想无限的背影。

    大家不免唏嘘感叹,这,画风怎么有些不对?

    李玉成他们对教官说了再见,几步追上了张英牧,李玉成讶然道:“老二你怎么回事,说的话怎么让人有种名为感动的情绪?”

    艾黎重重点头表示同意,张英牧没有说话,一副深沉不能解读的模样,只有林枫看着他握紧的拳头抿了抿嘴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