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gay里gay气的直男
    林枫把车开到了一个小区门口就停下了,接着和李玉成互相看了半晌,同时开口道:“你干嘛?”

    林枫答得莫名其妙:“等她们啊,你刚刚不是打电话让她们下楼了吗?”

    李玉成诧异道:“你把车停这儿,然后让她们走出来?”

    林枫把头一点,理直气壮道:“嗯,进去要登记。”

    “……”李玉成无奈道,“登个记会少一块肉是不是?”

    刚说完电话就响了,李玉成接起来,那头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兴奋道:“阿成哥哥你们到哪儿了?我和姐姐已经到楼下了,我怎么没看见你们的车啊,是堵在路上了吗?”

    李玉成打断她喋喋不休的问话,说道:“我们到小区门口了,在登记呢马上就进去了。”

    “不用登记了,姐姐说她已经把你们的车牌号记在自己名下了,你们直接进来就好了。”

    “嗯那行,你们先进几秒等着,我们马上就进来。”

    挂了电话之后,车厢里一阵诡异的沉默,片刻后李玉成面无表情道:“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说完把车窗摇下一半,寒风立刻呼啸着席卷进来,刚刚还是暖意融融的车内立刻寒意肆虐,李玉成内心做好了迎接寒风的准备,然而身体却十分诚实的打了个哆嗦。

    林枫对温度没他那么敏感,但李玉成嫌热一上车就脱了羽绒服,这会儿只穿了一件套头毛衣,林枫怕他冻着,一伸手把车窗关上了。

    李玉成面无表情的又摇了下来,这次林枫直接给锁上了,李玉成瞬间跟炸了毛似的,要不是有安全带束缚着他,他估计能当场跳起来。

    “林枫你干什么!我开个窗碍着你什么事了,你至于这么跟我过不去吗?你要嫌冷我把衣服都给你行了吧!”李玉成一把将自己的羽绒服扔给林枫,“还有你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就下去让我来,都说了让你开进去开进去你是耳朵有问题吗?君君她们在里面等多久了,外面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她们是不是?别跟我说什么登记不登记的问题,人家都把你车牌号挂自己名下了你还要怎么样?给我把窗户打开!”

    李玉成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大通,愣是表达出了三个主题,而林枫四两拨千斤的拒绝了他的要求:“风大,小心感冒。”

    李玉成恼怒地看了他一眼,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脸色颇为难看的说:“你开条缝,我闷。”

    林枫看他脸色确实很难看,捂着胃一副难受的样子,想起他以往的晕车经历,立刻开了一小半的车窗透气,然后把羽绒服朝他身上一扔道:“把衣服穿上。”

    李玉成趴在窗口大口喘息了几下,胃里传来的不适才消退了一些,他晃了晃有些沉闷的大脑,在林枫的瞪视中不情不愿的穿上了衣服。

    车刚到楼下,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戴白帽子的女生就蹦蹦跳跳的过来了,一伸手就要拉车门,林枫摇下车窗面无表情道:“等等。”

    女孩子立刻停步,伸出的手僵在半空,怯怯的叫了一声:“哥哥。”

    林枫“嗯”了一声算是应了,这时候唐婉走了上来,一把抓住女孩子的手放回了兜里,责备道:“不是跟你说了吗,雪天路滑不要一蹦一跳的,还有,车子没停稳之前不要去开车门,万一轮胎打滑怎么办?说了多少次了,怎么总是记不住?”

    女孩子被责备也不恼,笑嘻嘻的挽住唐婉的胳膊,撒娇道:“不会啦,我这双鞋是防滑的,走冰上都没事儿呢,再说了,哥哥技术好得很,不会有事的。”

    唐婉瞪她一眼还要说话,女孩子立刻把脸在她肩膀上蹭了两下,唐婉立刻没脾气了,这时林枫说道:“那也要小心,摔疼了可没人听你哭鼻子,上车吧。”

    女孩子对林枫还是比较畏惧的,也不敢向对唐婉那样撒娇,只能乖乖应了声是然后去开车门。

    车门一打开,两人唐婉的眉头立刻跳了跳,指着横躺在后座上的那个大熊道:“这是什么?熊成精了吗?”

    林枫瞥了她一眼,冷冷道:“礼物。”

    唐婉身边的女孩子立刻爬进了车,抱着那个大熊蹭了蹭脸,眉飞色舞道:“哥哥,这是送我的生日礼物吗?太好了!我室友男朋友前两天送了她一个超大的熊,我说借来抱一下都不肯,”说到这儿她有些不高兴的撅起了嘴,但很快又笑道,“现在我这个比她的大诶,回去一定要好好跟她显摆显摆,谢谢哥哥!”

    林枫言简意赅的回复了她的谢意:“习惯就好。”

    说罢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嘴边露出一个弧度浅浅的笑容,李玉成偏头看了他一眼,对他这种明明高兴还不表现出来的行为表示不屑,对外面站着的唐婉说道:“怎么不上车?”

    唐婉朝车里努了努嘴道:“我怎么坐?”

    李玉成看着占了一整排后座的大熊犯了难,对女孩子说道:“君君,要不把熊放后备箱里吧?不然你姐姐没地方坐。”

    君君的脸立刻垮了下来,抱着熊不肯撒手,但看看又确实没有唐婉坐的地方了,最后犹犹豫豫道:“要不……我坐后备箱好不好?”

    “……”

    李玉成失笑道:“说什么呢你,就这么宝贝它啊?”

    君君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小声道:“是哥哥送我的礼物啊。”

    这话一出,李玉成顿时不说话了,不知道怎么往下接,唐婉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心里也觉得酸酸的。这时林枫总算开口了:“放后备箱里,那儿有个箱子。”

    “哦。”

    君君虽然还是不太乐意,但不敢不听林枫的话,把熊递给了唐婉让她去放,还不忘嘱咐道:“姐姐,放好一点哦。”

    等唐婉上了车,君君又回头看了几下,最后被唐婉一扒拉脑袋道:“行了别看了。”

    君君这才转回目光,然后冲李玉成伸出手道:“阿成哥哥,我的礼物呢?”

    李玉成笑道:“刚刚不给你了吗?”

    “啊?”

    “那个大熊啊,我和你哥送你的。”

    “……好吧,谢谢哥哥,谢谢阿成哥哥。”

    看她不高兴的样子,李玉成忍不住笑了,把自己前面放的那个盒子递给她,说道:“逗你呢,我哪能像你哥似的,年年都送一样的,一点都没新意。”

    他说的是没有创新精神,君君却误会成了没有用心,一边接过盒子一边解释道:“不是的,这个熊是哥哥上次回家的时候我给他看照片说的那个熊,一模一样的。”

    李玉成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枫道:“哦,看来林哥哥有心了?”

    林枫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说道:“坐好了,别动来动去的。”

    李玉成“嘁”了一声,却还是忍不住笑了。

    君君大名林落君,是唐婉同母异父和林枫同父异母的妹妹,而林枫和唐婉,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兄妹,林枫母亲分娩以后就得了产后抑郁症,之后越来越严重,最后终于在他四岁那年撒手人寰,再之后,林枫的爸爸就和唐婉的妈妈重组了家庭,然后生育了林落君。

    这是李玉成七年间死皮赖脸跟着林枫回家蹭饭得出来的情报,这些也不是林枫自己告诉他的,而是李玉成从唐婉那里打听来的。林枫对他家里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排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回家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从初中开始就住校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李玉成他们在快要大二的时候才知道林枫和唐婉是兄妹的原因,可这些是为什么产生的,李玉成就不知道了,林枫不会说,唐婉不愿说。

    尽管对那个家庭排斥,但林枫对林落君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还是比较宠溺的,虽然这份宠溺只有李玉成看出来了。

    林枫上大学之后就不肯回家了,除了中秋节春节这种需要字面意义上的团圆的节日,他通常是不肯回去的,而如果非节假日回家了,那肯定是林落君念叨了好久说想他了。

    他虽然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林落君也从小就有些怕他,但他会翘课去堵那几个纠缠林落君的问题学生,警告他们离林落君远点;会在回家的时候给林落君带一些小东西,要么是发卡要么是零食,都是林落君说过喜欢的;还会在别人夸耀妹妹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嘟囔一句”没我妹好看”。

    还有很多,别人没有注意到,林落君也没有注意到,估计林枫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但是李玉成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他知道,对于林枫来说,在那个被外人称之为“家”的地方,林落君是他感受到的唯一的温暖,也是他愿意驻足的唯一原因。

    所以,讨好林落君这个未来小姨子肯定没错!

    但是,林落君这个未来小姨子似乎不怎么满意。

    “阿成哥哥这是什么呀?”

    “化妆品啊。”

    林落君看着手上那一朵大花哭笑不得,那是一个层层叠叠的化妆盒,里面粉底眼影眉粉都有,可谓要什么有什么,但这个……平均分摊下来一样五六十的玩意儿,她是真不敢往脸上拍啊!

    唐婉也在旁边看得无语,突然觉得林枫刚刚送的大熊也挺可爱的。

    李玉成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表情,还兴致勃勃的求表扬:“你们小姑娘不都随身带一个小镜子拍拍拍嘛,现在好了,这里面什么都有,想拍脸拍脸,想拍眼睛拍眼睛,怎么样,不错吧?”

    唐婉冲他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不懂女生的心思就不要乱猜好不好!”

    李玉成立刻驳回:“我怎么不懂了?我都问人家售货小姐了,这是卖的最火爆的一款,大家都喜欢,怎么就你不喜欢?还有,把你那白眼翻回去,没礼貌!”

    唐婉还要发表意见,林枫就说道:“嗯,我觉得挺好的。”

    李玉成一挑眉道:“听到了吗?”

    唐婉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脸,不想和这两个gay里gay气的直男说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