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离我远点
    等结束的时候,张英牧和艾黎已经快要找不着北了,还叫着服务员要再来一箱,一手搭在赵云妧肩上,大着舌头道:“你,你很好,我,我跟你嗦,嗦……”

    赵云妧一巴掌把艾黎越凑越近的脑袋给拍正了,说道:“嗦嗦嗦,我嗦你妹哦!喝两瓶就醉成这个怂样,丢脸!”

    旁边看(热re)闹的李玉成心疼的把被拍歪的艾黎扶正了,摸摸他被拍的地方,心说不是人人都跟你似的一个人干了两箱还跟没事人一样,还有,你打哪儿不好非得打脑袋?本来就不聪明,再打傻了可怎么办?

    张英牧比艾黎好点,虽然同样找不着北,但李玉成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吵不闹不给人添麻烦,李玉成心底稍稍松了口气,想着到时候林枫领着张英牧,自己扛个艾黎也就回去了。

    李玉成叫服务员结账,赵云妧用她的女子擒拿手拿下了李玉成,坚持自己付了账,然后问李玉成:“你是不是要叫林枫来接你们?”

    “啊,是……吧?也不一定,他估计还没回来呢。”

    李玉成本来是要给林枫打电话来接他们的,毕竟他自己是真没法儿把这俩货弄回去,但听赵云妧这么一问,他本来打定的主意突然变了,不知道为什么变,但心里就有一个念头:她又问林枫做什么?她怎么总问林枫?不行,不能让她跟林枫见面!

    虽然事后他想起自己这个想法觉得(挺ting)好笑,但当时下意识的想法就是这个,并且顺便给林枫发了条信息,让他千万绝对一定不能来接他,整得林枫莫名其妙的,谁说要去接他了?

    最后李玉成没让林枫来接他们,而是站马路边正好揪住了几个同样出来撸串的工管的同学,死皮赖脸的拉了两个过来当苦力。

    赵云妧见林枫真的不准备来,觉得没劲,一起(身shen)就要走,李玉成叫她道:“诶,等等,我们送你回去啊。”

    赵云妧摆摆手道:“别了,跟你们几个醉鬼走一起丢脸。”

    李玉成:“……”女孩子酒量不好是件坏事,但酒量好成这样是不是也(挺ting)烦人?

    赵云妧不要人送自己走了,李玉成叫来的一个人领着张英牧走,另一个同学和他一起一左一右架着艾黎回去,途中艾黎还不时或高歌一曲或长啸一声,引来不少同学的侧目和指指点点,李玉成在夜色掩盖下红了脸,毫不客气的在艾黎脑门上重重一拍,完全忘了刚刚怕把艾黎拍傻了的担忧。

    把两个醉鬼扛回寝室后,两人没要人说,自觉趴到了艾黎的(床chuang)上,还相亲相(爱ai)的给彼此盖上了小薄被,脸对脸肩对肩的的躺下了。气得李玉成一人踹了一脚,骂声:“是猪啊!倒下就睡!”只换来两人不满的嘟囔声。

    李玉成不去管这两人,把平白被拉来做苦力的两个同学送出去,说好了下次请他们喝酒,这才回来了。

    进来张英牧两人已经睡熟了,“呼呼”的打着鼾,李玉成“啧”了一声心说真是心大啊,也不怕自己把他俩弄去卖了。这时卫生间“嗒”的一声响了,李玉成回头看去,林枫正好从里面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愣,林枫刚刚在卫生间确实听到了李玉成的声音,但细听的时候又没了,还以为是水声太大自己听错了,结果没想到还真是他。

    李玉成惊讶的是,林枫他他他……他刚洗完澡!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别说洗澡了,他和张英牧还有艾黎总是约着搓澡,彼此(身shen)上什么部位长什么样儿彼此都一清二楚,但林枫不一样啊,林枫没跟他们一起洗过澡,他也没见过林枫刚洗完澡的样子,尤其是现在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

    林枫倒不是故意的,不是说故意衣衫不整,而是说并不是故意避开他们洗澡,只是恰好每次洗澡的时候他们都不在而已。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今天洗完澡随便擦了两下,就(套tao)了件家居服出来,扣子也只扣了一半,刚刚好扣到(胸xiong)口以下,露出锁骨和健硕的(胸xiong)膛。

    李玉成盯了他半晌,盯得林枫有些羞恼,伸手拽了拽衣领,沉声道:“看什么?”

    “看你啊。”

    李玉成答得顺嘴,说完见林枫脸色越发不好,赶紧闭了嘴,又想起宿舍门还没关,又风风火火的冲过去关了门,这才回(身shen)问一句:“你在啊?”

    林枫“嗯”了一声,抬手子。因为他是从下往上扣的,所以最后一颗扣子最后才扣,他扣到这儿的时候,李玉成脑子一抽喊了句:“别!这颗留着!”

    林枫的手顿住了,空气一时寂静,林枫僵着手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李玉成也回过味来觉得自己那话好像有点不对,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穿那么严实不(热re)吗?这最上面的扣子就不用扣了呗,反正露的也不多……不是,我是说这儿又没外人,是吧?没外人,呵呵,没外人!”

    林枫没搭话,慢条斯理的把最后一颗扣子扣上,瞥他一眼道:“你不是吗?”

    李玉成答得飞快:“我不是啊!我可是你内人……哦不是,我是说我不是外人!”

    林枫哼了一声,朝自己桌子走去,李玉成在后面不轻不重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心说今天这是怎么了,管不住嘴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酒精真是害人不浅!

    象征(性xing)抽完自己醉吧后,注意到林枫没擦头发,还滴答往下滴水呢,心说这人怎么就改不了不擦头发这毛病?边抱怨边把上次拿出来就没放进箱子里的吹风机拿出来,递给林枫道:“喏,把头发吹干。”

    林枫没接,李玉成顺手又把吹风机插上了,开了(热re)风就要给林枫吹头发,林枫往旁边一躲,拒绝道:“拿开。”

    李玉成这好心没得到感谢,也不高兴了。气冲冲道:“谁稀罕管你?(爱ai)吹不吹!前两天看新闻说有个女的洗完头发不吹中风了,我看你丫的也快了!”

    说着猛地把插头一拔,“啪”一声扔在了桌上,林枫烦他这一句话不对就发脾气,但还是解释道:“(热re)。”

    李玉成愣了一会儿,才明白林枫是什么意思,便忍不住哈哈笑,边笑边说:“哎哟喂!林枫你是小孩子吗?还嫌吹风机太(热re)不肯吹头发?这是三岁小孩子才找的借口吧?哈哈哈!诶,你小时候打针是不是还得你妈喂你糖你才……”

    “闭嘴!”

    突然被呵斥的李玉成:“???”

    林枫面色不虞的把凳子往旁边挪了几分,还顺手推了李玉成一把,说道:“离我远点。”

    李玉成:“……”林枫这是生气了?然后顺带向自己撒了个(娇jiao)?

    不知道李玉成从哪儿听出来了撒(娇jiao)的意味,但他确实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也就不生气了,不仅不生气,还心(情qing)颇好的又把吹风机插上了,然后就往林枫头上招呼。

    林枫要往旁边躲,但李玉成吹风机的电线够长,他吹得比他躲得还快。林枫要拉脸,李玉成的脸比他的脸拉得还要快,说道:“林枫你别给脸不要脸啊?跟个大老娘儿们似的,能不能行了?”

    林枫要生气,准备损李玉成两句,李玉成比他更快开口:“你还说?还说我找音乐生去!”

    音乐生说的是音乐系的一个女生,不知道她叫什么,所以用专业来替代了。那个女生上次来他们系找人,不知怎么看上了刚好从系楼出去的林枫,四处打听林枫的消息,弄得林枫着实有些头疼。

    李玉成搬出这人来,林枫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被李玉成抓住空子,一按按钮呼呼的风争相奔向林枫,林枫一时躲闪不及,被风吹成了个大背头,李玉成又是一阵笑,调侃道:“老大,你这发型(挺ting)不错,怎么着,要不要在我们这儿办张卡?”

    林枫躲不过,只好坐下享受起免费的服务来,提意见道:“你换冷风。”

    “不行。”李玉成立刻拒绝道,“刚洗的头发吹冷风,想感冒是不是?”

    虽然李玉成自己也总是洗了头就直接出门,大冬天也不例外,但他这么一说,字里行间是关心自己的意思,林枫也就不说话了

    林枫安静下来往那儿一坐,就是个乖乖听话的小学生,他不愿意浪费时间,还拿了本书看着。李玉成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看不懂,便要问他。林枫借着吹风机声音大的借口,假装没听见不搭理他,气得李玉成恶作剧贴着林枫的头皮吹,被林枫踩了一脚才老实了。

    林枫不理他,李玉成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发现今天的林枫对于自己弄他头发似乎不是特别介意,便在他头上摸来摸去,真把自己当成了发廊里的托尼老师。

    林枫的头发很密,发丝很粗,前两天刚剪过,摸上去有些硬硬的,手感很好。李玉成薅来薅去,最后林枫忍不住了,“啪”,的一合书道:“你干什么?”

    这个乐趣也被剥夺了,李玉成对着林枫的头顶做了个鬼脸,绕到他(身shen)后给他吹后颈处的头发。

    林枫的后脑勺没什么好看的,他一歪头决定和林枫继续探讨这本书,但一歪头目光没落到书本上,而是落在了一个不该看的地方,然后吞了吞口水挪不开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