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找靠山
    林枫搬出去以后,剩下三人没了人形闹钟,迟到了不止一两次,每次都在任课老师记旷课的边缘试探。后来李玉成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便死缠烂打的要林枫每天早上给他打电话叫他起床。林枫一开始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这个无理要求,但架不住李玉成一天八百遍在自己耳边念叨,他终于勉强答应了这个要求,但明确表示自己只会给他打一个电话,李玉成毫不在意道:“你一个电话我就醒了!”

    刚开始的两天,李玉成确实是一接到林枫的电话就翻身起来了,不管前一天睡得多晚,第二天早上有多想睡懒觉,但只要一听到林枫那句没什么温度的“还有半个小时上课”,他就立马“噌”的坐起身来了。

    但好景不长,到第二周的时候,林枫又掐着点给李玉成打了电话,李玉成在那头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林枫完成任务后就挂了电话,在挂电话之前想起李玉成经常因为太着急而这里磕一下那里碰一下,下午有体育课,他和李玉成是同一节,他怕李玉成再又磕着碰着然后借机让自己帮他搬体育器材,所以他特地叮嘱了一句:“慢点,不着急。”

    说完就挂了电话背单词去了,但直到上课的时候旁边的座位也一直空着,林枫也没在意,这节课枯燥得很,李玉成大概坐后排和张英牧他们一起打游戏了。

    课间五分钟的时候,林枫出去上厕所,刚从厕所出来就听到一声“救命啊,老大救我”的呼救声。他转身看去,走廊前方一个人影朝他飞奔过来,在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眼前,然后抓着他胳膊躲到了他身后,口里还嚷着:“老大救命啊,他们以多欺少,趁你不在欺负我,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林枫对李玉成的吵吵嚷嚷颇为无奈,说话间张英牧和艾黎已经走了近来,两人都是杀气腾腾的模样,指着李玉成道:“你给我过来!”

    “想得美!”

    李玉成躲在林枫身后,一只手攀着他肩膀,从旁边探出个脑袋来,说道:“你有本事来抓我啊!”

    艾黎指着他面目狰狞道:“你有本事过来啊!”

    李玉成做个鬼脸道:“你有本事抓我啊!”

    “你有本事过来啊!”

    “你有本事抓我啊!”

    “你有本事过来啊!”

    “你有本事……”

    “闭嘴!”

    “哦。”

    自己的保护伞发了话,李玉成乖乖闭嘴了,世界总算清净了,张英牧总算可以插进话了,说道:“老大,你让开,今天不把他揭一层皮下来我们誓不为人!”

    李玉成在后面“呸”了一声道:“以多欺少胜之不武,你俩本来就不是人!”

    林枫斜了他一眼,李玉成哼了一声不说话了,林枫看他一副挺委屈的模样,再看面前两人凶神恶煞的模样,无奈道:“怎么回事?”

    艾黎指着李玉成愤愤然道:“你问他!是个人吗?”

    李玉成毫不示弱道:“我怎么了?不就睡了个懒觉吗?你俩不也没起来,好意思说我吗?”

    艾黎怒道:“靠!这能一样吗?我们又没有叫醒服务!”

    叫醒服务的林枫:“……”

    他看向李玉成道:“你没起床?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张英牧“嘁”一声道:“这头猪,翻个身又接着睡了。”

    李玉成辩解:“哪有!我明明翻了两个身!”

    三人:“……”

    林枫无语,他其实很想问问李玉成,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在被别人电话吵醒后又接着睡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面前两个要吃人的猛兽和自己身后那只祈求保护的小猫,他调解道:“没事,这节课老师没点名。”

    张英牧说道:“没事个屁!老师没点名,导员点名了!”

    “嗯?什么意思?”

    林枫不解,艾黎说道:“你问老幺!”

    林枫又看向李玉成,李玉成嘿嘿一笑,正好上课铃响了,李玉成像得到特赦令般拉着林枫往教室走,边走边说:“上课了上课了,有事下课再说,老二你们坐后面是不是?那我跟老大一起坐前面了?”

    “想得美!”张英牧仗着自己比李玉成高了几公分,一拎他的后衣领道:“你跟我们一起坐!”

    “我不!”李玉成拽着林枫的胳膊不撒手,“我要跟老大一起坐!”

    张英牧否决道:“不行!”

    李玉成怒道:“凭什么不行?我爱跟谁坐跟谁坐,你管得着吗你?”

    艾黎在旁边出主意道:“要不老大跟我们一起坐后面吧?反正这课你不是都学过了吗?”

    这节课是他们的专业必修课,林枫上学期就跟着上一届的同学听了一学期,并且学得还不赖,好多学长学姐都来找他要笔记。艾黎这话一出,李玉成立刻替他拒绝了,说道:“老三你这说的什么话!听过了就可以不听了吗?孔子说得好,学而时习之才能不亦说乎,你想让老大不听孔子的话?”

    艾黎翻了个白眼道:“跟孔子有个毛关系,你给我滚!”

    又闹了这一阵,已经上课好几分钟了,林枫坐在第一排,再回自己原座位的话肯定要受到全班同学的注目礼,所以他开口阻住了他们的话,说道:“别说了,坐后面吧。”

    艾黎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率先走了,张英牧押着李玉成跟在后面,李玉成拽着林枫的胳膊不撒手,一副他背叛自己的表情,林枫避开他的目光,这时张英牧提醒道:“老幺你能把手撒开吗?两个大老爷们儿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他这话一出,两人才惊觉李玉成是拽着林枫胳膊的,李玉成顿时像手里抓的是块炭一般松开了手,还往张英牧身边挪了挪,生怕林枫揍他。而林枫反应过来也是有些懊恼,自己今天警觉性怎么这么低?还有,为什么他一点反感的意思都没有?

    几人在最后排坐下,林枫才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玉成解释道:“之前不都是你给我打电话嘛,然后我就让他俩把闹钟给关了,主要是他俩闹钟从六点半就开始响,响了也没人关,实在是扰人清梦得很,大早上谁的好好的,总有嗡嗡声在你耳边响是很……”

    林枫:“说重点。”

    “哦,”李玉成言简意赅道,“今天挂了电话我又睡着了,然后我们就被老关抓了个正着。”

    林枫:“……”也没说要简洁到这个地步。

    李玉成朝林枫眨了眨眼,眼里全是促狭的笑意,林枫对他这种小儿科的幼稚行径十分无语,往后一仰身给张英牧和艾黎让位置,说道:“你们轻便。”

    眼看着张英牧和艾黎又露出那种狰狞的笑容,李玉成立刻怂了,赶紧求饶道:“老大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次我一定好好说,你给我个机会,求你了——”

    后三个字拖长了尾音,林枫瞥他一眼,决定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咳了一声,把艾黎那只“越界”的手驱逐出境,对李玉成道:“你继续。”

    艾黎:“……”他也是他的室友,为什么要这么区别对待?

    李玉成把凳子往外挪了挪,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挂电话之后不小心又睡着了,然后我们就都睡过头了,再然后老关就来查寝了,一看我们在寝室,就给我们记了个旷课,就这样。”

    张英牧怒道:“就这样?那三千字检讨你帮我写?那十篇论文你替我背?”

    李玉成嘿嘿一笑不说话了,张英牧又瞪他:“你还好意思笑??!”

    李玉成嘟囔道:“那不然要我哭吗?这又不怪我,又不是我让他来查寝的!”

    “不怪你?”张英牧就差拍桌子吼了,“昨天有没有通知今天老关要来查寝?你丫的不打扫卫生就算了,当个闹钟还那么失败!”

    张英牧没拍桌子吼,老师拍桌子了,说道:“后面那几位,我看你们挺能说,要不你们来?”

    几人顿时闭了嘴,假装不知道老师说的是谁,等老师接着讲课了,李玉成才“嘁”了一声道:“谁知道老关真的会来查寝?”

    昨天晚上确实是通知了今天早上辅导员会和舍务部的一起来查寝,但这种通知也就是说说而已,导员一大堆事要忙,哪有功夫来查寝?但偏偏关贺予就有这个时间,不仅来了,而且还抓了好几个逃课在寝室睡觉的同学,让他们站成一排训了五分钟的话,留下两千字的检讨和背诵五篇论文的任务就走了。而李玉成他们寝室因为有班干部又没有打扫卫生,光荣的加了一倍的任务,李玉成这个当天的值日生和睡过头的“闹钟”,又没有人护着,理所当然的成了另外两人鞭笞的对象,好不容易才丧家狗一般跑到林枫面前来寻保护来了。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林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觉得让这三人住一起,不是把寝室弄成狗窝就是寝室内斗三败俱伤,实在是愁人得很。

    旁边两人还是要找李玉成算账,李玉成压低声音怒斥道:“你俩有意思吗?有本事一对一单挑啊,两个打我一个算什么?”

    艾黎呲牙一乐道:“两个打一个我乐意!”

    李玉成:“……老大,你要不要加入我?”

    林枫摇头拒绝,艾黎立刻乐开了怀,然后就听林枫道:“差不多得了,你俩也别总欺负老幺。”

    艾黎:“……”他俩真的也是林枫的室友!!!

    李玉成咧开嘴还没来得及笑,林枫就又说道:“毕竟要尊老爱幼。”

    李玉成:“……???”

    艾黎&张英牧:“……噗哈哈哈哈!知道了,他还是个孩子嘛!”

    两人笑的动静太大,又被老师瞪了一眼,立刻缩了脖子不吭声了,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林枫随手拿过李玉成书包里的一本书看,就听李玉成轻声道:“老大,不然你搬回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