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一直在一起吧
    李玉成还没自嘲完,林枫就又低头吻了下来。这次林枫的技术突然升级了,不再满足于和李玉成双唇相贴,他从额头一路吻下来,照着李玉成刚刚想的路线细细密密的吻了个遍,只不过李玉成想的是他怎么吻,此刻却变成了被吻的那一个。

    林枫在李玉成脸上流连忘返,偏偏就是不肯在他唇上停留。林枫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最后来到他的脖颈处,停了一下,然后重重一口咬在了中午亲过的那个地方。

    如果说中午的时候林枫是借着咬的借口亲他,那现在就是实打实的咬了。李玉成猝不及防被咬了一口,忍不住“嗷”了一嗓子道:“林枫你属狗的啊!唔……”

    刚说完就被林枫堵住了嘴,林枫在他唇上辗转碾磨了许久,李玉成都觉得自己的嘴有些肿痛,便伸手推了推他准备自己拿回主动权。

    谁知这个动作不知怎么刺激到了林枫,他突然在李玉成嘴上咬了一口,李玉成嘴角尝到一丝铁锈的味道。这次他也不叫了,也不抱怨了,只是觉得今天的林枫有些反常,便困惑道:“老大?”

    林枫伸手把他抱在怀里,唇贴着他的唇轻声道:“嘘…别说话,也别动。”

    “唔……”

    林枫用舌尖一点点描绘着李玉成的唇线,描摹了一遍又一遍,李玉成早就回过神来了,觉得走过路过绝对不能错过,当机立断的也伸出舌头想要和他来个共舞。结果万万没想到,刚踏出领地就被林枫给堵了回去,李玉成不甘心,锲而不舍的要往外,林枫再一次堵回去,然后带着几分笑意道:“阿成,乖一点,现在是我的地盘。”

    李玉成:“……???”

    林枫不愿意和他唇齿相依,偏偏又不肯放开他,李玉成但凡有一丁点的动作,就被林枫制得死死的让他动弹不得。李玉成颇有些无奈,最初的激动与紧张已经消失了,因为他突然觉得,林枫吻他,跟吻一块木头没什么区别。所以,林枫这是把他当成不能说话不能动的木头人了?

    李玉成一动不动的反应取悦了林枫,林枫一点点松开了他,最后在他嘴角亲了一下,问道:“怎么样?”

    李玉成没回答,林枫拍了拍他的脸道:“阿成?”

    “啊?哦,什么?什么怎么样?”

    突然被允许说话,李玉成有些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林枫在说些什么,林枫轻笑了一声道:“你刚刚不是说想知道是什么感觉吗?现在怎么样?”

    “挺…挺好的,呵呵。”

    被人按着当个木头人强吻了半天,对方还要问他感觉怎么样,他除了说“挺好”还能怎么办?

    可惜林枫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要再问他:“那和别人比起来呢?”

    “别人?”

    “嗯,”林枫伸手在他脸上摸着,拇指停留在他眼角,带着些许老茧的指腹摩挲着李玉成的眼角,李玉成觉得眼角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林枫说道,“比如说,和唐婉比起来怎么样?”

    经他提醒,李玉成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拿唐婉当借口来着,赶紧在心里对唐婉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假装刚刚只是朋友之间的玩闹一样嘻嘻一笑道:“这个嘛,我也没跟唐婉亲过啊,要不改天我亲她一下,然后再告诉你?”

    “想得美!”

    林枫立刻打破了他的幻想,李玉成哈哈大笑两声,然后一翻身把林枫从自己身上掀下去,说道:“知道你不乐意做我大舅哥,我离她远远的,行了吧?”也离你远远的。

    “知道就好。”

    林枫也翻身平躺下,李玉成却躺不住了,突然窜起来按住林枫的肩膀,凶神恶煞道:“林枫你什么意思?”

    林枫猝不及防被人压住,“嗯?”了一声有些讶异,不知道李玉成又抽什么风。李玉成恶声恶气道:“我上辈子是刨你家祖坟还是抢你老婆了你这么对我?我哪儿得罪你了你这么对我?”

    林枫被质问得莫名其妙:“我怎么对你了?”

    李玉成重重一哼道:“我哪儿配不上唐婉了?你凭什么不让我跟她在一起?我到底做什么了让你这么不待见我,这么瞧不上我?”

    林枫也沉了脸:“你还想跟她在一起?”

    李玉成哼了一声跟他呛声道:“为什么不?长得好看脾气又好还会赚钱,娶回家的理想型,我为什么不要跟她在一起?”

    林枫胸膛起伏着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阿成,她不适合你。”

    李玉成夸张的“哦”了一声:“这么说来,你还是为我好了?”

    林枫毫不客气的点头承认了,李玉成翻了个白眼道:“那我真是谢谢您嘞!她不适合我谁适合我?”

    “我。”

    李玉成被他这个简短的回答呛了一下,失声道:“你说什么?”

    林枫平静地重复:“我说我们俩挺合适的。”

    李玉成声音都有点破音:“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知道,”林枫的声音波澜不惊,“这么多年了,相信你也能感觉到,我们两个性格互补思想互补,住在一起有摩擦但却从来没有翻过脸,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所有的怪毛病后还不离开的,也是唯一一个不拿我当怪物看待的,所以,我们俩才是最适合对方的。”

    李玉成颤声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所以,我们一直在一起吧。”林枫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些波动,“就像现在这样,我不找女朋友,你也不找女朋友,我们就像现在一样一直在一起,不好吗?”

    李玉成喃喃自语道:“像现在这样?”

    “嗯。”

    “以朋友的身份,一直在一起?”

    “嗯,如果你……”

    “林枫,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李玉成不等林枫说完,就笑着捶了他一拳道:“你不娶老婆,我还要娶老婆的行不行?别逗了你,谁要一直守着你啊,我今年过年还要去相亲呢!”

    李玉成说着就翻身躺下,拿被子蒙住脑袋道:“行了快睡觉吧,困死我了!”

    说罢真的不吭声了,没一会儿呼吸就均匀了下来。

    两人都是一夜无梦,因为根本都没有睡着。各自小心翼翼的装睡,生怕被对方发现端倪,但不知道对方和自己是一个想法。

    第二天林枫这个人性闹钟率先“醒”来,李玉成蒙着被子看不出到底是睡着没睡着,他轻手轻脚的下床洗漱,再把两人的行李都收拾好,把李玉成要穿的衣服拿出来,又打电话让服务员送早餐上来。这一切都弄好之后,李玉成还没醒,林枫不由摇头叹了一声:“真是只猪。”

    蒙着被子捂出一头汗的李玉成:“……”说他是猪,林枫有问题吗?他可是早就……不对,他压根就没睡着,不像某人,一晚上睡得跟死猪似的动都不动,还好意思说他?要不是怕吵醒他,他早就起了!要不是要做戏做全套,他早就起了!还用得着在这儿装睡懒觉?

    李玉成心里吐槽着,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假装睡着懒觉,等林枫走过去掀他被子叫他起床的时候,他为了不露出破绽,还和平时被人叫醒时一样不耐烦的哼哼了几声,才不甘不愿的坐起身来,把头发薅得跟鸡窝似的,跟林枫打招呼道:“老大,早啊。”

    “嗯,早。”

    林枫把人拽下床推他去洗漱,然后开门让服务员把早餐拿进来,两人十分默契的没有提昨天的事,仿佛一觉已经把事情给忘了,像平时一样吃完了早餐。

    吃完早餐林枫就催着李玉成走,李玉成慢腾腾的套衣服,说道:“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呢,这儿过去也就半个小时,吉娜订的商务舱,我们又不用排队,慌什么?”

    林枫没跟他说为什么,直接上手把人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一手推着两个箱子一手拉着嘟嘟囔囔的李玉成出了门。

    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前台接了个电话准备跟林枫他们说些什么,林枫一句“赶时间”堵住了她的话。在林枫的催促下,手忙脚乱的办理完之后,一时又忘了要说什么,等两人走后,她才想起来,嘟囔道:“走那么快干什么?高秘书说要过来呢。”

    林枫和李玉成刚坐上去机场接的出租,林枫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直接按了静音,李玉成探头看了一眼,见是个陌生号码,问道:“谁呀,怎么不接?”

    话音刚落,他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惊讶道:“这…这谁啊,不是在给你打电话吗,怎么又给我打过来了?”

    林枫言简意赅:“高秘书。”

    “高秘书?”李玉成想了一下道,“康峰的秘书?”

    “嗯,”林枫应道,“再不接她就要挂了。”

    “哦哦。”

    李玉成在对方挂断的前一秒接了起来,装模作样道:“喂,你好……哦,高秘书啊,我是李玉成……你说林总?”李玉成看了旁边的林枫一眼,林枫给他递了个眼神,他瞬间会意,冲那头压低声音道,“你快别说了,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没开过口,我也正心里忐忑着呢。”

    高秘书许是没想到林枫会是这个态度,还要说什么,被林枫扯了下衣袖的李玉成就说道:“高秘书,我不跟你说了,我们马上就要登机了,你也别给林总打电话了,他这心情不好说话容易伤人,你要有事就给吉娜他们打电话是一样的,我先挂了啊,再见。”

    挂了之后又关了机,李玉成才问林枫:“怎么回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