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你醉了
    李玉成和林枫被亿维公司的人给撵了下来,并且十分嫌弃的否定了李玉成的装扮,全都换上了自己的。

    他们下来的时候艾黎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开口问问面前这两人是不是合起伙来在坑他。薛清亦抬眼看见了李玉成他们,冲他们打了个招呼道:“好久不见。”

    李玉成笑道:“好久不见。”

    几人寒暄了几句,期间被工人的各种工具碰了好几次,最后薛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冲他们说道:“你们能不能出去说?我们这工作呢!”

    艾黎:“……”他是老板吧?为什么先是被刘磊无视,然后被薛清亦抢了风头,现在又被工人往外赶?

    艾黎气汹汹的要和薛文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薛清亦对林枫他们说道:“去我店里坐坐?”

    林枫二话不说抬脚走了,李玉成和唐婉跟在身后,薛清亦后脚拽着艾黎也走了,只留下刘磊在店里看着。

    专业人士动作比较快,李玉成他们在薛清亦酒吧里待了没一会儿这边就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等设计公司的人走后,艾黎还是没忍住问薛清亦:“你什么意思?干嘛给我请设计公司的人来,要请我自己不会请吗?”

    “哦?”薛清亦问他,“你会吗?”

    艾黎很诚实:“不会。”

    “那就得了,”薛清亦笑道,“送你的新年礼物,喜欢吗?”

    艾黎头摇了一半,薛清亦说道:“不喜欢就把钱退给我。”他立刻改变路线点头道,“喜欢,太喜欢了。”

    薛清亦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四下走了一圈,又走回艾黎面前道:“那回礼呢?”

    艾黎眨眨眼:“回礼?”

    “嗯,别人送了你新年礼物,你不应该给对方回礼吗?”

    “哦,”艾黎恍然大悟,然后摇头道:“不应该。”

    薛清亦:“……???”

    艾黎解释道:“送礼回礼这个事情,讲的就是一个你情我愿,你送礼是你情,我不回礼是我不愿,这很正常啊,你情我不愿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大兄弟!”

    艾黎说完拍了拍薛清亦的肩膀,一副长辈提携晚辈的神态,然后背着手溜溜达达在店里看薛清亦送他的新年礼物。

    晚上才是真正的狂欢派对,“酒吧入口”跨年晚会的宣传很早就开始了。所以天色一黑下来,老顾客和新顾客一波接一波的到来,酒吧里人满为患,李玉成和林枫还有唐婉本来在二楼找了个小角落等着放烟花的时刻,结果硬是被艾黎穿越人山人海的把他们找了出来,让他们去帮刘磊的忙。

    各大卫视争奇斗艳的请了各路明星举办跨年演唱会,艾黎也请了附近大学的学生来开演唱会。有借此机会告白的,也有纯粹是来秀恩爱的,还有用歌曲表达梦想的,也有用歌声与过去挥手告别的,底下的人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好像要在新年到来的前一刻把这一年来的委屈、不甘、烦闷全都一股脑的宣泄出来,然后带着憧憬与希望走向明天。

    因为人太多人手不够,薛清亦索性关了自己的酒吧,把他的员工都打发过来帮了艾黎的忙,还琢磨着怎么才能让艾黎心甘情愿的给他回份礼,结果艾黎抽空回头冲他笑了一下,用口型说了声“谢了”就又匆匆走了。薛清亦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也拿了几瓶酒开始帮忙。

    之前唱歌的时候都是谁要愿意上去就提前和音响师打招呼,谁都可以上去唱,想唱什么都可以,艾黎不管这个,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今年的最后一首歌他要留给一个人。

    唐婉被艾黎拉来帮忙,帮着撤了几个酒瓶之后就溜到了某个小角落隐藏起来。林枫则是往那儿一坐,眼睛再随意一扫,上前来拉免费劳动力的艾黎就乖乖退下了,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李玉成身上。

    李玉成觉得自己就是来找罪受的,他几次三番想要逃离,总是刚有这个想法就被艾黎看出来了,然后艾黎一边给他找事做一边从他们的大一细数到现在,以表达他们之间的兄弟情深。李玉成听他说完那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要走的步伐越发坚定了,最后艾黎急了,说道:“你别走,我待会儿有个惊喜给你!”

    李玉成“呵”一声冷笑,把手上的托盘用力一放,说道:“我不需要。”

    艾黎眨眼道:“跟老大有关系。”

    “这是哪桌的?”

    “12号桌的,老幺,加油加油加油!”

    李玉成:“……”加你妹的油,就知道拿林枫来拿捏他!

    忙碌中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的快,很快就到了晚上11点半,离新年倒计时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了,而李玉成的耐心也彻底告罄,就在他马上要摔酒瓶子走人的时候,艾黎终于良心发现,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托盘让他去楼上换衣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换衣服,但李玉成还是乖乖上楼了,管他呢,能休息就行了。

    二楼的走廊尽头是一间休息室,是平时艾黎不回家或者中午午休的地方,面积不大,不过里面床和沙发都有,酒更是应有尽有。

    李玉成推门进去的时候,一男一女正在里面,他忙说了一声“抱歉”就走,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劲,又推门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就知道是你俩!”

    唐婉看着李玉成那一脸怒不可遏仿佛抓小三的原配的表情,再看一眼对面的林枫,默默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酒杯,站起身道:“我就是路过,你们聊。”

    说完就要走,路过李玉成的时候被李玉成瞪了一眼,她顿时觉得委屈,她不过是为了躲开艾黎所以上来找个清净的地方喝杯酒而已,结果酒刚喝了两口,林枫就推门进来了,说是李玉成忙了好半天,要过来歇歇脚。

    本来唐婉觉得这没什么,他歇他的脚,她喝她的酒,井水不犯河水,谁也碍不了谁。结果林枫下一句话是让她出门另外找个地方喝酒,美其名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方便。她呸!他们孤男寡男共处一室那才容易出事呢!

    唐婉还没来得及据理力争,李玉成又推门进来了,还一副原配夫人的模样,看唐婉的眼里充满了警惕,仿佛这两人背着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唐婉觉得意难平,这两个死基佬,不仅跟她抢男人,现在连这么个十平米不到的小休息室都要跟她抢,而她居然还要成全他们?做梦!

    思及此,唐婉回头对林枫说道:“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我和阿……”扫到一旁的李玉成,她突然住了嘴,然后说道,“你别误会,我就先走了,我们下次再聊。”

    说罢似乎是不敢跟李玉成对视一般,匆匆越过李玉成走了,但不妨碍李玉成衣领从她那戛然而止的话音和欲说还休的神态中猜测出他们之间的谈话和自己有关了。

    林枫看着李玉成道:“忙完了?”

    李玉成哼了一声,不答反问:“你们刚刚说什么了?”

    林枫沉默了,因为他也想知道,他进来总共说了不到五句话,唐婉究竟从哪里提取出来了这些会让人误会的信息?

    李玉成见林枫不回答,越发肯定了刚刚他们是在讨论他,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否则唐婉为什么看见他就跑,林枫一听他说话就沉默呢?

    唐婉觉得意难平,李玉成觉得这意简直平不下来了,他为了艾黎嘴里那个跟他有关的所谓“惊喜”在楼下忙得脚不沾地,而他在这儿和别人相依相偎的互诉衷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喝酒?他让他们喝!

    李玉成走到沙发边把唐婉刚拿出来的那几瓶酒对嘴吹了,在林枫错愕的眼神下又拿了几瓶酒出来,林枫阻拦道:“阿成你……”

    “闭嘴!”

    难得被李玉成打断了话,林枫一时没接上口,李玉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喝了一瓶酒,林枫总算是回过神来,直接夺了他手里的酒瓶道:“别喝了。”

    “你管我!”

    李玉成又要去拿,林枫把剩下的几瓶酒一并拿走了,在李玉成瞪他的眼神中说道:“待会儿喝醉了我不管你。”

    李玉成冷笑一声道:“我也不要你管,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我很稀罕你管着我吗?我告诉你林枫,我早就受够了,我他妈早就受够了!”

    李玉成怒吼一声,林枫此刻的表情已经不是错愕,而是惊愕了,不知道李玉成为什么情绪突然大爆发。

    李玉成往下说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从开学第一天我就烦你了,一副高高在上高岭之花的模样,好像谁都不放在眼里似的,其实你不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是因为别人不把你放在眼里!你以为我每天跟着你是真的想跟你做朋友吗?呵,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谁愿意跟你做朋友,我就是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别提多好玩了!林枫我告诉你,我李玉成从来就没想过要跟你做朋友,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来都没有!”

    林枫脸沉了下来,冷声道:“别说了,阿成,你醉了。”

    “我没醉!”

    李玉成大吼一声道:“我没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来就不想……”

    “闭嘴!”

    林枫打断李玉成的话,然后把手里的酒往李玉成手里一塞,说道:“你没醉?那你继续喝。”

    李玉成放下酒道:“我不喝,我要……”

    “我让你喝!”

    林枫一把拽过李玉成,两人双双跌坐在沙发上,林枫把李玉成按倒在沙发上,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把酒灌进他嘴里,冷着声音道:“我让你喝……”然后,别再说了。

    李玉成被酒呛得直咳嗽,林枫却不管不顾的一心要堵住对方的嘴,最后李玉成咳得都有些喘不上气来了,林枫才慌忙把人扶起来,然而却被李玉成一把挥开了手。

    李玉成看着他半晌,突然没来由的“哇”一声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