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别动
    就在李玉成要放弃的时候,曲萌萌突然回过了头,眼神漫无目的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掠过,突然看到站在安检区外正朝她挥手的李玉成,还有旁边的林枫。

    曲萌萌呆愣在原地,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李玉成和林枫,她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因为害怕两人来此的目的并不是她。

    但很快李玉成就打消了她的顾虑,他先是用力朝曲萌萌挥手,见对方没有回应自己,便双手在嘴前做了个喇叭的形状,冲她喊:“曲—萌—萌!”

    旁边的林枫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几步,努力做出和此人不熟的表象来,但李玉成颇有经验的伸手把人拽了回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和曲萌萌招手。

    如果曲萌萌没看错的话,林枫非常克制地朝李玉成翻了个白眼,然后冲曲萌萌笑了一下。她突然就笑了,也朝他们用力的挥了挥手,然后准备出来。

    安检人员拦住了她,告诉她她的票已经检过了,不能再出去了。曲萌萌一脸着急的解释就在不远处,她和朋友打个招呼就回来,安检人员笑着拒绝了她的要求。

    见到这个情景,李玉成赶紧冲曲萌萌摆手,示意她不用再出来了。曲萌萌有些沮丧,但她生性不会和人争嘴,只好点点头放弃了。

    李玉成又大喊一声:“路上注意安全啊,再见!”

    林枫也笑了笑,曲萌萌看见他用口型:“再见。”

    “嗯!”

    曲萌萌冲他们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挥了挥手进去了,可李玉成却似乎看见,她眼里有泪。

    进到十一月份天气开始转凉,张英牧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找了个家教的活儿,每天给几个孩儿补习功课,总是到很晚才回来,艾黎天天抱怨没人和自己打游戏了,便生拉硬拽着要李玉成跟他一起,遭到对方坚定地拒绝后,怒气冲冲到隔壁寻找战友去了,于是宿舍便总是只剩下李玉成和林枫两人。

    林枫对宿舍有几个人倒是不在意,别人学习的时候要求环境绝对安静,但他对此却毫不在意,安静无声的时候他能学习,李玉成他们追来追去疯跑的时候他也能学习,好像他身上有一个开关,只要轻轻按一下,他就能自动屏蔽掉周围所有。

    李玉成对他这个“特异功能”一直十分好奇,这天张英牧出去做兼职了,林枫下课就走了,等李玉成和艾黎两句话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他早就不见踪影了,无奈,他只能和艾黎吃了饭回来,然后看着艾黎马不停蹄赶去隔壁寝开黑去了。

    他一个人在宿舍待着无聊,去其他宿舍逛了一圈回来,发现林枫他们还没回来,便决定先洗个澡,省得待会儿再跟他们抢。

    在b市的时候,冬天洗澡至少得花两个时零四十分钟,其中十分钟洗澡洗头再刷个牙洗把脸,另外两个半时主要用来对自己进行催眠:我不冷,我不冷,我真的不冷!

    所以李玉成最喜欢的就是学校的暖气,供暖格外足,想洗多久洗多久,再也不用骗自己了。

    他把水开到最大,边洗边哼着歌,想象自己脚下踩着的是新搭建的舞台,头顶的是璀璨的灯光,置身其中的是喷撒的烟雾,而面前摆着的沐浴露洗发水牙膏牙刷是不远万里来到他面前,只为听他高歌一曲的粉丝朋友们。

    他对此格外的兴奋,歌唱了一首又一首,好不好听我们暂且不评价,但至少是投入了真感情的。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歌声和想象里,连接二连三响起的敲门声都没听到,直到门几乎是被“砰”的一声砸开,有人在门口冲他吼:“能不能闭……靠!”他才回归到现实中来。

    砸门的是林枫,他进宿舍的时候就听到李玉成在哼哼唧唧,本来不打算理会,但噪音实在太大,他看书看不进去,便戴耳机准备听听力。岂料天籁缥缈魔音绕耳,即使戴着耳机,李玉成那魔性的歌声也能穿透重重阻碍钻入他的耳朵。

    林枫这个令李玉成好奇不已惊叹不已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特异功能”第一次因为李玉成失效。他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道:“别唱了。”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李玉成,我让你别唱了。”

    “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你可知道……”

    “李玉成!”

    “想你的夜,求你让我再爱你一遍,让爱……”

    “能不能闭……靠!”

    怒气冲冲地推开门准备好好质问这人,结果一推门就看到李玉成不着寸缕拿着花洒当话筒唱得正嗨。面对这样的“流氓”行径,饶是林枫再淡定再冷漠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李玉成的“演唱会”突然被打断,惊悚的转身和林枫大眼瞪眼了片刻,道:“你怎么进来了?”

    “靠!”

    林枫这才反应过来,又骂一声猛地摔上了门,大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让自己冷静冷静。冷静的同时不免心头火气:李玉成这该死的臭子在寝室居然不穿衣服,不穿衣服就算了还自娱自嗨,所幸今天是他第一个回来,要回来的是张英牧或者艾黎怎么办?他就这么光着身子让别人看?真不害臊!简直就是流氓行为!

    林枫自己在外面吹着冷风越想越气,越气就把窗户开得越大,后来及至把整扇窗户开到极限了,他觉得自己还是没冷静下来,又想去开门来个过堂风。但走到门边想起来,走廊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还总爱显摆自己的好奇心往别人寝室看,李玉成这样子,怎么见人?

    想到这儿,林枫又觉得气不过,便猛地拍了一下卫生间的门,怒道:“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李玉成在里面应道:“我还没洗完澡呢!”

    “那就快洗!”

    “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

    李玉成应付完林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嘟囔道:“这暖气怎么不暖和了。”

    寒风呼呼的从窗户吹进来,又从门缝吹进卫生间,李玉成觉得温度比刚刚低了好几度,仿佛一下子又回到在家洗澡的时候,而且林枫又回来了,刚刚还非常不客气的让他闭嘴了,他也不敢再开个人演唱会,忙三下五除二打了沐浴露和洗发水,胡乱冲了几下就出来了。

    李玉成出来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道:“老大,你去洗吧,嘶——怎么这么冷啊?我靠!谁他娘的有病啊,窗户开那么大!”

    刚骂完就觉得不对,赶紧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这屋里就他和林枫两人,他去洗澡的时候门和窗户都是关得严严实实的,出来窗户就被打开了,那这个有病的人不做他想。

    他朝林枫讪讪一笑道:“嘿嘿,老大,我不是那个意思。”

    “为什么不穿衣服?”

    林枫倒没计较他的话,而是看了一眼李玉成身上裹着的浴巾,立刻移开了视线,冷着脸问他。

    李玉成搓搓被冻得起鸡皮疙瘩的胳膊,边朝窗边走准备去关窗户,边道:“刚刚忘拿进去了嘛,再了,我这身上还没干呢,穿衣服不是……”

    “站住!”

    林枫刚刚别开眼没注意到李玉成的动作,等听着他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觉得不对劲偏头一看,这人赤着上半身腰上围一条到大腿的浴巾,就这么大喇喇地朝自己走来,眼看着马上走到自己旁边,赶忙出声喝住了他。

    李玉成被他这突然的一声吼,正好又有一股风直直的吹进来,他一个哆嗦道:“怎,怎么了?”

    林枫如临大敌的表情道:“你要干什么?”

    “关窗户啊。”

    “你站那儿别动,我去关。”

    “哦,那行,那你关吧。”

    林枫目不斜视的走到窗边关了窗户,眼角余光瞥到有个人影在动,他稍稍一转头,发现李玉成又大喇喇的在屋里走来走去,立刻又喝住了他:“站住!你又要干什么!”

    李玉成举到一半的手定格在空中,回头不明所以地看着林枫,道:“拿毛巾擦头发啊,怎么了?”

    “我替你拿。”

    “不用了吧,我马上就拿到了。”

    李玉成有些不好意思,心自己又不是残废了,没必要连个毛巾也要林枫帮自己拿。但他刚客套这一句,林枫就立刻道:“了我帮你拿,你往后退!”

    “哦,好的。”

    李玉成乖乖的把离毛巾二十厘米的手收了回来,听话的往后退了两步,林枫再次目不斜视地拿下毛巾,然后背转身子递给了他。

    李玉成伸手接过,把毛巾往头上一搭,就准备拿桌上的水杯。这次林枫早有准备,余光一看到他的身影在动,立刻出声道:“别动!你要拿什么跟我,你别动!”

    对方特意强调了“别动”这两个字,李玉成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听了话,道:“我想喝个水。”

    林枫把他的水杯递给他,李玉成接过来拿在手里,手指摩挲着水杯边缘,道:“你什么都替我做了,那我应该做点什么呢?”

    林枫冷声道:“你应该穿上衣服。”

    “哦,好。”

    “等等,你又要干什么!”

    李玉成答得理所当然:“拿衣服啊,不然我怎么穿衣服?”

    “我给你拿。”

    林枫在李玉成衣柜里胡乱拿了衣服裤子出来,背转过身递给李玉成,道:“赶紧穿上。”

    “好的呢。”

    李玉成笑嘻嘻的接过来,不经意的在林枫手背上摸了一把,林枫立刻触电般伸回了手,李玉成拿着衣服突然笑了,把衣服放在一边,抬脚朝林枫走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