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全都是你的
    ..相看两不厌

    林枫这件家居服买得稍微大了一些,但夏天穿着正好,宽松一点凉快,但现在却不知是好还是不好了。

    林枫微微弓着背,一是看书看得清楚些,另外也方便李玉成给他吹头发。李玉成一歪头就顺着他宽松的领口望进去,便看到了他若隐若现的腹肌,顿时惊了:这家伙居然有腹肌?他没看错吧?

    虽说不至于有赘肉,但绝对没有肌肉的李玉成不敢也不愿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决定看个仔细。这么想着,他便低了头努力看清,但通过衣领望下去本就是若隐若现,但凡朦胧的东西你想要看清楚都只是徒劳,所以他脑袋越垂越低也没看清楚。

    林枫正看到关键的地方,没留意到身后李玉成的动作,但觉得头皮越来越烫,有快要烧起来的灼热感,便回头看李玉成到底在做什么。

    他这一回头,李玉成心思在他身上,握着吹风机的手不牢,被他一碰直接掉到了地上,发出噼里啪啦一连串的声音。李玉成吓了一跳,把快要贴到他肩膀的头抬起来,但动作太急促,唇瓣突然扫过林枫的耳尖,虽然很短只是一霎那的接触,但他今天格外敏感,突然顿住了。

    林枫比他的敏感度只高不低,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异样的触感,他僵着脖子一点一点的转头看李玉成,眼底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有生气,有震惊,有诧异,还有……一丝丝无措。

    李玉成心底也是千回百转丝丝绕着不知道什么心情,两人就这么僵直着脊背默然对视良久,谁也没去管掉到地上蹦了几下然后熄火的吹风机。

    林枫眼底的那丝无措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事滔天的怒火,这是李玉成看在眼里的。他顿时慌了,忙解释道:“老大你听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不是故意要亲你的,你相信我,我可以解释的,真的!”

    上次李玉成不知道怎么解释林枫却让他解释,这次李玉成是真的有话可说林枫偏偏不给他机会,直接黑了脸道:“闭嘴!”

    李玉成试图挣扎:“老大,我可以的,真的!我……”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林枫带着几分戾气说完这话,李玉成吓了一跳,上次林枫无缘无故揍他前也没这么大的怒意,他一时不敢往下说。林枫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起身把挡在面前的吹风机踢到一边,从衣柜里随手拿了件衣服就进了卫生间,把水开得哗哗直响,一呆就是半个多小时。

    林枫进卫生间之后,李玉成还站在原地僵了片刻,然后才弯腰把吹风机捡了起来,有心要找林枫解释,但又不敢这个时候主动去找死,只好换了衣服躺床上,欲哭无泪地想,他真的没有要亲林枫的意思,他真的只是想看看林枫有没有腹肌啊!

    林枫出来后看也没看李玉成一眼,直接把刚刚那套衣服扔进了垃圾桶,李玉成赶紧阻止他道:“你扔它干嘛,你这才穿两次,你不要了给我啊!”

    李玉成现在对林枫扔被自己碰过的衣服已经习以为常了,不仅如此,他还能厚着脸皮往回捡,谁让林枫扔的恰好都是只穿了一两次并且自己十分钟爱的款?

    往常林枫也就由着他了,但这次没有,他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把剪刀把衣服剪了几个洞,摆明了让李玉成要捡就捡破烂。

    这么一来李玉成也生了气,自己可是从高中开始就连续几年被评为班里最受欢迎的男生,虽然这个评选只是在b市三杰的活动范围里进行选举。但那好歹也是荣誉啊,林枫这什么意思?自己亲了他是他的荣幸,吃亏的是他李玉成好吗?他一副被人占了便宜要死要活的样子做什么?

    李玉成“噌”的坐起来,气汹汹道:“咱俩今天把话说清楚了,刚刚我是亲了你,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

    “闭嘴!”

    林枫的警告丝毫不起作用,李玉成自顾往下说:“你也不用摆出副烈女……不,烈夫相来,我会对你,嘶!负责的!靠!疼啊林枫你有病啊?”

    林枫随手抓了本书扔上来,不偏不倚恰好砸中李玉成的脑门,李玉成硬生生受了这一击,坚持把剩下的话补全了。

    林枫阴着脸道:“你想死是不是?”

    李玉成“嘁”了一声,鄙夷道:“林枫你是小孩子吗,只会拿这一句威胁人?你知不知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杀人是犯法的?来来来,哥哥今天给你普及下常识。”

    林枫没理他,直接关了灯上床睡觉,留李玉成一个人在黑暗中没意思,也躺下睡了。

    但躺下却睡不着,一闭上眼刚刚的画面就浮现在眼前,并且越来越清晰,刚刚好多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也一点点清晰的在李玉成脑子里闪现。

    比如林枫刚出来时裸/露的胸膛似乎是小麦色的,很健康的颜色,上面还残留着没有擦净的水珠;又比如他回头看到林枫**子的动作,修长的手指捏起小小的扣子,另一只手勾起衣襟,还朝他微微歪了歪头,眼里有着对他慌忙关门的不解,禁欲感中夹杂着困惑,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杂糅到一起,刚刚觉得没什么,此刻想来却让李玉成有些悸动。

    再比如说他刚刚嫌吹风机的热风太热不愿意吹头发而向自己撒娇的语气,他浓密摸起来有些扎手的发丝,他低头看书的侧影,他假装因为吹风机声音太大没有听到自己说话,但却憋不住嘴角笑意的样子,还有被自己的唇扫过耳朵后,虽然恼怒却克制不住发红的耳尖,此刻都一一浮现在李玉成眼前。

    就连刚刚没有看真切的腹肌,这会儿突然也变得清晰起来,清晰到李玉成居然用手指点着数了起来。一,二……五,九,七……咦,有没有七呢?李玉成不确定了,而清晰的影像又变得模糊,他惆怅的叹一口气:要能让他近距离看看就好了。可是近距离,多近才叫近距离?刚刚还不够近吗?如果不是林枫突然回头,他都快把脑袋探到林枫领口里了,这还不算近?难道要……

    李玉成没敢往下想,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厉害,他翻个身把脸贴到冰冷的墙壁上,但温度不仅没有降下来,甚至因为这强烈的对比而越发烫人。

    他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胸腔里有力的跳动,不止是有力,有些用力过猛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张口心脏就会“嘭”的跳出来,然后一蹦一跳的蹦到林枫怀里,跟他说:“你好呀,我是李玉成的心,你愿意收留我吗?”

    也不知道林枫会怎么回答?

    “我愿意。”

    这是林枫的回答,他捧了那颗仍旧跳个不停的心,走到李玉成面前,对他温柔一笑,真的是温柔,是李玉成没在他身上见过的温柔,对李玉成说道:“我愿意。”

    话音刚落,他捧在手里的那颗心突然猛地停止了动作,李玉成惊讶的看着那颗静止不动的心,用意念咆哮道:“你怎么了,怎么不跳了,他说他愿意你没听到吗?你跳啊!把他的那颗心也带起来一起跳啊!”

    李玉成咆哮完却是觉得恐慌,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林枫捧在手里的是自己的心,现在它不跳了,是不是意味着自己……那林枫会怎么对待这颗已经不会跳动的心?是随手一扔还是小心的埋葬起来?

    他惊恐的眼神看向林枫,林枫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仿佛在说:别担心,我会好好安葬它的。

    李玉成放了心,却见林枫慢慢把那颗心捧到面前,他笑看了李玉成一眼,然后低头亲了一下这颗静止的心,于是它又立刻活蹦乱跳了起来。

    李玉成震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林枫走到呆若木鸡的李玉成面前,让他张嘴,把那颗心又塞了回去,然后摸了摸他发烫的脸颊,笑道:“盖过印章,它是我的了。”

    又低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柔声道:“你也是我的了。”

    李玉成懵懵懂懂的“唔”了一声,心说:是你的,全都是你的,只要你有,只要我有,那我全都给你,全都是你的。

    “嘭!嘭!嘭!”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李玉成猛地睁开眼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居然都是闭着眼睛的,也后知后觉的发现,刚刚那是个梦。

    “砰砰砰”的声音还在继续,是从门口传来的敲门声,除此以外,还有无法忽视的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两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彻底把李玉成从刚刚的梦境中回过神来,他捂住耳朵喊了一声:“谁啊!”

    喊完才发现对方根本听不见,他一翻身准备下床去开门,但却觉得身上有些异样,伸手一摸,顿时面红耳赤起来。其实男生出现这种反应很正常,李玉成觉得难堪的原因,是因为他这个时候想着的还是刚刚的那个梦,或者说是梦里的那个人。

    敲门声还在继续,他赶紧爬下去开门,顺手关了桌上的蓝牙音响,门口站着睡眼朦胧的陈利,说道:“李团,你们寝这大清早的蹦迪呢?”

    李玉成连连道歉,把前来投诉的陈利打发走了,一关门就进了卫生间收拾自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