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像我小老婆
    李玉成站在门口,看着坐在自己桌前看书的林枫,惊讶道:“老大,你怎么在这儿?”

    艾黎踹他一脚:“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把嘴给我闭上!”

    李玉成敏捷的躲过,就那么大喇喇的把箱子扔在地上就往里进,艾黎无语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帮他把箱子拎了进来。

    张英牧正跟林枫说着什么,林枫合上书和张英牧说话,抽空瞥了李玉成一眼道:“来了?”

    “嗯。”

    李玉成应了一声,转头去看林枫的(床chuang)铺,上面铺着新的(床chuang)单被罩,再看林枫的书桌,书桌上就只有一本书和一支笔,但书柜里倒是多了好多书,摆得整整齐齐的,公用的桌子上放着林枫的电脑。

    李玉成思考了一秒钟,问道:“老大,你搬回寝室住了?”

    林枫和张英牧正谈到紧要关头,但还是“嗯”了一声,李玉成立刻尖叫一声,冲过去猛地一把抱住林枫的脖子,头挨着头蹭了几下,喜道:“你真搬回来了?没骗我吧?不会再搬出去了吧?卧槽!老大,我不是在做梦吧,啊?哈哈哈!”

    张英牧也猛地往旁边跳开,和艾黎手挽手的往门口去,随手准备夺门而出,免得血溅到自己(身shen)上。但林枫只在被李玉成抱住的那一刻愣了一下,然后就反应过来,却没有推开他,而是听着他惊喜的声音灌入自己的耳朵,一边听一边笑,拍拍他的手道:“真的搬回来了,不搬出去了,你先放开我。”

    “不放!”李玉成不仅不放,还搂得更紧了,说道:“老大,你(身shen)上好香啊,用的什么沐浴露?也借我用用呗?”又伸手在林枫脸上抹了一把,更加讶异,“卧槽,你脸怎么也这么滑?跟豆子的脸似的!”

    艾黎他们被李玉成越来越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看着林枫明显不太好看的脸色,两人一只脚都迈出宿舍门了,但听到李玉成的话,还是问道:“豆子是谁?”

    李玉成得意洋洋:“豆子?那是我未来的小老婆!”

    豆子当然说的是顾唯,为什么唐梨月叫她豆豆,李玉成叫她豆子呢?因为他们认识的时候,刚好是“维维豆(奶nai)”盛行的年代,于是得了这么两个“别致”的昵称。李玉成说顾唯是他未来的小老婆,是因为三人都好像是注孤生体质,唯一一个有人喜欢的唐梨月,偏偏那王家轩还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于是乎,李玉成(胸xiong)脯一拍牺牲自我道:“以后要是没人要你俩,我委屈一下娶了你们!”

    一下子娶两个,自然得分个大小,唐梨月温婉贤淑,自然得做正房,这样才能家庭和睦。顾唯爽利泼辣,做小老婆才带劲。当然了,李玉成把这话在两人面前一说,别说爽利泼辣的小老婆了,就是温婉贤淑的正房也袖子一撸变成了王熙凤,轮流上阵把他揍了个半死不活。但李玉成死猪不怕开水烫,照例把大老婆小老婆挂在嘴边。

    李玉成还没得意完,林枫就突然站起来,然后拽着李玉成摸自己脸的那只手猛地往后一拧,李玉成猝不及防的“嗷”一嗓子。林枫一只手拧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拍拍李玉成的脸,说道:“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李玉成大丈夫能屈能伸,装傻充愣道:“我刚刚说话了吗?没有啊,我没说话。”

    林枫哼笑一声,屈膝在他腿弯处顶了一下,李玉成一个趔趄,但林枫牢牢的抓着他的手没让他摔,语气不无鄙夷的说了句:“怂包。”

    李玉成:“……”

    林枫放开李玉成,进洗手间洗了个手出门去了,而旁边看(热re)闹的两人早就瞪大了眼睛,互相对视一眼:他们错过了啥?林枫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这两人关系一下子突飞猛进到这种地步了?

    上课没两天就到了新生报道的(日ri)子,各系学生会忙着迎新,唐婉是学生会的学习部部长,那两天也是忙得团团转。李玉成在暑假的时候旁敲侧击了好一番,总算确定林枫对唐婉真的没有任何不正常的男女之(情qing),于是他放心大胆的继续踏上自己拿下校花的路程。

    唐婉这两天忙得黑眼圈都出来了,李玉成看了心疼,主动提出课余时间来帮他们,唐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谢谢你了,不过这活儿有点累人,你不介意吧?”

    李玉成拍(胸xiong)脯道:“这有什么好介意的?用不用我再给你拉几个人来?我室友他们都闲着呢!”

    听他说这话,唐婉刚刚还勉强的笑容立刻变得真心实意起来,说道:“真的吗?那太感谢你了,你们有时间过来就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

    李玉成“嗯”了一声,跟她说了再见要走,唐婉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问:“那个,林枫他,还住外面吗?”

    “没有,”李玉成摇了摇头道,“他搬回学校住了,怎么了?”

    “哦,没什么,就问问而已。”唐婉不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又笑了笑道,“我先走了,再见。”

    “嗯,再见。”

    李玉成用替答到的条件把张英牧和艾黎拐到了新生报道的现场,他没跟林枫说这件事,一是林枫最近不知道忙些什么,总是早出晚归的,除了上课和睡觉的时候,李玉成都看不见他的人影,要不是林枫每天晚上回来睡觉,他都怀疑林枫是不是又偷偷摸摸搬出去住了。二一个原因是他知道林枫不愿意掺和到这些事(情qing)中,他既讨厌跟人打交道,又讨厌处(身shen)于汗津津的人群中,偏这两样是迎接新生必不可少的。第三嘛,没听见唐婉问林枫的事(情qing)吗?他还上赶着把林枫往唐婉面前送?他又不是脑子有问题!

    就这样,三人成了经管系学生会的编外人员,但几人和学生会的人基本都认识,所以很快就接触了核心工作,其实也不在乎是些带新生入学缴费注册学籍以及带去宿舍之类的活儿,没有多累,但是麻烦又琐碎,大(热re)天得在学校来回跑,碰到女孩子还得帮着拎箱子,半天下来几人都累得苦不堪言,叫嚣着要让李玉成请他们吃顿好的。

    中午大家轮着休息,李玉成三人拿了几张报纸去了旁边一张空桌子边趴着睡觉,刚迷糊没一会儿,就“砰砰砰”几声敲桌子的声音,李玉成嘟囔一句“谁啊”便换了个姿势趴着。那人又敲了下桌子,叫他们:“同学。”

    听到是个女声,还是个(挺ting)好听的女声,艾黎首先反应过来,“诶”了一声忙抬起头来,殷勤道:“你好,有什么需要……额,帮忙的吗?不是,我怎么看你这么熟悉呢?”

    艾黎蹙眉看着眼前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扎着高高的马尾戴一副宽边墨镜的女生,揉了揉眼睛,困惑道:“越看越熟悉……诶,”他推了推坐在中间的张英牧,说道,“你俩看看,觉不觉得她很熟悉?”

    张英牧和李玉成要都被他吵醒了,天气本就闷(热re),又忙活了一上午,中午只吃了一份校门口最便宜的盒饭,好不容易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前十五分钟一直听艾黎抱怨天气太(热re)蚊子太多叮了他好几个包,后十五分钟又听他念叨来的人特别熟悉。

    张英牧火大,抬起头冲艾黎吼:“熟悉你妹啊熟悉!来的是你老婆还是咋滴?能不能安静一会儿让老子睡个好觉?”

    旁边的李玉成头痛(欲yu)裂的吼道:“你俩能不能声音小点让我眯一会儿?耳朵要被震聋了!”

    艾黎也冲他们俩吼:“睡你麻痹起来嗨!”

    张英牧&李玉成:“……神经病啊!”

    三人默契的忽视了女主角,女孩子又伸手敲了敲桌子,刚刚就是被这声音吵醒的,张英牧对这声音着实恼恨,也不管什么绅士风度和学长礼仪了,又冲那女生吼:“敲什么敲!桌子要被你敲烂了,又不是聋了,有话就说,没话就一边儿凉快去别打扰我们睡觉!”

    “张英牧同学,脾气(挺ting)大呀。”

    此言一出,三人皆惊,张英牧刚刚还凶神恶煞的脸立刻换了一副困惑的表(情qing),抬头看眼前的人。一直闭着眼不愿意睁开的李玉成也倏地一下睁开了,抬起头来同样打量起面前的女生来。而艾黎则跟他们表现完全不一样,他一拍张英牧肩膀道:“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她很熟悉吧,你们还不信!还说我妹呢,说不定是你妹来了!不对啊,认识你这么久,也没听说你有妹啊,老二,你有妹妹吗?”

    面对他这个智障问题,张英牧却摇了摇头表示否定,艾黎又问李玉成,李玉成也摇头否定,艾黎嘟囔一句“我倒是有个表妹,但才刚上高中呢”。突然,他想到什么,一脸惊恐道:“老二,该不会是你在哪儿欠下了风流债,别人上门讨债来了吧?”

    张英牧:“……闭嘴!不会说话别说话!”

    三个人六只眼睛看着面前的女生,也没认出到底是谁来,李玉成脑子里模模糊糊闪过一个人影,但又觉得不太可能,便没有说出来。

    女生听见他们的对话,墨镜掩盖下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把墨镜一摘,弯唇一笑道:“今天还唱不唱《征服》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