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寒假愉快
    林枫也觉得自己今天是吃错药了,就因为那天的那句“等你一起回去啊”和昨晚那一句“我不放心你”,为这两句在别人眼里再普通不过于他却是冬日暖阳的话语,他第一次有了把对方当成朋友的念头,他试着像其他朋友的相处方式那样去和他相处,可原来,他不需要。

    也许,那两句话就是人家随口而出的话;也许,等他一起走,不过是他的习惯而已,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等的;也许,人家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最普通的朋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直走他自己上了心而已。

    林枫觉得有些难堪,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受,以往,他总是给人难堪的那个人。

    他叹了口气,原来,每次被他嫌弃之后,李玉成是这样的感受啊。

    林枫对自己现在想到的居然是李玉成而觉得奇怪,他不想再想这件事,索性加快了脚步,但却被身后一个巨大的冲力给推得往前了好几步。

    林枫还没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嘿,寒假愉快啊!”

    是李玉成的声音,林枫侧头,李玉成一只胳膊搭在他肩上,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了他身上,见林枫侧头看他,对着他呲牙一笑。

    林枫也笑了,然后说道:“你给我放开。”

    李玉成:“……哦。”

    李玉成乖乖松开手自己站直了,林枫看着他笑,然后问:“你怎么出来了,不是检票去了吗?”

    李玉成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还不是因为你,肩膀一塌脑袋一耷拉,硬是让他生出了几分愧疚之感,仿佛自己做了多丧天良的事一般。李玉成心内觉得林枫就是故意摆出一副可怜样来折磨他的,但怕实话实说再伤了对方的心,便虚伪道:“想起来还没跟你说再见呢,这一分开就得明年再见了,还不得好好告个别啊!”

    李玉成一边说一边在心里起鸡皮疙瘩,林枫虽然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他突然发现,这么被人惦记的感觉好像不是太坏。所以他抿嘴一笑道:“那,再见。”

    李玉成点头道:“再见。”

    说完两人又忍不住笑,然后林枫催李玉成道:“你快进去吧,免得待会儿误了点。”

    “嗯,那我走啦,有事打电话,拜拜。”

    “好。”

    林枫这一声“好”,是在回答李玉成那句“有事打电话”,他确实是想要在寒假和李玉成联系的,哪怕只是通着电话听李玉成说一堆没有什么用的废话呢?如果他没有在宿舍楼下看见唐婉的话。

    林枫回宿舍后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准备回家,却在宿舍楼下看见了等在那里的唐婉。唐婉见他出来,对他一笑道:“一起回家吗?”

    林枫蹙眉道:“你怎么在这儿?”

    唐婉笑了笑道:“刚好路过而已。”

    林枫当然不相信她是刚好路过,唐婉的宿舍在东门那边,家里司机接她的时候都是直接在西门等的,就算她要自己坐车回去,东门那边也有公交车,不会特地绕个大远从西门这边走。更何况,他出来的时候她还在跺脚,显然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林枫不用细想就能猜出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个决定是他昨天临时做的,也只告诉了一个人。但他不愿意相信是自己想的那样,害怕自己一个武断又误会了他,所以决定问清楚,说道:“是阿成告诉你的?”

    唐婉没吭声,避开了他的视线,林枫知道这是默认的意思。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笑呢还是该生气,原来不是李玉成在关心他,是唐婉在关心他。

    林枫到底还是没笑出来,而是冷了脸色道:“我不喜欢活在别人监视里。”

    唐婉急道:“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她声音逐渐小了下去,轻声道,“关心你而已。”

    “哦,”林枫的面色还是没有什么波动,“我不需要。”

    “林枫。”

    唐婉神色哀戚的低低的唤了他一声,眼神里带了几丝绝望,祈求他不要再往下说,但林枫不为所动,说道:“你们的关心,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他用了“你们”而不是“你”,这个“们”字,不知道说的又是谁。

    唐婉听完他的话,眼圈有些发红,林枫却像没看见似的,越过她直接走了。唐婉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转身林枫已经走出了好几百米,她吸了口气,拉着箱子小步跑了起来,跑到离林枫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和他一前一后的走着,小声开口问:“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不好,”林枫毫不留情的拒绝道,“我家不欢迎你。”

    唐婉没往下接了,她记得,她和林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方也是对她说了这句话,然后,她看着那个和蔼慈祥的叔叔一巴掌把林枫扇倒在地,勒令他待在房里不许出来,她还记得,当时她对他笑了一下,是嘲讽的笑。

    林枫见唐婉不说话,也明白她想到了什么,他也想起了当年那件事,所以他笑了一下,主动开口道:“很得意?”

    唐婉赶紧摇头道:“我没有。”

    林枫还是笑着,但只是一个嘴角上扬的动作而已,眼底仍是一片冰冷,说道:“你应该得意,反正这已经是你们的家了。”

    唐婉解释道:“林枫,不是那样的,我们……”

    她还没说完,林枫就一抬手打断了,说道:“我走了。”

    唐婉快走几步跟上,说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林枫倏地停住脚步,唐婉收不住脚差点一头撞上去,堪堪在离林枫十多厘米的地方停住了。林枫说道:“我回我的家,不是你们的家。”

    唐婉还没明白“我的家”和“你们的家”的区别的时候,林枫已经招手拦了辆车,开车门的时候,他看了唐婉一眼,凉凉开口道:“不要再找李玉成打听我的事,我不想因为你和他吵架。”

    说罢坐车扬长而去,剩下唐婉在那儿思考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林枫的重点是李玉成。

    林枫并没有回家,而是拉着箱子敲响了一处人家的房门,门打开后是一个中年男人,男人看到他颇为惊讶,说道:“小枫?”

    林枫笑了一下,叫人:“肖叔叔好。”

    男人名叫肖粟,肖粟赶紧把他往里让,说道:“快进来快进来,好久没见你差点没认出来,你们这是放假了?”

    林枫点头,说道:“肖叔叔,我就不进去了,我是来拿钥匙的。”

    肖粟愣道:“拿钥匙?”

    “嗯,”林枫说道,“我妈放在您这儿的钥匙。”

    肖粟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了,然后说道:“小枫,你妈妈当时嘱咐过我,在你成年之前不能给你。”

    “我已经成年了。”

    “还差几天呢,”肖粟笑道,“我是个律师,看的是法律。”

    “我知道了,打扰了肖叔叔,我先走了,再见。”

    林枫说完再见拉着箱子转身要走,肖粟叫住他道:“你去哪儿?回家?”

    林枫停住脚步摇了摇头,说道:“去找个能睡觉的地方。”

    肖粟立刻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看来他是不打算回那个所谓的“家”了。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肖粟清楚林枫的脾气,知道他是宁可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也不愿意回去。他叹了口气道:“马上天黑了你能去哪儿?来家里坐坐,把饭吃了,小烈马上回来了,你们俩好好聊聊,今天就睡他房间。”

    “不用了,肖叔叔。”林枫拒绝道,“我去找个酒店就好了。”

    说罢真的直接走了,肖粟虽然无奈,但遗嘱里写得清清楚楚,他身为律师当然知道法律条文的规定,所以也只是叹了一口气便任由他去了。

    李玉成回家当天晚上就和唐梨月她们玩到半夜两点才回家,第二天又被拉着去了“时光咖啡厅”。他们去的时候刚好一个快递员扛着一个大箱子下楼,李玉成上去说道:“哟!你这穷乡僻壤的还有快递来呢?”

    梁佑还没翻白眼,顾唯先翻了,说道:“你懂什么,这是阿佑哥新推出的业务,给未来的自己写封信,土包子!”

    李玉成不服气道:“这有什么?外面那些旅游景点里面这种店一抓一大把,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嘁!”

    顾唯说道:“这能一样吗?外面那种旅游景点都有落款,稍微一查就知道从哪儿寄的,再稍微想想就能知道是谁寄的,匿名寄还被猜出来了多尴尬?”

    “那你的意思是他这里寄东西不会被猜出来了?”

    “嗯!”顾唯用力点头道,“在阿佑哥这里寄东西,一律没有落款没有地址,而且你要是怕对方认出你的字迹,阿佑哥还可以帮你代写,他会写可多种字体了,保管让人猜不出来!不信你试试!”

    看顾唯这样子,李玉成怀疑道:“你是不是偷偷在他这儿给别人寄了不好的东西了?”

    顾唯嘿嘿一笑:“你怎么知道?”

    李玉成“嘁”了一声觉得顾唯实在是太幼稚,但架不住她一直在旁边说,所以最后还是说道:“行行行,我也写一个,这儿能现在寄吗?”

    梁佑从柜子里拿了一页纸出来往他面前一扔道:“签字,把日期写上!”

    李玉成看一眼道:“哟,你这还挺正规呢?”

    然后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寄出的时间,然后拿纸写了一句“生日快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