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你可以的
    冯晨之前和林枫打过几次交道,觉得他没有大家口中那么难以接触,所以满怀信心的去了,结果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灰。她不信这个邪,再加上名单已经报上去了,她只能鼓起勇气再去一次,但林枫既没有礼让女士的绅士风度,也没有美女的话就是命令的直男思想,所以直截了当的拒绝:“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

    冯晨气得在宿舍拍桌子骂林枫目中无人骄傲自满,室友小满给他出主意道:“要不你找团支书试一下?”

    冯晨说道:“李玉成前几周已经演讲过了。”

    小满道:“不是让他去演讲,是让他去跟林枫说一声。”

    冯晨疑惑道:“为什么?”

    小满笑道:“你不觉得团支书在的时候,班长,哦不是,林枫比较好说话吗?”

    她这么一说,冯晨才依稀想起来,她和林枫接触不多,仅有的那几次也是林枫当班长时一些必要的工作的时候,而每一次,李玉成都在旁边。所以说,自己那几次觉得林枫好说话,其实跟自己没关系,是因为林枫对李玉成好说话?这也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吧!

    小满看着冯晨露出姨母笑,知道她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忍不住无奈笑道:“你别又乱想。”

    冯晨道:“这可不是我乱想,你敢说你不是这么想的?”

    小满毫不犹豫的点头,两个女生笑作一团,这时另外两个室友推门进来,说道:“晨晨,陈利在楼下等你呢,说给你打电话没接。”

    冯晨冷淡的“哦”了一声,室友打趣道:“你俩这是好事将近?记得请客啊!”

    另一个室友道:“他们这好事都将了大半学期了也没近,不会是不想请客故意拖着吧?”

    冯晨作势打她们,说道:“去去去,别把我跟这种人放一块,说起来就觉得恶心!”

    其他三人都表示认同她这话,小满道:“就是可惜曲萌萌了,这么好的女孩子,偏偏遇上这种人!”

    冯晨走到窗边看到等在楼下的陈利,“嘁”了一声拉上了窗帘,爬上(床chuang)睡午觉去了。

    下午找到李玉成,跟他说了这件事。冯晨不比校报社社长,李玉成不能把人拒绝得那么直白,毕竟以后是要一起共事的,所以他只好委婉道:“这个事吧,呵呵你也知道,林枫这人不(爱ai)说话也不(爱ai)出风头,这种事他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你看……”

    剩下的话他没说明,等着冯晨自己理解,没想到冯晨双眼发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答应?果然你是最了解他的!”

    李玉成:“???”认识林枫的人应该都知道吧?

    既然冯晨知道林枫不会答应,那事(情qing)就好办了,他说道:“哈哈,你知道就行,那你也应该知道他这人一向不喜欢演讲这些事(情qing),所以,你要不另外找个人上?我看艾黎就(挺ting)好啊?”

    冯晨摇头道:“艾黎排在下周的,张英牧排在大下周的,这周我给老师报的名字就是林枫。”

    李玉成道:“那怎么办?”

    冯晨说道:“你去跟林枫说这件事,他肯定会答应的!李团,为了我们班的荣誉,冲啊!”

    李玉成哭笑不得道:“我也没办法替他做决定啊。”

    冯晨斩钉截铁道:“你可以的!”

    “啊?”

    冯晨拍着李玉成的肩语重心长道:“年轻人,你要相信,你是一个可以改变林枫的男人!我相信你会圆满完成任务的!”

    李玉成:“……”但他不相信啊!还有,他要能替林枫做决定,做那个可以改变林枫的男人,那他还会被一个高中女同学比下去吗?

    最后还是拗不过冯晨,李玉成被迫接下了去跟林枫交涉的这项任务。

    下课的时候李玉成叫住了林枫,林枫停下脚步朝他侧了半个(身shen)子,用眼神问他是不是有事,李玉成犹豫一下问道:“你待会儿有事吗?”

    林枫点头作为回答,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李玉成自觉自己不招人待见,打起退堂鼓道:“哦,那没事了,你有事去忙吧。”

    林枫没点头也没说话,径直走了,李玉成气得在后面干瞪眼,这时艾黎跟着跑上去找林枫要笔记,张英牧撞了下他肩膀道:“不去上课?”

    李玉成“啊”了一声,才明白过来他们一会儿还有节课。

    中午吃饭时在食堂碰到了林枫,艾黎二话不说把林枫的盘子端了过来,林枫无奈,只得拿着书包坐了过来。

    期间无论艾黎和张英牧怎么逗乐,林枫都是不咸不淡的“嗯”一声作为回答,李玉成倒是时不时插句话,但这两人绝不一起说话,对方参与的话题彼此也不发表意见。

    于是张英牧变成第三个受不了的人了,他筷子一搁道:“你俩怎么回事,还能不能好了?”

    李玉成无辜地抬头看他,林枫则是没有反应,艾黎也说道:“你们俩到底怎么了?这有一个多月了吧?你俩一句话不说,不知道的以为你们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呢!”

    李玉成张了张嘴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起,只好塞了口饭进嘴里让自己闭嘴。林枫则是根本就懒得解释,仿佛他们讨论的话题跟他并无关系。

    艾黎和张英牧就这样被无视了,张英牧气得拂袖就要走,艾黎好容易把他拉住了,准备再对这两个人谆谆教导一番,但林枫却擦了嘴站起(身shen)道:“我吃完了,先去教室。”

    艾黎一拍李玉成道:“还不追上去?”

    李玉成:“啊?”

    艾黎恨铁不成钢的抢下他手里的筷子,把盘子端走道:“还吃呢!再不追就追不回来了!”

    李玉成:“……”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知道艾黎和张英牧今天抽什么风,非让李玉成上赶着去追林枫,李玉成无奈,只得一抹嘴抬脚跟了上去,顺便跟林枫谈谈上午没完成的话题。

    李玉成和林枫并肩走着,两人谁都没开口,林枫是不想说话,李玉成则是再想用什么话题开口才算不突兀,才能没那么尴尬。想了半天,就连路过的人都感受到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了,李玉成决定开门见山,说道:“明天大语课有个学生演讲你知道吧?”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又道:“你有……”他本来想问林枫有没有时间,后来一想他肯定会说没时间,所以改了口道,“这次报上去的人是你,你准备一下,随便说什么都行,五分钟以内就好。”

    林枫冷淡开口道:“关我什么事?”

    李玉成可不像冯晨被他随便问倒,说道:“因为报上去的名字是你啊。”

    “我没有报名。”

    李玉成说道:“我知道你没报名,我替你报的。”

    林枫面无表(情qing)道:“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这人怎么开口闭口就是跟你没关系,你以为你自带结界能把谁都隔离在外呀?人生在世,怎么能不和人扯上关系呢?”

    “但我并不想和谁都扯上关系。”

    李玉成假装没听懂,嘻嘻笑道:“没事,二十年来难得和别人扯上关系,你这次可以好好感受一下。”

    林枫说得直白:“劳您费心,但我不想和您扯上什么关系。”

    李玉成面上挂不住,笑容僵在脸上道:“林枫,你什么意思?”

    “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李玉成气得说不出话,寻思着自己要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林枫就说道:“没事我就先走了。”

    李玉成拦住他道:“明天这演讲,你讲也得讲,不讲也得讲,没得商量!”

    “呵。”

    林枫冷笑一声作为回答,绕过李玉成要走,李玉成也跟着他的脚步挪拦他,说道:“我不管,反正你明天得去演讲!我都答应冯晨了,你要不答应的话我多没面子!”

    林枫还是那句话:“关我什么事?”

    李玉成怒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丢面子怎么不关你的事了?”

    林枫又是一声冷笑,说道:“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个朋友。”

    李玉成这会儿连气都没法儿生了,只盯着林枫说不出话来,林枫又补了一句:“毕竟你也没我这么个朋友,不是吗?”

    李玉成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林枫面无表(情qing)的看着他,李玉成笑得更欢乐,一手搭在林枫肩上弯腰吃吃笑。林枫把他的咸猪手拿开,他不见外的又搭上来,说道:“借我…借我靠一会儿,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原来…原来你在别扭这件事啊?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

    林枫被他笑得由一开始的面无表(情qing)转为黑脸,在忍无可忍要把这人扔下一走了之的前一秒,李玉成总算是止住了笑,把自己的手从他肩上撤了下来。

    林枫颇为嫌恶的拍了拍肩膀,李玉成撇嘴道:“至于吗?我刚洗的手,很干净的!”

    林枫冷哼一声,拍得更用力了。李玉成也不跟他计较,说道:“原来那天的话你都听到了?还生气了?那你怎么不问我?”

    林枫冷漠道:“没什么好问的。”

    是啊,这有什么好问的,你把对方当朋友,对方把你当路人,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有什么好问的?人人都要为这个问题问句为什么的话,那所有人都活在十万个为什么里了,多累?

    李玉成一耸肩道:“你不问那就算了。”

    林枫脸色更难看了几分,李玉成笑道:“既然你不问,那我主动说好了,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啊。”

    林枫拍衣服的手顿住,抬眼看李玉成,李玉成冲他呲牙一乐。

    你不是我的朋友,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朋友和好朋友绝对不能等同,也不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那些萍水相逢点头之交的朋友,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你又怎么能跟他们划为入一个行列?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