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以后都不会了
    两人出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话,彼此沉默着朝前走。

    路过图书馆的时候,正碰上慌慌张张而来的曲萌萌,三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曲萌萌不知道是走得太急了还是因为遇见了李玉成他们,自从这学期来以后,她看见李玉成和林枫就脸红,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次曲萌萌又红了脸,但迎面碰上了,她还是打了声招呼,李玉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上课去?”

    曲萌萌摇了摇头道:“不是,赵老师让我去办公室。那个,我先走啦?”

    “哦,好,再见。”

    李玉成一直目送着曲萌萌离开,直到她匆匆忙忙的背影远去,消失在拐角处看不见了,李玉成才移回了视线。一转头,发现林枫居然也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是面无表情,又似乎是有千言万语。

    李玉成默然的和他对视着,他不开口,林枫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彼此静默了好一会儿,李玉成总算话了:“为什么?”

    为什么要录那段录音?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把它交给赵晶?

    林枫冷冷的回道:“因为我长脑子了。”

    李玉成同样面无表情又问道:“那你当时为什么不?”

    “同样因为我长脑子了。”

    李玉成低头笑了,笑容挂在嘴角,却没挂在脸上,道:“对,你长脑子了,我没长脑子,所以你心里不知道怎么嘲笑我呢吧?全世界就你林枫聪明,就你林枫活得最明白,就你林枫的脑子是脑子,别人的都是摆设对吗?”

    林枫皱眉道:“我觉得我们讨论的不该是长不长脑子的问题。”

    “那该是什么?”李玉成尖锐的声音响起,“该讨论你当初是怎么样那么冷静地按下了录音,就为了今天平静的把它交给老师?还是讨论为什么你明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却没有阻止甚至瞒着所有人,包括我?还是讨论这些天惊慌失措焦头烂额的我在你眼里有多傻逼?”

    林枫没话,李玉成却逼近了一步,直直的看着林枫道:“啊,讨论什么?”

    林枫往后退了一步,李玉成却一把抓住了他不让他走,林枫沉了脸道:“放开我。”

    “那你先回答我。”

    “回答你什么?”

    李玉成紧紧的抓着林枫的胳膊,问他:“你早就知道是曲萌萌偷偷做手脚把陆侯的名字换成了陈利?”

    林枫想了一下,虽然他也是那天陆侯来找李玉成的时候才想明白这件事情的,但跟李玉成比起来确实算是早就知道了,所以他“嗯”了一声。

    “那你当时录我和曲萌萌的通话录音,也是想到了有一天这件事情会被翻出来,留着做证据的吗?”

    林枫一点头道:“嗯,以防万一。”

    “你知道这件事情一旦查出来,曲萌萌会有怎样的后果,会给她带来多大的影响吗?”

    林枫又一点头,但李玉成却失控地吼:“放屁!你他妈根本就不知道!”

    林枫愣了一下,却听李玉成继续飞快的:“林枫,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会有怎样的后果,你也根本就不明白这对曲萌萌来意味着什么。你以为她只是会被系里通报批评给予处分这么简单吗?你想得太天真了!曲萌萌是个女孩子,是个胆害羞的女孩子,是个休学一年降级的女孩子,是处在这个普遍重男轻女的社会里的女孩子,你知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可能会毁了她一辈子?!!”

    李玉成一气不停地吼完这些话,脸色因为急切而涨得通红,他红着一张脸大口地喘息着,却一直紧紧的盯着林枫。

    林枫最初的惊诧已经过去,对于李玉成后来的话貌似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看了脸红脖子粗的李玉成好半天,确认对方没有话要了,他才道:“不知道。”

    “你……”

    李玉成只“你”了一声却没法再往下,不知道该什么,难道一件件一桩桩的剖析给他听?不,他没有那个时间,没有那个精力,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林枫他,不会明白的,他在乎的,只有他自己。

    李玉成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林枫却继续道:“我只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你口中那些事情的主角,就会变成我们。”

    “变成我们又怎么样?我们是男孩子啊!”

    “男孩子就不是人吗?男孩子就应该要承担所有的责任,即使跟自己毫无关系?男孩子就必须要接受别人无来由的指责和污蔑吗?凭什么!”

    林枫突然怒吼出声,李玉成吓了一跳,连往后退了两步,瞧见林枫的脸有些吓人,额角和脖颈根根青筋暴起,双手紧紧捏成拳头,平时不是淡漠就是鄙夷或是嘲讽表情的那张脸,此刻却布满了愤怒,仿佛积攒了许久的冤枉和愤怒,此刻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便一股脑的全都往外泄,收也收不住。

    李玉成从没见过这样的林枫,他被吓得有些惊慌失措,张嘴叫道:“林枫,你……”

    “闭嘴!”林枫喝住了他,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带着滔天的怒意道,“我不知道你的那些所谓后果,我也不知道什么男孩子女孩子的区别,我只知道这样做能让我们,不,是我,不用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莫须有的罪名。至于你,”他冷笑一声,嘲讽道,“既然那么想当英雄的话,现在转身去系楼,去告诉赵晶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跟曲萌萌没有关系,不定人家一感动,就对你以身相许了呢。”

    “林枫你丫的混蛋!”

    李玉成忍着怒气听他完最后一句,猛地一拳挥向了林枫。他其实做好了林枫会躲开的准备,以林枫的敏捷力,他是能躲开的,以前好多次,自己想偷袭他都被林枫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所以这一次,林枫也肯定能躲过去的。

    但林枫没有躲,多年运动和打拳的经验,让他在李玉成手指微动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举动,他的脑子也立刻发出了躲避的信号。但是他没有,而是站在原地硬受了李玉成这一拳,看到对方脸上的惊愕,他轻笑一声,道:“打完了?那我走了。”

    李玉成这一拳打得很重,本着反正他都会躲过去那我有多大力就使多大力只图个发泄痛快的心理,他使出了自己平生最大的力气,好让那满腔怒火都随着这一拳离开,好让自己可以平心静气地跟林枫继续讨论这件事情。

    但怎能料到林枫竟然不躲?

    李玉成觉得,自己刚刚那一拳,换个脆弱点的可能当时下巴就得脱臼了,但林枫在挨完这一拳后,轻描淡写的问了他那句话,然后伸大拇指擦了一下嘴角,看到上面的血迹时笑了一下,揉了揉被打的地方,拿出张纸巾往里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然后一扬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看也不看李玉成一眼,径直转身走了。

    李玉成刚刚那拳打得结结实实,但他却感觉仿佛打在了一团棉花上,自己气得呼呼喘大气胸口起伏不定,对方却跟没事人一样,甚至都没有要还击的意思,倒像是两人是在了却一桩陈年旧事,现在以他这一拳作为终结,从此就桥归桥,路归路,各走各的了。

    这个想法突地在李玉成的脑海中浮现,林枫的背影已经越去越远,就像很多次自己拖拖拉拉时他自顾自往前走的时候。

    李玉成看过很多次林枫的背影,比如他和别人嘻嘻哈哈打闹的时候,比如他不想早起磨磨蹭蹭赖到最后一秒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出门的时候,比如他下课时被老师叫去帮忙还多媒体教室的钥匙,拽着林枫书包带子让他等自己的时候。

    这样的情况有很多,每次李玉成都因为自己的原因落在后面,每次林枫都是直接甩开他自己走了,但李玉成从来没有心慌过,因为他知道,跟他打闹的同学也好,让他帮忙送钥匙的老师也好,都是完就走不会停留,但林枫会。

    每次李玉成想起去追林枫的时候,都会看到林枫在不远处不耐烦的等他,这时候李玉成会笑嘻嘻地打趣他:“呀,老大,等我呢?不是不等我吗?”

    林枫则会冷冷的瞥他一眼,吐出一个字:“滚。”

    两人因为这件事沟通过很多次,林枫单方面的规定了等李玉成的时间,但既然是单方面的,那李玉成就从来没有遵守过。所以,林枫从最初的一分钟,到五分钟,再到十分钟,后来他不了,直接大踏步扬长而去,然后在一拐弯李玉成看不见的地方等他。

    所以李玉成从来没有因为看着林枫的背影发慌过,因为他知道,林枫总会在前面等他的。

    但今天他却没来由的发慌了,因为他突然有种强烈的念头,那就是:林枫不会等他了,以后都不会了。

    他下意识地往前追了两步想要赶上林枫,但很快又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反应过来,他们两人刚吵了架,不能像平常那样笑嘻嘻地追上了,追上去他该什么?

    李玉成停了脚步,慢慢的在林枫后面走着,只是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林枫走了左,他却直走往前,绕了一大圈回寝室。

    因为他想到:以前也没有人等我,我不照样自己走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