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熟人相见
    三人下巴都要惊掉了,艾黎指着她说:“你你你……你是那个……是那个……”

    他“你”了“是”了半天也没说句完整的话出来,最后还是那个女生听不下去了,一把拍掉他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脸一拉道:“这么指着我,又想跑((操cao)cao)场了是不是?”

    “是,教官!”

    艾黎响亮的应了一声,那人眉毛一扬道:“那去吧。”

    “是!”

    艾黎下意识的就要照着做,站起来才觉得不对劲,心想这人已经不是自己的教官了,到底还要不要听她的?站在那儿拧着一双纠结的眉毛看坐着的两人。

    来的这个女生正是他们大一军训时的教官赵云妧,李玉成刚开始想起来的那个人就是她,但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把面前这个肤白貌美大长腿和军训时每天不罚他们跑((操cao)cao)场做俯卧撑蛙跳累得哭爹喊娘就浑(身shen)不自在的“恶毒”女人联系在一起。更何况那时候赵云妧天天戴着个帽子遮住半张脸,还不许别人看她,一跟她眼神接触就会被抓出来做典型,所以当时他们都私底下猜测她是不是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主要是“如花”二字。谁能想到她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是真版如花?

    赵云妧见他们三人发愣,伸手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道:“回神了。”

    “是,教官!”

    异口同声的三个字,引得旁边好些人都看了过来,赵云妧默默后退一步,竭力营造出“我和他们不认识”的现象来。李玉成他们也颇觉尴尬,尤其是张英牧,试想一下,还有什么能比迎新迎到自己的军训教官,还是曾经要求对方给自己唱《征服》不成反给对方唱了一首《征服》的教官更尴尬的事?

    似乎是没有了,他不知道怎么排解这种尴尬,所以把恼怒的目光转向了尴尬的发源地……咳!李玉成(身shen)上。

    李玉成很无辜,用眼神问他:“看我干什么?让你唱《征服》的是她,出其不意出现在你面前的也是她,你有本事瞪她啊,瞪我算什么意思?”

    张英牧用眼神回复他:“你还好意思说?是谁非要拉我来这什么破迎新现场的?刚刚我说去另一张桌子那儿,谁非要来这张桌子的?我不瞪你我瞪谁?”再说了,也不想想,我敢瞪赵云妧吗?她又罚我跑((操cao)cao)场怎么办?

    李玉成自知理亏,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赵云妧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道:“你俩眉目传(情qing)够了没有?”

    “就是!”艾黎也愤愤不平道,“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吗?以为我们都是死的吗?眼里还有没有我的存在?”

    赵云妧瞥他一眼,张英牧推他道:“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艾黎做作的往后一连跌了好几步,捂着心口伤心道:“张英牧,你变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对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罢以手掩面痛哭而去,剩下三人:“……”

    张英牧瞪着他的背影半晌,喂,用这种方法逃跑,不太好吧?好歹带上他啊!

    走了一个艾黎,剩下张英牧和李玉成,张英牧不用说,他和赵云妧拢共没说过几句和气的话,交涉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李玉成(身shen)上。他站起来道:“教……额,那啥,同学,算了,还是叫你教官吧,嘿嘿!教官,你怎么在这儿?”

    “我叫赵云妧,叫我名字就好,或者叫我声也行,我和林枫高中是一个学校。”赵云妧退伍后就不想听见这两个字了,所以主动报了自己的姓名,说道,“我来报道,你们知道法学院的迎新地点在哪儿吗?”

    “不就在那边吗?”

    张英牧朝对面一指,赵云妧跟着看过去,却发现除了几个塑料棚什么也没有。张英牧仔细一看,才发现写着“法学院”三个字的牌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地上了,顿时哭笑不得,说道:“对面那塑料棚就是,他们有人在。”

    赵云妧“哦”了一声,说声“谢啦”就要走,李玉成嘀咕一声“又来一个同一学校的”一边叫住了她,叫住了她,一拍张英牧道:“师姐,让老二送你过去。”

    张英牧怒目向李玉成看来,质问他为何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李玉成冲他笑道:“老二,这可是老大的师姐啊,你可得照看好了。”

    张英牧:“……”呸!自己婆家人自己不献殷勤拿他当挡箭牌?跟他有毛关系哦!等等,婆家人是个什么鬼?

    张英牧脑子里一堆有的没的乱窜,李玉成已经把这副重担交给他自己功成(身shen)退了,赵云妧见张英牧没跟着李玉成一起走,也(挺ting)感动在被自己那么折磨之后他居然还能保持善良的心灵帮她拎箱子。虽然这对她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但她决定给一个表现的机会,所以把箱子往他面前一推道:“走吧。”

    张英牧苦着脸跟在后面,一路把赵云妧送到了新生报道处,又送到了寝室门口,顺带被赵云妧押着去了趟超市买齐了生活用品,路上张英牧忍不住问她怎么在这儿,赵云妧莫名其妙道:“不跟你说了吗?我来报道,刚刚录取通知书你不都看了吗?”

    张英牧挠头道:“那你(挺ting)厉害啊,居然能考上我们学校。”

    赵云妧一听这话不高兴了,脸一沉道:“什么意思?就你们男生能考这学校,我们女生考上就是好厉害?怎么,你们男生比我们多出个脑子来?”

    “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意思,”张英牧见他生气,赶紧解释道,“我是真的觉得你(挺ting)厉害的,你看你们当兵平时训练就(挺ting)辛苦了,你不仅要训练还要考大学,而且还考上了咱们学校,不是,我没有夸自己的意思,我是想说,”他搓搓手有些局促道,“是你比我们多了个脑子。”

    赵云妧被他这话逗得忍俊不(禁jin),半嗔半喜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多个脑子那还不成怪物了?谁跟你说我是一边当兵一边考大学的?我早考上了好吗?比你们还早两年呢,所以,你叫我声师姐一点也不亏!”

    张英牧惊讶道:“早就考上了?那你还能去当兵?”

    赵云妧白他一眼道:“有种名叫入伍保留学籍的((操cao)cao)作,懂否?”

    张英牧赶紧点头道:“懂了,懂了!”

    张英牧一下午都在陪着赵云妧办新生入校的一些琐事,虽然不累人却是麻烦,而且这两天又是秋老虎作祟,天气闷(热re)得很,张英牧来回跑后背都湿了一大块,赵云妧不觉有些感动心想这大块头其貌不扬看起来傻乎乎的,倒没想到是个细心的。

    赵云妧一向不愿欠别人人(情qing),张英牧今天帮了他这么多忙,便提出晚上请他吃饭,让他把室友都叫来。等李玉成他们来了,她见没有林枫,便问道:“林枫呢,他和你们不是室友吗?”

    艾黎一摆手道:“别说了,那小子我今天早上起来就没看见他,不知道在哪儿跟哪个美女混呢。”

    不知道是不是李玉成太过敏感,他总觉得赵云妧听了这话后笑容有些勉强,他忙转移话题道:“林枫最近忙,再说了,他也不(爱ai)吃外面的东西,我想吃烤(肉rou),不然咱去大个儿家吧?”

    “行。”

    另外几人没什么意见,吃烤(肉rou)自然少不了喝酒,一开始还顾忌着赵云妧这个女孩子,怕开学第一天就和几个男生喝高了对她影响不好,哪知赵云妧比他们还要豪爽,看他们那个玻璃杯鄙夷的“嗤”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吹了一瓶。

    张英牧和艾黎也来了劲,西北高寒之地,自然都是以酒取暖的,还能被一个小姑娘给吓住了?于是,好好的一顿聚餐变成了三个人的喝酒大赛。几人忙着比赛,自然也没工夫注意开场只象征(性xing)的喝了两口就埋头苦吃的李玉成。

    李玉成趁着几人喝酒的间隙时不时开口打听一下,后来拼出一个大概的脉络,赵云妧比他们高一级,今年本该上大三了,但高三毕业后她就应征入伍了,所以现在反而比他们低了一级,报的是法学院的经济法专业。

    但这并不是李玉成关心的重点,他关心的是另外两个人,唐婉和林枫,赵云妧也没在意他问这些做什么,只是说他知道的也并不多,就比他们多个四五分而已。

    林枫和唐婉高中三年都是同班同学,他们上高一的时候赵云妧已经高二了,成天被各科老师催着为高考做准备,本来没工夫去关注新入学的学弟学妹,但因为老师们总提起,自然而然也就有印象了。

    林枫和唐婉是同班同学,但两人关系据说不怎么好,平时不怎么说话,唐婉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林枫没有担任班干部,但成绩始终排年级第一,赵云妧说她怀疑这两人关系不好就是因为林枫每次排名都在唐婉之前。

    后来到高二下学期,学校突然传出一个惊天新闻,说林枫劈腿另有新欢,害唐婉整(日ri)以泪洗面。此言一出全校皆惊,惊的是这林枫劈腿是他的事,唐婉为什么要以泪洗面?但很快学校便查出源头在哪儿,是高一年级某位暗恋林枫的小学妹,有一天下午放学看见唐婉一个人趴在教室哭,而林枫站在一边语气不耐的让她别哭了,她由此得出了结论。

    学校严肃处理了传播谣言的同学,这个谣言得到了克制,后来这个谣言在林枫拿回的一个个国家级奖杯前彻底破裂:幸好他没劈腿,要是劈腿了还这么厉害,那才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

    这件事后续怎样,给两人带去了什么影响,赵云妧就不清楚了。

    李玉成听完着实有些惊讶,原来两人之间确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难怪唐婉总藏着掖着呢,确实,(身shen)为一个女生,被人劈腿这种事,不管是真是假,总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他又问赵云妧还记不记得郑瑞,他和林枫是不是也有什么矛盾。赵云妧拿着酒瓶想了好半天,最后茫然道:“郑瑞是谁?”

    李玉成:“……呵呵,没谁,没谁。”不怪林枫,郑瑞真的存在感太低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