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富贵不能淫
    李玉成走后,吴正霞脸色非常不好看,不满道:“赵助理,您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这话得跟我们冤枉了他似的!”

    赵晶对她本就不满,现在更是没有好脾气,冷了脸道:“不然他应该是什么态度?一个还不满二十的男生,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他头上,他还不能找我们要个证据了?”

    另一个老师给李玉成他们班上过课,对李玉成印象很不错,也道:“是啊,李玉成这个学生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看起来不正经,但有自己的原则,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倒是我们,这次确实是有点急切了。”

    他到这儿,惹得赵晶又不客气的看了吴正霞一眼,吴正霞虽年纪比赵晶要大几岁,但架不住人家是系主任助理,职务在自己之上,平时话办事也都是雷厉风行的角色,再加上这次也确实是自己理亏,所以她虽然心有不甘,到底还是别过了眼不敢跟赵晶对视,但心底到底还是不服气的。

    赵晶这段时间忙得很,又出了这档子事更闹心,便和两个老师又随便了几句便让他们走了。他们走后,赵晶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结果关贺予又“砰砰”敲门进来了。

    关贺予一进来就打探消息道:“赵助理,怎么样?”

    赵晶没好气的看他一眼道:“你的好徒弟管我们要证据呢!”

    “真的假的?”关贺予惊喜的睁大眼睛道,“看来这傻子还不是太笨嘛!”

    赵晶还是没好气道:“跟着你这只老狐狸混,能笨到哪里去?”

    “话可不能这么,赵助理。”关贺予严肃的纠正道,“阿成现在可不是跟着我的。”

    “……”

    赵晶这会儿没工夫跟他笑,道:“有事事,没事就出去,忙着呢!”

    关贺予在她对面,刚刚李玉成坐过的椅子上坐下,道:“赵助理,我觉得这事儿是有人故意的。”

    “嗯?”赵晶看他一眼道,“什么意思?”

    “你想啊,早不寄晚不寄,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寄?”关贺予摸着下巴道,“偏偏是在咱们系最重要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还直接闹到了校里,而起因竟然是短短的十一个字,甚至连个证据都没有,你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赵晶平心静气道,“谁让我们自己管理不到位让人抓住把柄了?写举报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谁也不能剥夺和阻止。人家爱什么时候写爱寄到谁那里去,也是他的权利,我们也不能干涉。你还有事没事?没事就出去,我这儿事情一大堆呢!”

    平白被科普了公民权利基本法的关贺予讪讪一笑,起身道:“行,那我不打扰你了,赵助理。”

    刚走没两步,又被赵晶叫住了,赵晶道:“关老师,没事多看看法律文献,少看犯罪片。”

    关贺予:“……哦,知道了。”

    他出去后,赵晶把前后的事情想了一遍,感觉更加头疼了。李玉成刚才的没错,他不知道对方所的收受贿赂具体指什么,没法儿对这个控诉进行辩解和反驳。那么同样的,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他们作为老师,也实在不应该直接把人叫来用一种审问的方式要当事人做出解释,于情于理,这都不过去,但总有不讲情不讲理的时候。

    未清大学是所综合性大学,并不像有些大学重文轻理或是重理轻文,尽管在外界眼里,一致认为经管系是学校的王牌院系,金融专业更是学校的重中之重。但只有他们这些坐办公室整天和上级领导打交道的才知道,要保持外界眼里的一致印象有多难。

    未清大学每一学年结束后都要对各个院系做一次整体评估,以便确定往后一段时间的校内政策倾斜方向。所以每年开学初都是各院系最忙也最关键的时候。

    今年的评估期已经开始了,经管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以绝对的优势盖过其他兄弟院系的光芒拔得头筹。然而偏偏是这个时候,一封无署名无证据甚至连个字迹都找不到的匿名举报信却到了学校领导手里。

    那封举报箱和寄到经管系的不一样,多了一句话:院系老师包庇班干部学生无作为。

    学校前两年刚换了领导班子,领导班子一换,那自然从上到下都得来一场改变。所以尽管这封举报信既不是实名举报可信度低,又没有附上相应的证据链以供参考,只是凭着那句话便让领导勃然大怒,立刻下了命令让系里彻查此事。

    没有证据大家也不知从何查起,赵晶便想试着向上面解释一下是否观察一段时间后谨慎处理,谁知吴正霞偏了一句:“既然没有证据,那就去找证据啊。怎么找?‘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直接把他叫来问,这是最直接最简便也最可信的办法。”

    没想到这么个智障办法却得到了上面的首肯,赵晶无奈,只得遵守命令把人叫进了办公室。还好李玉成不是傻子,没有被突然的变故给吓得不会话,而是很快反应过来如何处理。赵晶想到此又不得松了一口气,当事人质疑他们的合理性,总算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毕竟举报人是学生,被举报人也是学生不是?

    这事捂得还算严实,学生里没有多少知道的,所以李玉成上课上到一半被辅导员叫走也没人在意,毕竟这是常事。不仅没人在意,李玉成回来的时候,还有人跟他开玩笑道:“李团,又被司令官叫去训话了?”

    “可不是嘛!”李玉成在那人背上一拍道,“都是你子不听命令擅自行动,害得哥哥替你挨骂!晚上记得请我喝酒!”

    “没问题!”

    嘻嘻哈哈闹了一阵,这才坐下准备上课了。一整天李玉成都表现得很正常,上课仍旧见缝插针的打扰林枫听课,下课也照例和张英牧他们打游戏,和艾黎合起伙来找准时机坑张英牧一把,然后钻到林枫身后求保护。

    虽然李玉成没什么反常的地方,但林枫还是敏锐地觉出李玉成有些不对劲,他猜想是和刚刚去办公室有关,有心想问问他,但想到刚刚他的态度,又忍住了没有开口。

    他忍得住,别人可忍不住。晚上一回寝室,李玉成就被张英牧和艾黎一人一条胳膊一条腿的给压在了艾黎的床上,李玉成惊恐的瞪大眼睛,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尖叫道:“你俩干什么?我可是好人家的男孩儿,富贵不能淫的!”

    “淫你妹啊淫!”

    张英牧一巴掌拍掉李玉成挣扎的手,道:“谁对你这糙老爷们儿有兴趣!老实交代吧。”

    “交代什么?”

    “你呢?”艾黎吼,“刚刚张英牧打我的时候你居然躲在老大背后看热闹!你他娘的不给我个能接受的理由,我就把你衣服给撕了!”

    着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来,李玉成吓得又往后缩了一缩,张英牧一伸手揪着艾黎的后衣领给拽了过来,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道:“傻逼!是这个吗?”

    把艾黎揪到一边,他在床边一坐道:“吧老幺,刚刚老关找你去干什么?”

    还没等李玉成回答,他又道:“别跟我什么‘没事‘没啥大事之类哄外人的话,这话老子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就你这样,就差把‘我有事仨字写脸上了,别给我整那些虚的!”

    李玉成听他叽叽歪歪了一大堆,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惹得张英牧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他不客气的瞪回去,然后呲牙一乐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外人!”

    了这句后,他盘腿坐在艾黎床上,顺手拿了艾黎的枕头当抱枕抱在怀里,道:“你都了,那是跟外人的话,你们仨是外人吗,就是你们不问我也要的。”

    艾黎哼了一声道:“最好是这样!要让我知道你准备瞒着我们,弄不死你!”

    着朝他挥了挥自己的拳头,李玉成非常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倒是看了林枫一眼,林枫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触,林枫的眼神有些复杂,率先移开了视线。

    但听李玉成突然:“老大,刚刚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只是那会儿时间不够,我也还没想好该怎么跟你,你别生我气啊?”

    他这话一出,张英牧和艾黎都惊讶的看向林枫,像是不敢置信林枫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一样。林枫被两人看得有些窘迫,语气略微急促道:“爱不!我有什么可生气的!莫名其妙!”

    罢转了个身看电脑去了,李玉成和另外两人面面相觑,互相用眼神埋怨道:“都怪你们!”

    埋怨完,李玉成这才进入主题道:“刚刚不是老关找我,是赵晶找我。”

    听到赵晶的名字,张英牧和艾黎都惊讶了一番,赵晶是主任助理,每天有一大堆的事要忙,别的老师上好几个班的课,有的还上其他院系的课,而赵晶只上两个班的课,而且还不时要因为工作或家里的事串课。所以学生对她来基本都是大事化,事化了,一般不会主动找学生谈事情,更何况还是在上课期间让辅导员亲自叫出去,这就让人有点诧异了。

    就连林枫听到是赵晶找他的时候,也稍微偏了一下头,担忧的看了李玉成一眼。偏偏这一眼又被李玉成看见了,也顺便看见了他眼底的担心,于是冲他一笑,林枫又觉得有些窘迫,赶紧移开了视线。

    “赵晶找你做什么?”

    “问我有没有收受贿赂和以权谋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