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唐婉的请求
    郝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打入了多管闲事的行列,还在斟酌着字句,末了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和你们关系不好?”

    “没有。”

    李玉成想都不想就直接否认道,郝韵点头道:“那就好,我就怕他那个脾气和你们合不来,所以才搬出去住的,既然你们几个之间没有什么矛盾,那这事情就简单多了,你和他总在一块儿,你说的话他应该多少会听一些。”

    李玉成心底冷笑一声,才不简单呢,你以为没有矛盾就是关系好吗?你以为他俩总在一块儿就是关系好吗?你错了,那都是李玉成单方面的而已。

    李玉成还是没忍住问道:“老师,为什么非要让他搬回学校住?他的走读申请不是都批下来了吗?就算要搬回来也得再申请吧?”

    郝韵摆了摆手道:“这个没事,这是系里的决定而已,要下半年新生开学的时候再统一报给学校,所以在这学期期末之前他的床位都会给他保留的。”

    “哦,那为什么非要让他搬回学校住?”

    郝韵看他一眼道:“你不知道吗?”

    李玉成摇了摇头,这又不是他的主意,他怎么会知道为什么?

    郝韵叹了口气道:“他的脾气和性格你也知道了?”

    李玉成点头,郝韵说道:“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没什么朋友,他性格又冷,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大学都是以寝室为单位活动的,他一个人住外面,怎么去交朋友?当初让他当班长,也是想让他借着这个职务的机会和其他同学打好关系,但他倒好,把什么事都推给你,自己在旁边看热闹。”

    李玉成差点老泪纵横哭出来,总算有人看到他的苦楚了,知道他的心酸了。但郝韵接着就说道:“你也是,明知道这个样子还什么都替他做,你就不能让他自己去和别人交流多交几个朋友?”

    李玉成:“……???”他怎么知道郝韵存着这份苦心啊,再说了,你以为他愿意去替林枫做这些事吗?他要不去做,林枫也不会自己去做的,那就没人做了好不好?

    他没忍住问了出来:“老师,你跟林枫是亲戚吧?”

    郝韵“噗嗤”一笑道:“关心关心同学就是亲戚了?那我平时对你也挺好啊,难道咱俩也是亲戚?”

    李玉成摇头道:“不,你对我没有对林枫好。”

    郝韵:“……你这是吃醋了?哈哈哈!阿成,你好歹是个十九岁的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哈哈哈!”

    李玉成:“……”他扶额不忍直视,郝女士,您好歹是个快三十的成年女士,能不能不要一笑就惊天动地整栋楼都能听见?

    郝韵笑得脸都红了,单手撑脸道:“哎哟,笑死我了,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太搞笑了,哈哈哈!”

    “笑什么呢?”

    身后传来一个清朗带笑的男声,李玉成回头看去,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男人,熟悉的脸,熟悉的白大褂,熟悉的宠溺表情。

    李玉成知道这是郝韵的老公,但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所以只是冲对方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男人冲他笑了一下,然后朝郝韵走去。

    郝韵一看见他立刻站了起来,扑过去挽着男人的胳膊笑道:“阿成说我对林枫比对他好,跟我提意见呢,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学生真的会因为老师对谁好而吃醋啊?哈哈哈!”

    郝韵笑得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头靠在男人肩上吃吃的笑,男人颇有些无奈,拍着她的背道:“你克制点,小心笑岔气了。”然后又对李玉成道,“她性格比较活泼,你别介意。”

    李玉成干笑一声表示自己没关系,同时心里默默补了一句:你不介意就行。

    等郝韵笑够了,才想起来问男人道:“你怎么来了?”

    “实验做完了,我过来看看你。”

    “那我们下午去吃涮羊肉吧?听说西区那边新开了家,最近在做活动。”

    男人一点头道:“好。”

    郝韵又说:“不行啊,我最近在减肥,涮羊肉热量太高了,吃一顿至少得胖三斤,还是不吃了,咱们去吃泰国菜?”

    男人又一点头:“好。”

    郝韵又摇头道:“可是这附近好像没有特别有名的泰国菜,我倒是知道一家,可我同事说那家不好吃,让我别去。不然——我们买菜回家自己做饭吧?我想吃做的麻辣小龙虾。”

    男人对她一秒一变的主意一点都没有不耐烦,还是温柔一笑道:“好,你想吃什么都行。”

    郝韵冲他一笑,眼底全是温柔,笑完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个李玉成,她惊讶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满脸尴尬的李玉成更尴尬了:“……哦。”她也没说让他走啊。

    李玉成面无表情的转身要走,走到一半郝韵又叫住了他,李玉成回头,郝韵说道:“我好像还没介绍你们俩认识诶,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李玉成又走回来,郝韵挽着男人的胳膊道:“老公,这是我的学生,我们班的团支书,也是未清史上第一个男团支书,李玉成。”

    李玉成:“……”

    郝韵又对李玉成说:“这是我先生,朗希,他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现在在旁边常青大学读研究生,他是学化学的,参加过好多次大型的学术研讨会,还拿了好多奖,特别厉害!”

    郝韵一副掩饰不住的骄傲模样,李玉成看着她那一副捡到宝的样子,有些忍不住想笑。倒是旁边的朗希已经习惯她这个样子了,只是微微一笑,朝李玉成伸出手道:“你好,总听阿郝说起你,她说话就是比较喜欢夸大,你别介意。”

    “没有没有。”

    李玉成也伸出手跟他握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师公好。”

    郝韵又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朗希无奈道:“你叫我朗希就好了,要觉得不好意思,我比你大几岁,你不介意叫我声哥也行。师公实在是……太显老了些。”

    说着自己倒是忍不住笑了,李玉成也不好意思,换了个称呼道:“朗哥。”

    “嗯。”

    两人打完招呼,李玉成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朗希看郝韵,郝韵点头道:“行,你走吧,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

    李玉成一听她提起这个就苦恼,勉强应道:“好。”

    从郝韵办公室出来李玉成才想起来唐婉说要找他来着,赶紧往教室走去,唐婉正站在门口,看到李玉成跑过来,笑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怎么可能!”李玉成随手理了理自己有些乱的头发,心说:放谁鸽子也不能放你鸽子啊。

    李玉成一边找钥匙一边说:“我们进去说?”

    唐婉说道:“不用了,你不回寝室吗?我们边走边说吧。”

    “哦,行!那我进去拿个东西。”

    “好。”

    李玉成开门把同学们的申请书拿了出来,又送到了走廊另一头的学生会办公室,然后走回来对唐婉道:“那我们走吧?”

    “嗯。”

    两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正好碰到郝韵和朗希下来,郝韵说道:“跑那么快,我刚准备把钥匙给你呢。”

    李玉成没明白:“啊?”

    郝韵看一眼他旁边的唐婉,唐婉对她一笑叫了一声“老师好”,郝韵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事,我们先走了,别忘了我说的事。”

    李玉成:“……”她就不能不提这事?

    郝韵边走边乐,她就知道,李玉成刚刚不愿意跟她去办公室肯定有猫腻,什么没钥匙啊,那都是骗人的。

    李玉成和唐婉刚出系楼,一股寒风迎面吹来,唐婉忍不住紧了紧衣服,李玉成看她冷,问道:“冷吗?”

    唐婉点了点头道:“有点。”

    “哦,没事,明天升温就不冷了,今天你先忍忍。”

    唐婉:“……哦。”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李玉成把话题引到正途上,唐婉说道:“林枫是不是申请走读了?”

    李玉成点了点头,唐婉又问:“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儿吗?”

    “不知道啊,他没跟我说。”他说完就疑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唐婉摇头道,“我们寝室也有一个同学想搬出去住,但不知道哪儿的房子比较好又安全,所以我想问问你,看知不知道林枫是在哪儿找的房子。”

    “哦,林枫没说过,我也不知道他具体住哪儿,不然你问问他?你俩不是邻居吗?”

    李玉成说这话没什么意思,但唐婉却觉得有些难堪,但也知道他没有恶意,所以勉强一笑道:“我和他不怎么熟,要不然,你帮我问问行吗?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哈哈,行啊!”李玉成满口答应,然后说道,“不过吃饭的事,还是我请你吧?”

    唐婉笑道:“好啊,那麻烦你了。”

    “小意思!”

    说完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唐婉就道:“我还要去趟图书馆,就先走了?”

    “啊?哦,行。”

    李玉成本来还想着怎么约唐婉今天先去吃顿饭呢,结果她就要走了。等唐婉走后,李玉成觉得没趣,准备回寝室睡个觉然后再吃饭,但走了两步想起来唐婉拜托他的事,立刻给林枫打了个电话,欢快道:“老大你干嘛呢?你住在哪儿啊?我来看看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