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老同学
    两人打得正热闹的时候,有人“砰砰砰”的敲门,艾黎和张英牧没空开门,林枫……看他那样子不愿意去开门。李玉成只好认命地爬下床去开门。

    一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不认识的男孩子,两人互相看了片刻,李玉成刚要问他找谁,对方就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吼道:“我的车呢?!!”

    李玉成被他吼得有些懵,疑惑道:“你的车?什么车?”

    “自行车!”

    对方嗓门过大,引起了室内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张英牧和艾黎停手一看,发现一个陌生人正扯着李玉成的衣领子吼,立刻冲过去,一个把李玉成往后拽,一个伸手推了那人一把,不满道:“你谁呀?干什么呢你?”

    张英牧本就长得人高马大,天天揍艾黎又揍出经验了,在对方没防备的时候这么一推,那人立刻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谁呀你?”

    艾黎把李玉成往后拉了一下,问道:“老幺,这人谁呀?”

    李玉成摇头道:“不认识。”

    艾黎一听来了气,拍张英牧肩膀道:“听到了吗,老幺根本都不认识他!他这是故意来找茬啊!”

    张英牧还跟他生气呢,哼一声道:“我没聋。”然后对那个男孩子说道,“我问你,你是谁,哪个院的,找我们老幺有事?你最好老实回答,不然别怪我们把你送保卫科。”

    男孩子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说道:“就怕你们不去呢!走走走,跟我去保卫科。”

    说着就要伸手拉李玉成,被张英牧一巴掌拍掉了,警告道:“跟谁动手动脚呢?”

    男孩子瞪他一眼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他的!”

    张英牧又拍掉他指着李玉成的那根手指,说道:“就跟我有关系!你找他干什么?”

    “找他要我的自行车!”

    张英牧和艾黎看向李玉成,问道:“什么自行车?”

    李玉成更加茫然:“我怎么知道?”

    男孩子双手叉腰,声音洪亮,气势如虹道:“你别想抵赖!就是你刚刚抢了我的自行车,门口监控可都拍下来了!我找了整个学校可算把你逮到了,我告诉你,你别不承认,咱们现在就去保卫科看监控!”

    “什么什么,你等会儿,谁抢你自行车了?”

    对方见李玉成还要抵赖,怒道:“就在五个小时以前,你在宿舍楼下抢了我的自行车,你想不认账?”

    “五个小时以前……”

    李玉成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是你啊?”

    对方一点头道:“就是我!”

    这个人就是李玉成下午去系楼的时候在宿舍楼下以为自己认识所以推了自行车就走的那个人。李玉成大概是看花眼了,或者潜意识里告诉自己认识这个人,然而事实上他并不认识。

    李玉成走后,男生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自行车没了,失魂落魄的往宿舍里走,楼下大爷看见他问他怎么了,他肩膀一塌沮丧道:“我自行车不见了。”

    大爷急了:“车不见了?那你赶紧去找啊,然后打电话报警啊,你往寝室走干什么?”

    他这才恍然大悟,在大爷那儿问了号码后给保卫科打电话,把事情前后一说,对方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骑车回来,走到寝室楼下的时候被一个人抢了自行车?那你认识他吗?”

    男生想了想,回答道:“不知道。”

    保安静默片刻道:“你认不认识他你自己不知道?那车是不是你的你知道吗?”

    男生从他这语气里听到了耻笑,辩解道:“他跑得太快了,我都没看清他是不是我同学,那我要说不认识,万一我认识他呢?那我要说认识,那万一我不认识他呢?我现在没法儿给你确切的答案,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说,那辆车是我的,我刚买的,发票还在呢!你要看吗?”

    “不用不用,”保安拒绝道,“那等你有了确切的答案之后再给我们打电话行吗?”

    男生说道:“那你现在不管了?”

    保安用无奈的口吻说道:“没法儿管呀!这万一对方是你认识的人,你说我们要把他当小偷抓起来,那你多难堪,是吧?”

    男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挂了电话决定等那人回来以后,他仔细看看认不认识对方再决定要不要报警。但左等不见人,又等不见车,眼看外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他又开始担心对方是不是骑车给摔着了,最后还是大爷偶然出来看见他还在外面,问了情况后哭笑不得道:“这门口安了监控,你怎么不说去调监控看看?”

    男生又一次恍然大悟,跑到保卫科调了监控一看,发现对方早就回来了,而他只顾着看骑自行车的人,错过了而已。保卫科的人同样哭笑不得的给他查出了李玉成住在哪个寝室,让他自己先来协调沟通,如果协调不成功的话,他们再报警。

    男生言简意赅的说了前因后果,李玉成顿时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忙把人往屋里让。男生路过张英牧时,哼了一声道:“还要把我送保卫科吗?”

    张英牧此时也臊得很,瞪了罪魁祸首一眼,一声不吭了。

    李玉成忙给对方端凳子又拿水的,讪讪一笑道:“我当时是眼花了,还以为你是我们班同学呢,真是不好意思啊同学,那啥,你没跟保卫科的说是我抢的吧?”

    男生“嘁”一声道:“我说了又怎么样?本来就是你抢的!”

    李玉成挠挠头道:“是,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

    “行了,我没说,”对方打断他的话道,“你把车还我就行了。”

    李玉成还没开心上一秒就愣道:“还你?”

    对方点头道:“不然呢?你还准备据为己有啊?”

    “不是不是,”李玉成赶紧摇手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我也不知道你的车在哪儿。”

    “什么?你不知道?”

    对方的嗓门一下高了八个度,张英牧皱眉道:“你声音小一点。”

    男生瞪了他一眼,林枫也早就被这不小的动静吵到了,从自己床上微微探了探脑袋,李玉成问他:“老大,你看见我骑到系楼去那辆自行车了吗?”

    林枫摇头道:“没有。”

    李玉成不满了,说道:“你想都不想一下,怎么这么敷衍?”

    林枫又停了两秒,然后说道:“没有。”

    李玉成:“……”

    “老林?”

    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林枫不知道是不是在叫他,但宿舍貌似只有他一个人姓林,所以他还是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穿着件棉衣,因为室内有些热,所以他把棉衣的拉链拉开了,露出里面一件白色的短t,有些偏黄的头发烫了卷,因为刚刚的一场混乱有些凌乱,乍一看倒像是炸毛了一样。

    对方先是有些疑惑,但看到林枫看向他的那一刻,顿时疑惑尽消,一双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惊喜道:“老林,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了呢!是我,肖烈,咱俩是初中同学,还记得吧?咱俩当年……”

    名叫肖烈的男生大概知道林枫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格,怕林枫忘了他,还准备侃侃而谈的话说当年,没想到林枫一点头道:“我记得。”

    肖烈脸上是掩不住的惊喜:“真的?”

    李玉成脸上是藏不住的惊讶:“真的?”在上次和郑瑞他们闹过矛盾后不久,李玉成才知道郑瑞当时说的那句“这么多年的同学”是什么意思,林枫和郑瑞可是从初中开始就是隔壁班同学了,高二分班以后更是同班同学,林枫要不是那次闹过不快后李玉成天天在他耳边说,他可能到现在都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位同学,而面前这个卷毛,居然只说了个名字林枫就想起来他是谁了?太神奇了吧!

    李玉成还在震惊,肖烈已经兴高采烈的和林枫叙起了旧,忘了找自己自行车的事了,而张英牧和艾黎更是自觉主动的加入了两人的回忆录中,一时倒没人去管李玉成了。

    等李玉成回过神来,这几人已经聊嗨了,不过说话的主力是艾黎和肖烈,张英牧偶尔插两句话,林枫则是静静地听,就像每次他们宿舍开卧谈会一样。

    但又有些不一样,他们开卧谈会的时候,林枫要么拿本书,要么捧个笔记本电脑,靠在自己床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但他今天放下了书关上了电脑,还从床上下来坐到了桌边,时不时给肖烈递个眼神表示他在听,并且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跟每次听李玉成说话时恨不得用胶带把他的嘴给粘起来的不耐模样一点都不一样。

    李玉成翻了个白眼,心说这男人还有两副面孔呢。见他们说得认真又不好打断,在旁边听了几分钟,发现肖烈讲的都是他自己的事,只偶尔提一下林枫,他觉得没趣,便拍他肩膀问道:“同学,你那自行车……”

    “对!自行车!”

    李玉成还以为他终于想起这事了,但对方紧跟着说道:“你们不知道吧,我自行车还是老林教的呢!当时我们班就属他车骑得最好,我小时候怕疼不敢骑,到初中了也不会骑自行车,别的同学都笑我,只有他没有,他不仅没有笑我,而且还教我骑车,我和你们讲,当年……”

    李玉成在后面听得直翻白眼,嘁,上初中还不会骑自行车,不知道有什么可炫耀的!你以为他没嘲笑你,其实他心里指不定怎么挤兑你呢,真是天真的孩子,呵!

    刚翻完白眼就和林枫的视线碰了个正着,李玉成皮笑肉不笑地冲他一咧嘴,然后猛的一拍肖烈的肩膀,说道:“肖烈是吧?你那自行车还要不要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