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可怜的小猫
    这次李玉成抢在林枫前面开口了,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别误会,林枫他就是不会说话,我们知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哈哈哈,你别介意啊?那啥,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就这样,拜拜啊。”

    说完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曲萌萌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一时有些腿软,顺着墙根滑了下去,她双手抱腿愣了好一会儿,才打了个电话用略带哭腔的嗓音说道:“李玉成,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挂了电话之后,李玉成忍不住训斥林枫:“你这人怎么回事?你听听你刚才说那话,那是跟女生说的话吗?什么叫让她给个解释,人家怎么给你解释?这事又不是她能做主的,名单都是交上去最后老师确定的,难不成她还能收买老师就为了给陈利弄个助学金?不是我说你林枫,你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曲萌萌这么个跟人说话都脸红的女孩子,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可能吗?”

    林枫瞥了他的脚趾一眼,皮笑肉不笑道:“你问问它可不可能。”

    李玉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自己肿起来的脚趾,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是个伤员,立刻倒吸了口凉气道:“嘶……疼!”

    林枫嗤笑一声道:“不提醒不疼,一提醒就疼了是吧?”

    李玉成满脸痛苦道:“不是,是真的疼,好像……好像伤到骨头了。”

    林枫本来不信,但看李玉成痛苦的神色不似作伪,也有些紧张起来,问道:“真的伤到骨头了?”

    李玉成听他怀疑的语气,愤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会用这种事情来骗你吗?你把我李玉成想成什么人了!”

    林枫一如既往的诚实:“经常夸大事实传播虚假消息的人。”

    李玉成:“……滚!”

    都说十指连心,不知道脚趾是不是也能连心,反正李玉成觉得疼得受不了,林枫的话更是气得他疼痛指数直线飙升。他抱着受伤的脚蜷缩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刚刚出门被雪打湿的头发此时半干的贴在额角。

    林枫看了一眼觉得他像只小猫,再看一眼觉得他像只可怜的小猫,看到第三眼的时候,他悠悠的叹了口气,然后走过去弯下腰道:“疼?”

    李玉成低着头不看他,哼道:“不疼!疼也跟你没关系!”

    那就是疼了。

    林枫在他面前蹲下身,抬起眼来看他,说道:“给我看看。”

    说着就要去碰李玉成的脚,李玉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去,结果重心一往后椅子就有点歪歪斜斜的要倒,他扑腾着手脚要稳住平衡,于是红肿的脚趾再次和桌角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疼得一声惨叫,林枫赶紧把他拉回来,好不容易稳住了平衡,李玉成吸着气连声喊:“疼疼疼!”

    “闭嘴!”

    林枫面色不愉的看了他一眼,李玉成觉得委屈,自己是伤员,不仅得不到关怀还得被骂,但林枫脸色不好,他心里也有点发怵,只好不情不愿的闭了嘴。

    林枫捏着李玉成的脚腕扫了一眼,然后说道:“自己碰一下,看疼不疼。”

    李玉成想也没想道:“疼!”

    林枫看了他一眼,李玉成辩解道:“现在不碰我都疼,你说碰一下疼不疼?”

    “我是让你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按一下。”

    “我不按。”李玉成倔强的一扭头,“没伤在你身上你当然觉得没什么,这可是我的脚,不碰都跟钻心似的疼,你还让我按,我不按!”

    说着就把脚往回缩,林枫一把拽住了脚腕拉了回来,李玉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啊”的一声惨叫,撕心裂肺道:“疼!林枫你他娘的有病啊,疼啊你知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林枫看李玉成这鬼哭狼嚎的样子,怀疑自己刚刚不是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而是拿榔棰在他脚趾上狠狠砸了一下。

    林枫在李玉成的鬼哭狼嚎中从容的走进了卫生间洗了手,然后出来在李玉成的横眉怒目下轻飘飘的说了两个字:“活该。”

    李玉成:“……林枫你找死!”

    林枫没说自己找不找死,而是把李玉成刚刚穿的外套拿过来扔他身上,说道:“穿上。”

    李玉成把衣服随手一扒拉掉下了地,说道:“在寝室穿什么外套,有病啊!”

    林枫犹豫了一下还是弯腰替他捡了起来,这次没扔到他身上,而是递到他面前道:“我们去趟医务室,看骨头有没有事,我怀疑你伤到骨头了。”

    李玉成不以为意道:“哪那么容易就伤到骨头了?又不是小姑娘磕不得碰不得的,我一大老爷们儿磕磕碰碰那是啥事,没那么脆弱。”

    林枫哼笑一声道:“你可能对小姑娘有什么误解,小姑娘比你坚强多了。”

    李玉成:“……”靠!他能把刚刚大喊大叫的自己忘了吗?

    林枫抖了抖衣服道:“快穿上。”

    李玉成接过衣服磨磨蹭蹭地往身上套,一双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突然看到了桌上早已凉透的饺子,他想起刚刚的事情,突然就来了气,把穿到一半的衣服一脱,气道:“我不去了!”

    正在穿外套的林枫:“???”他皱眉道,“又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吗,都在穿衣服了,怎么突然又不去了?

    李玉成还是生气:“就是不想去了!”

    林枫带着少有的耐心道:“行了别闹了,赶紧穿衣服走,待会儿校医室关门了。”

    李玉成哼了一声道:“关门就关门,反正我不去!”说完他又眼睛一转,看着林枫皱起的眉头嘻嘻笑道,“如果你把这饺子全吃了的话,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林枫看了一眼坨成一坨的饺子,再看李玉成促狭的笑意,冷笑一声道:“爱去不去。”

    说着就把穿好的外套脱了下来,在自己床上坐下打开了电脑,不再搭理李玉成。

    李玉成看着连个正眼都不给自己的林枫瞪大了眼睛,开始讨价还价:“不全吃,吃一半行不行?吃一半咱们就走。”

    林枫懒得理他,李玉成又说道:“那就吃两个?就两个,吃完咱就走!”

    林枫“呵”了一声,李玉成咬咬牙道:“一个,一个行了吧?实在不行你就咬一口,就咬一口,哪怕光咬个皮儿呢?”

    林枫还是做自己的事情,李玉成看他半天不搭理自己,顿时泄了气,知道林枫是不会迁就着他的,便自己先妥协了,往自己身上套衣服道:“行行行,不吃就不吃,我们走吧。”

    说完却带着沮丧嘟囔道:“夏叔做的饺子可好吃了,不是说你们北方立冬都要吃饺子,我才特意排队给你买的呢,结果你倒好,看都不看一眼,早知道刚刚就给大师兄,让他吃了算了,浪费!”

    林枫听他不再让他吃饺子,便开始穿衣服准备带他去医务室,此刻听到他声音不算小的嘟囔,不禁有些失笑,但看到他连头发丝儿都泛着委屈的模样,仿佛又变成了刚刚那只可怜的小猫。

    林枫瞥了一眼那盒饺子,又看着每个细胞都在诉说着自己委屈的李玉成,想到他刚刚出去的时候确实还在下雪,他这一入秋就喊冷的南方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在室外待了那么长时间的。

    林枫突然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了,他的脑海深处正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就吃一口能把你怎么样?就当是为了让他开心不行吗?”

    林枫被这话吓了一跳,他为什么要让李玉成开心?又为什么要为了让他开心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他又不是有病!

    林枫刚有所松动的想法再次坚不可摧起来,他走过去几乎是有些粗暴的把李玉成从椅子里拽起来,说道:“别磨蹭了,快走!”

    李玉成刚刚吃了亏,这下记着要保护好自己的脚,单脚站着刚要起身,结果被林枫拽了个趔趄,双手攀着他肩膀借力才站稳了。站稳后抱怨道:“林枫你能不能轻点?我可是伤员!”

    林枫回答得直截了当:“不能!”

    李玉成:“……”靠!神经病啊!哪根筋又不对了!

    李玉成搭在林枫的肩膀上,单脚一蹦一跳的跟着林枫往外走,边走边说:“老大,你就不能行行好背我一下?我单脚跳着真的很累诶!”

    林枫回道:“背不动。”

    李玉成伸手不轻不重地捶了他一下,皮笑肉不笑道:“那你刚刚拽怎么拽得动呢?”

    林枫认真回答道:“因为着力点不一样。”顿了一下,他又一本正经道,“如果你愿意躺在地上让我拖着走的话,那我能拖动。”

    李玉成:“……我谢谢您嘞!”

    两人走到楼梯口,李玉成深吸一口气就要单脚跳着下去,林枫拦住了他,下了一级台阶,蹲下身道:“上来。”

    “不用了。”

    李玉成冷冷的一口拒绝了,然后就要往旁边挪,林枫直接伸手一捞把人捞上了背。上小学后就没被人背过的李玉成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推着林枫要从他背上下来,林枫按住他的腿弯,说道:“别乱动,抓好。”

    “啊?哦,不用你背我,我自己能行,我……”

    “闭嘴。”

    李玉成乖乖闭了嘴,林枫慢慢站起身道:“抓住我,摔下去我不管。”

    “嘁!”

    李玉成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攀住了林枫的肩膀,说道:“老大,要不我自己来吧?”

    林枫偏了一下头道:“你确定?”

    说着就真准备把他放下来,李玉成也就不好意思的随口一说,看他这动作,赶紧抓紧了不放手但:“我不确定,不确定!”

    “呵。”

    林枫就知道他的德性,一个“呵”字表示出了自己的不屑,李玉成“嘿嘿”干笑两声不说话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