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表白
    ..相看两不厌

    李玉成洗漱完出来看那两人还在睡觉,赶紧一手一个拎了起来,两人坐起来听李玉成说今天有课之后。又双双倒下了,一边喊着头疼一边让李玉成记得帮他们答个到。

    李玉成看已经到了上课时间,也来不及再叫他们了,赶紧穿上衣服风风火火就往教室赶。每学期刚开学都是李玉成最痛苦的日子,新学期开始就意味着会开新课程会有新老师,而每个老师刚接手一个班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找班干部的毛病,从小到大,从南到北,李玉成遇到的老师都是这样。

    今天这节课他扫了一眼课表,是门非常冷僻的课程,这种课程的老师尤其喜欢没事就找班干部,首当其冲的就是团支书,为了不上课第一天就被抓小辫子,李玉成拼了命往教室赶。顺便在食堂门口又抢了肖烈的自行车。

    李玉成本想从后门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但一开门发现打不开,他再一拧门把手发现拧不动,原来是从里面给锁上了。他敲了敲门准备让后排的同学来给他开一下,很快有人给他开了门,他说声“谢了啊兄弟”就要往里进,那人拦住他道:“老师让你从前门进。”

    说着毫不留情的把他往外一推,当着他的面重新锁上了门。

    李玉成:“……”

    闹出这么大动静,再要逃课是不可能了,他只好老老实实往里进,一进门就和关贺予对了个大小眼,他惊讶道:“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你说呢?”关贺予朝他扬了扬自己手中的讲义,然后蹙眉看他道:“你穿的这什么玩意儿?”

    他这一说,大家立刻齐刷刷看起李玉成的穿着来,原来他走得急,随便套了衣服和鞋就来了,这会儿才发现是套绿色的运动套装,脚上却踩了一双大红色的运动鞋。关贺予“啧”了一声道:“红配绿……”

    剩下的话没说完,底下有人接:“赛狗屁。”

    李玉成:“……”

    品评完了他的穿着,关贺予的关注点总算落到了他迟到这件事上,说道:“身为团支书,第一节课就迟到,不太好吧?”他单手撑着下巴,上下打量李玉成道,“你说,我怎么罚你好呢?”

    李玉成心说,你怎么罚都好,只要别让我写论文就行。

    这次关贺予没让他写论文,装模作样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这一届大一的每周有两次晨读活动,你这个学长受累,带带他们怎么样?”

    李玉成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诚恳道:“老师,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误人子弟好了,我觉得我们班林枫同学比我更适合这个任务,您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关贺予笑得和蔼,“这事就这么定了,下课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你按着时间表来就行,好了,下去坐着吧,我们开始上课。”

    李玉成找了个空位坐下,关贺予又提醒他道:“记住了,不要迟到。”

    李玉成“哦”了一声,瞪了第一排的林枫的后背一眼,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早上是关贺予的课,明明知道关贺予就等着抓他小辫子呢,这人还非等到快上课了才打电话叫他们起床,真他娘的记仇!

    说到记仇,就得想到林枫记的什么仇,也得回忆这仇的前因后果。李玉成这会儿有空有脑子坐下来好好把昨天的事情捋一遍了。

    他给林枫吹头发没错,关心同学嘛;他想看看林枫有没有腹肌也没错,男人嘛,总是互相攀比的;他亲了林枫,这……也没错,毕竟是不小心,他也不是故意的。但是,昨天晚上自己一个人想的那些事,以及做的那个梦就有点……

    李玉成不知道该怎么说,说错?可是做春梦有什么错的,谁没做过?但林枫是个男的啊,做梦梦到另一个男的,还因为他湿了裤子,那就有点……额,怎么形容呢,难堪?羞耻?还是恶心?

    恶心这个词一出现,李玉成就吓了一跳,他觉得林枫恶心吗?不觉得。他觉得昨晚那个梦恶心吗?也不觉得。他觉得昨天那个似有还无的吻恶心吗?也不觉得。可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两个男的发生这些事,本来是该感到恶心的啊,可他为什么不呢,因为对方是林枫吗?

    这个想法一出,李玉成又被吓了一跳,顺着这个思路,他把场景里的人换成艾黎,却觉得这在第一步就进行不下去,他根本不会给艾黎吹头发,艾黎头发干着湿着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再换成张英牧,那更完了,他压根注意不到张英牧那寸头是洗了还是没洗。

    这么一来,李玉成再被吓了一跳,觉得这事情似乎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些,他怎么就一不小心亲了林枫呢?完了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还隐隐约约有着一丝不满足,于是便有了昨晚那个梦,和梦里的那个吻。

    这又让李玉成再吓一跳,这一节课李玉成被自己不断的吓一跳,旁边同学也被李玉成不断的吓一跳,默默地往旁边挪了好几个空位。心说团支书今天这是怎么了,趴着睡觉一抽一抽的,莫不是有什么隐性疾病吧?

    李玉成不断的吓着自己,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昨天大概是喝多了,今天还没醒酒呢。他不由啧啧赞叹:这家烤肉店实在啊,才喝了两口酒就醉成这样,下次再也不去了。

    李玉成和林枫谁也没提那天晚上的事情,但两人的关系明显比刚开学那几天疏远了一些,表现在林枫又拒绝李玉成的亲密接触了。对此李玉成感到很苦恼,因为他从那晚之后,又有好几次梦到了林枫,梦里有些什么场景他已经记不清了,但每天早上醒来那种不满足的心里感受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身体上的反应他也记得明明白白。

    以前林枫也不让他跟他有什么亲密接触,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男孩子的肩膀有什么好搂的,男孩子的胳膊有什么好拉的,男孩子的手有什么好摸的?是没什么,但林枫不一样啊,林枫的肩膀搂起来就是舒服,林枫的胳膊拉起来就是得劲,林枫的手摸起来就是手感好,林枫就是……

    李玉成觉得自己要疯了,林枫不让他碰他越想碰,林枫越跟他保持距离他越想挨着林枫,林枫越想躲着他他越想黏着林枫,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把自己跟他绑在一起。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为了转移自己对林枫的注意力,李玉成想起了从迎新那天过后就没见面的唐婉,他想自己过分关注林枫,是不是因为单身太久了,那要是有了女朋友,就不会那么关注他了吧?

    李玉成决定向唐婉告白,并且这事事不宜迟,就定在明天早上,大一学生的晨读活动上。

    晨读活动是学习部组织的,主要是为了提升同学的语文素养,免得到时候拿到份文件却连是什么意思都弄不明白。

    既然是学习部组织的,唐婉作为学习部部长自然是要做领读人的,再在高年级里找几个人,也就分班进行晨读了。

    李玉成决定和唐婉表白之后,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认真的刮了胡子洗了脸,准备用自己的帅气的外貌给自己加加分。

    晨读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去吃早餐准备上课,唐婉也和另外一个大二的女生约好了一起走,李玉成叫住她说有事跟她说,唐婉便让那女生先走,然后冲李玉成说道:“怎么啦,有事吗?”

    李玉成搓着手不知道怎么开口,唐婉疑惑的看他,他憋了半天,来了一句:“你吃早餐了吗?”

    “啊?”唐婉忍不住笑,说道,“没呢,正准备去吃。”

    “哦,是吗?我也没吃,呵呵,我也没吃。”

    见他这样,唐婉有些忍俊不禁,知道他要说的大概是比较难以启齿的话,便主动道:“没事,你要说什么就说吧,不用有什么顾忌的。”说着用拳头捶了下他的胳膊,故意粗声道,“我们都这么熟了,有话就说吧,兄弟!”

    李玉成受了她这不轻不重的一拳,心说以前怎么没发现唐婉这么粗暴?但这不是重点,既然她都这么鼓励自己了,那他就直言不讳了,他鼓足勇气道:“那个,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啊?”

    唐婉看得出来李玉成对自己有好感,军训的时候找自己要联系方式,去图书馆的时候坐自己身边,和胡新宇打听自己的消息,帮自己的忙,等等。女生心思细腻,谁对她有好感,谁对她只是普通朋友,都能感觉得到。她也做好了有一天李玉成会跟她告白的准备,也想好了怎么回绝他,但她没想到会是今天,在这么一个随便的场合,他这么随便的把那句告白说出了口,这和唐婉想象中的不一样,她准备好的那些言辞自然也没法顺理成章的说出口。

    见唐婉没反应过来,李玉成又重复一遍道:“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唐婉听清楚了,也看出李玉成的认真,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便说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没有戴眼镜,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带棒球帽的同学,还以为是个女孩子。”

    李玉成:“……???”这什么意思?

    唐婉又笑:“所以抱歉啊,阿成,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来着。”

    李玉成:“……”吓死了,还以为她要说把自己当姐妹!

    李玉成人生中第一次告白就这样以失败告终,他甚至没有听完唐婉接下去要说的安慰他的话就急急忙忙走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一食堂的茶叶蛋供应有限,去晚了就没了,而林枫要是没吃到茶叶蛋的话,心情会很不好,说不定就不借他笔记了。

    而唐婉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想,她大概真的伤他的心了吧,但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没办法再放进一个李玉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