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我家有矿
    李玉成被噎得直翻白眼,林枫给他喝了口汤才总算顺下去,李玉成刚缓过劲来就急忙解释道:“老大我肯定不会添乱的,公司的事我都安排好了,有小张他们看着呢,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他们会第一时间跟我联系的,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条消息,真的!”

    李玉成信誓旦旦地做完保证,然后看着林枫可怜兮兮道:“老大,我昨晚看文件看到凌晨一点,又起了个大早赶飞机,特别累,你就让我休息一天行不行?”

    林枫想了想道:“那行,明天再回去。”

    虽然李玉成是想待到和林枫一起回去的,但怕说出来林枫一生气直接现在就把他赶回去了,所以他虽然心有不甘,还是乖乖应下了。

    吃完饭林枫说要睡觉,李玉成推说自己刚刚已经睡过了这会儿没觉了,便坐在沙发上拿电脑看小蓁刚刚传过来的几个文件,林枫叫了他几声都没应,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

    林枫直接一个枕头砸了过去,李玉成再也不能装作听不见了,回头不满道:“干什么!”

    林枫这个打人的比他这个被打的还要不高兴,冷着声音说道:“我让你睡觉!”

    李玉成说道:“我不说了嘛,刚刚睡了一觉这会儿睡不着了,小蓁传的这几个文件很重要,我得看完了赶紧回复她。”

    林枫哼了一声道:“睡不着?上学的时候不叫你你能睡一天。”

    李玉成摆手道:“往事不要再提,那是当时年轻,整天没心没肺除了玩儿就是睡,现在不行啦,”说着他瞟了一眼林枫幽幽道,“现在我就是个打工的,哪儿敢偷懒?”

    林枫听了他的控诉,资本家的气质显露无疑,霸气道:“今天给你放假,不用上班。”

    受剥削的劳苦大众听到这个自然是欢喜的,立刻电脑一关往沙发上一躺道:“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马上就睡,绝不让您一个人堕落!”

    说完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林枫看着被沙发遮挡得严严实实,只有几根发丝露在外面的李玉成愣了半天,最后只好无奈的躺下。

    他是让他到床上和自己一起睡的,他睡沙发是什么意思,嫌弃自己还是不愿和自己发生什么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

    算了,慢慢来,刚刚亲他已经把他吓着了,现在直接拽人上床再把人吓跑了怎么办?反正来日方长,还有晚上呢,以李玉成那翻来滚去的睡相,他就不信他能一晚上都睡沙发,除非他想把自己翻到地上。

    这么想着林枫也就放下了心,前两晚一直有些失眠,现在总算是有了睡意,林枫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林枫睡着后,沙发上早已陷入沉睡的李玉成悄无声息的睁开了眼,他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林枫,直到手边的手机“呜呜”震动了长达五分钟,他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李玉成到了酒店二楼的咖啡厅,康乃馨坐在靠窗的位置使劲朝他挥手,脸上的着急和因为等待太长时间的不耐十分明显。

    李玉成可不急,先是瞟了她一眼,然后像是视察工作的领导一般把咖啡厅的装潢打量了一遍,这才慢悠悠的走过去,施施然的坐下来,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过后,这才开口问道:“康小姐有事?”

    康乃馨没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李玉成也不闪躲,大大方方的让她看。然而等咖啡上来之后康乃馨还没有移开目光的打算,李玉成脸皮再厚也有些不自在了。他颇有些不自在的偏了偏脖子准备避开她的目光,这时康乃馨突然站起来按住他的肩膀喝道:“别动!”

    李玉成:“???”

    李玉成愕然地看着她,康乃馨伸手点了点他的脖子问道:“这是什么?”

    李玉成触电一样拍开她的手,像被陌生人摸了一把的猫似的一下子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猛的站起身怒道:“你干什么!”

    这一下子引来不少人的侧目,隔壁座的一个中年男人语重心长道:“年轻人有话好好说,不要那么大火气,女孩子嘛,天生就是拿来宠的,你得对她好她才能对你柔情似水,是吧宝贝儿?”

    男人说着就朝对面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挤眼一笑,肥胖的脸上满是纵横的沟壑,一双小眼睛眯缝了了起来。

    从李玉成他们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男人的手在桌底下摸上女人的大腿,女人半推半拒的迎合着,娇声嗲气道:“讨厌!”

    李玉成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康乃馨直接翻了个白眼道:“老娘又不需要男人养,想骂就骂想打就打,犯不上出卖**讨好谁!”

    年轻女人一听这话顿时涨红了脸,拍桌怒骂道:“你什么意思?”

    随即又想起男人还在身边,立刻一跺脚换了一副嘴脸,嘴角一扁,委屈而娇滴滴的说:“老公,她欺负人家,你也不帮我!”

    男人被她那声“老公”叫得半边身子都酥了,立刻就要站起来替她出头,康乃馨不屑的撇了撇嘴,这时旁边的服务员走了过来,礼貌道:“抱歉先生,这里禁止大声喧哗。”

    年轻女人纤纤玉指一指康乃馨道:“那她呢?”

    服务员没看康乃馨,答非所问道:“王先生,刚刚王夫人打电话来问……”

    “知道了,你就说我最近都没来,你们要是敢乱说话,我就拆了你们这儿!”

    服务员被打断话又被威胁,一点也不恼,还是礼貌微笑道:“那先生……”

    “我知道了!”

    男人瞪了她一眼,然后胖手牵起年轻女人,说道:“宝贝儿乖,我们回房间去。”

    “可是……”

    年轻女人还要说什么,男人柔声哄着却态度强硬的把她拉了出去,康乃馨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对服务员说道:“行了你先下去吧,以后注意点,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往里面迎。”

    “是,康小姐。”

    服务员说着恭敬退下了,李玉成看完了整个过程,惊讶道:“她怎么那么听你话?”

    康乃馨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我爸在这儿有股份而已。”

    李玉成说道:“所以刚刚是他们给你通风报信的?”

    康乃馨不高兴道:“什么叫通风报信,你会不会说话?我作为大股东的女儿,他们向我汇报一下工作情况不应该吗?亏你还是个副总,果然是走后门的!”

    李玉成对她的嘲讽不以为然,倒是康乃馨自己说完了才反应过来,说道:“行了,你别跟我扯些有的没的,我问你,你脖子怎么回事?”

    李玉成被她问得莫名其妙道:“我脖子怎么了?”

    康乃馨指着他侧脖颈道:“那个红印是怎么回事,你和阿林打架了?这是他弄的?”

    李玉成对她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有些受宠若惊,刚想说林枫不是故意的,就见康乃馨一拍桌子怒道:“李玉成你找死是不是!居然敢跟阿林打架,我告诉你,他要少了一根头发我都跟你没完!”

    李玉成:“……”果然,这个女人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温柔为何物。

    李玉成根本懒得回答她,康乃馨却不依不饶起来,揪着他问是不是和林枫打架了,林枫有没有受伤,伤得重不重,她是不是应该去床前伺候着。

    李玉成被她一口一个阿林弄得心烦,烦躁的打断她道:“行了他没事,他亲了我之后开心得很呢,你有事没事?没事我可要走了!”

    康乃馨瞬间安静下来,一字一句问道:“你、说、他、亲、了、你,还、很、开、心?”

    李玉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脱口说了什么,顿时悔恨交加恨不得长出八张嘴来好好解释一下。还没等他开口,康乃馨就说道:“李玉成,你真不要脸!”

    李玉成:“……”还好她没相信。

    听到对方并没有把他的胡乱之言放在心上,李玉成本该高兴的,但他却有些失落起来,难道在每一个人眼里,他和林枫都是这么格格不入除了朋友再无别的交集?

    李玉成心情不好,一个人闷头喝咖啡,康乃馨却是不能察言观色,往后一靠掏出了一张支票,直截了当道:“说吧,你要怎样才肯离开阿林?”

    李玉成闻言抬头,康乃馨把支票往他面前一推,带着掩饰不住的暴发户气质道:“这上面我已经签了名,数字你自己填,想填多少填多少,但我只有一个条件,”康乃馨往前倾身道,“现在、立刻、马上拿了钱走,离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出现在阿林面前。”

    李玉成差点被她的暴发户光芒闪瞎了眼,小心翼翼地确认道:“多少都可以?”

    康乃馨点了点她那高贵的头颅道:“只要你愿意,多少都可以。”

    李玉成怕她耍赖,犹豫道:“真的假的?你有那么多钱吗,你家是不是有个矿,还是骗我的?”

    康乃馨大概从没被人怀疑过是否有钱,气恼道:“乡巴佬你懂什么!一个矿算什么,我们家有三个矿,将来全是我的!”

    李玉成被惊到了:“三,三个矿?”

    康乃馨哼了一声默认了,李玉成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支票,然后突然起身把它往康乃馨面前一扔,冷笑道:“三个矿怎么了,三个矿就了不起了吗?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穷显摆什么?我还是**接班人呢,我说什么了吗?”

    康乃馨一阵错愕,刚要开口,李玉成已经抢先道:“智障!”

    康乃馨气得不轻,李玉成气都不喘道:“有钱有什么用,有钱也拯救不了你那粗俗不堪的灵魂!有那美国时间炫富,还不如拿着钱去买个大学文凭装饰装饰你那脑残的灵魂吧!”

    说完不等康乃馨反应过来就扬长而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