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生日快乐
    李玉成生日这天收到了很多的祝福,唐梨月和顾唯掐着点儿给他打电话自然不用说,艾黎和张英牧从虚拟世界中抽空出来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也不用说,班里其他同学的祝福还是不用说,就连唐婉也惜字如金的对他说了句“生日快乐”,而林枫,这个他整天缠着跟着就差拿根绳子把两人绑在一起的人,却连个表示都没有。

    李玉成一开始还在安慰自己说也许是林枫忘了,但越这么想心里就越不痛快,林枫隔了这么多年还记得肖烈那小子,居然就把自己的生日忘了?

    一直到晚上李玉成都没收到林枫的那四个字,他气得把早早定好只为了在零点给对方送祝福的闹钟给关了,然后把手机一扔去魏旭玫女士那儿找骂去了。

    虽然李玉成赌气在林枫生日这天也没有打电话送祝福,但他的心意却翻山越岭的来到了林枫面前。

    林枫在生日这天又去了肖粟家一趟,开门第一句话就是:“肖叔叔,我成年了。”

    肖粟:“……”

    无奈,只能把钥匙给了林枫,但还是忍不住劝他:“那里多少年没住过人了,马上就过年了,你还是回家吧。”

    林枫微微一笑道:“我就是回家啊。”

    说完又冲肖粟一笑,然后说了“再见”转身走了,肖粟叹口气,转身进门了。

    林枫先给家政公司打了电话,出了双倍工资让他们把家里全都消毒一遍,他趁这个时间回了学校一趟,准备把东西一点点往家里挪。

    刚进宿舍楼就被宿管大爷叫住了,宿管大爷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问道:“你是204的学生吧?”

    林枫点头承认了,大爷说一声“那就对了”,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出来,说道:“你们寝室有封信,昨天就寄过来了,我还说是不是寄错了,原来你还在寝室啊。”

    林枫想说不是寄给他的,因为他没有可以写信的朋友。但宿管大爷已经把东西递到了他面前,他只好接过来,准备放在寝室,等来年他们来了之后再问是谁的。

    林枫接过扫了一眼,上面收信人写的是“204”,也没写具体的人名,林枫觉得有些疑惑,边走边拿着那个信封反复打量着,上面除了一个“204”的收信人外别无他物,既没有寄信人地址,也没有姓名。

    林枫越发觉得不解,但他没放在心上,到了宿舍后把信封随手往桌上一放,结果放得太随手了,信封“啪”一声掉了下去。

    林枫弯腰捡起来的时候信封边打开了,好像一开始就没有粘的太牢,一张信纸从里面露出来,开头一个字是“生”。

    林枫一瞬间想起了什么,整张纸抽出来之后,一张淡紫色的信纸上写着龙飞凤舞的“生日快乐”四个字,林枫一眼就看出来是李玉成的字迹。

    林枫心里有些悸动,这不是他今天收到的第一份祝福,但好像是第一份他不厌恶,甚至还有些欢喜的祝福。

    林枫把那张信纸前后打量了一眼,除了那几个字外再没有别的,林枫笑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把信纸塞回信封里,但好像有些阻力,他拿出来一看,里面还有一张明信片,显然是后塞进去的,想来信封之所以没粘牢就是这个缘故。

    林枫又读明信片上的内容,但这次他笑不出来了,字还是他认识的字,话却不是他张要听的话了。

    “哈哈!你以为这就完了吗?那你也太不了解我了!现在你应该已经和唐婉在一起了吧?怎么样,心里是不是对我感激涕零呢?其实你不用太感谢我,因为帮你就是帮我自己!今天过生日,带她出去玩吧(我给你留了钱)。”

    林枫再一看,信封里果然还有两百块钱,林枫:“……”那天的事果然是他的原因。

    他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是该气李玉成这么理直气壮的承认自己的“背叛”,还是笑他居然这么为自己考虑。

    最后到底是生气多过了笑意,他把那张明信片撕了个七七八八扔进了垃圾桶,但那张信纸却在手触到它的那一刻抖了一下,然后他把信纸随手塞进了书架角落的一本书里。

    204有一个qq群,在学校的时候里面都是关于带饭的话题,放假之后就变成张英牧和艾黎的对骂战场了。李玉成一开始还劝一下,后来干脆甩手看热闹了,还时常拉着林枫,可惜林枫对他的消息根本不回复。后来因为独独缺了林枫的生日祝福,李玉成一赌气干脆也不搭理林枫了,于是寝室qq群彻底变成了张英牧和艾黎的天下。

    过年的时候几人各在群里分享了一下年夜饭和收到的红包,许久不露面的林枫也在大年初一这天发了句“新年快乐”。

    这句话一下把张英牧和艾黎炸了出来,两人拉着林枫问东问西,林枫居然也一一回复了,李玉成看着他们聊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忍不下去了,发了一个“嗨”字过去。

    刚发送成功,林枫一句“有事下线了”就发了过来,一前一后不过几秒的功夫,实在是很难不让人误会。

    李玉成瞪着那五个字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偏偏艾黎还火上浇油来问他是不是和林枫吵架了,李玉成怒冲冲打下一串“谁知道他又抽什么风,老子又没欠他钱,至于这么躲着我吗?靠!什么玩意儿!老子还不乐意搭理他呢!以后谁搭理他谁就是孙子”!然后就鼠标一摔也下线了,剩下艾黎很是无辜,他招谁惹谁了?

    从那天之后林枫再没在群里说过话,李玉成也没再和林枫联系过。寒假过得很快,等艾黎问他哪天到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和林枫居然一整个寒假都没联系,而那天因为和林枫赌气下线,错过了唐婉给他发的新年祝福,等再开电脑的时候,唐婉已经下线了。

    林枫不知哪根筋不对跟他闹别扭,又因为他的原因错过了唐婉的消息,李玉成简直要恨死林枫了,决心开学绝对不主动跟他说话。但没想到,开学他根本就没见着林枫。

    李玉成他们提前几天到了学校,但一直没见到林枫的身影,直到上课前一天晚上林枫还没回来,艾黎忍不住了,对李玉成说道:“老幺,给老大打个电话呗,问问他怎么回事。”

    李玉成头也不抬道:“我不打,要打你自己打。”

    艾黎“嘁”了一声,搞不清楚这两人在闹什么别扭,自己拿手机给林枫打了电话,不到一分钟就挂断了,李玉成竖着耳朵结果什么也没听到,好在艾黎不是个卖关子的人,挂了电话就说道:“老大在家呢,他说他明天直接去上课,不回学校了。”

    李玉成蹙眉道:“不回学校是什么意思?”

    艾黎斜他一眼道:“不知道,想知道自己问去!”

    李玉成:“……”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三人生物钟都没调过来,又没有林枫这个人形闹钟在,所以三个人在闹钟响过n遍之后总算艰难的爬了起来,然后一路狂奔,总算在老师点名的时候到了教室。

    第一节课是三个班一起上的公共课,人很多,三人到的时候没多少空位了,只好找了最后排的空位坐下。李玉成刚坐下就往第一排看,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林枫,还有他旁边的那个空位。

    那是给李玉成占的,张英牧和艾黎不愿意坐前排,而李玉成又爱跟着林枫,所以林枫通常都是后排占两个前排占两个。李玉成朝林枫看的时候,林枫也刚好回头看他,两人四目相对,但只一瞬间,林枫就移开了目光。

    李玉成看着他身旁那个空位有些纠结,本以为林枫不待见他了,没想到林枫还想着而且还给他占了座位,一瞬间他仿佛出轨现场被抓包一样坐立难安,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和林枫一起坐。要是过去的话,很明显算他先低头了,那面子往哪儿搁?可要是不过去的话,要是不过去的话,那把林枫往哪儿搁?

    李玉成思考来思考去,觉得和课堂笔记、期末复习、饥荒饭票这些相比起来,面子根本就上不了台面,再说了,林枫都给他占座了,那算是他先示好了,自己也不算太丢面儿吧?

    这么想着,李玉成就站起来要往林枫那边去,刚站起来后门就“砰”的一声开了,一个人出现在门口。

    大家循声望去,见是肖烈。肖烈见大家都对他行注目礼,一点不害臊的往下压了压手道:“别管我,你们继续,继续。”

    然后十分自来熟的和李玉成他们打了个招呼道:“老幺,你们也在?”

    李玉成翻个白眼,废话!这是他们的课堂,他能不在吗?倒是他,一个不同班不同系的跑这儿来干嘛?还有,老幺是他能叫的吗?

    小烈和李玉成他们打完招呼就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林枫身边的空位坐下,李玉成看着他娴熟的动作和林枫毫不惊讶的反应,这才明白过来,什么示好,那分明是林枫给肖烈占的座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