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我爱死你了
    小眼镜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这时唐婉总算听到了他的声音,抬起头见到果然是他,笑了笑道:“阿成,你要坐这儿吗?”

    小眼镜这才恍然,原来对方是认识的,于是说了句“对不起”转身去寻觅别的幽静的地方了,而李玉成则在一片男同胞的心碎声中飘然落座。

    唐婉把自己有些散乱的资料收了收,有些不好意思道:“有点乱。”

    李玉成看着她脸颊上飞起的两片红晕愣了愣神,忙道:“没关系,你随便放,随便放。”

    心里有一个小人在重复着:“她怎么这么可爱,脸红的样子好可爱,收书的样子好可爱,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好可爱,浑身上下都好可爱怎么办!”

    “阿成?”

    唐婉的声音让李玉成从自己的世界中抽离出来,“啊?”了一声,唐婉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他:“你一个人来的吗?”

    说完还四处打量了一下,李玉成摇头道:“不是,我和老大,就是林枫一起来的。”说完朝门口一指道,“他在门口那儿。”

    唐婉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林枫坐在靠门的位置,他本人自带屏障,前后左右有一道别人看不见的结界,他不过来,别人也不过去。

    唐婉勾着脖子看了半晌,脸上不知道是遗憾还是落寞的神色,最后幽幽的叹一口气,低头看资料了。

    李玉成从林枫那儿拿了一本微积分的书,他们暂时还没有接触到,李玉成和它互相打量了对方一会儿,最后都放弃了。

    李玉成转着脑袋看过来看过去,连唐婉都注意到他坐立难安了,关心道:“你不舒服吗?”

    李玉成有些尴尬的摆了摆手,低头做出认真看书的样子,最后看着看着睡着了,是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摇醒的。

    李玉成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面前一张放大的脸吓了他一跳,跟受惊吓炸毛的猫似的往后一仰,椅子被他带得都往后挪了几寸,发出“吱”的一声响。

    李玉成这才看清面前是图书馆值班室的大叔,他之前因为没带一卡通还和对方死皮赖脸缠了许久,算是有些交情。

    李玉成向来自来熟,和林枫那种油盐不进任你吹得天花乱坠我自岿然不动的人都能聊得火热,更何况这种撒泼耍赖无所不用建立起来的关系。立刻拍着胸脯嚷嚷道:“干什么干什么,吓死我了!我可是祖国的花朵,吓出个好歹来你负责?”

    大叔一点没有呵护祖国花朵的意思,嗓门比他还大:“你才吓死我了,人事不省的趴在桌子上,我还以为你心脏病犯了呢!”

    李玉成“嘁”了一声,大叔撵他:“走走走,图书馆都锁门了还赖着不走!”

    李玉成惊讶:“锁门了?现在几点了?”

    “十点,”见到李玉成目瞪口呆的样子,大叔一乐道,“你不会被人扔在这儿了吧?”

    不说还好,他一说李玉成就想起唐婉来,紧接着就看到了被他左手压住,刚刚被他没注意扫到地上的一张纸条,捡起来一看,上面是唐婉娟秀的字迹:“阿成,我先回宿舍了,我看你睡得挺香就没叫你,待会儿应该会有值班人员叫你的。”可能是觉得自己就这样把人丢下不太礼貌,她又补充了一句,“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李玉成脸都绿了,什么叫应该有人叫他?万一没人呢,万一工作人员不负责任,也不检查一下,大门一锁就走了,那他岂不是要在这儿睡上一宿?还有,让别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好歹得留个电话吧?

    大叔见到李玉成的脸色,立刻明白自己猜对了,兴奋得嘎嘎乐:“还真被人扔下了?女朋友啊?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惹人小姑娘生气了?”

    李玉成懒得搭理他,愁眉苦脸的站起来往外走,要真干什么坏事倒还好呢,关键是他什么也没做啊!

    想起来就觉得心有戚戚然,本着陪对方上自习再送她回去,路上谈个人生谈个理想最后谈个恋爱的,结果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人扔在了图书馆不管不顾,要不是这老头子稍微有那么一点责任心,自己就得在这秋寒露重的天气里夜不归宿了。

    想到这儿,李玉成又觉得自己对他太冷漠了,于是转身朝他挥了挥手说再见:“叔,你也早点回去。”

    大叔指着他道:“那位同学,图书馆已经关门了,赶紧回去,要学习明天再来。”

    李玉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片刻后发现说的不是他,一转头看到林枫站在门口那儿,看到李玉成转身,朝他点了点头就往外走。

    李玉成赶紧跟上去,问道:“你也这会儿才回去?学习也太认真了吧?”说着又觉得不对,看了他一圈道,“你书包呢?”

    “宿舍。”

    李玉成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做到的?这就是传说中的隔空传物?什么时候教教我?”

    林枫看他那吃惊的样子,觉得自己怕他睡死在图书馆跑来接他的决定简直就是多余,就这智障,在哪儿睡都一样。

    快九点的时候,林枫想起要发一封邮件,便收拾东西准备走,想起自己还有本书在李玉成那儿,觉得以李玉成“色字头上一把刀”的性格,把他的书完好无损带回去的可能性很小,于是自己过来拿了书,却不想唐婉一见到他,立刻收拾了东西跟在他身后走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林枫总算是停下了脚步,蹙眉看向身后的唐婉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唐婉微微一笑道:“我想走走你走过的路。”

    林枫觉得此人大概是有病,不再理她自己走自己的,唐婉却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快走几步跟了上来,和林枫保持了一个在外人看来并肩同行的距离。

    一路上,唐婉试图找话题和林枫聊下去,但林枫根本不接招,要么装听不见,要么直接让她闭嘴。最后唐婉也放弃了,不再开口,两人一路无言。

    这是很正常的事,林枫现在能做到心平气和的和她走一段路,没有像以前一样一见到她就仿佛看见了什么污泞不堪的秽物一样满脸厌恶的走开,对唐婉来说,已经是可以和过年放烟火一样令人心花怒放的事情了。

    至于说话,凡事都得慢慢来,总有一天林枫会主动开口和她说话的。

    这一天,来得有些早。

    也许是唐婉自作多情了,林枫没有走另一条回男生宿舍更近的路,而是稍微绕了一下走了另一条路,这条路刚好要经过唐婉所住的女生公寓。

    唐婉怀揣着一点自作多情的喜悦开口和林枫说再见,林枫“嗯”了一声,主动开口道:“李玉成呢?”

    “在图书馆睡着了,”唐婉想起李玉成坚持没几分钟就趴下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这段时间忙上忙下挺累的,我看他睡得很香就没叫他,不过我给他留纸条了,嗯,待会儿图书馆的值班人员应该会叫的。”

    林枫微微蹙了蹙眉,但还是“嗯”了一声转身走了,唐婉在后面叫住了他,林枫没有回头,但好歹停下了脚步。

    唐婉带着忐忑问道:“你这周末回家吗?”

    问完不等林枫回答,又飞快的说:“是君君让我问的,他们学校前段时间组织了秋游,她捡回来好多枫叶,说要送给你做书签,已经跟我说过很多次了,让我问问你回不回去?”

    飞快的说完这些话,她才充满期待又小心翼翼的确认道:“你,回去吗?”

    林枫没说话,就好像压根没听到她的话似的,唐婉等了一会儿,见林枫还是没有答复,有些失望的说:“那我这周回家给你……”

    “我回去。”

    唐婉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你要回去吗?太好了,君君她一定很高兴,那我周五下课等你,我们……”

    “不用了,”不等她说完林枫就打断了她的话,边走边说,“我自己回去。”

    唐婉看着他的背影良久,直到再也看不见,她才仰起头看了看满天星宿的天空,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毕竟,他答应回去了啊,这已经是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了,不是吗?

    快到十点的时候,林枫给李玉成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李玉成进图书馆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

    电话没人接,又没有回来的迹象,林枫想起唐婉说的“应该会有人叫他”,觉得脑袋有些疼,万一没人叫他呢?

    这么想着,林枫颇为烦躁的看了一会儿书,快到十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起身出了门。

    张英牧和艾黎正在忙着补思修课的笔记,老师第二天随机抽查,没写的直接扣十分,两人都没发现李玉成没回来这一事情,更没有时间关心林枫干嘛要大半夜出去接李玉成了。

    林枫自己也没弄明白,纠结了一路,最后归结为李玉成不回来,谁弄入党积极分子的名单?这才说服了自己,哪知道李玉成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居然以为他是根本就没走。

    李玉成也不是傻子,很快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看着林枫宽肩窄腰略显瘦削的背影心思复杂,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老大,我爱死你了!”

    林枫脸色难看得仿佛吃了千百只苍蝇,指甲抠进肉里才把“打死他”这个冲动的想法克制住了,心底发誓再也不要与此人往来。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