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送送她
    李玉成在宿舍起这事的时候,张英牧和艾黎正穿了衣服要出门,他们和校篮球队的同学约好了打球。听李玉成曲萌萌退学了,两人“哦”了一声,感叹一句:“真惨!还得再读一年高三。老幺,你跟不跟我们去打球?不去我们就走啦!”

    张英牧和艾黎出去了,李玉成走到正在听听力的林枫旁边,摘下他的耳机道:“曲萌萌退学了。”

    林枫“嗯”了一声道,“我听见了。”

    “那你没有什么想的?”

    林枫想了想道:“挺可惜的。”然后朝他伸手道,“耳机给我。”

    李玉成把耳机往身后一藏,摇了摇头道:“我刚问了她室友,曲萌萌今天下午的飞机回老家。”

    “所以呢?”

    李玉成看着他道:“林枫,我们应该去送送她。”

    林枫蹙眉看了他一眼,确定李玉成不是开玩笑的,便有些不耐烦,道:“无聊。把耳机给我。”

    李玉成退了一步,把耳机紧紧的捏在手里,道:“林枫,曲萌萌之所以会退学,都是因为我们,你不觉得愧疚吗?”

    “我为什么要愧疚?”林枫冷着脸道,“男朋友是她自己交的,名字是她自己换的,又不是我逼她这么做的,我为什么要感到愧疚?”

    李玉成像是不敢相信林枫竟会出这种话来,震惊的看着他,见林枫神色认真,他突然丢了耳机一把揪住林枫的衣领,怒道:“如果不是你那段录音,她就不会匆匆忙忙叫到办公室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她也就不会退学!”

    “如果不是我这段录音,现在要退学的就是你!”

    林枫也怒吼出声,然后一把拍掉李玉成的手,拿过被他扔在桌上的耳机,又坐下继续刚刚没听完的听力了。

    李玉成呆愣地站在原地,脑子里回响着林枫刚刚的那句话,如果没有那段录音,现在退学的会是他吗?

    不会,李玉成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但他知道自己不会,一个大老爷们儿,这点挫折还经受不起吗?

    但他知道林枫的重点不在退学上,他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他那段录音,那么现在受到重点怀疑的便是李玉成。的确,自从有人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消息一传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李玉成是团支书,跟老师们关系都好,跟陈利他们也合得来。至于这件事情中的另外两个主人公,一个林枫,和同学老师都是能不打招呼就尽量当自己是透明人,不可能给自己找这些麻烦。另一个曲萌萌,跟人见面脸先红三分,一开口声如蚊呐,怎么看怎么不像会做出这种事来的人。

    所以最有可能的当然是李玉成,不止同学们这么认为,就连老师们也是这样想的,那段时间对其他人的调查,与其是调查,倒不如是旁敲侧击问出李玉成以权谋私的证据来。所以这段录音,林枫是为了证明两人的清白,其实最大的受益者是李玉成,因为林枫就算没有这段录音,别人也不会把怀疑的视线投到他身上。

    李玉成没做过这件事,他相信只要自己没做过,不管证据怎么指向自己,自己也能证明青菜,只不过多耗费心力罢了。但不得不,林枫的做法确实最大效率的证明了这件事情,让他少受了很多的折腾,以及少听了许多像那天那几个其他专业的同学的冷嘲热讽。

    李玉成怔在原地半晌,他之前听到林枫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录了音,又突然在那个情况下拿出来,他其实是生气的,很生气,为曲萌萌,也为他自己。

    曲萌萌很像他之前认识的一个女生,一样的害羞,一样的胆,一样的笑起来有一双弯弯的笑眼,也一样的,遇人不淑。

    那个女孩子也以转学作为最后的结果,从那以后,李玉成再也没有见过她。所以当林枫拿出那段录音把两人从这件事里摘除出去,只留下一个曲萌萌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曲萌萌是不是也会步那个女生的后尘?

    在对这件事开始调查的时候,李玉成就知道在最终名单上动手脚的人是曲萌萌,其实他那天就注意到了曲萌萌的异常,但他没往这方面想,却没想到这件事会在这种时候在所有人面前铺开来。

    李玉成对林枫觉得生气,因为曲萌萌显然还对这件事没有做好准备,甚至都没想好该怎么为自己辩解,就被直接叫到了办公室把所有证据铺开来,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李玉成觉得他和林枫对不起曲萌萌,如果能给曲萌萌再多一点的反应时间,也许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现在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不只是他们系里,有认识其他系同学的也会宣扬出去,最后曲萌萌会成为一个笑话,一个供大家茶余饭后八卦的笑话。这对李玉成来没什么,但对曲萌萌来却是致命的,于是她选择了退学。

    除了因为曲萌萌,李玉成还因为自己对林枫生气。林枫从最开始就猜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甚至他在名单刚定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他什么都没。

    他没有跟曲萌萌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阻止她这个错误,李玉成可以理解。毕竟林枫和曲萌萌两人都不是主动搭理人的人,关系也没有好到可以让林枫开口告诫的程度,那他呢?

    林枫从开始到最后,都没有跟李玉成过这件事。他没有陈利和曲萌萌在一起不怀好意,他没有曲萌萌在名单上动了手脚,他没有他录下了那段录音,在这件事的整个发展过程中,他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李玉成。

    那么,李玉成是不是可以认为,自己并不是值得他交心的朋友?自己并不是值得他信任的朋友?他会不会有一天,也这么默默地看着自己犯错,默默地留下证据,只为了在关键时刻可以证明他自己的清白?

    李玉成生气他瞒着自己,也害怕他一直瞒着自己,他知道自己这样把林枫想象得太黑暗,但他真的害怕,因为他对自己在林枫心里的地位真的没有信心。

    但是,原来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其实这些天自己的处境他都看在眼里对不对?那天早上他撇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跟着自己去找赵晶,那天课间他为自己出声,甚至一直保留去年的通话录音,都是为了防止他陷入一个危险的境地里?

    李玉成愣了半晌,突然笑了,快步走到林枫身边,又不由分地摘下了他的耳机。

    林枫听力听得好好的,这人突然拉着自己讨论别人,还非要跟自己吵架,吵完也不道歉,害得自己剩下的听力听不进去本就心烦,这会儿又被他摘了耳机。他又一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惯着这人了,刚要发火,就听李玉成对他道:“林枫,我们去送送曲萌萌吧。”

    曲萌萌,曲萌萌,又是曲萌萌!他到底还要跟他多少遍这个人,他们俩还要因为这个人吵多少次架?

    “老三他们跟曲萌萌不熟,所以当看个热闹就过去了,可是我们不行,她毕竟是和我们共过事的同学啊,虽然没有那么深的交情,但我们也不该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对不对?”

    李玉成轻声对他解释着,林枫愣了一下,李玉成目光坚定的看着他,里面不掺杂任何其他感情,仿佛真的只是因为对方是一起共过事的同学,所以于情于理上应该去送一下。

    李玉成道:“还有三个时,应该还来得及。”

    林枫有些犹豫,他今天的听力只听了三分之一,晚上还有个在线会议要开,实在是……

    “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别人会闲话的。”末了补充一句,“林哥哥~”

    林枫一阵鸡皮疙瘩起,嫌恶道:“闭嘴!”

    “那你去吗,林哥哥?”

    “再乱叫你就自己去!”

    “好的,林哥哥。”

    林枫最后还是和李玉成坐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听李玉成那意思,就算林枫不去,他自己也会去的,而他得对,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同学回去送曲萌萌,但如果李玉成一个人去的话,这件事肯定会成为大家很长一段时间里的谈资。幽幽众口,什么的都有,他不能让曲萌萌在退学之后还成为大家讨论的笑话,也不能让李玉成接二连三的被人指指点点。

    下车的时候,林枫自觉的拿出了钱包,李玉成喜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带钱?”

    林枫瞥他一眼,冷笑一声,这人跟他出门什么时候带钱了?或者,哪次他生拉硬拽自己一起出门的时候是有钱的时候?

    李玉成心虚的嘿嘿一笑,催促道:“快快快,不然飞机该起飞了。”

    李玉成下车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在机场里转了几圈,最后是林枫看不过去了,一把拽过人的衣领,道:“跟着我。”

    “好的,林……老大!”

    林枫问了前台曲萌萌乘坐航班的安检口,李玉成听到之后拉着林枫就往安检口跑,边跑边:“快点!不然赶不上了!”

    两人到安检口的时候,曲萌萌恰好进了安检门里面,检过票后没法儿再出来了,而机场人声鼎沸,李玉成叫了曲萌萌好几声,对方也没听见。

    李玉成着急的还要再叫,林枫拦住他道:“别叫了,给她打个电话也是一样的。”

    李玉成有些沮丧,打电话告别和当面再见,怎么能一样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