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冷战
    得知林枫跟自己生气的理由居然是唐婉之后,李玉成受不住了,倒不是因为林枫重色轻友把唐婉看得比自己重要,而是因为他把林枫当好朋友,有话跟他说,有事替他做,有应酬替他挡着,而他呢?和唐婉是高中同学没告诉他,和唐婉中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关系也没告诉他,现在还因为唐婉跟他生气,他如果还腆着脸去打算修复这段关系,那他还有脸吗?

    当然了,最后这个理由纯粹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是因为林枫把唐婉看得比他重要这件事而生气,内心震惊之下强自给自己找的。对此,他这样对自己说:一个大男人跟(娇jiao)小可(爱ai)的女孩子吃醋,他的九年义务教育都学哪儿去了?

    李玉成发现自己在对方心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后,便不愿意再上蹿下跳的围着林枫转了。虽然以前林枫也不见得把他看得多重要,但至少没有另一个人凌驾在他之上对不对?当然了,肖烈不算人。

    人好像都是这样,在乎的不是我对你有多重要,而是我对你是不是最重要的。即使我在你心里重如泰山,但如果你心里还有座喜马拉雅,那泰山又算得了什么呢?哪怕我对你来说轻如鸿毛,但如果除了我,其他人对你都是一根发丝,那好像只是鸿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李玉成想了很久,自己的初衷似乎已经变了。最开始和林枫打交道,纯粹是因为对方不想理他,而他不想让对方好过而已。但他现在仔细想想,不知道从哪时候起,他的初衷已经变了。林枫好不好过他不知道,他倒是时常被林枫气得牙齿痒痒。

    李玉成从来都不肯亏待自己,除了和唐梨月她们俩在一起没得选择的时候,而林枫还远不到让他甘愿牺牲的地步。之前是自己被猪油蒙了心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既然想明白了,他自然知道还怎么做。

    李玉成和林枫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来往了,也不是没有来往,该说话的时候也说,只是李玉成不会主动找他说没必要的话了而已。比如关贺予让他们俩互相给对方的论文挑挑毛病,他认认真真的挑出来,诚诚恳恳的对林枫说谢谢,但不问林枫看了哪些书,也不抱怨自己为了写这篇论文费了多少唾沫问候关贺予。

    又比如郝韵刚开始的时候问他和林枫是不是闹别扭了,他脖子一梗鼻子一哼道:“跟他有什么别扭可闹的?”后来郝韵再问他的时候,他笑得恰到好处,“没有啊,跟他没什么别扭好闹的。”

    郝韵叹口气道:“林枫(性xing)格是不太好,你跟他认识这么久应该多少也了解一点,他如果有不当的地方你也多担待一点,毕竟,你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李玉成笑道:“可他并不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啊。”他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而我却只是他的朋友而已。

    郝韵被他这话一噎,一时没想到说什么,李玉成笑了一下道:“老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郝韵想了想也没想出来要说的话,只好点头让他走了。

    李玉成走到门口的时候,半掩着的门外站着一个人,穿着明黄色的连帽衫,刚洗过的头发有些蓬松,散散的搭在额头上,下午的阳光穿透玻璃打在地板上有些反光,也柔柔的散落在那人的(身shen)上,让他看起来温暖又明亮,好似下课((操cao)cao)场上奔走跳跃的高中男生,只是脸上没有少年该有的神采飞扬或笑意深深。

    林枫沐浴在阳光底下,眼神隔绝太阳的温度看着李玉成。李玉成心里突地一跳,他在这儿站多久了?他刚刚说的话他听到了没有?听到了他又是什么想法?

    不知道林枫心里是什么想法,因为从他的眼神里既看不到他在想什么,也不能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他刚刚说的话。李玉成在这个眼神中回过神来,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朝林枫礼貌一笑道:“找郝老师?”

    林枫“嗯”了一声,同时往旁边让了一步,李玉成客气的说了声“谢谢”越过他走了。

    郝韵的办公室出来没几步就是楼梯口,李玉成下楼走到一半的时候,借着转弯的机会回头看了一眼,林枫还站在郝韵办公室门口,侧过半个(身shen)子看着他。李玉成这一回头刚好和他视线撞了个正着,林枫还是刚刚那看不清(情qing)绪的眼神,李玉成却愣了一瞬,然后心猛地一跳,忙转过头三步并两步跳下楼梯走了。

    之后两人还是不说话,李玉成忍得住,其他人却忍不了了。

    首先提出不满的是校报社的社长,他们和经管系联合推出的商业经济的报刊不只是在本校发行,也在周边几个学校做了宣传发行了,并且最初请了各大学校的几大名教授写了几句勉励的话,学校广播站也每天定时进行推送,声势一时造得极大。

    所以第一期刊行的时候很快就销售一空,有像艾黎张英牧这种给李玉成他们捧场的,也有那几位教授的学生买去为了讨好卖乖留个好印象的,也有刚好碰见又恰好有零钱所以决定为校园经济做个贡献的。当然,更多的是为了看(热re)闹的,说得更直白点,就是想看看他们名不副实的笑话。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期报刊算是名至实归,单是李玉成那篇好不容易才凑足了字数的论文也让几位老师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要找李玉成的麻烦。这小子明明有独到的观点,也能写出好的论文,怎么交结课论文的时候就那么敷衍呢?

    至于林枫的论文,那就不用说了,关贺予首先给予了高度评价,然后亲自递到了系主任面前请他过目,系主任给他面子大致看了一遍,然后又看了第二遍,挥手让关贺予去打印几份贴在学生成果展示墙上,再给应届毕业生看看作为参考。

    不只是在本校,包括其他几个合作学校也有老师打电话来问林枫的(情qing)况,问他有没有读研的打算,他们学校的导师任他选。

    老师看好,自然也有报社看好,一家国民度不算高但在a市这个一亩三分地上还是颇有影响力的商业报和报社社长联系,问是否可以授权由他们报社独家刊行,报酬自然不能低。社长眼睛一亮,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讨价还价让那家报社答应每个月给他们学校一个论文发表的名额,但条件是除了学校有要求的之外,林枫其他论文的授权要在他们报社。

    社长一口替林枫答应下来了,废话,他们金融这一块有多少人想在这家报社发表文章却没有机会的?多少人塞钱拉关系也没法发表的?他替林枫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他该感谢他好吗?

    但林枫没有感谢他,不仅没有感谢,甚至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并且说明他只给了他们报社初次印刷的版权,别说别的报社了,就是他们找报社要再次印刷也得再经他同意。社长还要再说什么,林枫直接扔下一句“有不明白的地方找你的经济法老师”就挂了电话。

    社长气得拍桌子把社员骂了个遍,骂完之后接过报社打来的电话唯唯诺诺的答应着一定搞定林枫,让他们耐心等待。

    他自然搞不定林枫,所以把主意打到了李玉成(身shen)上,李玉成听完他的话,想了想回了一句:“跟我有什么关系?”

    社长:“啊?”

    李玉成说道:“第一,刊的不是我的论文;第二,稿费没有我的份;第三,这事不是我答应下来的。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

    (身shen)为大三老学长的社长没想到自己接二连三被两个大一学弟给拒绝了,这要换成自己的社员早就跳着脚指着对方鼻子骂了,但现在是有求于人,他只好强忍着不悦跟李玉成耐心的讲道理。李玉成礼貌的听他长篇大论完,还是那句话:“跟我有什么关系?”

    社长:“……”他想揍人可以吗?

    李玉成耸了耸肩道:“著作权是他的,他想给谁发表就给谁,他不想给谁别人也强求不了,所以不好意思了学长,这事我帮不了你。”

    社长还要再努力一下,李玉成说道:“我待会儿还有课,就先走了,你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就问问你的经济法老师。”

    社长:“……”这俩人约好了气他的吧?

    后来他又辗转找到了关贺予和系主任,但都被对方的“这是学生自己的事,我们做不了主”给打发了回来。无奈,只能去跟人家报社说这个消息,自然被对方冷嘲(热re)讽了一番,社长默默听着,挂了电话后把正在撰稿的社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第二个不满的是班里新上任的学委冯晨,原因是几个班上了一门大学语文的基础必修课,因为按部就班讲实在太枯燥,语文老师心血来潮的让每个班轮流派代表上台演讲,讲什么方面的什么内容都可以,但每个班每节课都必须要有一个人,这件事交给学委负责。

    班里也有踊跃报名的,但学期过了一半了,主动上台的已经没有了,剩下的要强行安排了,冯晨觉得林枫首先形象好,其次声音有磁(性xing),然后前不久发表的那篇论文在学校动静不小,如果他能上去演讲的话,第一吸引眼球,第二效果好他们班总分肯定也高。第三嘛,是她的私心,所有人都觉得林枫是高岭之花不可攀,他也从不垂眼看人间,如果自己把他搞定了,那岂不是很有面儿?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