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开玩笑而已
    不只是抱住了李玉成,他甚至手脚并用的缠住了李玉成,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喘气声。

    林枫一手搂着李玉成的腰,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勺把人紧紧的按在自己怀里,双腿分开把李玉成的腿夹在中间,让李玉成动弹不得,一动就会失去平衡往后摔倒。

    当然,李玉成也没想要动弹。

    李玉成的第一反应确实是推开林枫,但一是林枫用的力气太大他不一定能推开;二是林枫现在有些反常,他怕自己推开他够他又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行为来;第三,李玉成有些悲哀的想,现在是林枫主动抱他的,那他可不可以趁着现在,给自己苦咖啡一般的暗恋,添加一点糖分?

    李玉成没挣扎也没推开林枫,这让林枫的心里好受了不少,气息也逐渐平稳下来,只是手上的力道仍是大得出奇,箍着李玉成不让他动弹。

    李玉成费了好大的劲才抬起了一只胳膊,林枫以为他要伸手推开自己,怒意一下子又翻涌上来。但李玉成却把那只手放在了他后背上,一下下顺着他的背轻声道:“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林枫心里翻腾起的怒火就那么消了下去,在李玉成的轻声安慰下,他刚刚那股难受劲也一点一点的消了,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一下,让李玉成可以抬起另一只胳膊。

    李玉成另一只手也搭在他的背上抱住了他,感觉林枫没那么躁动了,他才轻声道:“怎么了?”

    林枫把脸埋在李玉成肩上蹭了蹭,鼻间闻到的是他熟悉的柠檬香。他深吸了几口气,闻够了,这才闷声闷气道:“难受。”

    李玉成抱着他的手紧了紧,拍着他的背又柔声安慰了几句,这才在他耳边低声道:“那现在还难受吗?”

    林枫没说话,李玉成说话时洒出的气息红了他的耳朵,李玉成叫他不说话,说道:“嗯,林枫?嘶!”

    林枫居然一偏头在他白皙的颈边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光咬不算,他居然,居然还吸了一口!就像男朋友给女朋友种草莓那样吸了一口!

    李玉成一瞬间傻在那儿了,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或者干脆就是高兴的。

    林枫嘬嘴吸了一口,看着李玉成白皙的脖颈上那突兀的红印,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又埋头在他颈窝处蹭了蹭,然后说道:“现在不难受了。”

    然而李玉成没有说话,原本抱着他的手也垂了下去,感觉到怀里的人变得有些僵硬,林枫怕自己吓到他,或者让他发觉什么逃开,他赶忙松开了李玉成,见李玉成一副呆愣的表情,他摸了摸他的脸道:“阿成?”

    李玉成机械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在干什么?”

    还是很排斥啊。

    林枫强压下内心的酸涩,伸手在他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一脸无所谓道:“有点难受,所以咬了你一口而已,顺便想看看在男人身上能不能种草莓。开个玩笑,你不会介意吧?”然后又笑道,“介意?那你咬回来好了。”

    李玉成没说话,林枫耸了耸肩道:“不咬?那我可就出去了,嘶,疼死我了。”

    林枫嘟囔着走了出去,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让他们送消毒水和创可贴来。听着林枫打电话的声音,李玉成一把关上了门,然后脸色立刻灰败下来。

    “原来是开玩笑啊。”李玉成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红印,自言自语道。也是,两个“直男”之间的“草莓”,除了开玩笑,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李玉成在卫生间呆了好一会儿,出去的时候林枫已经给手上的伤口消了毒贴好了创可贴。

    林枫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见他出来,起身道:“走吧。”

    李玉成愣了一下道:“去哪儿?”

    “吃饭啊。”

    林枫说着就要走,李玉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然后往床上一躺道,“我有点累,想睡一下。”

    说着就蒙上被子一副粘床即睡的样子,耳朵却竖起来听着房里的动静。

    脚步声响起,却没有开门的声音,而且这脚步声仿佛越来越近,就在他准备掀起一个被角偷看的时候,整个被子都被人掀开了,他睁着一双眼和面前的人看了个对眼。

    林枫轻笑一声道:“就知道。”

    说完拍了拍他的胳膊道:“起来,吃了饭再睡。”

    李玉成不动,说道:“我不想去。”

    “知道你懒,”林枫斜了他一眼,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边打电话边说,“我让他们送来。”

    “哦。”

    李玉成听着林枫的点菜声闭上了眼睛,听着听着却有些迷糊起来,快要睡着的时候被人轻轻拍了拍脸,喊他:“阿成,别睡了,起来吃饭,阿成?”

    李玉成迷迷糊糊地把那只手抓在手里,放到自己脸边蹭了蹭,浓浓的睡意听起来像是撒娇:“嗯…再睡一会儿,”然后又挪了挪身子道,“一起睡。”

    但并没有人跟他一起睡,他无意识的撒完娇,林枫看着他的睡颜满脸温柔,然后一股大力把他拉了起来,又拍了拍他的脸让他醒觉,说道:“吃完饭再睡,听话啊。”

    被这么一拽再一拍,李玉成的瞌睡走了个七七八八,不甘不愿的“唔”了一声,揉着眼睛跟着林枫往桌边走。

    走到桌边还在揉眼睛,林枫斜眼看他:“等个饭的功夫你也能睡着,昨晚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

    李玉成难得地没有回应他的调侃,主要是他昨天确实是干了点“不好的事”。

    见他不说话,林枫也没再说这个,给他盛了碗饭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李玉成接过饭猛扒了一口,饿极了似的含混不清道:“小蓁,她说这边好像,好像有点棘手,我怕你应付不过来,所以过来看一下。诶,这个虾不错啊?”

    林枫没什么兴趣的夹了一筷子青菜道:“还行。”不如你做的好吃。

    李玉成不遗余力地夸奖着酒店厨师的厨艺,甚至提出待会儿要去拜他为师学艺的想法,林枫好不容易打消了他这个念头,自然忘了追问李玉成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了,而李玉成也长出了一口气。

    他过来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怕林枫应付不过来,他可是林枫的忠实粉丝,并没有信心能完成林枫完不成的任务,他过来不过是因为和唐婉前一晚的谈话而已。

    昨晚他问唐婉康乃馨和林枫跟自己有关系是什么意思时,唐婉才慢悠悠的说道:“听说林枫不想去h省出差,是你非要让他去的?”

    李玉成不解道:“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唐婉看着他含笑不语,李玉成仿佛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看着唐婉,唐婉微笑道:“忘了说,康乃馨是h省人。”

    原来,他们之前和h省的康佳企业一直谈不拢的原因,一个是因为两地距离有些远对方要仔细考虑一下,另一个确实康佳老总听说他们总经理是个青年才俊,又是自己朋友的儿子,便存了个心思,想借着谈合作观察观察林枫。

    后来大概是老的观察得差不多了,觉得林枫通过审核了,便让小的作为公司代表来这边洽谈,顺便让她本人过过目。

    康乃馨本意是非常反对这种封建家长式的相亲,她内心渴望着自由平等的爱情,所以打算走个过场回家交差,但岂料林枫魅力太大,又或者刚好是康乃馨喜欢的类型,所以康乃馨在林家看到林枫的第一眼便动了心。

    第一眼十分关键,第一眼喜欢的人往往很难翻脸,第一眼不喜欢的人也注定会纠缠不清。所以康乃馨在后来经过唐婉多方面的“恐吓”后,居然能因着这第一眼就的好感硬是忍了下来,并且越发觉得有些缺点的林枫更加可人爱,毕竟人无完人,圣人是完美的,可有多少人是爱圣人而不是敬圣人呢?

    h省民风彪悍,康乃馨更是个中翘楚,喜欢了就去追,追不上就继续努力,再追不上就变着法儿的努力,直到拿下他,或者别人拿下他为止。

    预测到这段路不会那么好走,本来想快点洽谈完早点回去交差的康乃馨,将这个洽谈过程无限期拉长了,以客户的身份隔三差五的来林枫这儿报个道,本来她是信心满满,结果却刚好碰到了李玉成回来。

    康乃馨早把林枫的生辰八字成长过程扒了个遍,自然知道李玉成的存在,又在某一次无意中听到林枫和别人的对话,得知了李玉成居然是个叛徒!

    于是,她出离愤怒了,本来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知道李玉成居然敢有脸回来?难道还准备再背叛林枫一次?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康乃馨决定把李玉成从林枫身边赶走,哪知道李玉成不是个好对付,两人几个回合中她没能占到上风,便决定先把林枫拿下,只要他俩在一起了,为了夫妻和谐,林枫还能不顾她的劝阻留下李玉成这么个外人不成?于是她把主战场转回了h省,还提要求必须让林枫独自来。

    李玉成恍然大悟道:“你怎么知道是我让林枫去的?”

    唐婉对他的重点很是无语:“康乃馨本来以为你会阻挠,谁知道你居然主动让步了,她还以为是你知难而退了,满世界炫耀呢。”

    “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唐婉耸了耸肩道:“那谁知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也许我很快就会有一个嫂子了?”

    “想得美!”

    得知真相的李玉成让小蓁订了机票匆匆赶来“退敌”,本来打算先观察一下,哪知道一下车就遇到了林枫。

    林枫第三次抓住李玉成偷瞄他的视线,说道:“怎么了?”

    “没,没事。”

    李玉成一口饭扒到碗里,林枫下一句话就让他噎住了。

    “吃完饭就回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