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跟你没关系
    对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李玉成刚要驳斥“没见过血是不是?”但没出口就觉出不对,哪里来的血?

    他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她指着的正是曲萌萌。

    李玉成站在曲萌萌的左边,而女孩子站在他的对面,李玉成在自己这边没看到血,便走到另一边,仔细一看,曲萌萌耳朵旁边那红色的东西。好像……确实是血!

    他不敢确定,所以有些震惊道:“这是血?”

    林枫头也不抬道:“没见过血是不是?”

    李玉成:“……”得!他没说出口的话让别人说了!

    李玉成翻了个白眼,林枫又说道:“还不快打120?”

    “诶?”

    “没看到她出血了是不是?”

    废话!他当然看见了,不还被你怼了一句吗?打120就打120,凶什么凶?

    李玉成掏手机按下120才猛地反应过来,说道:“为什么要打120?”

    林枫瞪了他一眼,然后示意他把电话拿给自己。电话很快接通,林枫说道:“你好,这里有一名学生在上冰刀课的时候摔倒了,后脑出血,麻烦你们尽快过来,未清大学北门体育场旁边冰场这里。”

    林枫条理清晰的说完大致情况后便挂了电话,又开始给辅导员孔雪娟和班主任郝韵打电话,趁对方接电话的空当,他吩咐李玉成道:“去叫徐老师。”

    “啊?哦,好,我马上去!”

    李玉成从林枫刚刚的话听明白了,所以曲萌萌是真的流血了,还是后脑?可是怎么会呢,不就是摔了一跤吗?他当初学旱冰的时候摔了十多跤也没事啊,连个疤都没留下,曲萌萌怎么就……

    但却容不得他多想,他竭尽全力往考试起点滑去,徐峰正在教下一组考试的同学,见他回来,说道:“你们这两个小子,让你们帮个忙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林枫……”

    “徐老师,曲萌萌摔倒了,脑袋出血了,你过去看看吧。”

    “……”

    徐峰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站在原地没动。赵新宇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早就你扶我我扶你的往那边去了,李玉成上来拉徐峰,说道:“哎哟老徐啊,把你那下巴抬一抬,赶紧过去看看吧!”

    徐峰问出了李玉成的心底话:“不是,就滑个冰摔了一跤,怎么就把脑袋摔出血了?”

    李玉成无语,他也想知道呢!

    两人过去的时候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几圈,李玉成一边叫着“让一让,老师来了,让老师进去看看”一边扒拉开人群往里挤。

    李玉成再看曲萌萌的时候,她耳朵边的血已经比刚刚多了一倍,在白色的冰面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徐峰看了一眼问道:“怎么回事?”

    林枫说道:“她刚刚好像崴了一下然后就摔了,我怀疑,”他他抿了抿嘴,看了一眼曲萌萌的脚,说道,“我怀疑是鞋的问题。”

    他后面这句话说得很小声,除了跟他一起坐下来查看情况的徐峰和李玉成之外,其他人都没听见。徐峰也看了一眼曲萌萌的鞋,然后站起身开始哄旁边围着的人,说道:“看什么呢,你们都看什么呢?这上课呢,还不回去考试?”

    有学生不愿意走,顶嘴道:“我们都考完了!”

    徐峰瞪眼道:“考完了了不起是吧?你是哪个班的?是不是隔壁健美操的?信不信我和你们赵老师说让你挂科?走走走,都走都走!都在这儿围着干什么,让伤员有个可以呼吸的空间好不好?”

    徐峰一边骂一边威胁的把围观的人清散得差不多了,然后问林枫道:“给你们老师打电话没有?”

    林枫点头道:“打了,也打急救电话了。”

    徐峰点头道:“那行,有什么情况等你们老师来跟她说吧。”

    冰场旁边就是学校大道,没一会儿“吱”的一声停了一辆小车在路边,李玉成抬头看去,车还没停稳副驾驶就跳下来一个人,四处看了一眼,李玉成朝她挥了挥手,对方便立刻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正是他们班主任郝韵。

    郝韵穿着雪地靴,这冰上太滑,她一路迈着小碎步跑过来,路上好几次差点摔倒,后面跟上来一个高高大大穿白大褂的男人,一把扶住了她,然后带着她一起过来了。

    郝韵一过来就跪在了地上,要去看曲萌萌怎么样,她身后的男人赶紧说道:“你别动她!”

    “哦,哦,对,不能动她不能动她,抱歉,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问他们:“打急救电话了吗?”

    林枫点头道:“打了,现在应该快到了,我还给孔老师打电话了,但她说她回家了过不来,让郝老师您送她到医院去。”

    “回家?下班时间都没到她回什么家!学生出事了她看不见吗?”

    郝韵一听这话就怒了,大吼着说出这几句话,脸色也涨得通红,男人在她身边蹲下来,轻声道:“阿郝。”

    郝韵看了他一眼,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低声对林枫道:“抱歉,我不是对你发脾气,我只是……”

    话音未落,救护车的声音响起,徐峰打断道:“好了,这位老师也别道歉了,还是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去吧。”

    “哦,对。”

    医护人员很快过来,把曲萌萌抬上了担架往救护车走,李玉成他们想跟上去,郝韵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就别过去了,马上考试了好好复习,我跟去医院就可以了。”

    说完又对徐峰道:“这位老师,其他学生就麻烦你了。”

    徐峰点了点头,郝韵转身要走,林枫叫住她,说道:“老师,她的鞋。”

    郝韵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前面的医护人员在催促,她只好和那个男人一起跟在医护人员后面上了救护车。

    出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小插曲,围观同学们自然要好好探讨一番,甚至有好事的同学要拿手机拍照,徐峰立刻阻止了他们,李玉成去旁边挖了一堆雪过来掩盖住了。

    曲萌萌送去医院了,其他没考试的同学还要接着考,林枫和李玉成也还得接着去给徐峰当助手。接下来的考试很平静,虽然还是有几个走路歪来扭去的,但好在没有人摔倒,大家都是一个系的,李玉成偷偷摸摸给没及格的同学打了个挨边过的分数,徐峰也睁只眼闭只眼的假装没看见。也许他让李玉成他们来帮忙就是这么个原因,毕竟补考老师也是很累的。

    总算在下课前最后一分钟全部考完了,有四五个实在是超时太长的只好垂头丧脑的准备下学期补考。

    李玉成和林枫一起到场外的椅子边换鞋,只剩下两个人了,李玉成终于忍不住问道:“老大,曲萌萌她……”

    林枫看他一眼道:“怎么了?”

    李玉成问道:“你刚刚说她的鞋有问题是什么意思?”

    林枫换好鞋站起身道:“跟你没关系。”

    “这也么跟我没关系呢!”李玉成“嚯”的站起身来,见旁边有人被他的声音吸引了目光,他又压低声音道,“这鞋是我们去买的啊,如果有问题,那不是……”

    剩下的话他没再说出口,刚刚是因为太震惊没反应过来,后来站在那儿计时的时候,他终于得空想了一下。他不知道林枫说那话的具体意思是什么,但曲萌萌的摔倒肯定和冰刀鞋有关,鞋是他和林枫一起去买一起发给大家的,这是全系师生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如果曲萌萌的受伤和冰刀鞋有关,那他和林枫肯定都会有责任,但林枫说跟他没关系是什么意思?

    林枫也知道李玉成省略的话是什么,他说道:“人是孔老师联系的,字是我签的,有你什么事?”

    “啊?”

    李玉成有些没反应过来,林枫却已经直接走了,李玉成赶紧追上,问道:“老大,你这什么意思啊,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

    林枫说道:“傻子都听懂了。”

    李玉成:“……”是说他连傻子都不如吗?

    林枫难得又回头补了一句:“反正别人问你你实话实说就行了,这事跟你没关系。”

    李玉成“哦”了一声,又问道:“老大,学委不会有事吧?”

    林枫摇头道:“不知道。”

    李玉成说道:“那咱们明天去看看她?”

    林枫纠正道:“只有你。”

    李玉成:“……”

    郝韵第二天早上才带回了消息,说曲萌萌没什么大事,只是后脑有淤血可能会压迫到神经需要留院观察,今年的期末考试她没法参加了。不参加考试就没有成绩,没有成绩就拿不到学分,所以学校给的建议是休学一年明年和下一届学生一起上大一,不知道曲萌萌家里是怎么考虑的。

    班里组织了一次集体探望,派了几个班委和郝韵一起过去,林枫虽然嘴上说着让李玉成一个人去,但最后还是一起去了,还难得开口安慰了曲萌萌几句,让她好好养伤。

    想到陈利和曲萌萌的关系,又考虑到曲萌萌父母都在,陈利不方便一个人去看她,所以李玉成在组织人的时候留了一个名额给陈利,结果陈利却推说复习太忙给拒绝了。李玉成清楚的看到,当曲萌萌的父亲告诉她班里同学来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睛是亮了一下的,而且脸色一下子也红润了不少,只是在看到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体委时,这些可以称为“高兴”的特征都全都褪去,只留下硬挤出来的笑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