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出差
    李玉成心里大叫一声“想得美!”一顶胯就想把身上的人给掀下去,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也低估了林枫的重量,因为被压着不好发力,所以他这一反抗不仅没让自己翻身,反而让林枫有了警惕。

    林枫原本只是半趴在他身上,这会儿彻底压在了他身上,双腿缠住李玉成的腿不让他有偷袭的可能,然后抬手将李玉成的两只手放到头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笑道:“还要来?”

    两人此刻是真真正正的亲密接触,脖子以下全都紧贴着,家居服被撩了起来,两人的腰腹“坦诚相见”。林枫的脸和李玉成的脸只隔了五公分的距离,呼吸时的温热气息喷洒在李玉成的脸上,有几缕发丝落到眼角,林枫有些不舒服地眨了眨眼,李玉成却觉得那是在他心上眨了眨眼,睫毛扫过他的心尖,让他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林枫感觉到他的动作,疑惑道:“怎么了?”

    李玉成赶紧摇了摇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下巴扬起仿佛是在忍受着什么。林枫前一秒还在疑惑他怎么了,是不是自己把他弄疼了,但下一秒就反应过来他是怎么回事了。

    林枫感觉到底下人的异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无措起来,不知道是该放开他还是继续压着他。刚刚摸他的脸的那只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只好继续放在他脸上,然后不安的看着李玉成。

    看到林枫这样子,李玉成真想不管不顾的把他拉下来就亲,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受制于人行动不便,而且耍了流氓后不一定能打得过林枫,说不定刚一动作就又被林枫给制得服服帖帖了。

    所以他只好难耐的扭了扭身子,林枫下意识的加大了力气把他压得更死,李玉成无奈的闭了闭眼睛,在感觉到身上之人越发僵硬的身体和更加忙乱的气息后,终于睁开眼低声道:“还不放开我?”

    “啊?哦。”

    林枫呆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的从李玉成身上爬了起来,手指不经意的抚过了李玉成暴露在外的锁骨,李玉成忍不住哼了一声,刚出口就意识到这声哼在这个情景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所以到一半硬生生给忍住了。

    林枫站在床边看着李玉成,踌躇道:“你,我,那……”

    李玉成此时听不得他的声音看不得他的人,所以立刻翻身跃起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夺门而出,逃难似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李玉成进浴室三两下打发了自己,出来时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去找林枫,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只好骂了句“卧槽”把自己砸在床上。

    躺在床上他却忍不住去回想刚刚的每一幕,每一个细节,林枫的每一个细小的反应都在他脑海中无限放大,他觉得自己甚至能数清林枫有多少根眼睫毛。

    但是越细想李玉成就越觉得沮丧,肖想了好几年的亲密接触此时完全安慰不了李玉成他把脸埋在枕头里哀叹一声,林枫怎么就……没反应呢!

    李玉成在床上翻来覆去就这个问题寤寐思服了半天,所有的理由都找了个遍,什么有反应只是不那么明显所以自己没发现而已,又或是什么林枫反射弧太长,等自己走了以后才有了反应等等。但最后却敌不过现实的原因,那就是,林枫不喜欢他啊,对不喜欢的人能有什么反应?

    李玉成忧伤的蜷成一团,嗟叹着自己命途多舛时运不济一片真心所付非人,你把他当心肝宝贝想着念着一分钟要想他六十一秒。他却把你当可有可无的打工仔,当着你的面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勾搭搭牵扯良多,甚至撩拨得你春心荡漾时他却拍拍屁股走了,连让他稍微捡回点尊严的反应都没有。

    李玉成不胜唏嘘地自我可怜了一把,然后拿手机给林枫发消息,斟酌了一下字句发了句:“睡了吗?”

    发完又觉得不妥,这话问得总感觉有些怪怪的,然而来不及撤回了,林枫已经打了视频电话过来。

    接通了视频,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林枫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手机放在旁边刚好能看到他抬手时衣袖花落而露出的小臂,刚洗澡再加上李玉成心思龌龊的原因,他觉得林枫的小臂是粉色的,那种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的粉色。

    若隐若现的锁骨上还有几滴发丝上低落的水珠,李玉成深吸口气稳住自己的气息,开口问道:“你在干嘛?”

    林枫居高临下的瞥了他一眼,惜字如金道:“擦头发。”

    李玉成:“……”

    林枫胡乱擦了一通,把毛巾挂了起来,然后往床上一躺,问道:“怎么了?”

    “诶,”李玉成赶紧叫住他,“你头发还是湿的,别躺床上,拿吹风机吹干。”

    林枫不情不愿的坐起身来,把湿发往后一扒拉,说道:“可以了吧。”

    李玉成对着镜头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不是让你吹头发嘛。”

    林枫撇了撇嘴道:“找不到吹风机,你有事没事?”

    “没事,挂了。”

    说完真的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林枫看着电话瞪眼,觉得李玉成真是有些混蛋,明明是他大半夜不睡觉找自己的,最后倒变成自己没事干打扰他睡觉了。

    林枫还没吐槽完,李玉成就推门走了进来,他愣道:“你怎么来了?”

    “不然呢?”李玉成撇嘴道,“隔着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跟你打电话?”

    林枫:“……”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他必须得再重申一次,是李玉成先隔着五十米不到的距离跟他用手机交流的,他好歹还发了个视频的!

    李玉成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最后视线定在林枫床上,指着林枫旁边道:“吹风机不就在那儿吗?找不到?”

    林枫看了一眼,好吧,那确实是他刚刚找出来准备随便拿毛巾擦一下就吹的,但谁让他出来就看到了李玉成发过来的微信,他总不能说因为吹风机的声音太大他会听不到李玉成的声音吧?

    林枫“唔”了一声道:“刚刚找到。”

    “哦,那你吹吧,我看着你吹。”

    李玉成说完就把电脑桌前的椅子搬到床边坐下了,一双眼睛紧盯着林枫,大有你不吹头发我就不走了的意思。

    林枫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拿过吹风机吹了起来,借着吹风机的噪音说道:“碎嘴。”

    “你说什么?”噪音太大李玉成没听清楚。

    “没。”

    林枫胡乱吹了几下,头发半干的时候他就放下了吹风机,问道:“这么晚还不睡?”

    “诶你这还没吹干呢。”

    “没事,我待会儿看会儿电脑差不多就干了。”林枫把吹风机收好,又问了一遍,“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马上就睡了,要不是你那个电话,我早都见周公去了。”

    李玉成成功把锅甩给了林枫就准备走,走到一半又突然回头,问道:“那什么,你,冬至不回来了?”

    林枫“嗯”了一声道:“可能赶不回来。”

    “哦,”李玉成笑了一下道,“那提前祝你冬至快乐。”

    “嗯。”

    第二天李玉成起来的时候林枫已经走了,李玉成拿了个苹果就出门了,路上给唐婉打了个电话,唐婉一接电话就“哟”了一声道:“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

    “关心关心我未来的大姨子啊,怎么样,最近忙不忙?”

    唐婉一大清早就被挑衅,觉得昨天刚做的美甲都不能缓解她的心情,于是用了摁了一下喇叭,李玉成被尖锐的喇叭声刺激得耳膜一痛,唐婉才舒了半口气道:“有事说事,别磨磨唧唧的。”

    李玉成“啧”了一声道:“难怪你还没嫁出去,我跟你说在市区按喇叭是一种非常不文明的行为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喇叭下去会打扰到多少人?女孩子一定要温柔要懂得为别人着想,这样才会讨人喜欢懂不懂?”

    唐婉冷笑一声:“我是没嫁出去,你不也还没扶正么?”

    李玉成严肃道:“你看看你,作为你哥哥,我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为你考虑,你再看看你说的是什么话?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唐婉“嘁”了一声道:“别,你可先别忙着往自己脸上贴金,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哼,这一撇是迟早的事!”

    唐婉嗤笑道:“就怕这‘迟早是个偏义复词,只有前者没有后者。”

    “你!”李玉成气急,脱口道,“活该你嫁不出去!”

    唐婉毫不示弱:“活该你扶不了正!”

    “你嫁不出去!”

    “你扶不了正!”

    “你嫁不出去!”

    “你扶不了正!”

    于是,两个大龄剩男剩女在拥挤的早高峰里互相揭了一路的伤疤,导致李玉成忘了自己给唐婉打电话的主要目的。

    等林枫到了目的地,见到了那边的负责人,他才想起来,又给唐婉打了电话,在对方开口呛声前问道:“你认不认识康乃馨?”

    唐婉闻言眼睛一转,说道:“认识啊。”

    李玉成说道:“那她和你哥……”

    “我哥?”

    “就是林枫,她和林枫怎么回事?”

    唐婉就知道他三句话离不了林枫,没好气道:“那你去问他啊,问我干什么!”

    李玉成哼一声道:“你以为我想问你?要不是没有立场去问他,我还用得着你吗?”

    “哦,也对,忘了你还没扶正了。”

    李玉成气结:“唐婉你有完没完了?”

    唐婉答得简洁明了:“没完。”

    “臭丫头,你信不信我……”

    “你信不信我去找康乃馨跟她聊聊我哥?”

    “……”

    感觉到李玉成的敢怒不敢言,唐婉笑道:“当然了,认识这么多年,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不过我这会儿有点忙,这样吧,晚上你请我吃饭,咱们好好讨论一下?就去新开的那家旋转餐厅怎么样?六点不见不散。”

    说完就挂了电话,李玉成磨牙,旋转餐厅就旋转餐厅,为了林枫,他忍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