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到底谁重要
    说了实话却被骂的林枫觉得很无辜,因为自己被骂也就算了,为什么骂他的那个人还一副受了伤所以恼羞成怒的模样?

    李玉成骂完林枫觉得气不过,用没受伤的那只脚狠狠踩了几下地上的毛巾,然后气呼呼的一瘸一拐的往自己床上爬。

    林枫拦住他道:“你干什么?”

    “睡觉!”

    李玉成一把推开林枫,刚刚还疼得不能落地的脚一下子痊愈了,手脚麻利儿的爬了上去,把林枫看得目瞪口呆,半晌之后反应过来,还是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声犯贱,明明麻利儿得跟个猴儿似的,就他一个人提着心吊着胆的担心,不是犯贱是什么!

    李玉成在床上扑腾了半天,熄灯半个小时以后他还在翻来覆去的,林枫忍不住敲了下床板道:“怎么了?”

    “没事!”

    语气冲得很,林枫无奈,知道他这别扭脾气还得持续一段时间,只好不做声了。谁知他不说话李玉成却不放过他,问他:“你怎么还不睡觉?”

    “马上睡。”林枫说完又反问了一句,“你呢?”

    “我?”李玉成哼了一声,“关你屁事!”

    林枫:“……”

    李玉成翻了个身道:“老大,你每天都盯着电脑干嘛呢?把妹呢?”

    林枫冷笑一声道:“关你屁事。”

    李玉成猛地坐起身来,惊讶道:“老大,你居然也会说这句话?我的天哪!你居然也会说‘关你屁事?”

    林枫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忍无可忍道:“闭嘴!”

    “我偏不!”

    李玉成偏跟他作对,不仅不闭嘴,还闭着眼睛哼起了歌:“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人见识你的妩媚,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林枫起身打开了灯,李玉成抬手遮了下眼睛,说道:“干什么?”

    “看着!”

    “嗯?”

    李玉成疑惑的看向林枫,林枫冷着脸打开桌上那盒早已凉透又已经坨成一坨的饺子,塞了一个进嘴里,面无表情道:“好吃。”

    李玉成:“……噗哈哈哈哈,老大你干什么呀,笑死我了,大半夜的吃什么饺子,哈哈哈!”

    林枫瞥他一眼道:“现在可以闭嘴了吗?”

    李玉成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闭,闭,我闭!我保证再也不说话了!老大你多吃点,他们家饺子真的很好吃的,真的!”

    宿舍里又一次寂静下来,好半天之后,李玉成小声开口道:“老大,你睡了吗?”

    被翻来覆去的李玉成吵得睡不着的林枫冷声道:“干嘛?”

    “嘿嘿,老大,我就说一句话,你别生气。”李玉成做完保证后说道,“饺子真的好吃吗?”

    林枫面无表情道:“好吃。”

    李玉成抗议:“老大,你这也太敷衍了。”

    林枫继续面无表情:“你这是第二句了。”

    李玉成:“……哦。”

    说完翻身躺下了,林枫想了想,还是扯出了一个略显牵强的笑容,也不管黑夜里李玉成能不能看见,说道:“真的好吃。”

    李玉成嘿嘿一乐,得意道:“我说的对吧?信哥没错!”

    林枫敷衍他:“嗯。”

    李玉成又问:“那你真的那么烦我吗?”

    这次林枫答得很干脆:“烦,特别烦!”

    李玉成又怒了:“你烦,我比你还烦呢!”

    林枫道:“有自知之明就好。”

    李玉成:“……”他刚刚是不是把自己绕进去了?

    李玉成思考着这个问题,一时忘了找林枫算账的事情。

    李玉成明白了林枫说的是哪件事,笑道:“原来你喜欢吵架这样的温暖啊。”

    林枫也笑:“不,我喜欢看有人自讨苦吃的温暖。”

    李玉成:“……你丫能把那事忘了吗?话说那天我的脚是真的很疼啊,你也真的很过分啊!我都受伤了,不说关心我,反而还找着我吵架!”

    林枫觉得无辜:“明明是你找着我吵架,还有,你那天真的很吵。”

    李玉成不甘示弱道:“那天你也真的很烦。”

    林枫笑:“彼此彼此。”

    李玉成还要说什么,林枫塞了一个饺子进他嘴里,然后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评价道:“好吃。”

    李玉成得意:“那必须的!”

    几天过后就是元旦,放假前最后一天,各部门把最终的年终总结报告交了上来,由李玉成一一过目。其实这项工作以前都是林枫在做,但今年刚好到了和康佳企业谈判的关键期,不管怎样,康佳企业都是国内有名的上市企业,不说和他们合作能带来多少利益,单是和他们达成合作这件事一传出去,三木投资理财公司的市场价都会往上翻一番。

    所以即使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林枫他们手里,林枫对这项合作也确实是胸有成竹,但始终是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谈判两轮后他便换下了小张,自己亲自上了,而李玉成自然是自告奋勇的替他接下了公司里的一堆杂事。

    林枫想在跨年之前把合作谈下来,作为来年的开门红,所以这几天每天都和对方代表你一言我一语的试探着彼此的底线,试探完之后和小张紧锣密鼓的筹划着改新方案。

    李玉成的专项不在谈判,一个是他逻辑能力没那么好,和别人斗嘴还能不时把自己绕进去,要是谈判的时候脑子一转不过弯再绕进去,那就不是自己吃点亏的事情了,所以他主动要求远离谈判口。

    另一个原因是李玉成气性太大,林枫早就发现了,李玉成平时乐乐呵呵跟谁都是哥俩好,你要真和他闹不愉快他也不跟你计较,过两天又好了,但他不跟你计较的前提是他得先跟你闹一通。生气了就骂人,骂不过就打,打不过又不会跑,在学校有好几次就跟别人争了个面红耳赤还吃了亏,林枫怕他在谈判的时候再跟别人闹翻,要是打起来碰上个能打的,他不在身边李玉成肯定得吃亏,便也大手一挥准了他的请求。

    当时李玉成还乐呵呵的觉得自己赚了,甚至还同情被林枫当成接班人培养的小张,看着他每天被各种逻辑知识弄得晕头转向,被林枫每天鸡蛋里挑骨头的找话里的漏洞而幸灾乐祸,但这两天的他却有点不是滋味。

    为什么跟林枫进进出出的是小张不是他?为什么为什么每天和林枫待在办公室里讨论最新进展的是小张不是他?为什么每天跟林枫同桌而食对面而坐轻声细语交谈的是小张不是他?

    小蓁推门进来看到李玉成托着腮帮子发呆,问道:“李总,想什么呢?”

    李玉成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是小张不是我呢?”

    小蓁疑惑道:“什么是小张不是你?小张他怎么了吗?”

    李玉成这才看了她一眼,然后一摆手道:“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有什么事?”

    小蓁“嘁”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资料往他桌上一放道:“这是投资部交上来的总结报告,请您过目。”

    “行,我待会儿看,你先出去吧。”

    小蓁应了一声就要往外走,走到一半又被李玉成叫住了,李玉成问道:“你说,是我重要还是小张重要?”

    小蓁愣了一下,心想这是什么问题,为什么要把他和小张做比较?

    虽然不知道李玉成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老实回答道:“当然是李总您了。”

    李玉成顿时一喜,但又不肯表露出来,忙收了笑容摆手道:“哪里哪里,你不要乱说,小张也是很重要的,我也不是那种非要别人在两个人中间做出选择的人……你觉得我为什么比他重要,是不是因为离不开我,感觉没了我生活就没法过下去?”

    小蓁看着口是心非的人十分无语,但李玉成又说得在理,便老实答道:“是啊,没您我真活不下去,小张又不给我发工资,自然是您比他重要多了。”

    谁知这话一说完,李玉成却眼睛一瞪道:“谁问你了?”

    小蓁:“……???”她四下看了看,这里除了她还有别人吗?

    李玉成毫不客气的对她翻了个白眼道:“往你脸上贴金吧你,谁管你觉得谁重要了?我问的是林枫!你觉得对林枫来说,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小张重要?”

    小蓁:“……”

    她很诚恳的说道:“李总,在我回答您的问题之前,能否允许我问一个问题?”

    李玉成大手一挥:“你问?”

    小蓁行了个礼,泫然欲泣道:“我想问问,奴家到底做错了什么,让您从h省回来之后就一直对奴家不满?”

    她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就让李玉成想起来那天本是一个压倒林枫的大好时机,结果被她一个电话给破坏了,他这心里还没过去这坎呢,她居然还敢主动提!

    李玉成冷笑一声道:“你没做错什么,是我们公司的入职培训师做错了,不然她怎么忘了教你在上司办正事的时候不要随便给上司打电话呢?”

    普通职员一听办正事,想到的肯定是他们出差时和康佳企业谈判的事。但小蓁不是普通的职员,她从进公司就被李玉成当成妹妹宠着,对李玉成和林枫的事她看得透彻得很,尽管李玉成还以为他瞒过了所有的人。

    李玉成“办正事”这话一出,想到他风风火火让自己订机票订酒店的事情,再想起从吉娜那里听到的林枫提前退了酒店房间的事情,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她脑海里闪现,她惊讶道:“你和林总住在一起?”

    李玉成白她一眼道:“废话!”这不全公司都知道的事情吗?

    小蓁一下子全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自己接连被找茬,为什么这几天李玉成看她哪儿都不顺眼,敢情是因为她不小心坏了李玉成的“好事”?谈恋爱了不起吗,谈恋爱就可以随随便便欺负他们这些单身狗?

    小蓁心中不忿,李玉成又催她回答自己的问题,她咬牙切齿道:“当然是小张更、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