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黄牌警告
    唐婉抬头朝204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刚她明明依稀看见林枫的身影在那儿一闪,况且林枫对回家并没有热衷到愿意起个大早赶早班车的地步,也许以后都不会有。现在说这话,不过是在躲着她而已。

    唐婉不是一个不知趣的人,更不可能在一个外人面前死缠烂打的和林枫要扯上什么关系,她知道林枫不喜欢。

    唐婉收回目光,冲李玉成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只是路过问一下他而已,既然他已经走了,那我自己回去好了,谢谢你了。”

    李玉成摇了摇头表示不客气,唐婉冲他一点头就要走,李玉成想了想又叫住了她,问道:“路这么滑,要不我送你上车吧?”

    唐婉拒绝道:“不用了,家里司机就在西门那儿,我过去就可以了。”

    闻言李玉成有些惊讶,倒不是惊讶他们家有司机,未清大学在a市这个国际大都市都是排名靠前的学校,学校里卧虎藏龙的学生有的是,别说自家司机了,谁哪天开个直升机来上课他都不会意外。

    他惊讶的是,唐婉居然会让自家的司机等在西门,要知道,女生宿舍在东门,和他们根本就是两个端点,唐婉让司机等在离林枫近的西门,然后自己从东走到西来找林枫,然后还被拒绝了?李玉成不由惊讶,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玉成还是个毛头愣小子,平时交好的女孩子就只有唐梨月和顾唯,那俩人也不把自己当成女生,有什么说什么,什么劲爆说什么,所以李玉成并没有想到在某些时刻问某些话会让女孩子很尴尬,他只是想到了,疑惑了,也就开口问了,这可能也是他以后接连被拒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问道:“你和林枫认识?你不会……”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喜欢他吧?”

    唐婉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失声怒道:“我没有,你胡说什么!”

    和唐婉平时虽然接触不多,但两个班经常一起上大课,再加上李玉成对她比较关注,所以他对唐婉还是有些了解的。一个长得漂亮,性格也不矫情,不卑不亢,待人接物都恰到好处的女孩子,没和人红过脸,更没有急赤白脸的怒斥什么。

    所以李玉成被她吼得一惊,也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到可以问对方**的地步,更何况,唐婉现在似乎刚刚被林枫“拒绝”了。于是他赶紧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就那么随口一问,没有别的意思,你别生气,别生气。”

    李玉成道歉得诚恳,唐婉也觉得自己反应有点过激了,稍稍缓了缓道:“没有,是我太敏感了,不好意思。”

    李玉成摆手道:“不不不,是我太唐突了,真的抱歉。”

    唐婉抿了抿嘴说了声“没事”,然后转身要走,李玉成又叫住了她,她回头有些疑惑,李玉成挠了挠头道:“那个,你还没告诉我你和林枫是不是认识呢。”

    唐婉:“……”这人的眼力见儿被狗吃了吗?

    她皮笑肉不笑道:“我们是认识,住的地方比较近,所以顺便来叫他一起回家而已,请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完全没问题,你俩住一起都没问题,呵呵。”

    眼见唐婉的脸色瞬间又沉了下去,李玉成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装模作样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说道:“让你胡说,让你胡说!打你个口无遮拦胡说八道的!”

    唐婉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气呼呼的想:以后谁看上了李玉成,那真是个缺心眼儿脑子被驴踢了的!

    李玉成看着唐婉离开的背影颇为惆怅,他怎么感觉唐婉的背影看起来黄黄的,像一张硕大的黄牌警告,告诉他再有下一次就给红牌下场了。

    被喜欢的人罚了黄牌,李玉成作为南方人第一次看到货真价实的大雪的激动心情也没了,和楼下几个和他一样下来看大雪打雪仗的同学打了个招呼就上楼了。

    回到宿舍后,张英牧和艾黎已经不闹了,艾黎在收拾书包,张英牧坐他床上指挥道:“这个拿出来,那个也拿出来,还有那个,你别藏,我都看见了!你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去一天明天就回来,你不嫌重啊?军训时候被收那么多东西还没长教训?你把它给我拿出来!”

    张英牧伸手夺过艾黎的书包,硬是把他藏到书包最底层的一个渔夫帽拿了出来,说道:“你这是要去打渔?”

    心爱之物被剥夺,艾黎颇为恼怒,吼道:“关你什么事?我爱带什么就带什么,我就是把床搬过去也轮不到你说什么!整天逼逼叨逼逼叨跟个娘儿们似的,张英牧你烦不烦?”

    张英牧冷笑一声:“关我什么事?你他娘的哪次出门到最后不是我给你背书包?老子不想当这冤大头了行吗?带一堆完全没用的东西,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

    艾黎针锋相对:“谁要你背了?哪次不是你自己主动要给我背的?我求你了,我逼你了吗?自己找虐受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英牧冷眉倒竖:“你再说一遍?”

    李玉成弱弱的举手道:“那个,打断一下,你们这是要出门?”

    艾黎白了张英牧一眼,说道:“对啊,我们去参加老乡会,a市郊区有个农家乐,我们去那儿玩两天。”

    李玉成“哦”了一声道:“那今天我要独守空房了?”

    李玉成这么一说,艾黎他们才想起来林枫今天也要回家,他们走了就真的剩李玉成一个人在宿舍了。他觉得留李玉成独守空房太不厚道,便说道:“老幺,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

    李玉成摇了摇头道:“你们老乡聚会,我去干什么?不去。”

    “这有什么,虽然是我们老乡,但大家也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啊。”

    李玉成还是摇了摇头,然后爬上自己的床道:“我还是睡个回笼觉吧,困死我了。”

    见李玉成当真不去,艾黎也不劝他,毕竟是老乡聚会,李玉成这个外乡人去了也确实会挺尴尬,于是他转身继续收拾东西去了。

    李玉成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艾黎突然叫了一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张英牧回答道:“线头。”

    “哪里来的线头?”

    张英牧继续答疑解惑:“你书包上的。”

    “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张英牧冷笑一声:“因为你的书包在向你抗议,往书包里塞那么多没用的东西,不破才怪!”

    艾黎怒瞪张英牧一眼,然后爬到李玉成床边道:“老幺,老幺?你睡着了吗?”

    李玉成早被他吵醒了,反手扔下来一个书包道:“拿去,东西给我放桌上。”

    “好的,谢谢团支书大人。”

    “滚!”

    李玉成一觉睡到了快中午,醒来的时候宿舍里安静得很,他揉了揉眼嘟囔道:“几点了?好饿啊!”

    “11点。”

    李玉成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趴在床边一看,林枫正靠在床头敲电脑,他惊讶道:“老大?你不是要回家吗?”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又问道:“那你怎么还在?”

    林枫言简意赅:“太早了。”

    李玉成:“……”

    他朝林枫竖了个大拇指道:“老大,你是我遇到第一个回家如此淡定的住校生。”

    林枫敲键盘的动作一顿,没搭话。李玉成也没在意,翻身下床道:“我要去吃饭,你去吗?”

    林枫摇了摇头,李玉成耸了耸肩道:“也是,家里好吃好喝的等着你,确实不用像我们一样为了生存向食堂妥协,唉!离家远的孩子命苦啊!”

    说着就边穿外套边走了,边走边哼着“我是地里一颗小白菜”,林枫听着他的声音面无表情的想:命苦吗?他并不觉得。

    林枫到下午两点才背了书包出门,外面还在下雪,李玉成提醒他:“老大,别忘了带伞啊。”

    林枫漠然的看他一眼道:“北方人下雪不打伞。”

    李玉成:“……”靠!信不信告你地域歧视!

    林枫走后,李玉成接到学生会电话让他把班里获助学金的学生名单和信息汇总之后给他们发过去。李玉成挣扎了几秒,还是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开了电脑。

    金融二班的高考成绩最好,而且班主任也给力,给他们争取了十多个助学金名额。李玉成接收到名单之后,开始一个个的打电话核对信息。

    因为学生会要得急,有些同学又没在学校,李玉成联系不到人只好挨个寝室去问男生,然后给曲萌萌打电话麻烦她帮忙问一下那几个女生,看看信息有没有错误,曲萌萌很爽快的答应了。

    李玉成抱着电脑去207宿舍,里面只有陆侯一个人在,见他敲门,说道:“哟,团支书这是下乡访查来了?”

    李玉成白他一眼道:“是啊,来看看你这个村干部工作做得到不到位。”

    陆侯嘻嘻一笑道:“欢迎领导指正!”

    李玉成说道:“去去去,陈利在吗?”

    陆侯摇头道:“不在,吃了饭他就出去了,有事?要不你进来等他?”

    李玉成摇了摇头道:“他不在就算了,我刚刚打他电话没人接,他要是回来的话让他来204找我一下,核对一下助学金的信息。”

    陆侯应道:“行,知道了,他和涂寒一起出去的,我给涂寒打个电话问问。”

    “行,让他快点回来,那边催得急,要实在回不来,把信息发给你让你核对也行。”

    “好。”

    李玉成说完就要走,陆侯又叫住了他道:“那我是现在核对还是待会儿一起核对?”

    走廊窗户没关,有点凉嗖嗖的,李玉成还要去隔壁宿舍,便说道:“待会儿核对就行,我先走了。”

    “嗯,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