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证据
    吃过饭回宿舍的时候,正好碰到陆侯拿了书要去图书馆。陆侯匆匆从他们身边经过,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倒是李玉成,因为今天心情好,所以难得这两天来主动跟别人打招呼道:“大师兄,又去找你的颜如玉啊?”

    “啊?哦,是啊,呵呵,先走了,不然占不到位。”

    “行,拜拜。”

    陆侯走后,李玉成才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眼熟啊?”

    艾黎没听清问他:“你什么?”

    李玉成道:“我大师兄这背影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艾黎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道:“废话,天天下课都看到他冲向食堂和图书馆的背影,能不熟悉吗?智障!”

    李玉成:“……”好像是这么回事,但你谁智障呢!

    两人又楼上楼下的开始了追逐战,在五楼的时候又碰到了不明真相的肖烈,对方又一次不请自来的加入了他们的比赛。今天李玉成心情好,允许肖烈跟着回了宿舍逗留了一会儿,并且难得的没有开口找肖烈的茬,但领地意识还是很强的,全称站在林枫旁边,导致肖烈很不爽的黑了他一眼,主动提前结束了串门。

    临睡前,李玉成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探出个脑袋来问林枫:“老大,你有没有觉得大师兄的背影很熟悉啊?”

    “呵。”

    林枫冷笑一声,心不熟悉才是有鬼呢。

    李玉成被他这声冷笑弄得莫名其妙的,刚好艾黎起这两天张英牧总往法律系跑的事情,于是他立刻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这场讨论,让林枫到嘴边的那句“离陆侯远点”又给咽了回去。

    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很快又出了新的事情,那就是有人要求重新审查大一的助学金名单。

    当然,这个请求仍旧是匿名投进了赵晶门前的档案袋里,也照旧有那一张写着学校各部门领导联系方式的便条。这次赵晶看见直接“啧”了一声,进门驾轻就熟的给关贺予打电话让他找人,然后该干嘛干嘛去了。

    上次拿到那封写着李玉成所谓受贿证据的信时,里面也同样附带了这样一张便条。赤/裸/裸的威胁意味气得赵晶脸色发白,立刻找人去调来了系楼的监控。但对方粗中有细,显然也想到了学校新安的监控器的清晰度,于是一件及膝的黑色大衣和压得极低的棒球帽以及黑色大口罩把人遮了个严严实实,那人全称没有抬头看监控,于是,最有辨识度的便只剩下了那一个背影。

    多方查证完李玉成的清白后,赵晶把李玉成和林枫叫进了办公室,打开监控视频给两人看,看看是否能看出是谁。然而李玉成那个心大的,看到监控的时候惊呼一声,赵晶还以为他认出是谁了,结果他惊讶道:“他捂这么严实不热吗?还有,他捂成这样还能看见路?牛……真牛啊!”

    这次不等关贺予出手,林枫直接抬手在他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在李玉成的怒目瞪视中冷声道:“闭嘴!”

    所以这次赵晶都懒得再去看监控到底是谁投的这封匿名信,再查也不外乎是一个黑色的背影,至于他赤/裸/裸的威胁,她也不生气了,爱威胁就威胁吧,只要不真的告到校里影响院系今年的评估,那她都可以顺着对方的要求来。

    这次找的人不只是李玉成,而是所有的班干部,自然也包括当时还担任班长的林枫,而郑瑞听明白问题后,两手一摊道:“老师,我当时只是个无名卒,他们班干部的事情我也插不上嘴啊。”

    他这么一,大家才想起来,班干部队伍是换过血的,不只是他,还有现在的学委冯晨,在当时也是普通学生。而当时的学委曲萌萌,因为去年冰刀鞋事故在家休养了一年,现在正在上大一。

    无奈,只得把曲萌萌叫来询问情况,同时开始审查从开始申请到最终确定助学金名单的一系列过程,最后发现不管是学习成绩还是班级投票都在范围之内的陆侯,在最终呈报的名单里却没有他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他后一名的陈利。而勤工俭学部的学生认为这是班级的最终名单,并没有再审查投票情况就直接上报了系里,系里也没有再审查便报到了校里,于是最终得到这笔助学金的人,便成为了陈利。

    之前便有人举报陈利为了得到助学金贿赂李玉成,现在发现他又将陆侯取而代之,更是掀起了哗然大波,对陈利的调查也成为主要工作。

    在调查过程中,大家惊讶的发现,原来陈利和曲萌萌之间还有过一段罗曼蒂克史,这又给学生们带来了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毕竟曲萌萌当初可是跟异性话都脸红的人,居然也会谈恋爱?

    陈利一听急了,对赵晶有些失控地吼:“赵老师,你不要胡八道乱冤枉人!”

    大家被他这大不敬的话吓了一跳就连关贺予也被惊得一时没有做出反应,赵晶皱眉看着陈利道:“你什么意思?”

    “我……”

    陈利被李玉成狠拽了一把,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在他面前的人是谁,忙解释道:“老师,我的意思是,萌萌她是个女孩子,自尊心又强,大家这样无中生有,对她影响很大。”

    赵晶看了陈利一眼,最近烦心事太多她也不想和他计较,便摆了摆手道:“这是正常程序,如果她没有做自然会还她清白,这个你不用担心,好了,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

    陈利还要什么,被赵晶冷冷的瞥了一眼后不甘心的走了,林枫和李玉成却没走。

    等陈利出去后,林枫拿出了一个手机放到赵晶面前,赵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就连李玉成也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只是道:“老师,您点开听听。”

    手机上是一段录音,赵晶点开后第一个蹦出来的是李玉成的声音,她奇怪的看了李玉成一眼,但见对方也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便又看向了林枫。林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示意大家继续9往下听。

    这是一段电话的录音,和李玉成通话的是个女孩子,但因为手机杂音有些大,加上对方声音实在是太,李玉成虽然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也没想起来到底是在和谁通话。直到听到那句“家属就是不一样哈”,他才猛然醒悟,这是去年立冬那天和曲萌萌的通话录音!

    他震惊的看向林枫,显然在困惑对方什么时候给那段通话录了音而自己却不知道。林枫没看他,因为最关键的一段话已经播放了。

    等到录音播放完毕,赵晶单手撑着下巴,看着林枫道:“证据?”

    林枫点了点头道:“嗯。”

    赵晶笑道:“这么一段含糊不清的录音拿来作为曲萌萌以权谋私的证据,似乎欠缺服力吧?”

    赵晶虽然是笑着这话,但话里的讽刺意味十分明显。的确,拿着这么一段甚至都不知道具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录音作为证据,还是作为把锅甩给一个不知道是否清白的女孩子的证据,这样的男生,确实是让人觉得多少有些没品。

    李玉成也听出赵晶话里的意味了,有些焦急的想替林枫解释,但还没开口,林枫自己先话了:“您的对,这确实没法成为曲萌萌以权谋私的证据。”

    赵晶挑了挑眉道:“哦?既然你知道,那么你给我听这段录音的意思是?”

    林枫看着赵晶,一字一句道:“它是证明我和李玉成清白的证据。”

    赵晶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枫,示意他继续往下,李玉成也不明所以的看向他,显然还没想明白这其中的关联。

    林枫看一眼茫然的李玉成,突然觉得有些牙疼,心里叹一口气移开目光,道:“助学金的名单是由班长、团支书和学委一起整理的,但实际上,那两天因为要确定入党积极分子的名单,我和李玉成都在忙这件事,所以学委曲萌萌便全权接手了助学金名单的事情。”

    赵晶道:“你的意思是,助学金最终的确定名单和你们没关系?”

    林枫点头道:“对,我和李玉成在名单公示前并没有看到最终名单,都是曲萌萌自己整理后上交的。”

    赵晶笑道:“怎么证明?”

    林枫看一眼桌上的手机道:“那段录音。”

    他到这儿,大家顿时恍然大悟,那段录音虽然不能作为曲萌萌以权谋私的证据,但确是能够作为林枫和李玉成与此事无关的证据的。你想,如果那份名单最终经手了两人,那他们至于在后面再打电话问曲萌萌为什么有陈利却没有陆侯的名字吗?那应该是他们早就清楚了的。而曲萌萌,一个和他们交情不深的女孩子,自然也不可能为了替他们掩饰而在接到这通莫名的电话时一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

    曲萌萌的回答,从赵晶女人的直觉能够听出来,她当时接到这个电话时是惊慌失措的,对于林枫的“质问”,她是一瞬间慌了神的,那么,曲萌萌到底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赵晶看着林枫,问道:“你录下这段通话,只是为了证明你和李玉成与此事无关?”

    林枫点了点头道:“嗯,曲萌萌与此事是否有关我不知道,但我和李玉成,确实是清白的。”

    赵晶看了他半晌,林枫迎着她的目光不躲不闪的对视了半晌,眼底是一片澄澈,干净得没有一丝愧疚和不安。赵晶笑了笑,声“知道了”,便让二人出去了,然后打电话让人把曲萌萌叫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