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我不是外人
    李玉成回寝室翻遍了所有口袋也只找到了八百块钱,这是他剩下半个月的生活费以及回家的路费,他觉得自己不能为了书包这么个身外之物乱挥霍,所以他跑到林枫身边戳了戳他的肩膀,林枫往后一躲,皱眉道:“干嘛?”

    “嘿嘿,老大,看书呢?”李玉成讨好一笑,说道,“借我点儿钱呗。”

    林枫从书包里拿出钱夹,面无表情道:“多少?”

    “嘿嘿,”李玉成伸出一只手道,“五百。”

    林枫抽了五张给他,随口问了一句:“你要干嘛?”

    “买书包!”

    “包”字传来的时候,李玉成已经在门外了。他一溜烟跑到陈利宿舍,说道:“给你钱。”

    陈利看他拿着好几张人民币,笑道:“李团,你拿这么多钱干什么。”

    李玉成说道:“我知道这包原价也得九百多,不能让你亏呀。”

    陈利哈哈一笑道:“这包我都压起褶儿了卖相也不好,而且我还欠着你三百块呢,再说了,咱俩兄弟一场,我还能找你多要钱?你就意思意思给个两百三百的行了。”

    “那怎么行!”李玉成说道,“你这书包都还是新的,而且一码归一码,兄弟是兄弟,买卖是买卖,你说的,兄弟一场我还能让你吃亏?”

    陈利假装不悦道:“李团,你这说得可太见外了啊。”

    李玉成还要说什么,一旁边涂寒道:“嗨!不就一包吗,你俩还要跟菜市场大妈似的你一刀我一刀的砍?要我说,李团你给个三百块得了,反正这包也是陈利他姨送的,他平时又不背,放他这儿也是白瞎,还不如便宜卖你赚个零花钱呢。李团你也别坚持,就没见过上赶着给人加价的,你放心吧,陈利他亏不了!”

    涂寒这一通说把李玉成逗乐了,陈利趁机从他手里抽了三张人民币出来,然后把人往外推,说道:“行了李团,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涂寒说的对,我呀,亏不了!”把人推出门外后他又低声道,“再说了,以后麻烦你的事儿还多着呢,你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说着哥俩好的把李玉成一路送回了寝室,两人谁都没注意到,不远处的楼梯间探出来一个脑袋,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以后,这才转身下楼走了。

    最后一周是极其重要的一周,考察课进行当堂测验,考试课老师划考试范围,所以好多老师惊讶的发现:嚯!原来我的课人这么多?这教室都坐不下了!

    林枫是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金融专业的,金融专业是未清大学的王牌专业,这个专业的第一名,其实也差不多是未清大学的no.1了,再加上林枫本身上课就是从不缺席从不迟到早退,所以到期末不管是本班的还是外班的,甚至一些其他系的都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想要拿到林枫的笔记,据说老师划重点时还时常借鉴他的笔记。

    这各种渠道中最重要的一种就是李玉成了。李玉成最近的人气猛增,经常走在路上就被陌生人搭讪,然而对方聊不到两句就是同一句话:“你可以帮我借林枫的笔记吗?”

    李玉成一开始还客客气气道:“不好意思,他的笔记从来不外借。”最后被问烦了,冲他们一指前面的林枫道,“看到没有,那就是林枫,他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直接去问他行不行?”

    女孩子看了一眼林枫的背影,低头道:“我…我不敢。”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李玉成顿时心软了,唉,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子,让她去面对这么一座冰山,确实是为难她了。然而女生紧接着说道:“太帅了,我怕我忍不住想跟他告白。”

    李玉成:“……”

    他对她那娇羞的模样狠狠翻了个白眼,气势汹汹的走了,边走边想:居然有人觉得林枫长得帅?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她是瞎了吗?!!不过,林枫这小子看起来似乎…确实挺好看?

    当然了,也有人反问道:“那他也不借给你吗?”

    李玉成呵呵一笑道:“你说呢?”

    对方不服气的反驳:“不是说不借外人的吗?”

    李玉成再次微微一笑道:“因为我不是外人啊。”

    “……”这人一脸嘚瑟是什么鬼?

    李玉成追上林枫,说道:“老大,你要不对我好点你都对不起我这几天给你挡桃花的辛苦费!”

    林枫眼神都懒得给他,说道:“要哪一科?”

    李玉成嘿嘿一笑道:“高数。”

    林枫说道:“这个不行,给肖烈了。”

    “靠!他们也学高数?”李玉成先是不敢置信,然后就不高兴了,说道,“老大,不是说了不借给外人的吗?你借给他干嘛?”

    “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林枫总算瞥了他一眼,把剩下的话补充完整,“况且,你也不是什么内人。”

    李玉成:“……”他喜道,“你的意思是,肖烈他也是外人了?”

    林枫:“……”可能他确实表现出了这个意思,但这并不是重点。

    周三下午上体育课进行冰刀考试,李玉成和林枫排在了第一组,又因为有轮滑的基础,所以两人满分通过了考试,轮滑老师人比较好,知道外面天冷而且他们忙着复习,所以手一挥让考完试的同学可以直接走了。

    李玉成欢呼了一声就和林枫往场外休息区滑,准备换鞋去图书馆复习。结果走到一半身边传来一声惊雷:“李玉成!过来帮我计时!”

    李玉成转头一看,是跆拳道课的徐峰老师,徐峰是学校散打社的特约教练,李玉成他们刚进社的时候和他打过几次照面。徐峰为人豪爽大气不拘小节,这种性格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只要你俩认识,那你们就是熟人,乖乖过来帮忙吧!

    李玉成苦着脸应了一声,回头找林枫,发现林枫正默不作声的往边上溜。李玉成瞬间明白了林枫是什么意思,骂他不仗义的同时忍不住想笑,原来林枫也会因为不想被老师抓去干苦力所以偷溜的?他不是一向讲究直截了当的拒绝的吗?

    李玉成还在乐的时候,又一声惊雷响起:“还有那个林枫,你也一起过来帮忙登记!”

    林枫偷溜的背影就此定格,李玉成滑到他前面,然后一个漂亮的转身定在他面前,看着林枫透露着绝望的面无表情的脸,双眼笑得弯弯道:“走吧?”

    两人滑到徐峰班级附近,徐峰虽然是教散打的,但班里三十个同学倒有二十个是女生,而隔壁健美操的三十个里面二十五个都是男生。每次上课都能听到徐峰的“力度,力度!你们没吃饭吗?!!”和健美操老师的“柔软,柔软,你们的骨头是铁做的吗?!!”的咆哮声。

    李玉成滑到徐峰旁边问道:“老师,还有几个?”

    徐峰说道:“这是第二组。”

    “哦,”李玉成又问,“总共几组?”

    徐峰惆怅的看了看远方道:“六组。”

    李玉成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旁边林枫伸手扶了一把,他道了声谢不敢置信道:“半个小时过去了,您总共考了十个?”

    徐峰纠正道:“不,是五个,这五个刚出发。”

    “好吧,”李玉成揉了揉额角道,“那过了几个?”

    “两个。”

    “所以待会儿还要补考?”

    徐峰点头表示肯定,这下李玉成不再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我能问问您这是为什么吗?难道我们用的不是同一个考试场地吗?为什么别的班半个小时已经考完下了课,您这才一半没进行到呢?”

    旁边一个女生好心解答道:“因为大家都不会,刚刚上课的时候现学的哦。”

    李玉成瞥她一眼,“呵”了一声,对方不满道:“没人告诉你别人回答你的问题之后要说谢谢吗,同桌?”

    李玉成爬起身怒道:“胡新宇你离我远点!”

    “行了都别说了,她们马上回来了。”徐峰把秒表塞到李玉成手里,又把花名册递给林枫,说道,“看着啊,我让你按你就按,按完之后林枫把她们成绩写上。”

    “哦。”

    两人应下之后,一下子“冲”过来好几个女生,真的是冲过来的,别人的最后一段都是借力滑过来,这样到终点的时候刚好停下不用滑出一大截之后再滑回来。但这几个女生却像是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似的,双手在空中一边挥舞一边喊着“让开让开快让开”,然后如导弹一般发射过来的。

    李玉成躲得远远的竖了个大拇指:“呵,厉害!”

    胡新宇给了他一拳道:“我说你能有点绅士风度好歹扶一下吗?”

    李玉成扬了扬手里的表道:“我计时呢。”

    胡新宇翻了个白眼道:“活该你单身!”

    李玉成怒道:“你不也一样吗?大家都半斤八两挤兑谁呀!”

    胡新宇冲他做个鬼脸道:“至少我有人追啊,略略略~”

    “靠!涂寒真是眼睛瞎了!”

    旁边涂寒开口道:“哪有,我没瞎啊。”

    李玉成:“滚滚滚,你们都给我滚!”

    几人忙着逗乐,这时滑在最前面的女生,好不容易从几十米远的地方滑了回来,焦急道:“老师,不好了,曲萌萌她摔倒了!”

    平衡感不好的同学上冰时摔倒是正常的事,多摔几次也就学会怎么滑冰了。所以徐峰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派李玉成过去看看,让她休息一下准备后面的补考。

    李玉成也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事,一路哼着小曲过去了。可是等他过去之后,他才发现,事情比他们所认为的,要严重得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