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跟踪
    林枫刚走出校门口就觉得不太对劲,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他!

    他猛地转身,身后的两个女生吓了一跳,拍着胸口嗔怪道:“妈呀,吓死我了!”

    林枫赶忙说了声“对不起”,两个女生挽着手嘀嘀咕咕的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他,大概把他当成神经病或是有被害妄想症的了。不过林枫并没在意这些,他朝后四下打量了一下,但入眼的不是学校门口卖各类小吃的小贩和三三两两走着的学生,但都没有他认识的。

    林枫以为是自己想多了,摇摇头又往前走,但越走那种有人跟着他的感觉就越强烈,到最后甚至让他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他自觉以自己的性格应该不能得罪人,唯一每天被他气个半死的也就只有李玉成了,但以他的性格,有气一般当场就发了,不至于会一个人生闷气然后趁他回家路上下黑手,何况他也没那个胆。

    不过,李玉成……

    林枫脚步一转进了旁边一家超市,在放牛奶的橱柜前站了半天,挑挑拣拣拿了一盒纯牛奶,一抬头在橱柜上不足十厘米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人影,那件衣服实在是……太熟悉了。

    林枫确定有人跟着自己后有些生气,他自认没有得罪过人,哪怕得罪了有什么事当面说清楚,没必要整这些背后见不得光的手段,他都想好在门口堵着那人,问问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看清楚是谁以后一下子没了脾气,甚至还有些好笑。

    林枫饶有兴致的从橱柜上那狭小的镜子里看着那人,那人这儿摸一下那儿看一下,一双眼睛却滴溜溜转着往他这边看,每次看到林枫还站在原地的时候就吓得一缩脖子赶紧低头。过不了两秒又偷偷摸摸的打量,见林枫还在原地,又是一缩脖子赶紧低头。

    这么来来回回几次,林枫看得直想笑,那人却是有些不耐烦了,林枫怕他恼羞成怒,赶紧拿着牛奶去结了账。

    知道跟着自己的人是谁以后林枫倒是没有先前的不悦了,但刚开始看到他的那种想笑的心情也没有了,他现在就是有些疑惑,疑惑李玉成跟着自己干什么。

    是的,跟踪林枫的就是李玉成,李玉成下课的时候和林枫说了再见就冲回宿舍了,林枫当时还疑惑他跑那么快干什么,现在想来,应该是回去换衣服吧。

    不得不说,李玉成今天心细了一回,因为自己一整天都在林枫跟前晃悠,林枫就是不想看他也没办法,所以他怕暴露自己,特地冲回寝室换了件外套再来跟踪林枫的,只是,林枫不明白,他为什么回去换了件系服,是怕自己注意不到他吗?

    林枫有心想拦下李玉成问个明白,又怕自己问他他不肯说实话,只得先让他跟着,等他跟到一半,林枫总算刚明白了,李玉成这是打算跟着自己回家,看自己住哪儿?

    想明白之后,林枫有一股被冒犯的恼怒,不知道李玉成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要知道自己住在哪儿,这么执着于探究别人的**,这么执着于……去揭别人的伤疤。

    林枫停了脚步转回身,跟在后面的李玉成猝不及防,这一段路又不像校门口那样人来人往,两人登时打了个照面。

    大眼瞪小眼片刻,李玉成抬手打了个招呼道:“嗨,老大,好巧哦!”

    林枫没说话,但脸色难看得很,抬脚就朝他走来。李玉成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反身就往回跑。

    如果他在林枫转身之前就走,又或者没有那么不以为然的冲林枫打那一个招呼,无事人一般模样的话,那林枫也许就会这样算了,因为他知道李玉成这个人好奇心过剩,什么相干的不相干的都想翻个底儿朝天。但现在不行了,他凭什么可以不顾别人感受一次次的去探究别人心底的伤口有多深,却连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而他又凭什么要容忍他?

    林枫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纵容李玉成,这次必须要把人抓到说个清楚,所以他也抬脚追了上去。

    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李玉成不爱动林枫却是有跑步的底子,加上李玉成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林枫有没有追上来,这距离很快就拉近了。

    眼看着林枫再有几十米就追上自己了,李玉成忍不住了,扭着头冲林枫道:“你为什么追我?”

    林枫不答,李玉成又补了一句:“我又没有急支糖浆!”

    林枫:“……”这人怎么连被人“追杀”话也这么多?

    李玉成扭着头朝后喊,没注意前面一辆电瓶车开过来,骑车的也是个新手,见前面有人一边大叫着“让开,让开”,一边歪歪扭扭的冲了过来。

    李玉成听到她的喊声要转头去看,说时迟那时快,林枫手一捞堪堪扯着林枫的衣袖把他往这边拽了一把,被他这一拽,李玉成是躲过去了,但骑电瓶车那个女生却一路歪着扭着到了他们前面,然后华丽丽的摔倒在面前。

    林枫冲着李玉成吼:“你眼睛长来干什么的,不知道看路吗?!!”

    李玉成比他吼得还大声:“那你眼睛长来干什么的,看到有车还追我!!!”

    林枫气道:“你要不跑我能追你吗?”

    李玉成也气不过:“你要不追我我能跑吗?”

    旁边摔倒的女生弱弱的举手:“那个,能麻烦拉我一把吗?”

    李玉成顺手把她扶了起来,又帮她把车扶了起来,嘴里也没闲着:“见过恶人先告状的,没见过这么恶人先告状的!你说,要不是你一看我就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我能跑吗?——姑娘你没事吧?——没事就好。不是林枫,这知道的明白我俩是闹着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抢了你的钱呢!”

    林枫说道:“谁跟你闹着玩?”

    李玉成:“那你意思就是我抢你钱了?我哪有?!!”

    林枫:“我什么时候说你抢我钱了?”

    李玉成:“你没说,但你就那意思!”

    林枫:“我没有。”

    李玉成:“你就有。”

    林枫:“我没有。”

    李玉成:“你就有。”

    旁边女生见实在是插不进去他俩的话,默默地推车走了,李玉成余光觑到女生走远了,先闭嘴单方面结束了这场你来我往的循环播放。林枫见他不说话,也不主动说了,李玉成瞥了一眼女生的背影,说道:“好险!”

    林枫一脸疑惑,李玉成嘻嘻一笑道:“要是我们不假装有矛盾吵架的话,那姑娘讹我们怎么办?我可没钱!”

    说着他一摊手一副无赖相,林枫扫了他一眼,然后追上那个女生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让她如果有问题可以找自己。

    他回来后,李玉成责怪道:“你这人怎么回事?人家没找我们你倒送上去?”

    林枫说道:“要不是你,她也不会摔。”

    李玉成一听怒了:“要不是你,她才不会摔呢!”

    林枫不想再跟他争论这个话题,直截了当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李玉成不承认:“谁跟着你了?我下课没事出来溜达溜达不行啊?这条路是你家的?写你林枫名字了还是怎么的?别人不让走啊?”

    林枫不跟他整,点头接受了他这个说法,问他:“你往哪边走?”

    李玉成一指前方道:“我去丰泽园逛逛。”

    “好。”

    林枫说完就往回走,李玉成一把拉住他道:“你干嘛?”

    林枫瞥他一眼,他自觉松开了手,林枫掸了掸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在李玉成的白眼中说道:“我回学校上自习。”

    李玉成立刻说道:“那我也去上自习。”

    林枫直直的看着他,看得李玉成有些心虚,声音大了几分道:“看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作业还没写去补作业不行啊?图书馆又不是你家的,我还不能去了?”

    林枫决定不跟他绕弯,直截了当道:“你这么关心我住哪儿干什么?”

    李玉成眨眨眼,心说我也想问这话呢,唐婉那么执着于知道林枫住哪儿干什么?告诉她住丰泽园还不满意,还要刨根问底的问他家的具体门牌号,说什么丰泽园太大,里面住了些不知来历的人,她怕她室友搬出去住会遇到危险,想租个离林枫近点的,大家一个学校的也能彼此照应一下。

    李玉成无法,只得又来打听更详细的地址,但心里又忍不住犯嘀咕:他怎么觉得唐婉不像给室友找房子,像是给自己找房子。而且也不是想住得离林枫近点,他觉得她就想住林枫对门!

    李玉成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时林枫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李玉成?”

    “到!”

    李玉成下意识的举手答了声“到”,林枫又忍不住想笑,好不容易憋住了恢复了一脸冷漠的模样,说道:“你还没告诉我原因。”

    李玉成无语道:“我都说了是关心你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这外面坏人那么多,身为你的室友,担心你的人身安全很正常啊。”

    林枫面无表情道:“你有那么好心?”

    李玉成翻白眼:“废话!”

    说完又觉得气不过,说道:“不是,你怎么就一定觉得我是不安好心呢?怎么别人关心你就是关心,我关心就是不怀好意呢?你说,凭什么肖烈能知道你住哪儿我就不能?”

    林枫蹙眉:“你为什么总提肖烈?”

    李玉成生气:“我就提怎么了?”

    林枫:“无聊。”

    说罢自己走了,也不管李玉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