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动手
    李玉成脑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得一偏,整个人也往旁边踉跄了两步,他有些错的看着林枫,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直至脸上的麻木感逐渐褪去,痛感一点点侵袭他的脑神经,他才眨眨眼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揍了,在一大清早被拽起来洗手作羹汤之后,被自己喂饱的人没有理由的揍了,这是不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林枫,你大爷的!”

    李玉成怒喊了一声,也猛地一拳扫向了林枫。林枫有打拳的经验,所以轻轻松松躲过了这一拳,然后趁其不备在对方肚子上又扫了一拳。李玉成吃痛,又是一脚踢了过去,林枫伸腿一别把他腿给别住了,脚腕稍稍一拧,李玉成重心不稳仰面就要摔倒。

    他下意识的去抓住什么稳住自己,但周围没有可抓的只能抓住了林枫的胳膊,哪知林枫一点不留情的用力甩开了他,李玉成只来得及瞪眼看他就双手乱挥着摔在了地上。

    林枫并没有伸手拉他的意思,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李玉成,从李玉成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冷硬的下颔线,林枫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滚吧,别再来我家。”

    说罢怕李玉成看不见似的,用力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仿佛上面沾染了什么看不见却让人嫌恶至极的细菌一般,转身开门进了屋。

    李玉成等他走后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扫地出门了?可是为什么呀?

    他觉得不能被撵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于是“砰砰砰”的叫了几声门,但林枫在里面充耳不闻,李玉成拍着门吼:“林枫你什么意思?人说死也还得死个明白呢你这三言两语就把我往外撵是什么意思?你开门啊!你开门咱俩好好唠唠,我怎么你了你就把我往外撵?你今早上那早餐还是我做的呢!昨晚那地还是我拖的呢!前天那床单也是我洗的!大前天那垃圾我扔的!就上周,你穿那条牛仔裤还是我给你晾的!你现在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是吧你?我告诉你啊,你……”

    “先生你好,有业主投诉说您……卧槽!是你这小子啊!”

    李玉成听到电梯“滴”的一声有人来了,回头一看发现是小王和小李,两人看见是他刚刚还挺客气的话立刻变得不客气了。

    用一句不甚文雅的话打完招呼以后,小王和小李对视一眼,然后上前一人一边架着李玉成的胳膊就往电梯拉,李玉成挣扎道:“你们俩干什么?放开我!听到没有?小心我投诉你们!”

    小王冷笑一声道:“投诉我们之前先管管你自己吧!自己都被人举报了还投诉我们呢!”

    “什么意思?”

    小李好心解释道:“刚刚你那朋友打电话到物业,说有人在他门口大吵大闹,让我们赶紧把人弄走。”完了还特地补充了一句,“林枫本人打的电话,我听出他的声音来了。”

    李玉成:“……”

    他怒气冲冲就又要去捶林枫的门,但被另两人生拉硬拽着进了电梯,他张牙舞爪的说要不放开他他就跟他们同归于尽。小王同情的看他一眼:“省省力气吧你,都破相了。”

    “什么?!!”

    李玉成听这话一惊,赶紧去看电梯镜子里的自己,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右嘴角渗着丝丝血迹,右脸肿得老高,可以想见刚刚林枫用了多大的力气。

    不看之前没什么,现在看了才觉得一抽一抽的疼,肚子上被林枫打的那一拳也开始发挥作用,他捂着肚子稍稍弯了弯腰,疼得咒骂一声:“林枫他大爷的!”

    又腾出只手来摸自己受伤的右脸,还没摸到呢,就吸了口气赶紧收了回来,又是一声怒骂:“林枫他大爷的!”末了补了一句,“还好唐婉没看见。”

    小王&小李:“……”这人嘀嘀咕咕说什么呢,难道被打傻了?

    小王对他和林枫反目成仇十分好奇:“林枫终于看穿你的本来面目把你赶出来了?”

    自从上次和李玉成拿他的信息做赌注被拆穿以后,小王就对李玉成一直心怀不满,虽说是他没忍住诱惑答应了李玉成的赌注,但这事儿是李玉成提出来的啊,况且一个巴掌拍不响,错也不在他一个人是不是?凭什么林枫直接把他妹妹拉进了黑名单害得他妹妹到现在都不跟他说话,而李玉成却什么惩罚都没有,还每天跟在林枫身后进进出出留宿他家,每天看见他俩都趾高气扬得很,一副小人得志小三上位的模样!

    李玉成听他这话,自然也知道他心里那些弯弯绕绕,冷哼一声道:“就算我被赶出来了,也轮不到你妹妹上位!”

    小王这暴脾气,一撸袖子道:“你再说一遍?”

    小李装模作样的拦了一下,李玉成鄙夷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趁着电梯到一楼赶紧走了,也没理小李在后面喊让他去保安室上点药再走。笑话,就这俩,他要落到他们手里,这张脸还能保住吗?

    小区旁边有家小诊所,李玉成进去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嘴角贴了张创可贴,买了包冰袋冰敷着往学校走,边走边想自己到底是哪儿得罪林枫了。

    原因没想到,手机倒是响了起来,是辅导员关贺予的电话,接起来连个“喂”都没来得及说,关贺予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人呢?”

    “丰泽园呢。”

    李玉成顺口来了这么一句,关贺予大嗓门传过来:“丰泽园?现在几点了你还在丰泽园!不知道今天早上有课吗?林枫呢!”

    李玉成被他吼得莫名其妙的,心想自己又没迟到他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真是更年期的男人女人都惹不起,又听他问起林枫,也没好气的答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就去找!找到他两人一起来我办公室!”

    说完就挂了电话,李玉成气得直翻白眼,靠!他要找林枫干嘛找他?他是林枫的跟班吗?神经病啊!

    李玉成决定不管他,给艾黎打了个电话问怎么回事,这才知道第一节课有一个讲座,是关贺予的师兄,还是他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请来的,讲座之前就跟他说了他有两个叫林枫和李玉成的学生,一个学习成绩好一个办事能力强,两人上学期的门门成绩全是a+,而林枫交上去的几篇结课论文更是被一众老师传阅着批改,都觉得他思想独到见解奇特,这也算是关贺予的脸面了。

    所以在讲座前特地跟师兄透了下口风显摆了一下,师兄也有些好奇,讲座中特地点了这两人起来准备好好听听他们的见解,哪知一点一个准两人都没来,艾黎和张英牧硬着头皮从最后一排站了起来,看着大屏幕上的ppt胡乱说了一些应付了事,师兄摆手让他们坐下,在讲座结束走的时候对关贺予道:“小关哪,这大学老师不像高中老师,没必要一门心思给学生铺路,还是好好准备论文准备读博吧。”

    艾黎说当时关贺予脸都绿了,勉强挤出笑来送走师兄,然后气急败坏要给林枫打电话,结果林枫电话关机,这才打给了李玉成,把一肚子火都撒给了李玉成。

    李玉成听完以后更生气了,关贺予要推荐林枫就推荐林枫,带上他算怎么回事?还有,非得加个办事能力强,说白了就说他跑腿快呗?现在这些人都怎么回事,干嘛都要把他和林枫拴在一起?神经病啊!

    艾黎让他赶紧叫上林枫去找关贺予,李玉成捧着冰块歪着脸道:“我不去,谁还去谁去,关我屁事!”

    说罢挂了电话自己往学校走了,在路上到底还是给小王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叫林枫。

    李玉成带着一脸的伤去找关贺予,做好了被批一顿的准备,结果进去关贺予眼盯着电脑屏幕眼珠都不错一下,李玉成连叫了两声,对方才不耐烦的说道:“杵在这儿干什么?上午没课吗?”

    李玉成:“……”不是他叫他来的吗?

    尽管心里看不惯他,但李玉成还是说道:“老师,我没找到林枫,他……”

    “不用,他刚刚已经联系我了。”

    “……哦。那,老师,还有事吗?”

    关贺予总算舍得把眼睛从电脑上移开,赞叹道:“林枫这孩子也真是,听过我师兄的讲座了怎么也不早说,害我还死皮赖脸去找他!不过他这论文写得是真挺好,观点很新颖,遣词造句也很好,嗯…是个可造之材。诶,你跟他是室友吧?你得跟他多学学啊,”关贺予说着抬头看李玉成道,“他平时看的书都……卧槽!你这脸咋了?”

    李玉成:“???……”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关贺予也觉得稍稍有些尴尬,轻咳两声假装什么都不发生,然后就往外撵李玉成:“行了行了,赶紧走吧!没课是不是?跟这儿杵着跟个柱子似的!”

    李玉成:“……哦。”

    走了没两步又被叫住了:“等一下,这节课你还是别去了,回寝室好好休息一下。”

    李玉成疑惑道:“为什么?这节课……”

    “我给你请假,赶紧走吧。”

    辅导员主动给假,李玉成当然毫不客气的接受了,放下呲着牙吸着气开心道:“谢谢老师!”

    关贺予摆了摆手让他快走,然后自以为很小声道:“祁老师心脏不太好,这比哭还难看的笑可别把他吓到了。”

    李玉成:“……”呵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