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我喜欢一个人
    李玉成突然开始嚎啕大哭,林枫错愕不已,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手足无措的坐在原地干瞪着眼看他。

    大概是李玉成见他都哭了林枫还是无动于衷,他越想越觉得伤心,于是哭得越发大声,想要引起林枫的注意。

    李玉成注意力都放嗓子上了,没留神从沙发上滑了下去,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嚎,眼泪没见多少,声音倒是震天响。

    直到此时,林枫才手忙脚乱的要去扶他,说道:“阿成,地上凉,你先起来。”

    “我不起来!”

    李玉成手一扬躲开他的手,结果却打到了面前的小茶几上,疼得他又是一嗓子。林枫扶不起来他,又怕他动作大了又伤到自己,便把茶几挪到了床边,把沙发酒瓶什么的都挪走了,只剩下李玉成靠着的那个小沙发。

    这下可倒好,空间一宽敞,李玉成更有发挥的空间了。他双腿一伸,肩膀一塌,脑袋往后一仰,嗓子再一开动,标准的小孩儿撒娇耍赖**。

    但又有些不同,小孩儿撒娇或耍赖无非为了两个原因,要么想玩,要么想要东西,而李玉成似乎……只是为了制造噪音。

    不知道当初艾黎装修的时候花了多少心思在哪儿选的材料,总之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算是不错的,关上门只有隐隐约约的音乐传进来,刚刚林枫还觉得有些吵,现在跟李玉成一比起来,那真是太安静了。

    林枫看李玉成哭得专心致志,便又想拉他起来,但他刚伸出手李玉成就吼道:“你别动!哇~啊!”

    林枫:“……”

    李玉成不愿意起来,林枫只好从床上拿了个枕头,弯下腰轻声细语的哄:“阿成,地上凉不凉啊?”

    “呃……凉。”

    “那我们……”

    “不起来!”

    又一次被拒绝,林枫拿着枕头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不起来,咱们垫个垫子好不好?地上那么凉,要是阿成感冒了怎么办?”

    李玉成摇头道:“不要!我不怕感冒!”接着扁了扁嘴道,“反正也没有人会……”

    “我会心疼。”

    林枫不等他说完就接口道,然后在李玉成面前蹲下,两人四目相对,林枫看到李玉成眼底还残留着泪水,他伸手替他抹去眼角未干的泪痕,轻声道:“我会心疼阿成,你高兴,我也高兴;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你不舒服,我也会难受。阿成,有人会心疼你,会一直一直心疼你,所以,你要照顾好自己,好不好,阿成?”

    李玉成看着他眨了眨眼,眼角又有湿意,还未来得及掉下便被林枫伸手擦去。他点头“唔”了一声,林枫笑了笑,把枕头放在地上,说道:“那阿成坐这儿来好不好?”

    “嗯。”

    李玉成乖乖的挪了地方,林枫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阿成真乖。”

    谁知李玉成却摇头道:“你错了,阿成一点都不乖。”

    林枫好奇道:“嗯?是吗?”

    李玉成对他点头道:“嗯。”

    林枫在他身边坐下,把小沙发拖过来让两人靠着,怕李玉成往下滑,他顺手揽上了李玉成的肩膀,说道:“阿成哪里不乖了,说来听听好不好?”

    两人此时的动作其实有些暧昧,男孩子嘛,勾肩搭背的很正常,开玩笑也能“老公”“老婆”的乱叫,黏糊起来比女孩子还厉害,恨不得贴在对方身上,但这些,仅限于正常的男孩子之间。

    什么是正常的男孩子?像艾黎和张英牧那样的,好的时候张英牧能天天背着艾黎下楼,逢人就嬉皮笑脸的说这是他媳妇儿,不好的时候两人能从204一路打到2,轰动整个楼层的人出来劝架。

    林枫不是正常的男孩子,他好像没有大喜大悲的情绪,不会像李玉成那样因为第二天要回家而兴奋得睡不着觉;也不会像艾黎那样因为正在追求的女孩子给自己回了消息而雀跃不已;更不会像张英牧那样跟个好斗的勇士一样随时随地能和别人打一架。

    他不只是没有大起大落的情绪,他还没有亲疏远近的情感。他没有特别好的朋友,也没有特别坏的朋友,世上的人对他来说分两种,记得住名字的,还有记不住名字的。哪怕这些年李玉成一直标榜是他最好的哥们儿,但说实话,在别人看来,似乎也并没有不同到哪里去。

    他在情感上不会和人特别亲近,他在身体上也不会和谁特别亲密。所以那些男孩子间最正常不过的接触,对他来说都是不寻常。

    李玉成也不是正常的男孩子,因为,他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

    所以这两个人,其实是没有太多亲密的接触的,大概最贴近的一次,就是大二那年李玉成喝醉了酒挂在林枫身上不肯下来的那次。可惜当时一个醉得一塌糊涂,一个脸沉得阴云密布,没有人往别的地方想。

    现在林枫揽着李玉成的姿势,其实是带着很强的占有性的,不像对朋友,倒像是对恋人。不过这次和大二那年一样,一个醉了,一个觉得理所当然。

    林枫把人往自己身边带了一下,李玉成没有挣扎,甚至还歪头在他肩上蹭了几下,带着些许撒娇和讨好的意味。林枫的心从没像现在这样柔软过,他想,哪怕他对李玉成的心思没法说出口,但只要能像现在这样,李玉成身边没有别的人,偶尔喝醉酒了会赖着他撒娇,三言两语就能炸毛跟他闹一下,就这样过一辈子,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林枫一个人沉浸在这种美好中,就听李玉成说道:“我告诉你,你不许告诉老大,听到了吗?”

    “嗯,听到……等等,你说什么?”

    林枫说到一半觉得不对,什么叫不许告诉老大?

    李玉成“嘁”了一声道:“就是不许告诉林枫,什么理解水平,语文怎么学的!”

    林枫:“……”这个成语接龙第一个下场的人居然鄙视成语接龙的胜利者?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不是自己要亲自跟他说吗?

    李玉成没再管他,而是回头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做贼心虚般确定不会有人进来,才压低了声音道:“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你不许让老大知道,听没听到,老三?”

    林枫看着李玉成那一副地下党街头的神神秘秘的模样,真是想好好敲打敲打他让他仔细看看,在他面前的到底是不能知道的老大还是什么都可以对他说的老三。

    “听到没有啊?”

    李玉成催促他,林枫压下心底的不快,“嗯”了一声。李玉成这才放了心,身子往后一靠,林枫怕他没轻没重磕到自己,赶紧伸手过去垫在他脑袋底下,李玉成就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闭上眼睛道:“我喜欢一个人。”

    林枫的呼吸霎时停住,不知道该对这句话作何反应,该生气?好像不应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李玉成喜欢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那该难过吗?好像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守了这么多年的人,原来喜欢了别人,不甘心陪了自己这么久的人,以后要去陪别的人了。

    林枫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情绪,只好没什么情绪的“嗯”了一声,问道:“她是谁?”

    “他是一个……唔,我不该喜欢的人。”

    “嗯?”

    李玉成苦恼的皱起了眉,说道:“老大不让我喜欢他,所以我一直不敢跟他说,我怕老大知道了会生气,会不理我,那我以后就见不到他了,见不到他,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李玉成仿佛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语音里也带上了几分委屈,说道:“老三你不知道,我可喜欢他了,我从大二,或许是大一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可是他很烦我,他总是嫌弃我,觉得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在他眼里我就是个烦人精。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喜欢他,就是想跟着他嘛,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想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他身边,我不想只当他的朋友,他却只能跟我做朋友。就在刚刚,十分钟以前。他还和那个人,就是那个我最大的情敌在这里孤男寡女的不知道做些什么!我为了深入了解情敌和她做了朋友,他却背着我,背着我和她纠纠缠缠剪不断,理还乱!”

    李玉成说着又觉得有些气愤,便停止了讲述嘟嘟囔囔的骂了起来,林枫却无心再听了。

    大二或者大一就喜欢她,他没记错的话,李玉成是在大二跟唐婉告白的;她很烦他,确实,唐婉好像没给过李玉成什么好脸色;做朋友,李玉成这些年不管他怎么说,他不是始终赖着要跟唐婉做朋友吗?孤男寡女,呵,原来刚刚他生气,是因为唐婉和他待在这里被他撞见了,他以为唐婉和他之间有什么,所以他不高兴?

    呵,原来是这样。

    林枫算是把一切都想明白了,也知道李玉成这些年一直做他所谓“最好的朋友”是为什么了,原来都是为了唐婉。

    林枫突然觉得讽刺,他曾经以为,李玉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为任何目的不因为他的身份,即使看到了他身上所有的瑕疵,都还愿意真心实意的和他做朋友的人,但原来,他也是有目的的。

    既然如此,那他成全他,便是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