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睡沙发
    李玉成还是跟在林枫后面去了他家,进门的时候,李玉成颇为做作地在门口把鞋底蹭了又蹭,边蹭边说:“老大你放心,我绝不把一粒灰尘带去你们家!”

    林枫难得不计较这些事:“不用了。”

    李玉成一喜,就听林枫接着补了一句:“反正你都来了。”

    李玉成:“……”

    言外之意是,你都来了,还在乎那点灰尘吗?

    李玉成气得鞋底也不蹭了,一抬脚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还在玄关处重重地跺了跺脚,然后瞥一眼林枫,一副你拿我怎么着的样子。

    林枫对此幼稚行为不予理睬,换了鞋往里走,说道:“鞋柜里有鞋,自己拿。”

    李玉成从鞋柜里拿了双一次性拖鞋出来,这还是林枫之前放在家里给自己备用的,倒是没想到给他用了。李玉成穿了鞋往里走,说道:“你看看你这人,你这是对待客人的态度吗?我第一次来,居然让我自己拿鞋?我好歹是客人,不说好吃好喝的招待我,至少不能让我自己动手吧?”

    林枫问道:“觉得委屈?”

    李玉成重重一点头道:“憋屈!”

    林枫一指门道:“门在那边。”

    李玉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呵呵,丰衣足食。”

    李玉成尬笑着绕过这个话题,林枫又说道:“另外,你是我捡回来的,不是请回来的。”

    “……”意思是,他并不算客?

    要不是学校宿舍锁门了,出门的时候又没带身份证,钱包里又是扁的,他早就夺门而出不受这份气了,他叹一口气: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啊!

    时间已经很晚了,两人第二天早上又有课,所以很快洗漱睡了,洗漱用品也是林枫在小区里24小时便利店买的,李玉成讨好的夸了一句“真细心”,又画蛇添足的来一句:“谁当你老婆可真幸福。”林枫差点没把牙刷扔他脸上。

    洗漱完后,林枫扔了一条毛毯在沙发上,说道:“睡吧。”

    然后自己就往房间走,李玉成叫住他震惊道:“你就让我盖这个?晚上气温零下五度诶!”

    林枫不以为然道:“屋里有暖气,冻不着你。”

    “那也不行啊!”李玉成不乐意,“睡觉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怎么能拿条毯子随便凑合呢?”最重要的是,毛毯这么薄,明天早上他都找不到赖床的感觉。

    “那你想怎么样?”

    这是套四室二厅一厨一卫带个大阳台的两百多平的房子,除了林枫睡的那间房,另外还有三间卧室。李玉成眼睛往林枫的隔壁房间瞟,说道:“你们家这么大,不能只有一个房间吧?”

    林枫了解他的意思了,说道:“除了我的房间,其他的你都可以睡。”

    “得嘞!谢老大,老大晚安,明天见!”

    李玉成欢呼一声就往林枫的隔壁房间跑,连毛毯都没拿。林枫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等他,果然没两分钟就看他出来,一脸错愕道:“这……这屋里怎么没床?”

    林枫答得言简意赅:“没买。”

    李玉成:“……”

    他默默地去了另一间房,看到里面也是空荡荡一片后默默地退了出来,走到另一间房间门口,深吸一口气,默念着“一定要有床,一定要有床,实在不行有张榻榻米也能凑合”,然后推开了门。

    不出所料,这里面也是空荡荡的一片,除了角落堆着几个纸箱子外什么也没有。

    李玉成关上门和林枫对视了一眼,犹犹豫豫的开口:“你们家,不会……就只有,嗯,一张床吧?”

    林枫点头道:“嗯,在我房里。”

    李玉成:“……”他震惊道,“那要是有客人来怎么办?”

    林枫淡淡道:“不会。”

    “我不就……”

    林枫瞥他一眼,李玉成默默闭上了嘴,算了,他是捡回来的,不算客人。

    李玉成只错愕了几秒,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喜道:“诶老大,你缺不缺合租的室友?你看,这房子这么大,离咱们学校还近,小区安保还好,租金肯定不少吧?你缺不缺人跟你一起分担房租的?我就用那一个房间,”李玉成一指林枫隔壁房间道,“剩下的三间房和客厅厨房卫生间都归你,我摊四分之一的房租行不行?”

    李玉成一副“便宜你了”的样子,林枫很想撬开他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结构,能让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番话来,用的还是自己占了他多大便宜一样的语气。

    但这个想法只有一瞬间就被否决了,谁知道他脑子里面装了豆腐还是渣滓?总之都是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他拒绝道:“不用了。”

    李玉成还要努力:“这样很划算的,你想想啊,咱俩要是住在一起的话,除了可以分摊房租以外,咱俩平时还能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路上聊天说话有个伴儿,回家看球打游戏也有个一起的,岂不是两全其美?”

    林枫冷漠道:“我不缺钱。”

    李玉成更高兴了:“那你能把我那四分之一的房租也一起付了吗?我很缺钱!”

    林枫:“……”这人的脸皮为什么可以这么厚?

    不想再跟他废话,林枫扔下一句“我也不缺朋友”就走了,剩下李玉成想了半天,林枫这句话到底是说有了他这个朋友就不缺别的朋友了,还是也不缺他这个朋友?

    想了半天无果,李玉成自作主张选择了前者,拥着那条毛毯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躺了半天没睡着,总觉得缺那么点意思,学校的单人床不一定有这个沙发大,但那好歹是张床啊!明天早上不起床的话,是不是不能叫赖床,应该叫赖沙发了?

    李玉成翻了几个身没睡着,一掀毛毯站了起来,抱着毛毯蹑手蹑脚的朝林枫房间走去。刚把门开一条缝,就听到林枫的声音响起:“干什么?”

    “卧槽!吓死爹了!”

    李玉成吓了一跳,知道林枫并没有睡着以后,胆子大起来,也不开灯,借着刚刚的记忆朝床边摸索过去,边走边说:“老大,我来跟你挤挤我在……诶卧槽!这啥玩意儿!嗑死我了!”

    林枫“啪”的打开了床头灯,李玉成才看到自己撞上了书桌前的凳子,不客气的踢了一脚作为报复,然后朝林枫嘿嘿一笑走过去。

    “站住。”

    林枫立刻叫停,李玉成乖乖抱着毯子站在原地,林枫蹙眉问他:“你要干什么?”

    “睡觉啊。”

    “你不是要睡沙发吗?”

    “哦,我改主意了,沙发太硬我睡不着。”

    说着对林枫道:“老大,你让我跟你一起挤挤呗?”

    林枫想也不想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不可能,凡事都有原因的,你……”

    “我烦你,行了吧?”

    李玉成不以为意道:“可是我不烦你啊,我不仅不烦你,我还可喜欢你了呢,除了唐婉,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我……操!林枫你干什么!”

    李玉成边说话边趁林枫不备准备偷溜上床,却没想到被林枫一脚踹了下来,当场就怒了,扑上来就要跟林枫拼命,和前一秒甜言蜜语的简直判若两人。

    林枫防了李玉成偷溜上床,但没防备他居然敢扑过来跟自己打闹,着实吃了一惊。吃了一惊的结果就是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反应过来的下场就是被李玉成扑了个正着。

    李玉成一用力把林枫按倒在床上,自己趴他身上狞笑一声道:“小样,还想跟哥斗?当年哥带着手下人打遍b市各大高中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干啥呢!以前让着你那是给你面子,今天栽在我手里,我可就不客气了!哼哼——”

    李玉成一脸秋后算账的模样,林枫本想把人从自己身上掀下去,但看他这个模样不知道怎么萌生出了一个“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的想法。这想法一出他也就不着急了,就那么由着李玉成放完了狠话,又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李玉成狞笑完,然后一翻身躺下,拉被子盖在两人身上道:“睡觉!”

    林枫:“……”这人是不是有病?自己是不是有病?

    林枫又要踹人,李玉成知道他这个意图,抱着被子不撒手,嚷道:“告诉你啊,人在被在,人毁被亡,你要踹我就连着这被子一起踹!”

    林枫冷着脸道:“放开。”

    李玉成抱得更紧了:“不放!坚决不放!死活不放!要我放开这被子,除非我死!不,就是我死了你这被子也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是我的是我的就是我的!你这被子是我的!”

    林枫:“……”这人胡说八道些什么?

    李玉成还要火上浇油:“你们家就这一张床,那肯定也只有这一床被子吧?你要不让我在这儿睡也行,那我就把被子拿走了,我也没那么狠心,把这毯子留给你。反正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一起睡,要么你自己独守空房。”

    林枫冷笑一声:“我也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去睡沙发,要么,楼下花园有张凉椅。”

    “……”李玉成抗议,“老大,你不能这么对我!”

    林枫给他一个眼神:为什么不能?

    李玉成仔细想想,好像确实说不出个能说服林枫的理由来,再看看林枫不虞的脸色,只好小心的从被子里探个脑袋出来道:“老大,你就让我在你这儿凑合一晚上呗?沙发上可冷了,真的,客厅那么大,暖气根本就没多大用,那毯子又薄,本来我都要睡着了,结果又被冻醒了,我不骗你,真的!”

    完了把脑袋往被子一缩,只留下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努力做出可怜的样子:“这两天我都没睡好,可困了,我们赶紧睡吧,行不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