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给你糖
    他这一个微的动作,顿时让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变了,李玉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关贺予则是惊诧地看着李玉成,赵晶神色复杂的看了李玉成一眼,只有林枫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平静得仿佛是个局外人。

    赵晶准备让陈利细一下,就见陈利歪了下头困惑道:“不是,赵老师,您刚刚那话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没听明白呢?”

    “……”

    陈利的表情很无辜,也很虚心求教的意思,李玉成却受不了这大起大落,偷偷用脚狠踹了陈利一下,低声道:“没听明白你点什么头?!”

    陈利很无辜:“早上睡落枕了,我活动活动,有什么问题吗?”

    这次不到李玉成恼火,赵晶先瞪了陈利一眼,这孩子没事乱点什么头,害得自己的心也跟着一起一伏的。

    陈利被这两人各瞪一眼,旁边关贺予也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最恐怖的是,跟他中间隔着一个李玉成的林枫正透过李玉成朝自己投来冷冷的一瞥,莫名让他打了个寒颤。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朝关贺予旁边靠了靠。

    赵晶又问道:“你有没有为了得到助学金,对李玉成进行贿赂?”

    陈利想了想道:“请他吃饭算吗?”

    几人还没来得及变脸色,他自己先否定了:“应该不算吧,当时我室友他们都在呢,这种事情得偷偷摸摸的进行吧?”

    李玉成:“……”贿赂要不要偷偷摸摸他不知道,但他很想偷偷摸摸的打死他!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不肯好好回答老师的问题,尤其是涉及不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情,恨不得把自己毕生的机灵都抖落出来,由此给老师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最后,在赵晶看不见的地方,由李玉成拳打脚踢的,总算让陈利还了李玉成一个清白。他确实没有贿赂李玉成,用他的话来,他和李玉成的关系好到不用自己贿赂李玉成都会为他争取的,在李玉成的佛山无影脚下,他赶紧补充李玉成肯定不是那种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人。

    由于对方只列举出了这一条证据,当事人双方都否认了,并且找了当时在场的见证人分别谈话,除了陆侯之外,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李玉成确实在陈利那里买了一个二手书包,给了三百块的现金,而之前借给了陈利三百块,陈利在李玉成那儿借钱的消息是在李玉成找他买书包之前就告诉大家的,不存在事后遮掩的情况。

    至于陆侯,他他看见的是李玉成只给了陈利三百块的现金,但后来又陈利借钱的事情的时候他没有在宿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综合下来,对方提供的这条证据并不足以构成李玉成收受贿赂以权谋私的有力证据,于是就此结案。

    李玉成被这件事折腾了好几天,来来回回的进出领导办公室,并且班里平时和他有些交情的都被叫进了办公室进行问话,甚至包括一些交情不是那么深的。

    这么几天下来,李玉成不只是累,也敏锐地察觉到周围人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对劲,甚至有在他背后窃窃私语的,但他也懒得去计较了,人生嘛,就那么回事,用得着你的时候自然是哥俩好,用不着的时候你就是路人甲。更别现在这种可能会牵扯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了,有些人不定恨不得自己立马失忆,这样就能在见到李玉成时目光不偏不倚的越过他,还不会觉得尴尬。

    今天是公共课,坐李玉成后两排是另一个专业的同学,正用生怕周围人听不到的声音讨论着最近的新闻:某某某因为贪污受贿被抓。

    李玉成有些无语的回头看了一眼,窃窃私语的几人也正一刻不停的盯着他呢。大概是没想到李玉成居然还有脸回头看他们,所以这个对视来得猝不及防。对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拍旁边人的胳膊道:“好了,别了。”

    那人也看到李玉成看过来的视线,赶紧闭了嘴,李玉成“啧”了一声又扭回头,就听那人埋怨提醒她那人道:“你拍我做什么!嘴长在我身上,我想就,怎么,还没有言论自由权了是不是?”

    “你当然有,”接腔的是冯晨,她扫了对方一眼,凉凉的开口道,“我们誓死捍卫你话的权利,但请你也稍微捍卫一下你这门课的成绩吧,本来就因为迟到旷课扣了不少分了,可别再因为嘴碎把剩下的成绩都扣没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勇敢,但第一个因为碎嘴挂科的人,似乎有点没脸吧?”

    对方恼怒道:“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这时满拉了下冯晨道:“算了晨晨,还是别打扰人家记笔记了,免得人家期末到处腆着脸记笔记的时候又埋怨咱们。”

    “你……”

    “你什么你,啊?”忍了很久的老师终于忍不住了,一拍桌子怒道,“忍你很久了!上课迟到就算了,迟到你还吃东西,吃完东西就开始话,怎么,以为我这儿是茶楼让你们开茶话会来了是吗?看你这么不屑我讲的课,那你肯定都懂了?那这节课让你来讲好不好啊?”

    没人吱声,老师恼火的瞪了这一片一眼,书归正传去了。李玉成回头冲冯晨和满挑了挑眉,笑了一下,冯晨也朝他眨了眨眼,几人心照不宣的移开了视线。

    课间的时候,艾黎来找李玉成拿英语课的笔记,李玉成还没来得及整理,,便要拿林枫的给他。林枫却一把按住了书包,道:“不借。”

    艾黎疑惑地看向李玉成,问他是不是又把林枫惹生气了,李玉成气恼的瞪他一眼,声道:“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两人你来我往眼神厮杀的时候,林枫瞥了李玉成一眼,李玉成接收到信号,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开口道:“为什么呀?”

    林枫立刻接茬:“因为嘴太碎了。”

    艾黎:“……”这节课他很认真的在听课,哪里嘴碎了?

    林枫的声音不大不,刚刚好够后几排的同学听到,李玉成听到他的回答愣了一下,也没反应过来,还是冯晨先听明白,笑得一双眼睛弯成月牙,道:“没错,嘴太碎的人借不到笔记的哦。”

    “没错,”满在一旁笑眯眯地和道,“嘴太碎的人要离她远一点哦,免得雷劈她的时候连累到你。”

    艾黎:“……”好吧,他承认他是和林梦他们讨论了会儿在游戏里遇到的智障队友,算有点碎嘴,但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林枫把笔记拿出来给他,撵人道:“赶紧走吧,马上上课了。”

    这下艾黎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林枫怎么回事,刚刚不借给他,这会儿又给他了,是不是跟李玉成走得太近了,被他带得有些不正常?

    艾黎没理解,李玉成却明白林枫是什么意思了,借不借给艾黎笔记不重要,林枫只不过为了出那句话而已,那句对别人在背后指桑骂槐明里暗里讨论李玉成的不满情绪的话,但他生来不爱和人多话,更不会像冯晨她们那样直接对不认识的人开怼,所以他只能借着艾黎来找自己借笔记的这个机会出口。

    想明白这一节,李玉成不免有些感动,又有些心疼无辜躺枪的艾黎,于是附带提醒了一下下午要考的背诵。艾黎“卧槽”一声赶回去和张英牧分享这个“好”消息了,没心情计较自己到底有没有嘴碎到会被雷劈的地步了。

    艾黎走后,林枫感觉身边有一道视线黏在自己身上,后面还有两道视线锁定了自己。他先偏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李玉成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看着自己,见自己看过来,立马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样子像极了等待投食的猫咪。

    不知为什么,林枫突然又想起了李玉成生气的样子,气鼓鼓咬牙切齿的模样,一点不吓人,反而像只炸毛的猫一样让人忍不住想给他顺顺毛;而他做错了事却不愿意承认的倔强模样,又和受了委屈却没法开口诉的猫一样,让人又想笑又想板着脸训他一通,但最后还是只能笑着帮他顺毛。

    李玉成的样子实在是有些逗乐,林枫没忍住也轻笑了一声,眸底带着些许笑意道:“干嘛?”

    “没,”李玉成摇摇头,突然从书包里拿出一只棒棒糖,递给他道,“给你糖。”

    林枫:“……”

    他本来不打算理会,但手却在他开口拒绝之前接了过来,李玉成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接过去,顿时有些急了,声道:“我只有……这一颗了。”

    林枫有些无语,这人把东西拿出来,结果又不是真心实意要给自己的?

    李玉成大概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声音越越,见林枫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忙补充道:“你吃,你吃。”

    只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片刻不离棒棒糖。

    林枫有心想逗逗他,便顺手剥开了糖纸,然后瞥李玉成一眼,就要往自己嘴里送。听到李玉成明显“嘶”的一声后,他问道:“舍不得?”

    “没,没有,你吃。”

    李玉成回答的同时吞了吞口水,林枫笑了一下,把糖塞到他手里道:“给你吧。”

    李玉成迅速把糖塞进自己嘴里,然后问道:“你真不吃?”

    林枫:“……”你都塞进去了,问这还有意义吗?

    李玉成嘿嘿一笑,林枫看着他笑不出来,因为后面那两道视线实在是太灼热了,他没法再忽视,扭头看了一眼。

    冯晨和满拿书遮住了半张脸看着两人窃窃私语,见林枫看过来,立马放下书朝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

    林枫想到刚刚的事情,不好意思再对她们冷漠,便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转回了头,但心里却补充了一句:莫名其妙。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