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他是被冤枉的
    前一天刚完没有证据,当天晚上就有人把证据匿名塞到了赵晶办公室门上的档案袋里。那是给在她没在办公室期间来交资料的同学准备的,赵晶每次出去之后都会看一眼,免得遗漏掉什么资料。

    今天早上她进办公室的时候照常看了一眼,里面有一封和举报箱一样的普通信封,她拿进办公室拆开一看,顿时气得手都在发抖,打电话给关贺予让他把李玉成叫到办公室来,又给办公室主任打了电话让他去学校安保处调系楼的监控。

    李玉成他们早上没课,自然是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而且自从林枫搬回来以后,人形闹钟就在身边,为了保证自己的睡眠质量,他睡觉时手机都静音,张英牧和艾黎更是直接关了机。

    所以204唯一早起去晨练,顺便给三人带了早餐回来的林枫在楼下碰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关贺予。

    关贺予没看到他,林枫叫了一声“关老师”,关贺予这才抬头看他一眼道:“林枫啊,早。”完又急着往里走。

    林枫跟在后面,问道:“关老师是有什么事吗?”

    “嗯,李玉成起来没有?”

    林枫摇了摇头,在他回去之前,这三个是不会主动起床的。关贺予气得脚下的力道都重了几分,把楼梯踩得“咚咚”直响,还不忘骂李玉成:“这臭子可是真长心!还真睡得着!”

    林枫想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和昨天的事有关,但两人已经上了二楼,他便决定先开门进去再。

    他掏钥匙的功夫,关贺予已经几大步走了过去,林枫刚摸到钥匙,关贺予的脚便也踹到了门。他一阵地动山摇的踹门声后,大吼一声:“开门!”

    林枫:“……”

    动静太大,把其他寝室的人都吵醒了,一边骂着关贺予他爹他娘他大爷他家各种亲戚和祖宗,一边从宿舍里探出了头。

    惺忪的睡眼还没能看清楚他们骂的主人公是谁,就被关贺予一记凌厉的眼刀给吓得一哆嗦。关贺予采取就近原则揪了一个隔壁寝的同学出来当典型,对着这人的耳朵吼:“嘴里不干不净些什么?看看这都几点了还赖着不起床?吵到你们了是吧?行!你们喜欢躺被窝里是吧?那我今天让你们躺个够!所有人,披着被子去操场上跑两圈,现在就去!”

    可怜那位同学耳朵都快被震聋了,还得被关贺予揪着回寝室,亲眼看着他和他的室友披着被子下了楼,关贺予又挨个敲响了刚刚出来看热闹又缩回去的寝室门,等他们一个个都下了楼,204门口清净了,清净得一点动静都没有。

    关贺予看看紧闭的宿舍门,还以为自己刚刚顺便把204的人也给赶出去了,但一看林枫还站在旁边,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后,关贺予吼道:“还不开门?!”

    林枫:“……”

    他按了按自己的耳朵,毫不含蓄的表达了自己对他的嫌弃,气得关贺予又想吼人,但考虑到还要留点功力给李玉成,也就忍住了。

    林枫掏钥匙开了门,把早餐往桌上一放,道:“我回来了。”

    这时,关贺予面前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场面,只见刚刚那么大动静都没翻个身的三人,听到林枫这句不足四十分贝的声音,居然瞬间睁开了眼睛,齐齐喊了一声“谢老大”,然后唰唰起床奔向桌子。

    关贺予嘴角直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心进了个传销组织,刚刚他们那句异口同声的“谢老大”,总让人寒毛直竖的好吗?

    张英牧和艾黎睡眼朦胧的冲向饭桌,看见站在门口的关贺予也没多想,还以为是哪个寝室的过来串门来了,便好客道:“兄弟,吃了吗?坐下一起啊!诶,刚刚乒乒乓乓的是哪个孙子在外面,要不是睁不开眼睛,我都想出去问问他家是不是死人了,搞这么大动静!妈的!”

    林枫给张英牧使了个眼色,张英牧忙着揉眼睛没看见,倒是刚坐起来的李玉成看见了,关心道:“老大,你没事吧?眼睛抽筋啦?”

    林枫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决定不管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去。

    但三人眼里都只有早餐,早自动把关贺予归到了隔壁寝来蹭吃蹭喝的人群里,这在他们寝是经常的事,一到周末或是早上没课的时候,都不愿意起来,这时候坚持早起锻炼的林枫就变得格外受欢迎。一开始大家还有点不太好意思,后来发现林枫也就是面冷之后,也就变得熟稔起来,有些脸皮厚的甚至前一天晚上就来订餐,李玉成好几次都凶巴巴的把人撵了出去,然后质问林枫:“你干嘛要给他们带饭?”

    林枫耸了耸肩不以为意,反正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都麻烦上了,还怕什么?

    最后还是关贺予见没人理他,便主动走到张英牧身边,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要不要再给你机会让你好好问问,看看我家有没有死人?”

    “哎呀我滴妈呀!”

    张英牧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再一偏头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吓得咬了一半的包子都掉了,吓道:“卧槽!老关……不是,关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关老师”三个字,正在喝豆浆的艾黎“噗”的喷了出来,下床下到一半的李玉成脚一滑直接掉了下去,站在床边的林枫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了一下,这才没让李玉成的屁股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李玉成借着林枫的力站稳了,这才看到站在旁边的确实是关贺予,而关贺予也被他这动静吸引了过来,看到李玉成这大清早就给人惹麻烦的举动,“啧”了一声道:“起来了?”

    “啊?哦,是啊,呵呵。”李玉成尴尬的应了一通,林枫放开了扶在他腰间帮他维持平衡的手,顺手推了他一把,李玉成反应过来,赶忙道,“关老师,您坐,坐。”

    着踹了张英牧一脚,张英牧嚼着包子口齿不清的“哦”了一声,连忙起身给关贺予让座。关贺予抬手又把他按在了凳子上,道:“不用了,坐着吃你的吧!吃完了和艾黎一起拿着你们的被子去操场上报道。你,”他一指李玉成道,“赶紧刷牙洗脸跟我走。”

    突然被点名的艾黎一脸懵逼:“啊?关我啥事啊?去操场干嘛啊?”

    张英牧比他会抓重点,一指林枫道:“那他呢?”

    “他?”关贺予在他脑门上一敲,骂道,“人家好心好意给你带了早餐回来,你还非得要把人拉下水是吧?”

    张英牧嘿嘿一笑道:“好兄弟就要有难一起当嘛!”

    艾黎又一指李玉成道:“那他为什么不用去?”

    关贺予瞥他一眼道:“他去了,那你跟我走?”

    艾黎思考了一下,坚定的摇了摇头,从张英牧手里抢下了最后一个包子,转身抱被子去了。

    把这俩缠人的打发走了,关贺予回头一看,李玉成还跟林枫肩并肩的站在床边,没有一点要动的迹象,便皱眉道:“你在干什么?不是让你赶紧洗漱跟我走吗?”

    “哦,”李玉成回头看了林枫一眼,关贺予不耐烦的吼道,“你看他干什么?我让你去洗漱呢!”

    李玉成胡乱在脸上抹了几把,道:“不用了,您不是着急吗?我们先过去吧,回来再洗。”

    关贺予一把把人抓过来,推着进了卫生间,站在门口催着李玉成刷牙洗脸,边催边一脸嫌弃道:“脸不洗,牙不刷,想埋汰谁呀?本来就不讨人喜欢,再这么邋里邋遢,赵助理能把你从办公室拍出来你信不信?再刷一会儿,刷牙一定要刷满两分钟知不知道?这么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关贺予靠在门框上碎碎念着,李玉成边洗脸边翻白眼应道:“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嗯,嗯,您得对,得对!”

    两人彼此敷衍着,外面的三人却各自看了一眼,艾黎放下被子,问关贺予道:“关老师,您刚刚,是赵老师找他?”

    关贺予“嗯”了一声,艾黎又问道:“是和昨天那件事有关吗?关老师,这事阿成真是被冤枉的,你想啊,就他那不好使的脑子,能干出这事儿来吗?他压根儿都想不到这一层!”

    李玉成在卫生间大吼:“艾黎你大爷的!你谁脑子不好使呢?”

    “被冤枉的?”关贺予咀嚼了一下这话里的味道,饶有兴致道,“这是跟我提意见来了?”

    张英牧接过话头道:“实话实而已,我们都相信阿成不是这种人。”

    关贺予冷笑一声,突然抬脚在李玉成腿上轻踹了一脚,李玉成一句“你大爷的”硬生生卡在喉咙里,回头怒瞪了关贺予一眼,气冲冲越过他出来了,冲着林枫就走过来,道:“把毛巾递我一下!”

    林枫伸手把衣架上的毛衣递给他,李玉成接过来擦脸的时候,关贺予“嘁”了一声道:“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也不知道是谁给惯的。”

    着闲闲的扫了林枫一眼,张英牧和艾黎就直白多了,直接直勾勾的看着林枫。

    林枫:“……”他不是,他没有,别看他啊!

    关贺予完这话,看一眼还在生气的李玉成,道:“谁又不相信你了?我也是按学校章程办事,又没有不相信你,你倒好,拉着你的几个兄弟来找我算账了?”

    关贺予这话听起来怪怪的,林枫感觉到了,艾黎和张英牧也隐隐有些不对劲的感觉,只有李玉成毫无所觉,“啪”的把毛巾一扔,打开衣柜拿衣服,没好气道:“谁……”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林枫道,“我们只是从跟阿成朝夕相处的朋友的角度来我们的看法而已,可能带着一些偏见,并不是针对关老师,您别介意。”

    林枫面带微笑礼貌的完了这些话,然后催李玉成道:“赶紧穿衣服,别让关老师久等了。”

    李玉成头也不回道:“知道了,催催催,烦死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