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事情没那么简单
    林枫顾不得窘迫了,猛地回头,声音都有些变调道:“什么?!”

    张英牧和艾黎被他吓了一跳,虽然这事确实让人震惊,但林枫反应那么大做什么?倒好像不是他听到别人李玉成收受贿赂以权谋私,而是李玉成听别人林枫这么做了,然后一撸袖子要上去跟人家干仗了。

    李玉成虽然也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一开始也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心里突地一跳,一股名为“不知为何”的兴奋突然窜进他的脑神经系统,指挥着他的脸部肌肉露出了一脸痴汉笑。

    艾黎看不过去了,手掌在他脑门上贴了一下,又在自己脑门上贴了一下,奇怪道:“也没发烧啊,那怎么笑得这么傻呢?”

    张英牧“啧”了一声道:“是这话的时候吗?老幺,到底怎么回事,赵晶怎么突然问你这个问题,她这什么意思,有这么冤枉学生的吗,亏你还天天为班里跑上跑下的,你她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看谁都不顺眼?”

    李玉成被张英牧碎碎念的一连串问题给叫了回来,那股兴奋劲暂时让出了对他脑神经的控制权。他先是看了一眼林枫,和对方视线接触上的一瞬间又迅速移开,但很快又看了回去,对他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再张英牧和艾黎不满情绪爆发的前一秒开口道:“跟赵晶没关系,是有人写举报箱到系里了,他们也是按规章办事而已。”

    艾黎皱眉道:“举报信?”

    “嗯,”李玉成换了个舒服的坐姿,接着道,“不知道谁写了一封举报箱到系里,我收受贿赂以权谋私,最近系里不是在跟校里作汇报吗,就挺关键的,所以他们就找我例行谈话了一次,没什么事,别担心。”

    林枫蹙眉问道:“证据呢?”

    李玉成摇了摇头,张英牧问道:“摇头是什么意思?”

    李玉成一耸肩道:“就是不知道、没有的意思咯,看赵晶他们的意思,好像是那人没有一起寄证据过来,不然也不会问我了,应该直接把证据拍我脸上,:‘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了,哈哈哈!那我可就出名了!”

    李玉成有心开个玩笑缓和一下气氛,但没人接他的茬,林枫自然是不用,从刚开始蹙着的眉就没舒展过,往常爱接腔的艾黎也没吭声,剩下一个张英牧,听李玉成完后突然拍桌子怒骂:“这tm哪个孙子干的缺德事!没证据也敢,当这举报箱是情书随便写着玩的吗?学校老师也是傻逼,没有证据的事也信,还把你叫到办公室谈话?靠!咱是不是可以告他们诽谤好好敲他娘的一顿啊?”

    李玉成&艾黎&林枫:“……”

    艾黎弱弱的举手道:“那个,情书也不是随便写着玩的。”

    “闭嘴!”

    “哦。”

    看张英牧气成这样,李玉成倒是觉得没什么,反过来安慰他道:“没事啦,都了他们没有证据,估计是谁的恶作剧吧,别担心,没做过的事就是别人吹上天了我也不怕。”

    “恶作剧?”张英牧要有胡子都被气得吹起来了,怒道,“要我知道是哪个孙子这么缺德,非得让他好好知道知道什么话能什么话不能!”

    “行了行了,别气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赶紧补笔记吧,明天老头儿指不定点谁起来回答问题呢!”

    李玉成这么一,张英牧和艾黎立刻慌了,眼疾手快的拿了李玉成和林枫的笔记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等这两人消停了,李玉成才走到自己的桌前坐下,林枫还是刚刚那个姿势皱着眉看他,李玉成笑了笑,道:“好了,别担心了,都没什么事了。”

    林枫撇嘴道:“你想多了,我没担心你。”

    “啧!”李玉成不满的在他脑袋上摸了一把,道,“担心哥哥就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别碰我!”

    林枫一把拍掉了他的手,想起刚刚在系楼看到的事情,脸立刻沉了下来。

    李玉成有心逗他,林枫越不乐意他越要碰,这么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后,李玉成这个脾气爆动手能力不咋地的废柴到底没能制服林枫这个以拳击为业余爱好以运动为生活原则的人,反被对方反钳住手狠狠地揉捏了一顿。

    林枫拍拍他的背,声“下次机灵点”放开了他,李玉成顶着一个鸡窝头控诉:“林枫你丫的怎么跟老关一个样!你们都当我这是狗脑袋一样薅的吗?好好的发型都被你俩整没了!”

    林枫冷哼一声,倒是旁边补笔记的艾黎听他到老关,抬起头看他一眼道:“老关怎么了?”

    李玉成没好气道:“谁知道他今早上抽什么风,动不动就弄我头发,还逮着我就不放了!”

    艾黎犹豫了一下,道:“老幺啊,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玉成瞥他一眼道:“不当讲!”

    “那不行,”艾黎把笔一扔,凑到李玉成身边道,“身为你的好哥哥,我必须把这事告诉你!”

    李玉成:“……”他翻个白眼道,“那你多嘴问我这一句干什么!”

    艾黎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显得尊重你嘛!”

    “行了,有话快有屁快放,忙着呢!”

    艾黎拉了把椅子坐下,道:“你觉不觉得老关对你很不一样啊?”

    李玉成不解道:“什么意思?”

    “就是,他对你格外好,比对其他人都要好的意思,你有没有发现?”

    艾黎问的认真,李玉成也思考得认真,从第一次看到关贺予一直回忆到刚刚,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肯定道:“没有。”

    艾黎:“……你确定?”

    李玉成肯定地点头:“确定!”

    艾黎看他一眼,痛心疾首道:“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个白眼狼!”

    李玉成在他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不满道:“你他娘的才是个白眼狼呢!我才要问问你,哪只瞎了的眼睛看出他对我格外好,比对其他人都要好了?我把你那只没用的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着比一个成昆挖眼睛的动作,艾黎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连叫道:“别别别,这可不是我的,是别人的!”

    “哪个别人?”

    艾黎把手拿下来,道:“大家都这么的。”

    “哦,”李玉成平静道,“原来大家都瞎了啊。”

    艾黎:“……”

    他不服气道:“你懂个屁!我们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懂不懂?就你这个没良心的不懂得知恩图报才这么,我们都觉得老关对你可好了,是吧,老大,老二?”

    张英牧抽空“嗯”了一声,林枫没话,李玉成“嘁”了一声道:“你们要有谁羡慕的话跟我,我把这位置让给你们啊,让你们也好好体会一下老关‘格外好的态度,就给你了,你要不要,要不要?”

    “别别别,我可不要!”

    艾黎想着什么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李玉成冲他竖了个中指表示不屑,艾黎嘿嘿一笑道:“你不承认没关系,反正我们都看出来了,你不知道,大家都……”

    到这儿他戛然而止,剩下的话没了,李玉成看他一眼道:“大家都怎么了?”

    “没,没什么。”

    着要继续回去写笔记,李玉成才不会这么放过他,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被拽了回来,虽然他打不过林枫,难不成还制服不了一个写了一箱子检讨但没一份上写到打架的艾黎吗?

    李玉成勾着艾黎的脖子压在桌子上,道:“你丫的心里肯定憋着话,赶紧!听到没有?”

    艾黎拍拍他的胳膊,连声道:“,我,你先放开我!”

    李玉成放开了他,艾黎踹了他一脚,道:“大家都你和老关是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他对你那么好,偏偏你俩还长得那么像。”

    李玉成疑惑道:“长得像?我和老关?你们眼睛没问题吧!我和他哪儿像了?我明明比他帅多了!”

    “像啊!”艾黎重重一点头道,“都长得一样的丑!”

    “艾黎,你他娘的找死!别跑!”

    两个一个跑一个追的从寝室追到了走廊,从二楼追到了一楼,又从一楼追到了三楼,碰上正下楼的肖烈,不明真相的肖烈兴致勃勃的加入了这场你追我赶的比赛中,导致看不惯他的李玉成提前结束了这场追赶。

    李玉成追着艾黎跑出去后,林枫和张英牧对视了一眼,都各自移开了视线,艾黎的事情他们俩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自然也知道艾黎并没有实话。李玉成觉得艾黎他和关贺予像是侮辱他,但他不知道的是,被艾黎隐藏起来的那些话比这难听多了。

    李玉成率先回来了,后面跟着大难不死的艾黎,以及不知道哪儿捡的跟屁虫肖烈。

    肖烈一进来看到张英牧在奋笔疾书,惊讶道:“卧槽!老张你居然这么勤奋?”

    张英牧忙着补笔记不想理他,李玉成哼一声道:“那可不是,为了以后和你这种人划清界限,当然得勤奋一点了。”

    肖烈疑惑道:“我这种人是什么人?”

    “不学无术的人。”

    “李玉成你给我站住!老子今天打不死你!”

    新的一场追逐战又开始了,不过这回李玉成没跑,直接往林枫身后一躲,告状道:“老大,他打我!”

    肖烈:“……呸!恶人先告状!”

    林枫没理李玉成,但也没把人推出去的意思,肖烈不敢惹林枫,只好冲李玉成挥了挥拳头心有不甘的走了,李玉成冲林枫呲牙一乐道:“多谢老大救命之恩!”

    林枫扫了他一眼道:“不客气,主要是怕你被揍得太惨丢我们宿舍的脸。”

    李玉成:“……”

    艾黎&张英牧:“哈哈哈!”

    虽李玉成信誓旦旦的着没事,但第二天他们就知道,这件事真的没那么简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