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可稀罕了
    ..相看两不厌

    除了李玉成和唐婉两个当事人外,林枫是唯一一个知道李玉成告白被拒绝的人。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是因为李玉成去教室的时候迟到了,他为了借林枫的笔记,坐在了林枫的旁边,顺便给他带了一食堂限量供应的茶叶蛋,林枫出于礼貌随口问了一句去干嘛了,李玉成顿了顿,看着他认真道:“我去跟唐婉告白了。”

    林枫:“……哦。”所以并不是为了给他抢茶叶蛋才迟到的?那他内疚个什么鬼?他把心底的那丝感动收回去,漫不经心问道,“你真喜欢她?”他还以为李玉成就是觉得唐婉漂亮随口说说而已,毕竟一年多了,也没见他对唐婉有什么特别的表示。

    哪知李玉成从奋笔疾书中抬起头来,异常严肃认真的回答:“喜欢,我特别喜欢她,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娶她为妻。”

    说着眼睛里放射出坚毅的光芒,灼灼的燃烧着林枫,烧得林枫莫名其妙:真喜欢就真喜欢,跟他表什么决心?

    本来事情到这儿就算告一段落了,林枫也不想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但李玉成多嘴多舌的补充了一句:“所以那天纯粹是个意外,我对你没别的想法,我喜欢的是唐婉这种类型的。”

    他这话其实主要是对自己说的,告诉自己那天晚上的梦境纯粹是个意外,因为那次意外才衍生出之后这么多个夜晚的意外来,所以他要给自己一个警醒,他对林枫没有别的想法,他喜欢的是唐婉这样的。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林枫就想到那天那个都不能称之为吻的吻,心底的不快升腾而起。呵,他这么认真的提醒自己那天是个意外,怎么,怕他找他负责?他喜欢唐婉就喜欢唐婉,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他对自己没别的想法,难道自己对他就有什么别的想法?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林枫脸黑得厉害,一把把自己的笔记拿了回来,然后不顾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直接拎着书包往旁边挪了两个座位,动静太大,惹得老师奇怪的看了他们好几眼,心说这俩人又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闹别扭?

    李玉成看着抄到一半的笔记干瞪眼,下节课老师要检查笔记的啊!他想偷偷摸摸再拿回来,林枫直接放进了书包里拉上了拉锁,并且放在了另一边的凳子上,李玉成:“……”好,算你狠!

    第二节课检查笔记算平时成绩,李玉成作为团支书自然是重点检查的对象,老师拿着他那本残缺不全的笔记看了半天,最后大手一挥扣掉了十分,告诉他要想补回来就安安静静的听课,不要总拉着林枫说话打扰对方学习。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李玉成羞愤难当的抱着书包去了第二排和林枫拉开距离,觉得林枫真是自己的克星,不仅因为他被扣掉了平时分,还因为他被老师当众调侃,真是没脸见人了。话说,自己平时真的有总拉着林枫说话吗?还好吧,明明他这段时间都不怎么搭理自己,这老师是故意戳他痛处的吗?

    直到老师把火力集中到压根没带笔记的隔壁班班长林梦身上,林枫才头也不回地把笔记又扔了过来,李玉成有骨气得很,心里想到那句话:刚刚的我你爱理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于是一狠心一咬牙又把笔记扔了回去,还不忘给自己找回面子:“我才不稀罕呢!”

    笔记在半路被截胡,冯晨从半空中抓过笔记本道:“别啊李团,你不稀罕我稀罕啊!”

    说着就要拿去和一众小姐妹共享,林枫的笔记向来在整个系都很受欢迎,除了记得全思维清晰要点明确受到同专业同学推崇外,还因为字迹工整字体规范颇受其他专业的同学和老师们的青睐,学生会宣传部每次出板报都打着请他帮忙的主意,虽然一次都没成功过。

    除了这些外,就是不知为何看上林枫的那些小女生对林枫的盲目崇拜,听说有的女生拿相机拍下来印成相册,有的直接拿本子临摹下来妄想拿高仿版浑水摸鱼还给林枫,不过最后没那个胆子还是乖乖还了正版。

    据说一本林枫的笔记在女生宿舍可以卖到五十一个小时,当时李玉成听到这个消息时还和艾黎他们一起调侃过林枫来着,从那以后,林枫就不把笔记借给女生了,有女生借都直接拿李玉成的出去,有次隔壁班一个男生抄完后顺手给了自己女朋友,林枫知道后直接把那本笔记转手给了李玉成,自己另外写了一本。

    想到此,李玉成既不愿意冯晨因为自己和林枫闹不愉快而发一笔横财,而冯晨又是从自己手里拿走的笔记本,李玉成怕以林枫那个尿性会把气撒在自己头上,到时候不搭理他是小事,要是不借笔记给他那就不妙了。

    所以他在林枫出手前手疾眼快地又拿了回来,抱在自己怀里护得死死的,嚷道:“谁说我不稀罕了?我可稀罕了!再说了,就是我不稀罕,也轮不到你啊!”

    “喔——”

    “哇——”

    此起彼伏的起哄声来自旁边一脸姨母笑的冯晨和小满,惹得正在批评林梦的老师又把注意力转移了回来,看着他们皱眉道:“怎么回事?嚷嚷什么?这课还上不上了?又是你,李玉成!让你不要打扰林枫同学,你就去打扰别的同学,还是女同学!算了算了,你还是继续打扰林枫同学吧,好歹是两个男生也不有伤风化,赶紧给我坐回去,挨着林枫坐!”

    李玉成:“……”

    他面色阴郁的看着老师,试图通过眼神来实现对老师的控诉,但老师大眼一瞪道:“还不快点?”

    他只得放弃,又夹着书包灰溜溜的坐回了林枫旁边,惹得班里同学又是一阵笑声,尤其是后面那两个罪魁祸首,生怕李玉成听不到似的拍着对方胳膊兴奋道:“他俩坐一起了坐一起了!你带手机没?赶紧拍下来拍下来!”

    还拍拍李玉成的后背让他离林枫近点,免得入不了镜,气得李玉成一抬手把林枫的后脑勺挡了个结结实实,但这两人不仅不生气,还又是一阵兴奋的小声议论。

    老师把李玉成撵回原位后,又絮叨了一会儿李玉成作为班干部没有起到带头作用的种种缺点,最后一拍脑门道:“我刚刚讲到哪儿了?”

    林梦扯了把旁边的室友,那人趴着来了一句:“老师,该讲新课了!”

    “啊,对!瞧我这记性,真是!”一边拿讲义一边瞪了李玉成一眼,“都是你,耽误大家时间,记住,不许打扰林枫同学听课!”

    李玉成:“……”他冤枉啊!

    朝后一看,林梦冲他一抱拳,用口型说道:“兄弟,大恩不言谢!”

    李玉成无力的摆了摆手,算了,就当日行一善吧。

    下午是体育课,四人选的不是同一节课,张英牧和艾黎选了从来都是自由活动的篮球课,李玉成则跟着林枫选了太极拳,一门极适合修身养性极适合公园晨练也极适合李玉成打瞌睡的课程。

    刚开始的时候李玉成就因为早上起太早中午没能睡上觉导致眼睛睁不开闭着眼打太极,被体育老师揪出来到前面做了典型,不仅作为本班的反面教材,甚至还在下一届学生中传播开了。以至于他刚带着大一新生们晨读的时候,有几个调皮的男生问他:“师哥,听说你们这一届有个学长打太极拳打到睡着了?你认识吗?”

    他学着林枫的样子皮笑肉不笑道:“正是区区在下。”

    大概是他没有学到林枫那渗人的精髓,这不仅没有震慑住小学弟小学妹们,反而还把大家逗乐了,见面就叫他“太极师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太极拳派的掌门人呢。

    这天老师教完新动作以后,让大家两两一组互相找茬,林枫和李玉成面对面打着,突然朝窗外扬了扬下巴,李玉成跟着他的动作看过去,一眼看到正在外面上轮滑课的唐婉,他回过头好奇道:“怎么了?”

    林枫难得有心调侃他道:“你未来老婆。”

    李玉成:“……”对一个刚被拒绝的人开这种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林枫见他没有开心的样子,也觉得有点奇怪,而对方没有回应,也让他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尴尬,但他天生就是制造尴尬的,并不会化解尴尬,所以只好闭了嘴认真打太极。

    李玉成见他又不说话了,翻个白眼道:“怎么又不说话了?”

    林枫反问他:“说什么?”

    李玉成一边做着不标准的动作。一边道:“随便啊,说什么都行,哪怕说你中午吃了些啥也可以啊。”

    “中午我们一起吃的饭。”林枫答了这一句,一巴掌拍在了他的手背上,说道:“手抬高一点。”

    李玉成就势把手垂了下去,耍无赖道:“你干什么!人家动作做得好好的,你一拍都弄得不标准了!算了,你自己一个人练吧,我去喝口水!”

    说罢真的两手一甩就这么走了,还不忘对看过来的体育老师告状:“老师,林枫他打扰我练习!你罚他课间不准休息!”

    “好啊,”体育老师答得爽快,“以后监督你上课不睡觉的这个重任就交给他了,课间也不准休息!”

    李玉成:“……”大家就不能忘了这事么?

    李玉成走到旁边的座椅上休息,林枫认认真真的打完了一套拳,等下课时间到了才过来喝了口水坐下了。

    从李玉成他们坐的地方刚好能看到外面上轮滑课的唐婉他们,李玉成直勾勾的盯着正和站着和同学谈笑风生的唐婉,林枫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这时李玉成突然开口了:“我被唐婉拒绝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