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送行
    李玉成晚上收到了唐婉的一条消息,他看到提示消息时颇为震惊,因为自从上次在宿舍楼下碰到唐婉,他脑子转不过弯来问了几个令人尴尬的问题之后,唐婉就一直不爱搭理他,更别提主动找他了。

    李玉成震惊之后就是惊喜,赶忙回复了消息,然后打了一大堆要问的话,问她考得怎么样,问她什么时候回家,问她寒假打算怎么过,问她要是没有特别的计划的话要不要去b市玩,他可以陪吃陪喝陪玩陪看景,还要问她……

    李玉成想说的话很多,不过还没打完,唐婉紧接着发来的一条信息就让他有些泄气。他一个字一个字把刚打的话全都删掉,然后从床上探出个脑袋问林枫:“老大,你什么时候回家?”

    林枫正在看书,闻言抬头道:“干嘛?”

    “嗨!还不是……关心关心你嘛!”李玉成那句“唐婉在跟我打听你”的话临时改了口,说道,“老三上午就回去了,老二下午也走了,我也是明天早上的车,大家都走了,就你一个在寝室,我不放心你。”

    李玉成说得诚恳,林枫抬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双眼亮闪闪的看着自己,里面似乎确实有一种名叫“关心”的东西,他心下微动,只觉得好似一股暖流流入心底,他不由笑了下,眼神里也多了几分温柔,说道:“明天下午,你走之后我也走了。”

    “哦,知道了!”

    李玉成神经大条,当然不能察觉林枫眼中那微乎其微的温柔,缩回脑袋回唐婉消息去了。后来他想,要是那个时候耍个小聪明不跟唐婉说实话就好了,哪怕说自己不知道也行啊,偏偏情窦初开一心想把女神娶回家的他半点不敢忤逆女神的意思,更别说撒谎骗人这种“大不敬”的行为了。

    第二天李玉成一早的火车,他怕自己起不来,一连定了五个闹钟,结果林枫比闹钟还准时的叫醒了他,那五个闹钟一个也没用上。

    清醒之后的李玉成简直不敢相信,说道:“老大,从学校距离火车站不到十公里,你提前三个小时叫醒我,是打算让我走过去吗?”

    林枫一点没有扰人清梦的愧疚感,说道:“起来收拾收拾,吃了早餐再走!”

    “不要!”李玉成往后一躺又睡下了,拿被子蒙住脑袋,喊道:“我不吃饭,我不洗漱,我不回家,我就要睡觉!我要睡觉!”

    边说还翻来翻去的打滚,一副撒泼无赖的样子,林枫看着觉得有些头疼又无奈,说道:“给你五分钟起来。”

    李玉成翻了个身哼了一声,林枫改口道:“十分钟。”

    李玉成再翻一个身,彻底拿后脑勺对着他,林枫再一次改口:“那十五分钟?”

    “不要!”李玉成拿手指抠墙,闷声道:“我起不来,至少再睡半个小时。”

    林枫立刻否决:“不行,到时候赶不上车了。”

    “那我就不回去了!”

    林枫无奈道:“你票都买好了。”

    “拿去退了就是了,反正,反正你不是要下午才走吗?我陪你到下午好了。”还有,听唐婉那意思,她好像也没回去,正好可以去找她见寒假前最后一面。

    林枫当然不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也不知道李玉成那句“我陪你”不过是临时改口用来当作借口的,还真信了他的话,一瞬间心里又是百感交集,再看李玉成全身都缩在被子里蜷成一团,露在外面的那个后脑勺上盖着乱蓬蓬的头发,凌乱中硬是让林枫这个洁癖和强迫症患者看出一丝可爱来。

    林枫没觉得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只是对李玉成这种为了睡懒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家都可以不回的行为十分无语,但他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妥协道:“好,你再睡半个小时,待会儿我叫你。”

    “嘿嘿,谢谢老大!”

    李玉成翻过身对着林枫笑了个月牙眼,半张脸陷在枕头里慵懒得很,林枫关了灯又顺手拉上了窗帘,说道:“睡吧。”

    李玉成闭眼又睡了,林枫却睡不着了,他打开电脑坐在床上看起刚接收到的行业分析报表来。刚看没两行,上面探了个脑袋出来,小声叫他:“老大?”

    “嗯?”

    林枫抬眼看向说要睡觉的那个人,还以为是自己吵到他了。李玉成问他:“你在看什么呀?”

    林枫想了想还是回答道:“行业报表。”

    李玉成眨了眨眼,疑惑道:“那是什么?”

    林枫:“……”他用尽量简洁的话解释,“就是一份文字材料。”

    “那为什么要叫报表呢?”

    “因为他的标题是这个。”

    “可是报表不应该是数字为主吗?”

    “……”林枫阻止他往十万个为什么方向发展,说道,“你不是要睡觉吗?”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李玉成就来气,没好气道:“好意思说?谁让你那么早叫我的?害得我现在睡不着!”

    “哦,”林枫还是平静得很,一点抱歉意思都没有道:“睡不着那就起来。”

    “不要!”李玉成笑嘻嘻道:“半个小时还没到呢!”

    林枫:“……”

    就这样,两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在没有开灯没有拉窗帘的寝室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当然,主要是李玉成一个人在说。

    李玉成愣是聊够了半个小时的,这才翻身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道:“好困啊~”

    林枫:“……呵呵。”

    李玉成这次没要他催就自己起来了,把被子胡乱叠了一下就塞到一边,林枫说道:“你把被罩拆下来。”

    李玉成摇头就要下床,说道:“不用,不然明年还得再套,省得麻烦!……好好好,我拆,我拆还不行嘛!”

    李玉成被站在床边的林枫给堵了回来,心不甘情不愿的拆了被罩和床单,再把它们随便卷卷塞进了被褥里面,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嗯。”

    林枫也知道不能对他要求太多,所以睁只眼闭只眼算是过去了。

    等李玉成下床收拾完,背上书包要去提箱子,结果还没碰到箱子就被林枫推走了,林枫说道:“我帮你拿。”

    李玉成嘴大得能塞进个鸡蛋,觉得林枫今天有点毛病,但之后他才觉得,林枫不只是有点毛病而已。

    他本以为林枫只是把他送到寝室楼下,但没想到林枫到了宿舍楼下还在往外走,又带着他去了食堂,强逼着李玉成吃了早餐,又给他在旁边超市买了一大包零食。一路李玉成就呆愣愣的跟在林枫身后,两人出了校门,林枫招手拦了辆出租车,看李玉成一副呆愣的样子,催他道:“还不上车?”

    “啊?哦,好。”

    李玉成忙坐上车,林枫把箱子放进后备箱后也跟着上了车,李玉成问道:“老大,你干嘛?”

    这次管林枫答得理所当然了:“送你去车站啊。”

    直到进了火车站里面,李玉成也没想明白林枫是吃错什么药了,从大清早起来就不对劲,明明不用早起,却偏偏要早起就为了叫他起床;明明大冷的天不用出门,却非要一路送他出来;明明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却还要皱着眉避开来来往往的人的触碰,然后小心翼翼的推着他的箱子把他送进站来。

    两人在检票口前默默无语的站了一会儿,李玉成受不住冷,搓着手道:“老大,要不……咱们进去?”

    林枫摇头道:“我没票进不去。”

    李玉成心说我当然知道你进不去,所以我的意思是我进去你转身回学校,咱们各走各的就此分道扬镳,少年,能理解他的意思吗?

    少年显然不能理解,说道:“我陪你再等等吧。”

    李玉成:“……”啊啊啊!谁要你陪啊!谁要在这里等啊!谁要和你这么个大老爷们儿一起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啊!

    李玉成冻得鼻子一吸一吸的,林枫颇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就别开了眼,偏着脸递过来一张纸巾。李玉成接过纸巾狠狠擤了一下鼻涕,看着那个不愿意拿正眼看他的人窝火,这人好意思嫌弃他?他冻出了大鼻涕是拜谁所赐?

    李玉成冻得不愿意说话,林枫也不愿意主动开口,两人气氛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接受了来来往往的人的注目礼之后,李玉成终于忍不住了,说道:“老大,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你说吧。我不生气。”

    林枫否认道:“没有啊。”

    李玉成又说道:“那是不是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说出来,我道歉,我改正!”

    林枫还是否认:“没有啊。”

    李玉成有些抓狂,抓了一把头发道:“那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你自己又折磨我呢?”

    林枫没反应过来,说道:“我怎么折磨自己又折磨你了?”

    “没有吗?”李玉成说道,“你为什么要来送我,为什么要陪我在这里等,为什么不送老二老三他们只送我一个,我记得我没干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林枫听了他的话,神色暗了暗,低声道:“我看其他人都会送朋友上火车的,我不知道……”不知道原来这给你带来的是困扰。

    不知道不要紧,林枫的优点就是知错就改,他立刻道歉:“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林枫抿了抿嘴,然后把箱子往李玉成面前一推,说道:“嗯,希望你寒假愉快。”

    说完冲李玉成浅浅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直到他的背影被人群淹没,李玉成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但他很快又觉得没什么,这种话他平时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林枫也从来没放在心上过,因为,林枫从来没把说这话的人放在心上啊。

    所以他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转身走了,而在他身后,匆匆忙忙赶车的人群中,一个人双手插兜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和满是带着焦急和不耐神情的人们的周围格格不入。

    他看着李玉成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转身汇入排队的人群中,他垂眸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然后也转身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