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林哥哥
    曲萌萌是没什么大事了,但她受伤的事情却还是要往下调查。

    医护人员在对曲萌萌进行急救的时候把她的冰刀鞋脱了下来,递给了旁边跟着的小护士,小护士接过随口说了一句:“是不是鞋不合脚才摔倒了啊?”

    郝韵才想起来林枫在她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把那双鞋拿过来一看,然后脸色大变。

    李玉成他们是周四上午去医院看曲萌萌的,下午就被郝韵叫进了办公室。李玉成隐约觉得和曲萌萌受伤的事情有关,但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事没那么简单,里面坐满了一众平时只在荣誉墙上见过的领导。

    李玉成有些震惊,不知道怎么就惊动了这么多领导,郝韵冲他笑道:“没事,老师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别紧张,没事的。”

    “好。”

    接下来几位老师让他详细述说了一遍从接到买冰刀鞋的通知到把冰刀鞋发到同学们手里的全部过程,就差让他说他那天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了。说话的途中还不时有人打断,问他他刚说完的一些不太重要的细节问题,看他的表述和刚刚是否有出入。

    就这么件事李玉成翻来覆去说了快两个小时,领导们总算放人了,李玉成长出了一口气,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林枫,林枫冲他一笑,然后越过他进了办公室。

    林枫比李玉成待的时间更长,待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办公室外面没有座椅,李玉成在外面等得无聊,一会儿抠抠墙一会儿看看盆栽,就是不敢离开办公室门口。

    林枫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系楼晚上没人,为了节约用电只开了应急灯并没有开大灯。领导们还要再讨论一下,所以林枫自己走了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然后就往楼梯走,走了两步却觉得不对劲,偏头一看,仪容仪表镜那儿有两盆盆栽,而盆栽旁边,好像有团黑影?

    那团黑影突然动了一下,在这只有应急灯绿晃晃的灯光照应下的走廊显得有些恐怖,换成李玉成这种怕鬼的可能早就尖叫起来了。

    林枫想了一下李玉成吓得尖叫着往自己身后躲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那团黑影动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动静了。林枫也没放在心上,又往楼梯走去。

    只下了一级台阶,他的脚步有些停顿,但也只停顿了一下,就又往下走,走到一楼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喧闹声,是几位领导出来了。

    领导们都赶着回家步子迈得很大,在一楼见到林枫的时候,郝韵说道:“林枫,你怎么还没回去?快回去吧,外面冷。”

    林枫点头:“知道了,老师。”

    等郝韵他们走了,林枫也准备往外走,但他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突然转身往楼上走。

    走到三楼的时候,盆栽旁边的那团黑影还在,只不过那黑影的动静比刚刚大了,林枫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照了一下,发现那确实是一个人,他心里一动,慢慢朝那个人走了过去。

    手电晃到了那人的眼睛,他用手挡了一下,嘟囔道:“谁啊?拿手电晃别人眼睛,没礼貌!”

    一听这声音,林枫松了一口气,脚下步子加快,走到那人面前,一看,果然是李玉成。

    李玉成刚刚还是整个人蜷缩在盆栽旁边的,应该是睡着了,刚刚老师们离开,然后林枫又打着手电,已经把他吵醒了。他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是林枫,喜道:“老大,你出来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林枫心想这是什么白痴问题,能把他怎么样,还能把他打一顿或是关小黑屋吗?但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懒得回答这个白痴问题,而是摇了摇头道:“没事。”

    李玉成长出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林枫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拉了他一把,李玉成也有些发愣,但只愣了一秒,就在林枫收回手之前借着他的力站了起来,然后笑道:“谢了!”

    “嗯。”

    林枫答了一声,李玉成拍了拍屁股道:“诶卧槽!这地也太凉了些,学校怎么不安个地暖呢?冻死我了!”

    看李玉成这样子,似乎在这儿坐了好半天,不然也不能靠着盆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的睡着了,林枫多嘴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儿?”

    李玉成随口答道:“等你啊。”

    林枫又多嘴问了一句:“等我干什么?”

    李玉成被他问得莫名其妙,说道:“等你一起回去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这好像是朋友间正常的交往方式。但是也有,因为从来没有人等过他,他从没有在黑灯瞎火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等在门口,问他一句“出来了,没事吧?”也没有人用理所应当的语气跟他说:“我在等你啊,有问题吗?”

    林枫低下头没说话,但嘴边却浮起了一个笑容,他任由那笑容扩大,然后说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

    李玉成皱眉,然后往楼下走,边走边说:“快走吧,也不知道食堂还有没有饭,饿死了!”

    第二天李玉成和林枫又把同样的话和不同的人说了两遍,然后郝韵就让他们回了宿舍安心复习,剩下的事情怎么处理,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告诉他们,只隐隐约约有人传来风声说是李玉成他们为了拿商家给的折扣而在那儿订了一批有质量问题的冰刀鞋,而为了让同学们不产生怀疑,还故作姿态的说给他们拿了最低价。

    一时间整个系里穿得沸沸扬扬,之前感谢李玉成给他们拿到了最低价的同学们都处在还好自己没出事的后怕中,看李玉成和林枫的眼光里也带了几分谴责和不屑。

    林枫一向不把这些放在眼里,别人对他不屑,他对别人亦是不屑。而李玉成,如果说以前的他会解释这件事情的话,那半年的班委生活下来,他已经能坦然接受这种事情了。班干部嘛,做得好是你该做的,有了你就得背锅,不管跟你有没有关系,李玉成懒得解释,更何况,他自己也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冰刀鞋为什么有问题?为什么林枫被叫进办公室的次数比他多?为什么这件事会惊动校领导?以及,学生出了事,为什么学校没有明确的通告,只有一些学生传出来的不知真假的小道消息?

    但这些李玉成也没时间想了,期末要考四科,他加班加点复习还复习不过来呢,哪还有时间去管别人怎么看他,又哪有时间去听他们的那些窃窃私语?

    紧张的复习周过去了,一天一科的考下来,同学们早就考得麻木了,只剩回家还能给他们一点值得兴奋的念头。

    艾黎一早就收拾好了回家的东西,最后一门考试的时候直接推着箱子进了考场,监考教师说把与老师无关的东西交到讲台上,有的人放了手机,有的人放了课本,有的人放了零食,只有艾黎,“嚯”的一声把个大箱子砸在了讲台上。

    教室里一片诡异的安静之后就是哄堂大笑,监考教师无奈的笑了,说道:“把你这东西拿下去,捣乱呢!”

    艾黎无辜道:“不是怕我作弊吗?”

    老师瞪他一眼:“作你妹啊!拿下去!”

    艾黎嘻嘻笑着又把箱子扛了下来,监考教师一说可以交卷便立马推着箱子走了,在后门对坐在后面的李玉成三人做了个飞吻道:“兄弟们,明年见了!”

    然后在监考教师冲出去之前遁走了。

    考完回寝室后,李玉成和张英牧才慢悠悠的开始收拾东西,李玉成问张英牧:“你怎么不跟老三一起走,你俩不是一个地方的吗?”

    张英牧撇嘴道:“那小子?约了一群以前的同学一起回家,还都是女生,我怕被她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给吵死。”说完又说道,“不是我说老幺,你这孩子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

    李玉成一脸懵道:“我怎么了?”

    张英牧哼一声道:“整天老二老三的挂在嘴边,不知道要叫哥吗?没大没小的!”

    李玉成翻了个白眼道:“滚你丫的!”

    正巧这时林枫进来了,李玉成说道:“你看看人老大,就从来不说让我管他叫哥,再看看你和老三,整天把哥啊弟的挂嘴上,啧啧!一看就是缺乏自信心的表现!”

    林枫一向不参与他们这种斗嘴,这也是李玉成敢把林枫搬出来的原因,结果今天林枫不知哪根筋不对,居然顺口接了一句:“叫声哥来听听。”

    李玉成:“……”

    张英牧:“……哈哈哈!”他拍了一下李玉成,说道,“让你叫哥呢!”

    李玉成一巴掌也拍了回去,怒道:“闭嘴吧你!”

    张英牧看他这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李玉成有些窘迫地瞪了林枫一眼,却发现后者正带着几分揶揄地看着他,眼神里明目张胆的写着:我就是故意的。

    李玉成突然有些想笑,觉得和他们开玩笑一起闹的林枫莫名的可爱,张英牧已经把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正努力把负荷过重的箱子给盖上。

    李玉成朝林枫眨了眨眼,捏着嗓子来了一声:“林哥哥~”

    “啪嗒”!

    张英牧的箱子倒在了地上,他张大了嘴回头看李玉成,李玉成憋着笑看林枫,林枫红着脸低头看地,场面一度有些诡异,最后还是林枫轻咳了一声坐下看书,算是主动结束了这场你看我我看他他看地的斗法。

    张英牧朝李玉成竖了个大拇指,李玉成得意一笑,小样,跟他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